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七七章 天不足畏
    “这赫连龙山往日在陛下的御前,行事还算是小心?谨,每次陛见俱战战兢兢。”

    在藏镜人对面,崔若唇含冷笑,嘲讽着评价:“想不到却是这等样的人物,那翻脸无情,小人行径也就罢了。唯独这得志猖狂,却是要不得,乃取死之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过是跳梁小丑,真正麻烦的,反而是城东那几位。”

    藏镜人一声叹息,目光遗憾:“我方才接到消息,那边已有了不稳之兆,反倒是那生死楼,回天圣门,仍无异动。冥海神天剑对那些人的诱惑实在太大,这次的机会,我看他们是必定不愿放过。”

    回天圣门居于城西,生死楼位于城南,而冥天剑宗在京城的道馆,正在城东。

    这件事颇让人惋惜,事后也颇为棘手。可他却无任何的方法挽回,也是注定了的事情,九成九的可能,会到那个地步。

    “冥血剑宗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亦是目光闪烁,这可真是出人意料。没想到真正出问题的,不是回天圣门,也不是生死门,反而是事前他们认为,最不可能出问题的那家圣宗。

    一旦冥血剑宗的那些人行差踏错,那么他也没有心软留手的可能。只是他们事后,有些难以向阿鼻平等王交代。

    秦锋顾忌的,也是这个。毕竟是阿鼻平等王故友的传承,追随阿鼻平等王,已经与国同体百万年之久。

    可庄无道却只仅仅犹豫了刹那,就又淡然的微一摇头:“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既然拦不住,那就随他们便是。”

    并无所谓,阿鼻平等王真正在乎的,只怕也不是冥血剑宗的那些人,而是冥海老祖的传承。

    冥血剑宗日后可以继续存在,甚至他仍可大力扶持,然而冥血剑宗的人,却必须处置不可,否则无量玄应王的威严何在?

    此事哪怕阿鼻平等王直接出面干涉,他也不会在乎。

    不过这是日后他那恶念化身的事情,庄无道无心插手。这个时候,他也无力去顾忌这些。

    自清醒之后,庄无道的目光,就始终看着那神京之外的战局。那城墙早就已经被腐蚀到,只剩最后一点根基。

    没等太久,只是片刻之后,那看似巍峨如山,固若金汤的巨大石墙,就已一片片的崩塌了下来。

    无数的都天玄阴重水,顿时奔涌入内,腐蚀着这些玄阴重水能接触到的所有一切。

    冥海神天剑阵凌厉无匹,可轻松斩杀任何进入阵内的太上强者,可对这些水液,却是全无办法。一道剑气斩过去,也只是将那些水浪强行破分。只需须臾,这些都天玄阴重水就可重新聚合,分毫无损。

    反倒是冥海神天剑阵分布在各处的剑器,不断的被那都天玄阴重水冻结着,甚至直接蚀化。

    这种后天癸水,可不止是有腐蚀之能,还有玄阴之力。接触到的人与物,往往会在被腐蚀之前,就已被玄阴寒力冻住。

    只凭都天玄阴重水的力量,其实并不足以破除剑阵。可那太古魔主的力量,却可以直接以都天玄阴重水为媒介,冲击剑阵各处的阵枢禁制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恶念化身,虽是全力提升着神源本质,使神域优化。此时却也分出了部分力量,继续维持着这座冥海神天剑阵,以抗击那太古魔主。

    苍茫魔主的力量,不足以使冥海神天剑阵变化,抗衡都天玄阴重水。却可用神域之力,压制都天玄阴重水所依赖的的水元之法。

    使都天玄阴重水的威能,减至最弱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苍茫神域中的雷火法则,还可为提前驻守在城墙之后的二千万‘阿鼻神狱军’与八百万‘狂骨血魔罗’提供加持。

    此时这些大军,大多都坚守在城中数千座才修筑不久的高台之上。这正是秦锋准备应对城墙破碎后的后手,此时首当其冲,被那汪洋大海般的都天玄阴重水围拢。其中小半,甚至被直接淹没。数百万大军,都被没入到这滔天洪潮中。

    好在这玄应神京,毕是苍茫魔主的神土。六千年来,庄无道的恶念化身,早已经将太霄重明离火与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相关的神通大法,都全数融入到这片神土。

    尽管还未完善,却也到了能够使用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一刻,几乎所有‘阿鼻神狱军’的道兵,浑身上下都燃起了紫红色火焰,电光缠绕。

    这并不足以完全抗拒那都天玄阴重水,却也使这些道兵,有了结阵抵御那都天玄阴重水的玄阴寒力以及剧毒腐蚀之能。

    那冥海神天剑阵也是如此,在神土之内的神域法则加持之下,每一道子剑,都附着着紫雷赤火。在那漫卷如潮的都天玄阴重水干扰冲击之下,虽没有了伤敌之能,可这剑阵,亦并未被完全破去。一旦那太古收回法力,此阵依然能有斩杀元始之威!

    而随着‘冥海神天剑阵’的威能,被削弱到了极点,可见城外无数的道兵,也在那太古魔主的玉符加持之下,趁着那滔天的水浪,冲涌入城。

    兵势如浪涛拍岸,与那数千万‘阿鼻神狱军’撞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各处都在激战,反倒是城内那些护持各处街道的子阵,并未受到太多冲击。一来是秦锋准备周全。二则是太古魔主的法力,暂不及此。光是压制剑阵,就已耗尽了都天玄阴重水与太古的大半力量。无量冥国三千万道兵,亦非弱者,在这玄应神京之内,战力惊人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庄无道的目光微凝,看向了天空远处。赫然十几道气势恢宏的遁光,往‘天坛’方向投去。

    而那为首之人,正是他曾感应过气机的九命剑仙陆子羽,

    ‘冥海神天剑阵’虽不能压制都天玄阴重水,可只需剑阵不破,就始终都能威胁到冲入城中的数千万道兵大军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毫无担忧之意,即便冥海神天剑阵的阵法核心,正是天坛中的那口‘冥海神天剑’!

    这口剑器,融入了冥海生前的所有道果法力,本身就可相当于一位元始级的战力。

    哪怕是这十几位太上联手,也没可能在一时半刻间,将那里拿下。

    且秦锋早有安排,此时的金灵子,就正与太师寒阳君,太傅辟地神君驻守在那天坛处。

    有这三人联手,就更使那处,固若金汤。除此之外,还有四大镇国神兽驻于附近,可为助力。

    “东玄巷那边已被突破了。这个赫连龙山,至少敢想敢做,也算是个枭雄人物。”

    秦锋以术法遥望着城东,可见那里的防线,此时正被捅破了一口巨大的缺口。

    数百万的大军正涌入进来,在那赫连家的道兵接引下,正循着那条巷道,直攻天坛。

    不过这看似疯狂的突破之势。在半刻就被止住。一支近三十万人的黑衣甲士突兀出现,将对面的大军,牢牢拦截在距离天坛八十里地之外。

    竟然无一不是精锐中的精锐,质量远胜过庄无道的阿鼻神狱军。之前藏于神京内,一片事先准备的虚空之中,此时才能出其不意的现身,化解了对面的攻势。

    不过真正危险的,应该是西面才对——

    这三十万精锐道兵,乃是无量玄应王,准备应付危局的后手之一。已经没有另一支力量,可以抵御那叛起的冥血剑宗。

    还有那阿鼻神狱军中,亦有着不少冥血剑宗的弟子。神狱军有七成道兵,都是无量玄应王的信徒,是从阿鼻平等王处继承得来。经历恶念化身数千年的转化,早就使这些人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可另外还有三成,是出自三大圣宗与零散弟子。

    冥血剑宗乃是无量冥国内的第一大宗,在军中势力不弱。一旦有变,阿鼻神狱军必定要损伤不小。

    又偏偏是在这大军压境之时,哪怕是秦锋事前有了防范,也一样要折损不轻。

    这巨大的损失,足以使无量冥国元气大伤。哪怕是恶念化身这次成功突破了太上境界,也需用近万年的时光,能恢复无量冥国的国力。这一战之后,他那恶念化身,怕是够得头疼了。

    正这般想着,庄无道却又眼神一凝,看向了上方处。只见那战云弥漫的天空中,忽然现出了一枚紫金色的印玺。见风就长,须臾间就化成了万亩方圆。直往这王宫的方向,强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才刚到半途,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住。激起了无数的龙气显化,仿佛一头狂龙缠绕的气柱,把那巨大的印玺撑住,不能再下压分毫。

    “平天印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眼神平静无波,看着那印玺之下的八个上古金文——

    天不足畏,地不足法!

    如今诸国玉玺,就是‘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’八字,意指他们的皇位,受命于天。只有上古时第一代人皇,才有着挑战天道的勇气。所以也唯独只这件人道第一至宝,是刻印着‘天不足畏,地不足法’八字,也是‘平天印’之名的由来。

    只观这字,就可遥想当年人皇之祖,抗击天道,与妖族浴血搏杀的狂猛与刚烈。

    上古中其实并无皇朝,人皇乃是禅让之制。先后九代人皇,都陨落在了与妖族的血战之中。也使得这‘平天印’,染上了浓郁的杀伐血煞之气。

    望着这字,庄无道的钦佩之意,油然而生,可随即就又一摇头,现在可不是佩服这九代人皇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枚‘平天印’压下,直接就影响道了无量冥国的运数龙气。尤其是那两千万阿鼻神狱军的道兵,失去了龙气加持,战力都是大幅度的消减。

    在那数千万攻入城中的道兵冲击下,防线已摇摇欲坠,似也崩溃在即。

    “这平天印,果然了得!”

    一声叹息,那藏镜人就又将手中一面子镜甩出。而后那天空中,又顿时大变,那因都天玄阴重水而萦绕于玄应神京上方的云雾,骤然都被强行排开,现出了漫天星辰。

    紧接着赫然一道道的星光陆续打下,把那枚?平天印’照在了星光之内。顿时就使这宝物灵光一滞,再无力压制王宫之上的龙气,一切异景,都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顿时就将大这危局化解,也使得城外那太古魔主,一阵色变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