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七五章 魂海再见
    位于玄应神京之西,一间规模宏伟的道宫之内,回?圣门的门主‘圣天来’眼神犹疑不决,看着西面城墙之外,

    这里乃是回天圣门在京城的驻地‘南天观’,此时回天圣门举宗精锐,大多都驻守在外城。不过日常的憩息之地,还是在本宗道宫‘南天观’内。

    而宗主‘圣天来’与门内两位太上境,更是常驻于此。

    “都天玄阴重水,这‘冥海神天剑阵’,怕还是守不住。”

    在圣天来身侧的,是回天圣门另一位太上仙君绝天道人,此时亦是忧虑重重:“那位魔主传话时语气极不客气,只怕已耐心不多。宗主还是早作决断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正因此故,我才难以决断。”

    圣天来苦笑着摇头,仍旧是若有所思道:“那位动手太急,居然不惜动用着都天玄阴重水,当是出了什么变故。且依然难以确定这双方间的胜负,让我难以决断。”

    要继续在城内顽抗下去,多半要为这无量冥国与无量玄应王陪葬。可若是要那位无量玄应王反戈一击,先就要受道龙气反噬。

    这百万年,回天圣门与这一国的气运牵连实在太深。尤其是他们几个太上境,都受过无量冥国的册封。能够成功证得太上,也是因无量冥国的龙气护持之故。一旦生出反意,可想而知,他们会付出何等样的代价。

    可当初谁能想到,阿鼻平等王会在大罗之后不到七十万年,就准备尝试冲击混元之境?使他们等人,落入到不尴不尬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既然已动用了都天玄阴重水,也就意味这那位已势在必得。可能确有变故不错,可我仍看好那太古魔主,二人的根基实在是相差太远。”

    绝天道人一声叹息:“那无量玄应王可能仍有手段,应付此劫。然而在此之前,我回天圣门,却要遭遇灭顶之灾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回天圣门,不止是有大量的弟子,驻守在玄应神京内。更有不少人,之前就在‘阿鼻神狱军’中,为那无量玄应王效力。

    玄应神京如被攻破,那么回天圣门必定要遭遇巨量的损失,几乎不在那龙气反噬之下。且承担的风险,也远较坚守这玄应神京更多。

    再者——

    “那无量玄应王之前固然是有天齐仁圣大帝,神心葬海君与恨海天君照世缘三位大罗为后盾。然而天齐仁圣大帝这次未必就会插手,神心葬海君要护持那阿鼻平等王渡劫,不能轻离。只有一位恨海天君照世缘,不知是因何故,对其照拂有加。可那太古魔主身后之人,却更是强横势大,乃魔渊元始之下第二人,加上那位神道盟主灵感神尊,甚至还有大乘佛门的势力。即便这两家不能全力出手,也可使神心葬海君等人,无法为那无量玄应王提供助力。不知掌教,以为然否?”

    见圣天来并无意义,绝天道人又是一笑:“哪怕不计这些大罗人物,我观那苍茫与太古二人间,胜算也当是二八开。在我看来,那位苍茫魔主,连一分胜算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那圣天来却不置可否,只微一摇头:“且再看看再说,现在还非是决断之时。且那位藏镜人对我回天圣宗盯得甚紧,暂时还是莫要轻举妄动为佳。”

    他这师弟说的其实极有道理,让他也深以为然。然而圣天来却偏在这一刻,感觉到心惊肉跳,感觉极其不安,也有了不祥之感,

    他早年修有秘法,一旦预感到有陨灭之劫,元神中必有警兆、而此时他神念,就已是在向他示警。

    倒戈之心越强烈,心绪就越是难以安宁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明知时间拖到越晚,就越难从那位太古魔主的手中,安然脱身,他也依然不敢就此掀起叛旗——

    看来那位玄应王已经输定,他不明白这位,还有着什么样的布置,能够逆转这胜负之局。

    还有那生死楼与冥海剑宗,现在还不知那边的两位,会做出何等样的抉择?

    且他最后之言,也未曾说错。此时在‘南天观’的周围,已是布满了无量冥国大军,只需他们回天?宗稍有异动,就可能遭来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那藏镜人,也不知无量玄应王是何处招来的谋士,智如渊海,定不会给他们任何的机会。

    无独有偶,就在同一时刻,玄应神京南面的城墙之上。一位面容冷峻的白发青年,正看着身下,被那都天玄阴重水腐蚀的墙面,眼神阴翳。

    “那两位,看来三日之内就将分出胜负。你我是该有个决断了。说实话,我真不看好那无量玄应王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叹息,在白发青年身后响起。这却是一位与前者面貌相似道了十分的男子,只一头黑发,眉心之间,也有一道红痕,气质与那白发青年的迥异。

    生死楼的生天神君与死天如来,是修界极其少见,皆修行有成的一对孪生兄弟。且皆是太上之境,除了那太古生灵横行的一二劫时代,整个天地间独此一例。

    听着生天神君的言语,死天如来却是一言不发,只默默将一口剑,插入到地面坚石之内,而后那目光,就凌厉无比的,远远往那太古魔主的坐辇看去。

    “即便倒戈相向,从这无量冥国脱身出来又能怎样?你我二人与此国气运牵扯太深,若然反噬,从此再难有元始之望。即便我生死楼上下,这次都能侥幸偷生,可日后我等又该如何免劫?”

    无量冥国消亡,势必因冥海诸国战乱,重创之后的生死楼,能否应对那诸宗觊觎?

    之后还有五劫即将到来,他与生天神君以重伤之体,又如何安然渡过这一天地灭世浩劫?

    “这一战,你我或有陨落之危。然而,你我也不得不战——”

    死天微微摇着头,而后那目内透出的戾气,似要将数千里外的太古魔主身影灼穿。

    “无非是一死而已,早些与晚些也没太大区别。我死天只知,谁要我死,我便先要他死!”

    生天神君一阵哑然,而后面现出苦笑之声,以死殉城么?虽是不甘,可也只能如此了。

    他们此刻,看似还有着一个选择,可其实并无意义。倒戈相向,对他们而言,是生不如死!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庄无道已经退回到了玄应王宫内,他的身份,本就需要隐蔽。此时此刻,更不方便继续停留于城墙上。

    ‘冥海神天剑阵’阵破已成定局,那阿鼻平等王费时十万数年打造的坚固城墙,用不上数刻就会被腐蚀倾塌,没有阵法的掩盖,很容易就会被那太古察觉。

    毕竟二者之间,乃是劫敌。互相之间,有着特殊的心灵感应。不是普通的幻法能够掩盖得住。哪怕加上天命神域,也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以往他有浩劫天图镇压,只要不接近到一定距离,就可无事。可如今双方,相距不到三千里。

    只有玄应王宫,这龙气最为浓郁,神力最为磅礴之地,才能瞒过对手的感知。

    “有消息说回天圣宗已生叛意,只是一时之间,那圣天来还未决断。”

    秦锋依然随在他身侧,为庄无道通报着战况消息。此时正摇着头,语气无奈:“也不止是回天圣宗,有反戈之意的,还有城内几个世家大族,以那赫连家为首。看好无道你能在这一战中取胜者,看来是少而又少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在乎,这是理所当然之事。之前有‘冥海神天剑阵’镇压,还可稳定人心。

    此时剑阵破碎,城墙将毁,那些本就对他不看好之人,只会更生动摇之意。

    不过打从一开始,秦锋就已将那三大圣宗的实力,都排除在外。哪怕这三大圣宗,全数倒戈,也是无惧。

    三大圣宗如此,就更不用说这城内。那些还不成气候的世家势力。在阿鼻平等王的治下,无量冥国内,其实从无世家一说。

    叛了也就叛了,正好可清理一番着无量冥国,看看无量玄应王治国六千年后,究竟有哪些人,可以真正值得信任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一战之后,苍茫魔主在这里的根基,才会稳固。

    无心理会,庄无道通过玄应王国神土与自身神域间的虚空联系,径自把神念,往那恶念化身所在投照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那苍茫魔主的身躯,正被无数的信念之丝包裹,仿佛是一个巨大的蚕茧一般。

    而此时这神国之内,素寒芳与不死道人等人,则正如众星拱月,护在了这蚕茧周围。

    冥狱中的情势,固然是危险,可这边神国之内的安全,也不可忽视。

    神主晋升,都无天劫,却是人劫魔劫之属,同样凶险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苍茫坐关,已经连续七十余日,神源本质的提升,渐至尾声。使得苍茫魔主的神力气息,已经有了些太上特征。

    同时变化的,还有这方神国。看似与平常时没什么两样,可只有修为高深之人,才能感应到这一片神域虚空,正有一道道的规则,一条条的法理,正填充入内。

    庄无道稍做感应,就不再去理会。他的恶念化身干得不错,完善神域的每一步,都是谨慎而富有条例,不急不躁,自若从容。

    其实着神源本质的提升之法与步骤,本就是他以十方正反星斗神机阵,为恶念化身计算出来。

    潜入神国的这丝意念,此时只略一颤动,就已与那恶念化身融而为一,直接就进入到了心灵深处。

    在这意念海中,庄无道‘睁’开了双眼。而后就见那魂海大洋之上,一个与他魂力性质截然不同的意念印记,正燃烧着赤蓝色的火焰。

    这是当初太古魔主留下的印记,刻印于他元神深处。本体拥有,恶念化身这里也同样存在。

    庄无道静静等候,看着那赤蓝色的火焰,越烧越旺。最后一个红袍男子的身影,现于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赫然正是太古魔主,面貌与此刻玄应神京外那辆坐辇上的太古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身影成形之时,那太古就已目光睨视过来:“多年不见,道友看来还算安好。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