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七四章 玄阴重水
    庄无道也是同样苦笑不已,若那鬼劫真是为呼应自?,可真就是好心办了坏事。

    真不解着位,盯着得罪修罗魔主的风险对太古下手,到底是何用意。

    不过当想及自己那太上度灭真经内,已经聚拢到的杀伐之气,庄无道也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再过不久,就能聚拢到第二次动用这太上灭度真经的杀力。且若这冥海剑阵被攻破,想必还会有一场血腥无比的旷世大战。到了那时,应也有大量杀伐凶煞之气产生。

    无论那鬼劫魔主到底是何等样的想法,此刻都已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庄无道仍旧在观照着对面的重明观世瞳,终于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瞳孔一凝,庄无道不禁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那太古,是准备如何攻破这座‘冥海神天剑阵’了,果然是都天玄阴重水。”

    在他视野之中,远处那位于万军之中的太古魔主宝座之侧,赫然有一位妖娆女仙手持着一只净瓶走出,步入到上方虚空。

    随着那净瓶被女仙控御着往下倾倒,赫然可见无数的水液,奔涌往下。然后漫天洒开,化成丝丝雨点,垂落而下,将整个玄应神京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都天玄阴重水,仅需一滴就可化大洋。此时这瓶中倾倒的,又何止是一滴而已?此物具腐蚀之能,才一触地,就开始将那地面蚀化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这次玄应神京,是真的有难了。都天玄阴重水这种东西,正是‘冥海神天剑阵’最不擅长应付的手段。

    ‘冥海神天剑阵’在同阶仙阵中杀伐无双,可其实守御之能,仅只一般,几无可能抵御住这汪洋大海般的毒液,

    只是要想收集这么多都天玄阴重水,绝非一日之功。此非天然之物,而是只有太上仙君级的修士,以七元重水为基础加工而成的后天癸水。要想聚集这么多数量,别说只这七千年,便是百万年也不够用。需得至少十位以上的太上仙君,日夜祭炼不可。

    那太古魔主收集这些,只怕是废了不少心力,这天玄阴重水,多半是另有用处。以这些灵水为材料,炼制以件后天至宝,都已绰绰有余。事实是此人,确实掌握着几门鸿蒙阶的水系神通,可以借助灵宝器物之力,冲击鸿蒙阶位。

    庄无道猜测这位太古魔主,只怕多半也是已接到了鬼劫魔主,攻入太古魔渊的消息。才会在这个时候不惜代价,使用出此物,

    看来那位,也是心急了——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都天玄阴重水?我听说道友,一直在收集此物,要炼制一件后天之器?”

    就在太古魔主身旁,宝光如来疑惑的看了一眼前者。他知太古魔主为攻破玄应神京,另外准备了一门手段。乃是昔年天仙界第一代皇朝的镇国之器‘平天印’,此器历经九十九代人皇,聚拢无量龙气,是人道第一至宝。

    太古魔主恰好有着关系,可以将此物借来一用。

    只是一件‘平天印’。可能还无法攻破‘冥海神天剑阵’。却可借此间数百由旬方圆地脉之力,将这剑阵的威能,全数镇压。

    即便还是无法破阵,却可最大程度的,排除那剑阵的影响。更能消减那无量玄应王的龙气加持,镇其命数。

    之前太古还在遣人四处勾连地脉,只需再有十天时间,就可完成所有的布置。怎么忽然就改了主要,要动用这都天玄阴重水?

    这位至少有着三门达到超品的癸水神通,只需一件合用的后天之器极化神通,就都可冲至准鸿蒙境界。

    可以说这些都天玄阴重水,是太古数百万年积累的心血,珍重如己身性命一般。

    怎会在这时候,舍得用出此物?

    是出了什么样的变故,让此人如此不惜代价?这般的迫不及待?

    “我这也是迫不得已,是那鬼劫——就在方才不久,那位已经攻入到了本座的魔渊之内。”

    太古的面色阴沉,言语却是说得坦然:“估计本座已经等到十日之后,三日之内,再不能解决这魔主。只怕本座再无机会——”

    太古魔主已岌岌可危这件事,根本没可能隐瞒得住,尤其是对于一位同样执掌一界净土的元始佛祖而言。

    此刻或者还不能得知究竟,可这位只需有了好奇之意,那么只要一个动念,就能知晓详细究竟。

    “鬼劫?在这个时候?”

    宝光如来也颇为意外,手握着佛珠,潜心默算着,不出片刻就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“昔年任山河斩劫之时,曾经与这位鬼劫魔主接触,不过这二者本该为敌才是。那苍茫魔主斩杀了劫世尘,算是坏了鬼劫冲击大罗的大计。这二者,怎的有了勾连?那位魔主一身法力,与本佛都不相上下,甚至更胜半筹。可此人却与北冥一般,道基隐患未除,且比之那北冥,还要更严重得多。也不知那无量玄应,是怎生将此人说服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时,宝光如来的脸上,又透出了一丝笑意:“我就说这无量玄应王,总不可能束手待毙才是。说来道友见笑,直到方才为止,老衲都觉有些不安。”

    那位无量玄应王的手段,确实有些出人意料,也是直击太古魔主要害,狠辣无比。可这次手段只要用了出来,那就自然有着化解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真正让人忌惮的,还是无量玄应王未曾使出的那些后手,未知才是最使人无法心安之事。

    太古魔主亦是神情微松,他对于近日之战,虽是信心满满。可道心之中,却亦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可今日知晓了这苍茫魔主的后手之后,却非但没有惶恐焦虑,心中反而是安宁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对手,亦不过如此而已。只是让他损失了那些都天玄阴重水,让他有些肉疼——

    眼见着那都天玄阴重水已经在道法控御下,将整个玄应神京环绕,,渐渐涨高,有了与那四十九丈城墙平齐之势。太古蓦然起身,大袖一挥,将数千枚玉符取出,抛给了身侧数位侍奉?仙。

    “将这些符箓,分发诸军。此为太阴玄天护符,每一张可护万人道兵,在本座那都天玄阴重水内安然无恙。此外传告盟友,城墙破开之后,便可以凭此符加持直入城中。”

    接着又目现锐芒,看向了玄应京城之内,太古魔主唇现冷笑之色:“再通知城内那些鼠辈,想要免去此劫,就请尽快。他们若还不愿动手,那也无需再考虑了。便跟随他们那位无量玄应王,玉石俱焚如何?”

    宝光如来闻言,不禁莞尔:“原来如此,道友在这玄应神京内,果然还有着布置。不过这所谓内应,还是莫要抱太多指望才好。那无量玄应王的手段,可不同寻常。”

    “太古心中有数,自不会有此侥幸之念,决定此战胜负,还是在于你我几人。”

    太古微微颔首,又朝着这位南无日月灯佛与那‘九命剑仙’陆子羽一礼:“冥海神天剑阵阵破之时,有请陆仙君出手,直击‘天坛’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‘天坛’,乃是无量冥国祭天之所,也是冥海神天剑阵的真正阵眼所在。那冥海神天剑,就藏于此间。

    宝光如来笑而不言,而之前一言不发的陆子羽,则是嘿然冷笑:“道友无需如此,陆某也恰想领教一番,那位冥海大仙的剑道。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