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七三章 鬼劫魔主
    第七十七日,毗沙冥国与妖天界三千余万大军,亦会在玄应神京的城下。使得四方联军的声威,达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此时秦锋,已经将这神京周围的无量冥国子民提前撤走,被波及者甚少,不过那数千万道兵,依旧将玄应神京周围二十万里方圆,全都扫荡一空,不论生灵魂类,都全数屠绝,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这使得整个玄应京城上下,都是噤若寒蝉,惊怖不已。不过大多数人,对‘冥海神天剑阵’仍有信心,并未出现人心惶惶之景。且城中的平民,都已撤走,剩下来的这些,都是有一定修为之人,所以并未生出乱象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不再枯坐静修,而是到了城头之上,往那城外眺望着。

    四方联军合计的兵力,已经有七千万之巨。尽管还不足以攻下玄应神京,打破‘冥海神天剑阵’,可那如山如海,遮天蔽日的气势,却依然使人骇然失色。

    哪怕是庄无道这般的修为,也感觉到沉重无比的压力,

    他的太上度灭真经,正在缓缓运转着。此时虽未发生战事,可仅只是数千万大军之间的对峙,就已能使太上度灭真经,每日吸收不少的杀伐气息。

    再以重明观世瞳遥遥观望,可见至少有着六十位太上仙君,至少两位元始级的存在,藏在那军阵之内。

    详细的情形,庄无道并未能尽知。对方有意防备窥测之术,尤其是离尘一脉的秘术。

    这并不能完全阻隔庄无道十七重的重明观世瞳,不过多少还是受到了些影响。

    “确是声势浩大,不过我看那昊天神庭的举止,却颇有些古怪——”

    “古怪?古怪在何处?”

    庄无道侧过身,诧异的看向了出此奇言的秦锋:“大哥可是发现了什么?“

    “我也说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秦锋皱起了眉头,陷入了凝思道:“总感觉那昊天神庭的目的,似乎并在这玄应神京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知自己,为何会生成这样的感觉。似昊天神庭的大军,攻势不够猛烈?

    不对,那几天昊天神庭给他的压力,确是实实在在。填上了数百万性命,甚至损失了数十位的真仙修士。

    可在他眼里,对方的攻势,其实能更猛烈些。除此之外,展现出的战力,比预估之中要低上两成。然而对方刻意避免伤亡,刻意保存实力,似也没有什么错。

    毕竟有魔域大军这样的后手在,只需牵制住他手中的兵力。四国联军,就可会师在玄应神京城下。

    秦锋也曾想,这似否自己的错觉,可最后总不能安心。

    这就是修为上的差距,他有庄无道为他镇压天机命数,可却无法针对他的对手,做出推演衍算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神情微肃,他对于秦锋的智慧,一向都是信任有加。既然后者说有问题,那么哪怕是后者算错,也有仔细查一查的价值。

    “此事我会想办法查探究竟,看看那昊天神庭,究竟在闹什么玄虚。对了,现在那回天圣门如何?”

    冥血剑宗乃昔年冥海大仙留下的传承,与阿鼻平等王关系深厚。生死楼则源自于死界,对于无量冥国的气运加护依赖最深。许多鬼修都是借助无量冥国的封号与气运加持之故,才能摆脱死界束缚。

    只因死界虽有魂修,却绝无仙阶以上的存在。只因魂修以脉,到了仙阶之后,神魄必要还阳,这只有在阳界才能办到。

    死界之中,虽也有鬼帝鬼皇之属,拥有比拟元始的浩瀚大能。可这些人物,基本都是一国皇者,借用幽冥龙气才能办到,与阳界的一国人皇同样的性质。

    所以无量冥国的三大圣宗,只有回天圣门,最有可能出问题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曾想过,那太古魔主该如何攻破这玄应神京。思来想去,也只有从内部动手,才有可能。

    ‘冥海神天剑阵’威力强绝,可若是剑阵内出了纰漏不能运转,那么再怎么强横的仙阵,也难起到作用。

    ?“回天圣门在无量冥国的根基最浅,不过他们的掌教,可不是什么蠢人。”

    秦锋在镜中摇头失笑:“对面如今看似排山倒海之势,可其实未损无量冥国根基。而我无量冥国似乎是风雨飘摇,遥遥欲倒,可其实国势仍稳固如山。只需无量玄应成功突破至太上,那么眼前一切,都可迎刃而解。只要是真正的聪明人,不可能看不到此点。且那位回天圣门的掌教,也不可能明知我等防范甚深,仍强行为之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话,秦锋一边眼含深意的望见对面的大军。

    “无道你无需猜测,我若是那太古,必定不会真正寄望于从玄应神京内部动手,这毕竟是你神土所在,风险太大。那位必定有其他的手段,可以攻破冥海神天剑阵。就比如神元阶的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之类——”

    昔年三劫时代的那位器修,曾以神元阶的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,轰碎了佛门净土佛国。

    此物一炮之威,据说是可以无限接近于造化之境。用来轰击冥海神天剑阵,当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不过这世间仅存的一件神元阶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,此时也被掌握在了玄门玉虚天尊的手中。

    庄无道自不会认为那太古魔主,能从玉虚天尊的手中取得此物。不过与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类似之物,这世间也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就比如他手中的‘九灭元锥’,元力灌注到了极限,也能比拟仙元阶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。十枚‘九灭元锥’齐发,亦能轰残‘冥海神天剑阵’。

    一件神元阶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寻不到,十件‘九灭元锥’,以太古与灵感神尊的底蕴,却不难拿出。

    庄无道眯起眼,重明观世瞳运转到了极致,在对面众多大军中,寻到了太古魔主的身影,

    之前这位的一切布置,都不能伤到他的根基,也不能影响到恶念化身冲击太上。

    堂堂太古魔主,总不至于才这点手段。

    一般的玄阶神尊晋升太上,需时多为一百零八日,恰合小周天之数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的情形又特殊些,本体早就已是太上之境,这就使得恶念化身可以节省许多时间,大约八十一日,就可以完成晋阶。

    此时其实已至尾声,那恶念化身甚至可以用太上级的神域,覆盖此间,使他再添一成胜算。

    而若是待得八十一日之后,那么这一战,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输,区别只是是否能将那太古诱杀。

    不过料来他的对手,没可能真等到数天之后动手,以太古的性情,必定会及早成事,以免夜长梦多。

    就不知接下来,这位要用何等样的手段,攻入神土之内。

    他也同样是期待不已,只有在苍茫魔主的神土之内,他才有足够把握,将那太古魔主一举格杀,一劳永逸的彻底解除这个祸患。

    一旦劫争分出胜负,他便可通过双方间的灵魂烙印,获得对手的所有遗产。

    “其实哪怕真有神元阶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,也无需忧心,只要再有半日,所有子阵就可布好,哪怕这‘冥海神天剑阵’被攻破,也可护得这玄应神京城内子民暂时安然无恙。只是伤亡在所难免,我猜测那太古,多半是要动用他收集多年的都天玄阴重水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时,秦锋斜视了庄无道一眼,他知这兄弟因幼年经历之故,一向对底层凡人有着几分回护。

    不过却见后者面无表情,声色不动。不禁哑然失笑,他的兄弟重情重义,可从来不是什么善人。该心狠手辣的时候,可绝不会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尤其是如今,城内已经没几个真正凡人的时候。

    正要再说些什么,秦锋却突然神色微动,一道镜光,自他手中闪烁着。

    他的太虚子镜分化千万,可以分布数百由旬,诸方世界。此时却是从另一处,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而后秦锋,就已眉头一挑,现出意外之色:“是鬼戢魔渊主鬼劫,已经攻入了太古魔渊。”

    鬼戢魔渊是第十九层魔渊,而那‘鬼劫魔主’,则正是昔年庄无道斩劫之时,跟随在劫世尘身边的那位都绝魔尊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同样现出错愕之色,他未想到,这‘鬼劫魔主’居然会在这个时候,对劫世尘动手。

    这根本就没有理由,这两位虽是同在魔渊,可一向都没有实质的接触。往日无仇,近日无怨,也没有利益上的冲突。那‘鬼劫魔主’有何必要,在这时候对太古魔渊动手?

    难道是为即将到来的大罗之争?然而‘鬼劫魔主’若有望大罗,三劫之时就能争夺。

    正因大罗无望,又不甘心只成道元始,所以这位的修为,才一直在太上阶徘徊,那鬼戢魔渊,也一直都停留在十九层不上不下。

    既非是要参与大罗之争,那又是为何?难道是为了呼应自己不成?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陷入了凝思,想起了鬼劫当日的言语。

    ‘说什么若有闲暇,可到第十九层魔渊,与他一叙’——这句也就罢了,只是礼仪式的示好而已。可之前那些言语,说那劫世尘的劫果舍利,对于他大有用处云云,却是使庄无道在意至今。

    这位会如此好心,在这时候挥军攻入太古魔渊,为他牵制住太古魔主?

    “这确实让人意外。”

    秦锋摇着头,鬼劫的插手,从始至终都不在他意料之中。不过旋即他就又收起了惊色:“不论那鬼劫的目的如何,无道你要拖延的目的,看来是无法如愿了。留给那太古魔主的时间,已经所余不多。”

    鬼戢魔渊十九层魔渊,而太古魔渊是近日才提升到四十三层。鬼劫虽不能证道大罗,可其一身法力神力,在太上境中,却是首屈一指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太古魔渊之内,已经空虚异常。大半的力量,都已跨越虚空,攻入到了无量冥国之内。

    他本来因庄无道的交待,?特意拖延了几个后手,以免催迫过甚,使那太古魔主提前发动,可如今却已落空。

    根本重地被威胁,魔国有破灭之威,此时太古魔主的处境,不比庄无道这里好上多少,

    若不能速战速决,一旦太古魔渊有失,那么哪怕是太古成功攻破玄应神京,将无量玄应王扫灭,最后也将是得不偿失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