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六九章 灵疆蛊术
    那‘太辛天剑’内的禁法已无需再做提升,这就省去了金灵子数千年的温养祭炼之功。

    不过此剑使他真正看重的,却是这剑中的器阵,恰与他路数相合。

    神通极化,及不上他生前之剑,却仍能将他的两门神通,推升到准鸿蒙的境界。

    这并不奇怪,自己的战魂,曾附于庄无道之身。这位尊上对他的剑道特征,多半也是心中有数,

    此剑非是新近炼制,因当是昔年剑神轩某位剑仙所有,与他恰是修的同一门功体。所以无论是剑道还是神通,都极其相似。

    而那边泰皇拿着的,则是一副掌套,脸上也同样洋溢笑意:“大玄阳手,居然是这件先天之宝。我前世之时,亦曾对此物垂涎万物。我看尊上也无需再费力气去另寻奇珍,就这几样宝物,已经足够我泰皇所需。”

    这双‘大玄阳手’,只是先天中品的灵宝,可对他而言,哪怕是那些最顶级的先天之宝,也难及得上此物万一。甚至比他生前所用的那件神宝,还要好上数次。

    尊上为他寻这些,想必是费了不少功夫、

    庄无道却是挑起了唇角,语气略含戏谑讥嘲:“此物来得简单,并未费什么力气。二位有什么想要的东西,也尽可以提,无需与我客气。我这恶念化身别的本事没有,收集灵珍奇物却是一等一的好手,甚至也无需刻意去寻,坐享其成就可——”

    苍茫魔主剑眉倒竖,正欲反唇相讥,却忽的心生感应。而后就脸色难看的,看向了这玄应王宫外侧的方向。

    庄无道亦是心念微动,以重明观世瞳看向了宫外。随后就见那宫门处,忽然一阵骚动不休,隐隐从那边传来‘放肆’‘止步’‘住手’之类的呵斥声。

    他眼中同样现出了几分冷色,而后就又一个念动。与洛轻云等人同时化烟,消失在了这座祭阵之中,

    金灵子与泰皇二人,却未隐去了身影,只是在略一思索之后,就将手中的几件灵宝,全数隐去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须臾外,就有一位身高丈八的金甲男子,从宫外大步行入了进来,

    周围处围拢了数百位的黑甲禁卫,甚至其中还有苍茫魔主麾下,八位真仙阶的护法神将。

    赫然结成大阵,一天天黑金色的锁链,拉扯着那金甲男子的手脚。

    可这全无作用,那金甲男子依然是行走自若,健步如飞。

    直到望见了苍茫之后,那男子才微微愣神,这才停止了下来,朝着苍茫遥遥一礼;“臣商血阳,拜见陛下!”

    “商血阳?”

    苍茫魔主的眼皮挑了挑,面色冷如冰霜:“强闯王宫,你好生大胆!在惩戒之前,朕可以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。今日为何冲撞朕之宫廷?难道不知朕之禁令?可是要谋反么?”

    那商血阳扫视了此间了一眼,脸上亦是一片铁青,难看到了极点,却仍能沉住气解释道:“外有传言,说陛下与已被崔太宰软禁,太宰连同太师太傅隔绝内外,意图篡位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崔若也闪身到了此间,神色亦是极其怪异。

    同时出现的,还有太师寒阳君,太傅辟地神君。皆是昔年阿鼻平等王麾下的太上仙君,可谓是德高望重。这二人当年并未随同阿鼻平等王离去,而是留在了无量冥国,继续担任官职,转而为无量玄应王效力。

    原本是听调不听宣的存在,可在这七千年中,二人都陆续被苍茫魔主收服,成为无量冥国的定海神针。

    望见这崔太宰到来,商血阳顿时双目微睁:“臣在神京求见了二十余日,都无结果,屡次被崔太宰阻扰,于是信以为是真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护主心切!”

    苍茫魔主一声冷哼,正要说什么,那金灵子忽然一个弹指。一道剑光蓦然袭向了商血阳。后者先是一惊,下意识的就欲反抗。可随即就又忍耐了下来。

    强闯宫廷,这是几乎等同谋反的重罪,哪怕无量玄应王当场将他斩杀,他也无话?说。再要反抗,那就真是心存反意了,

    不过那剑气打来之后却是一个飞旋,就扫在了商血阳的肩侧。那里顿时有一团薄雾腾起,一道白光旋斩,在近在咫尺之距,扫向了商血阳的脖颈。

    然而泰皇也早就有备,稍一握拳,就有浩瀚血罡,同样在商血阳的肩侧爆发,瞬间就将那白光打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暗算商雪阳无果,那薄雾中就又有一道光影飞腾,往那宫外的方向疾飞而去。

    “形迹已漏,还想逃遁?在某面前,你能走得了么?”

    一声冷笑,那泰皇大手一抓,顺时就有一团黑光现出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大摔碑手,因无有吞日血猿的血脉之故,只能得其血猿一脉的七成真意,远无法企及此时的泰皇。

    极致的大摔碑手,可以吞日!吸摄之力,其实不逊色于擒龙手多少。

    此时由泰皇施展,轻轻松松就将那团光影,强行摄到了手中。

    金灵子却未理会这道遁去的神念,而是若有所思的,继续看着商血阳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突然又出剑,点在了此人的眉心。而后‘篷’的一声轻响,此人的左脑轰然爆开。

    正当诸人惊异不解之时,却见那炸开的鲜血脑浆之内,赫然有着一条条的赤虫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虫豸,都未得及挣扎,就已被金灵子的剑气一一粉碎。

    “这是灵疆鬼母座下之人的手段,我生前恰好知晓一些破解之法。”

    斩碎了那些赤虫,尽数诛其生机,金灵子就已经收手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已为人所控,他却全然不知。那人附于蚊蝇,潜藏于他身上的神念,只是障眼法。真正的关键,还是这蛊术。那人让他闯入进来,应是为窥看我二人的身份虚实。”

    那商血阳破碎的脑袋,也在迅速的恢复着,他是金仙的修为,本身也有着五阶的不坏之体,有着滴血再生之能。这点伤势,根本不能危急到他性命。

    不过他原本面上就已无血色,此时更是如死人一般。知道自己的脑袋里,不知何时居然钻进了这么多虫子,自己却全无所知,思绪意念都被人操控,任何人的心情都不会好到哪去。

    对于金灵子并无半点愤恨,商血阳反而是感激莫名,若非是这位及时发觉,出手助他破解了这蛊术,后果真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而其余人等,神情也都是肃然凝重之至。

    商血阳乃是无量玄应王座下,首屈一指的大将。崛起于六千年前,是被无量玄应王亲自简拔于寒微之中。而商血阳也不负众望,修为法力一直扶摇直上,短短数千年就成为金仙强者,天生盘古道体,类似巫族。力大无穷,潜力无限,在阿鼻神狱军中担任着一军主帅,掌握百万大军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物,却居然已被人暗算,下蛊操控。

    “蠢货!被人下了蛊都不知道,朕当年怎就想到要栽培你这样的蠢物?”

    苍茫魔主面上是暴怒无比,心中却暗暗舒了一口气。也幸亏是对方留了痕迹,被金灵子堪破,否则他还真不知该如此处置这家伙才好。难道真要将之斩杀不成?

    不过却仍不解气,苍茫猛然拔出了一条九头蛇鞭,直接如狂风暴雨般往这商血阳身上抽了下去。

    此时也无人阻止,直到那商血阳的身上,满是血痕。便是以其盘古道体,也难恢复之后,这才停止了下来,可依然余怒未息,苍茫魔主依然是目透冷茫,扫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“值日供奉何在?还不滚出来见我?”

    着玄应王宫之内,每日都有两位金仙供奉值守,操控宫中大阵。再者此间,更是他的神土所在。说这整个玄应王宫,是固若金汤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商血阳身上有着他的神力印记,可以在他的神土中的外围通行自如。

    可错非是这两位金仙供奉,别说只是金仙境的商血阳,便是元始仙王级的人物,也休想轻易闯入进来。

    只一瞬之后,就有两位黑袍道人,闪身到了庄无道的面前。都是面如土色,半跪在地。

    苍茫魔主并未第一时间处置,而是先转过头,冷冷看着崔太宰。

    那崔若一声轻叹,神色却是坦然:“他口口声声说要面见殿下,为国除奸,我与太师太傅,都不好出手阻拦。殿下闭关已经四十余日,玄应神京内如今已是谣言四起,群情汹汹。我那时若强行阻拦,只怕反会给人以可趁之机。”

    言语却是点到为止,并未详叙。

    不过苍茫魔主的心内,却是为之一沉。也就是说,当时若崔若强行阻拦,那么这京城之内,很可能有人要趁势而起么?

    他以为自家执掌这无量冥国七千年,应该是根基已固了。却没能想到,还有人能在他眼皮底下,神国之内,做出这样的动作——

    如此看来,这次他的太上之劫,果然没可能一帆风顺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这可也在你的意料之中?”

    就在这祭坛一角,所有人神念未能察见之处,庄无道却在问着藏镜人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信,今日之事,太过诡异,也太巧合。

    “哪里可能?商血阳之事,确实出我意料。不过今日他能闯入王宫,我与崔太宰,也确有顺水推舟之意。我无量冥国今日起多增两位太上供奉,此事正要举世皆知才好,方能震慑人心。”

    藏镜人在镜中似笑非笑,眼神阴翳:“半月之前,京城内就已乱流不止,我也正想趁这机会看看,这玄应神京之内,到底还会有些什么样的人物会跳出来。不过事前却未能想到似商血阳这等大将,也会落入对方掌控中。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