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六六章 九命剑仙
    “定无虚假!阿鼻平等王沉睡,灵感神尊重伤,无'是真是假,这两位都即将分出胜负。我若是他,也会尽量赶在这一切落定之前。”

    此时出言者,却是另一青袍老者,有九道剑丸悬浮于身周,循环流传。带出的轨迹,含蕴天地玄理,使周边的虚空,一片片的扭曲。

    可那僧人闻言,却是一笑:“我倒是觉得,这时机太巧了。或者是那阿鼻平等王,借这苍茫为棋子,对灵感神尊试手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如今的消息,都是虚虚实实,真真假假。谁都不知那灵感神尊,是否受伤,也不知阿鼻平等王,是不是真就陷入到沉眠,真相至今都无人清楚。

    只知那第三层魔狱,已经封锁。而灵感神尊的座下神土之内,也是乱像频生,外力插手之下,已经隐隐有分裂之时,十几个势力各自为政,对昊天神庭阳奉阴违。

    这时那昊天神庭虽已大张旗鼓,召集了三十六星宫以数千万道兵,可在僧人眼中看来,那灵感神尊亦未必就是虚张声势。

    至少那些祸乱昊天神土的势力,都仍只是观望居多,对于积威数百万年的灵感神尊,并无多少敬畏。

    “如今那位神尊,想必也是左右两难。”

    话至此处时,僧人眼中,甚至透出了一分戏谑。

    昊天神土之乱,玄释二门都有着一份功劳,谁都不愿见这位灵感神尊,顺利重建天庭。如今神土之内,那些分裂出的势力,绝不是灵感想平定就能平定得了的。

    大敌阿鼻平等王正冲击半步混元,如今又有了‘苍茫魔主’,在试图挑战太上之劫。

    说此刻的昊天神庭,是内忧外患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阿鼻平等王一旦证道混元,那么对灵感神尊而言,那必是灭顶之灾。而若是让那任山河,成功踏入太上,那么这位日后也必会成为灵感神尊,最难缠棘手的对头。苍茫出身玄门,道家三大祖庭虽未必会扶持,却也会乐见其成,为昊天神庭寻一个新的对手。

    然而灵感神尊人只一位,三十六星宫大军看似势大,可其实用在任何一方,都需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在许多人看来,那位分明已是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“活该如此!”

    那剑修同样一声冷笑,不过他看似赞同僧人之言,心内却未将僧人之言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那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是否受伤,有多严重,都仍是未知之事。那位到底在想些什么,有何图谋,诸人也同样不知。

    至今为止,任何敢于小看那位灵感神尊的存在,如今都已大多不存于世。剩下的一些,也是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似灵感神尊这样的存在,在真正大局落定之前,绝不可妄加揣测。

    “不对,那位灵感神尊,绝不可小觑。他与本座所谋不同,行事的手段自也有异。”

    太古魔主却是微一摇头,并不赞同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他心中亦有怨气,如非是灵感神尊一直不肯全力以赴,又哪里能让那苍茫魔主有做大之机?

    以那任山河的天赋成就,若成太上,就必是太上中的大罗。那时在其神域之内,哪怕是半步混元,亦有抗手之能。即便灵感神尊,日后真能重铸天庭,也难奈何得了那位。

    “自是小觑不得,这时间谁敢小看了他?”

    那僧人亦微微颔首,而后又是一笑:“就不知太古施主你,到底考虑的如何了?如今时间已所余不多,迫在眉睫。施主需知,我这里亦需在大战之前,再筹备一二。若然再等一段时间,那么哪怕是太古你最终答应了,也已为时已晚。”

    太古的面色微变,如何能听不出,这位佛祖语中隐含的威胁之意。

    对方的条件,堪称成无理,说成是狮子开口不为过。除了受了大乘佛门册封,成为护法冥王之外,更欲索求他手中的一件,至关紧要的之物。

    不到万不得已,那件东西他定不会让给旁人,可此时他的选择余地,其实小而又小。

    他如今唯有两次机会,?以除去他的心腹大患。一是在那任山河渡太上劫时,一则是大罗之争,那位也必将无法稳坐神国。只需离开了老巢神域,就必定会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太古却不愿冒险,能够在太上境之前,就将他那劫敌解决,又何需等到日后的大罗之争?

    所以这一次,他必定要尽全力不可。眼前这位,也是看出了此点,趁机要价。

    “此事请容我再仔细思量一二,几日之内必有答复——”

    而此时那道人,亦是目现精芒:“本座这里,倒是可以立时应承道友。陆某不求其他,只要任山河的那门鸿蒙之剑!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元始境的佛祖,又与太古有些交情的,必定是南无日月灯佛,亦称宝光如来。本是第七十九层魔渊之主,之后被大乘佛门点化,弃魔修佛。如今已是大乘佛门二十四天诸佛之一,诸天佛图中排位三十七,执掌西方无极宝光净土——”

    神庭之内,洛轻云的神意,遥空传入到了庄无道的脑海之内。

    显然洛轻云对这南无日月灯佛,熟悉之至,只须臾见就已认出了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至于那剑修是何人,我却是看不出来。不过这人的剑道,却是剑婴一脉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剑婴一脉,是剑修中的一个流派。从元婴境就与常人不同,养剑成婴,寄托性命元神,这是比之普通的剑仙,还要更极端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剑婴一脉?那当是清微宗的‘九命剑仙’陆子羽。此为四劫时代的人物——”

    恶念化身那边,亦是一道意念,传递了过来:“我从信徒交谈中,听说过此人。据说是这人在元婴境之时,有着一次奇缘,炼成子母剑婴。身有九命,从此一飞冲天,短短三万年,就成就了太上境界。曾有段时日,横行于中天玄州之南。最终却在三百七十九万年前,为你家玄碧仙王所败,从此一蹶不振,销声匿迹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眉头一挑,诧异的看了那虚空一眼。

    
    那确是一位战力极其强横的人物,昔年四劫一次大罗之争时,只以一剑之差,败于玄碧之手。

    大罗之境四十九人是为定数,这天地间每四十九万年,才只产生一位。

    不过从三劫到五劫,总共才七八百万年左右。可这两个劫期中陨落了的大罗仙王,没有一百,也有八十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时时都是保持在满额,是因这天地间还有些奇物,可以助人无视四十九万年之期,在四十九位大罗空缺时,直接晋升。

    就如那传说中的鸿蒙紫气,可直接助人踏足混元。世间也有不少类似的奇珍,可使修士成就大罗位业,

    当年四劫时代,三百七十九万年前,玄碧仙王就曾与这九命大仙,为争夺一滴‘盘古元血’,而爆发大战。

    传说中盘古开天辟地,可这位先天而生的‘盘古’,到底是什么样的生命,是什么样的模样,又是什么样的存在,谁都不知。是否真有其人,也至今成迷。

    不过世间百族,都或多或少的,都遗传着盘古血脉。甚至那巫族一脉,则是盘古的直系后裔。

    而所谓‘盘古元血’,传说是盘古开天之后,洒落在各处的血液。内含精纯元气,蕴天道法则,是位在先天混沌玄气之上,仅次于鸿蒙紫气的存在。

    三百七十九万年前那一段时日,本不到四十九万年时限,可这一滴‘盘古元血’现世,却直接挑动了大罗之争。

    最终九命剑仙陆子羽败于玄碧仙王之手,后者则借这滴‘盘古元血’,十年内成就大罗仙王。

    此战之后,陆子羽确实是一蹶不振。传说是被玄碧仙王,连续打破粉碎了两门大道,鸿蒙之法降阶,一直都未能恢复。这一个半劫期以来,都未有任何的动静。

    今日这位的形迹现于此间,多半是与那太古有了勾连。这时候出世,只怕也是意欲参与大罗之争——

    “宝光如来,九命剑仙陆子羽?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眉头微凝,只这二人的战力,就已足可令他与洛轻云,全力以赴之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他固然修为突飞猛进,可那太古魔主,显然也已准备周全,拉拢到这许多实力高强的修者。

    ‘嘿’的一声冷笑,庄无道就再未关注,只继续关注着两具元胎。

    这宝光如来与陆子羽的神念,仅只是第一波而已,之后陆续又有几道神念降临过来。不过也都未停留多久,只略一接触,就纷纷退离。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理会,手结道印,助那剑仙与血猿战魂,塑体成形。

    四十九日时间,转瞬就过,堪堪就在那子时到来之后。那天道劫气猛然转盛,无数的紫色电流,将这祭坛周围所有一切之物,都撕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的祭品,都在这一刹那腐朽成沙。

    ‘不龙生灭祭’的本质就是交换,将天生地养之物,反还给天地源初。再从道源中,提取逆死回生之能。

    然而这种‘祭祀’,却从没问过那天道愿不愿意,都是修士强行为之。

    所以施展这种祭法之人,往往将承担无量业力。

    然而庄无道既然敢施展这门秘法,自是有其着办法避免。借四凶之力,来催动这‘不龙生灭祭’的目的,就在于此。

    拥有命运神域的又一个好处,就是他现在已经有了一定能力,可以扭曲天道法则的判断,蒙骗天意。

    此时在那‘天道’的眼中,使用‘不龙生灭祭’的,可不是他与恶念化身,而是那四凶之力。

    那浩大的紫电,正在将那一片片的黑色锁链撕碎。这些劫雷寻不到四凶的真身所在,只能将目标转向那四凶法力凝聚而成的这些锁链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