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六五章 窥视之人
    九天陨金与三枚上古剑仙的剑丹,足可塑成最佳的剑仙体质。纯血吞日血猿的心脏骨骼与太阳焰心,则能使血猿战魂,尽复生前实力。甚至使人的道胎肉身,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不过这只是使两大战魂,籍以复生的后天元胎,并不能真正算在‘不龙生灭祭’的材料之内。

    祭祀之材难以一一尽叙,不过光是里面价值相当于先天中品级别的灵宝,就有总计八件之多。而所有材料的总计价值,是那两具后天元胎的七倍之具。

    比不得北冥大仙的财大气粗,可庄无道这次也是下了血本,对这两大战魂寄以厚望。

    按照他与剑灵的推演,此举不但能使剑仙血猿的战魂,修为尽复,更能保存着其后天战魂的特性。

    后天战魂不如庄无道的先天,可一身玄术神通,仍可提小升半个品阶。必是太上之中的首屈一指者,所以他不惜损耗,只求尽善尽美。

    此外还有这两大战魂生前之物,作为接引之器。这反而是比此间各种器珍,还要更废功夫。

    要查证这二人身份不难,可之后搜寻他们生前事物,却使苍茫魔主,动用了无数信徒,费时四千余年。

    毕竟是隔了两个劫期,数百万年,想要搜寻一个死去之人的痕迹,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‘苍茫魔主’独据那祭坛中央,主持此阵。这次‘不龙生灭祭’,是以护法神将的方式,将这两大战魂复生,所以主祭者非是庄无道,而是他的恶念化身。

    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庄无道,就全无用处。

    主持这献祭者,乃是‘苍茫魔主’,可为这两大战魂蕴养元胎,恢复肉身的,正是庄无道。

    这方面他轻车熟路,有着洛轻云的经验,此外又经历过一次‘四神生灭祭’,对大祭的每一个阶段,都是掌控自如。

    “乾坤无量,天地乖离!今日以吾之血祭苍天,只求英魂逆生死——”

    不同于其他的‘不龙生灭祭’,是将陨落之人直接由死复生。这剑魂血猿在楸世还有这根基在,意识虽消,战意残灵仍在,所以难度要更小许多。

    当苍茫魔主的祭词落下,庄无道面无表情的将自己腕脉划破。一丝丝血液,滴入道了祭阵之中。

    苍茫魔主是被他斩出的恶念分神,实力乃‘九玄重明平等玄应通冥魔尊’的神躯,由‘道痕黑天’于天机碑共同构成,并无实体。所以这精血,还是必须由他来提供。

    更有无数的黑色锁链,从庄无道的脚下蔓延出来,伸展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他不但需提供自身精血,便是这‘不龙生灭祭’所需的法力,也必须由庄无道,操纵驾御那四凶神之力提供。

    无论是他庄无道,还是苍茫魔主,在这期间,都不会损耗自身半点法力。

    这可不单是要为节省法力应变,也是因另有目的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刹那,祭阵之中,骤然生满了紫色电光。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理会其他,只专注于那两大后天元胎,还有这整个玄应神京。

    除了调理两大战魂道体,他同样有着为恶念化身护法之责。

    这次苍茫魔主这边早有着周密准备,四大护法神兽都在玄应神京周围,两位太上仙君级的太师太傅,亦是各自坐镇在神京的东西两侧。

    外有大阵护持掩盖,有着‘冥海神天剑阵’压制,‘不龙生灭祭’动静不会太大。他们的对手,更不会如此的迫不及待,打草惊蛇。可却难保有意外发生,仍需仔细小心。

    他可不愿似那北冥一般,付出了无数代价布置了‘四神生灭祭’,最后不但自身一无所获,反而成全了旁人,使他省去百年修持之功,一举登天。

    血祭的过程,顺利到超乎想象,仅仅二十日之后,以那九天陨金与太阳焰心为中心,就已形成了两个三丈大小,如蛋壳一般的胎体。

    那剑仙血猿战魂,也都被陆续被从虚空中招引而至,分别投入到那两具皆然不同的元胎之内。过程顺,毫无滞碍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则在此刻眉头一挑,看向了远方。他已经感应到了,虚空中两道强横神念的降临。一道隐含佛力,一道迅疾凌厉。

    可能是为防惊动此间之人,泄露了身份,那两道意念只在无量神宫的外围处徘徊了刹那,发现禁制森严,无法深入,就稍触即退,须臾间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不到一个呼吸,且隐蔽之极,庄无道也是仗着十七重的重明观世瞳,才能捕捉到几分痕迹。

    多半是担忧他身后的那位‘苍茫魔主’,这次其实是已准备冲击太上,所以来此窥看虚实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双眼,也不禁微微眯起。来者居然还有一位元始级的人物,且就在这京城附近。

    而无论是他那恶念化身的神意网络,还是之前到来的天齐仁圣大帝,居然都未有察觉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一位,竟然是佛门中人——

    还有一位,则是出自于剑修一脉,就不知是哪一方的人物。

    这人虽只是太上境,可只要是剑修一脉,就决然小觑不得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太古施主感应无误,那劫气来源,确实不是苍茫魔主应劫,而是不龙生灭祭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距离玄应神京不到三十由旬处,某座大气雅致洞府之中,一位月白色长袍的僧人,正从那九品金莲之上立起。

    “虽不能窥详细究竟,也不知那位苍茫魔主,到底是为复生何人,不过却可见那祭阵气势宏大,非是寻常能比。这次那苍茫小儿欲复生之人,至少都是太上之境,而且实力不俗。”

    “不龙生灭祭?”

    此时的太古,只是一具分神化身再此,闻言之后,毫不觉意外:“倒也不算是出人意料,那任山河在这无量冥国中虽渐有根基。可麾下可用之人,却略嫌单薄。阿鼻平等王留下来的积累,近年也快被他耗用一空。此人要想安然踏入太上境界,就必然需再有几个帮手不可。”

    然则一个可靠的太上仙君,又哪里是那么容易招揽?

    ——直接动用不龙生灭祭,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。不但足够可靠,不愁背叛,且只需资源足够,就定能召来实力强横的部属。

    不过动用此祭,那苍茫魔主任山河,必定将承担大量的业力不可——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自损气运,真正是愚不可及!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那位即将冲击太上的传言,倒是不虚。”

    僧人若有所思,其实这个时候使用‘不龙生灭祭’,并非最佳之时。

    只因天地间的劫果正在聚成,不龙生灭祭会造无量业力,更会引发浩劫。

    一旦与那劫果扯上什么关系,那么无量冥国首当其冲。哪怕是扛过了这次的太上之劫,也会遭遇反噬。这是极其危险的举动,可若非是这苍茫魔主急于突破,又何需如此急不可待,使用这不龙生灭祭不可?

    这位也有焦急的理由,一旦灵感腾出手来,数位神尊大帝联手,那苍茫若仍只太上,绝无半分生机。

    “定无虚假!阿鼻平等王沉睡,灵感神尊重伤,无论是真是假,这两位都即将分出胜负。我若是他,也会尽量赶在这一切落定之前。”

    此时出言者,却是另一青袍老者,有九道剑丸悬浮于身周,循环流传。带出的轨迹,含蕴天地玄理,使周边的虚空,一片片的扭曲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