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六四章 再见不龙
    天齐仁圣大帝是以真身驾临玄应神京,也正因此故,无法在这里逗留太久。

    大罗元始之间的感应,玄而又玄。庄无道不知到这位,究竟是如何瞒过那灵感神尊,太古魔主。不过想必这法门,不可能持续太久。

    好在双方都不是拖泥带水之人,也绝不斤斤计较,因小失大,都能理性的计算得失。

    只不到半刻时光,二人就已商定好了所有的细节,且各取所需。

    只秦锋眼中,微有失落。携手天齐仁圣大帝,以应对太古及灵感,正是出自他的提议。

    然而今日庄无道与天齐仁圣大帝对话,却没有他插口的余地。

    修为地位相差实在太多,在那位帝君的眼中,他秦锋只是区区一个元仙,实力不值一提的小卒,并没有多少尊重。

    此时贸然开口插言,不但引不起这位帝君的重视,反而会被对方视为失礼,引这天齐仁圣大帝不悦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渐渐转变想法,就是因这些年来,越来越深刻的感受到了此点。

    修界以强者为尊,哪怕是他想要游戏人间,逍遥自在,笑看风云,也需有足够的地位,足够的实力才可。只有如此,才能得人尊重。

    “好是小看了他,这位帝君的法力,在大罗之中,至少可进入前五。”

    当天齐仁圣大帝离去,洛轻云眼神复杂道:“百万年前,我身为混元道祖之时看不透他的深浅,百万年后,也同样不能知他究竟。不过有这位天齐仁圣大帝,已足可应对任何的变数。哪怕是太古背后的那位亲自下场出手,灵感全力而为,也不用担忧。”

    似天齐仁圣大帝这般一步一个脚印走上来的玄门正宗,莫不都是根基深厚,兼修性命,气运深藏。

    可能修行速度远不如她这样剑修,也没有剑修斩灭一切的霸道与凌厉,却都能活得比剑修更久。能知吉凶祸福,通命数变化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没这么多感慨,不过能有天齐仁圣大帝入局,这确实使他轻松不少。

    至少在大罗层面,他这边已不会居于劣势。

    那位太古魔主的身后,自然不可能只一位灵感神尊——

    “这位帝君,倒是颇为有趣之人。不过我与他,可真是见不得面。”

    天齐仁圣大帝一走,‘苍茫魔主’就也故态复萌。坐姿其实也没什么变化,可就是这么一扬头,就显出了狂放不羁,威凌霸气之姿。

    “藏境人之策甚好,只是本尊日后,却是从此要居于那帝君之下,甚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按照双方的盟约,哪怕庄无道日后成就大罗元始,无量玄应王也绝不能挑战天齐仁圣大帝在冥狱中的地位。

    他其实并不在乎那地位问题,那位帝君对他的道途前程颇为看好。日后他苍茫,自有资格与这天齐仁圣大帝平起平坐,无需臣礼待之。

    这冥狱之中,将是五方大帝并立于世的格局,只是他苍茫不能争斗中央大帝之位,实权较少而已,不过这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只是想起日后要常与这位一本正经的帝君打交道,他就觉头疼。

    “你若要踏入太上神位,那么这位帝君的助力必不可少。苍茫你若不愿,我可中断这次的盟约。此时才刚商定,合作仍未开始,应还有反悔挽回余地。”

    见那苍茫魔主哑然,庄无道就‘嘿’的一声,他岂能不知?在他在恶念化身心目中,太上境界要比其他任何事情,都更重要得多。

    “且天齐仁圣大帝的道路与你我都不同,身为神主,这冥域格局太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尊你这是在对我说教?这个道理,本座难道能不懂?还是本尊你,想要将本尊教导至改邪归正?”

    那苍茫魔主也是桀桀一笑,目中流露着嘲讽之意。他是庄无道的恶念化身,所有一切源头还是在庄无道这里。

    庄无道对那天齐仁圣大帝有多无奈,他对那帝君,就有多头疼。

    厌烦倒还不至于,却是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接着也不理庄无)的神色,苍茫魔主径自长身站起道:“那件事,你准备何时开始?”

    庄无道这边也是无言以对,想到自己‘恶念化身’展现的,其实是自己这边化不去的情绪心结。

    若非是他这边也觉那天齐仁圣大帝太过认真严苛,恶念化身又岂会如此表情?

    ——啧,结果到头来还是自己的问题么?恶念化身之言也对,既然是聚集了自己一身恶念,贪嗔痴等等,那么他再怎么劝诫,也没可能使化身改变心意。

    与其想着让他的化身收敛行为举止,倒不如想办法纯净自身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庄无道语声无奈道:“此事自然是最快最好,我也是迫不及待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择日不如撞日!”

    苍茫魔主大笑起身,而后就径自闪身走出了殿门之外:“我先去准备一二,你可尽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苍茫魔主的身影,须臾间就消失在视野中,庄无道不禁又一阵凝噎,而后好奇地问那崔若:“他这样的性情,崔太宰你能受得了他?”

    此言出时,洛轻云与离华等人,亦是目光微转,现出了关注之色。这其实也是她们好奇在意的,只是限于身份,不好向崔若询问而已。

    崔若本也是动身,准备随苍茫魔主离去,此时闻言,立时顿住足步,转身朝着庄无道一礼道:“仙君此言大谬了,并没有受不受得了之说。仙君你宅心仁厚,道心也近乎圆融无瑕,王上他虽为之你恶念化身,其实也坏不到哪去,在我看来,王上他乃是这世间少有的奇男子,行事虽霸道无理了些,豪放不羁,荒唐不经,可却也别有魅力,能使崔若倾心呢!日后这等言语,只望仙君莫要再在我面前提起才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就也不再理会庄无道,紧随在苍茫魔主之后,离开了这间‘无量殿’。一举一动,都毫不掩饰其不悦。

    庄无道则眼神古怪,此时竟不知自己是该恼怒,还是该得意。说来终是后者多些,哪怕是自家的恶念化身,看来也是魅力十足。

    不过尴尬却是免不了的。顶着洛轻云与离华墨灵的怪异视线,庄无道只能故作不知,把神念往这玄应王宫的某个方位,远远投照了过去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苍茫魔主说的那件事,其实就是与剑灵战魂与血猿战魂复生。

    此时庄无道与洛轻云二人,虽都俱为元始级的战力。可在他们麾下,却都无出色的太上强者,也没有能独当一面之人。

    苍茫魔主座下,虽有数十位太上级的信徒,内中不乏好手,可其中无一可信。

    只是利益交换的关系。这些太上仙君只是为从他这里求得获取神通玄术,还有一些平常情况下不可能取得的灵物奇珍,才肯供奉‘九玄重明平等玄应通冥魔尊’为自家神主。

    庄无道要让这些人为自家出生入死,那等于是缘木求鱼。

    至于其余,四大护国神兽都是太上阶,受平等印的约束,可以放心,可其余都不能让人心安。哪怕是太师寒阳君,太傅辟地神君,这些年也曾受过恶念化身的恩惠,可在他与秦锋的眼中,这二人的忠诚,依然存疑。

    此外还有冥血剑宗,回天圣门与生死楼这三大圣宗,都受过冥国册封,八位太上,与国休戚同体。

    然而这几位,只怕也没有能与国俱亡的念头,如有可能,必定会尽早抽身,甚至倒戈相向,以面灾劫。

    算来算去,也只有平等王留下的那座‘冥海神天剑阵’更可靠些。

    然而这次苍茫魔主冲击太上,不止是要守住神国与玄应神京安然无恙,更需镇压住无量冥国的国势不乱,只凭庄无道与洛轻云二人之力,显然不够。

    好在为剑灵战魂与血猿战魂复生这件事,庄无道筹备已久。近七千年前,他还在天一界的时候就已动念,之后的时间中,也一直未曾放弃过。

    不止是庄无道自身在积极准备着,便是他的恶念化身,这六七千年来,也是极尽所能的收集着各种灵材。

    如今已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只差一个祭阵,就能使这剑灵战魂与血猿战魂,都起死回生、

    而这次庄无道准备的,正是‘不龙生灭祭’。没有北冥‘四神生灭祭’那般规模庞大,却更为正统。

    苍茫魔主为这一次献祭,消耗了至少八成的库藏。若非是新近与‘五元斋’合作,有了大量奇珍灵宝的来源,他也不敢如此挥霍。

    庄无道这边,也同样代价不小。这次北冥仙宫与玄寒水府的收获中,亦有七成以上,通过苍茫魔主与‘五元斋’的渠道,换成了两大战魂复生所需之物。

    最其中最珍贵的材料,就是一块九天陨金,一块太阳焰心,这是与五色神石及息壤不相上下的顶尖奇珍。

    九天陨金是大道五行循环后的残余所聚,是从道源中溢出的灵金。

    简单的理解,可以将这东西视作是这一域源初本质的排泄物,本身是与先天鸿蒙紫气同等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是后者五行俱全。前者则是全由金灵聚成,太阳焰心则是顾名思义,来自于太阳星的物质。

    这天地间的太阳星,每过大约百万年的时间就会剧烈活动,往外喷发。此时所有修为足够之人在外等候,会有很大的几率,取得这种‘太阳焰心’

    说是焰心,可其实只是那太阳星最表层的部分。不过也同样是稀世奇珍,而庄无道手中的这块,至少有着一人大小,就更是难得。

    而有了九天陨金与太阳焰心这样的后天元胎的材料还不够,庄无道此外又另准备了三枚上古剑仙的剑丹,都是太上仙君一级,且都实力不俗,还有纯血吞日血猿的心脏骨骼。同样是一位已经陨落十万年的太上妖君所有,不过无论是那心脏还是骨骼,都仍维持着一定活性。

    也不知持有此物的那人,到底是从何处取来,庄无道为交换这东西,却付出了两件先天中品的灵宝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