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六三章盟约达成
    那青绿色成长极快,从树苗到擎天大树,只用了不到十个呼吸,隐隐已有将这座‘量天殿’撑破之势。且那四处枝桠之上,甚至开起了花朵,长出了果实。

    庄无道面色凝重,知晓这了非是什么真实的大树,而是这位天齐仁圣大帝的一生道业化成,果实则是道果之显化。

    莫大的压力,凌迫而来。若庄无道能够抵抗得住,那么自是一切无妨。可若任由这颗‘树’,将这整个‘量天殿’占据,不但这盟约一事,再无谈论的必要,他自己一身道业,也将承受巨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算来也不会有太多的损失,不过可能自己几百年后,都休想在修为上再进一步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无甚恼意,盟约是他庄无道自己提出,对方也需承担不小的风险。在定约之前,自需看看他‘无法’的成色,这位帝君才能做出相应的决断。

    易位相处,他庄无道也同样会这么做,绝不会客气。且能与天齐仁圣大帝这样的大罗人物互相印证道果,对他而言,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这自是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轻声一笑,庄无道猛然一拍脑门。而后一团庆云升起,也是须臾间就扩张到了整整十亩大小,同样蔓延了整个量天殿。

    那庆云看似朦朦胧胧,飘渺不定,可其实却是稳如磐石,八风不动,更内藏乾坤,隐隐有数个景致隐于其内,一个是有由无数剑气组成的正逆五行,一个是四重明巨鸟,一个是太极阴阳鱼图,还有一个则是‘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’,一个则是阴阳双翼。

    正是庄无道至今,掌握的五门至高大道。

    最后这庆云上方,还有着一片苍茫青空,隐有包容之势,将这所有的一切,尽数容纳。

    这已是将他一身道果的七成,展现在这无量殿内。一身大法,几乎没什么隐瞒,非如此,不足以抗拒对面的帝君。

    天齐仁圣大帝在大罗人物中,排名只在第二十三位,可许多人却以为这位的实力,其实是被严重低估。

    只因天齐仁圣大帝更擅长术法,每每与人争斗,都是远隔千山万水,甚至百万由旬之外伤敌。也从未有与人单打独斗的记录,每每都是兴师动众,倾麾下举国之力。

    大约二百余万年前,四劫之时,天齐仁圣大帝曾有过击杀一位大罗仙王的壮举。那位对手在大罗中排位第十四,却被‘冥国’的大军所困,被天齐仁圣大帝远隔三十个世界,遥空击杀。

    只因这一战,这位帝君乃是依靠外力取胜,仍未展示出真实实力,所以在道门之首元皇天尊排定下的‘大罗征天图’中,天齐仁圣大帝的排名仍在二十三位。

    然而以洛轻云的估测,这位至少是可入前十,要强出羲和元君不少。

    要对抗这位帝君的一身大道,任何隐瞒实力的念头,都会使他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随着这云朵现出,那青绿巨树的成长之势,立时就被遏制了下来。那四处的枝桠,甚至陆续枯萎。

    这倒非是天齐仁圣大帝的法力,不如庄无道。而是这位帝君,未出全力之故。

    二人法力僵持,道果交锋几乎无处不在。只是十息之后,这量天殿的四方处就发出了‘咯吱’声响,一些地方更是隐现裂痕。

    洛轻云与崔若,都是面色凝然,已经感觉到二人,一身气势都在逐渐提升。那位天齐仁圣大帝,似是欲探知庄无道的极限所在,不断的提升着法力。

    而无量玄应王,却是死死盯着殿内的那些裂痕。就在这位的面色,越来越是难看的时候,那天齐仁圣大帝蓦然又一拂袖,身后的大树就随之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收发自如,根本就无需顾忌庄无道。不过庄无道这边,却也同样毫不显吃力之态。淡淡一笑后,也将头顶的那片庆云收起。

    对面这位帝君的试探,分明是见好就收。为人虽严苛了些,却不是很难打交道的那种,

    “果然,是无量终始之道,命运之法!”

    天齐仁圣大帝微微颔首:ē朕来前就曾有猜测,道友你应当至少了十门鸿蒙之法,才有足够的底气,可结果是远处朕之预料。朕只是奇怪,道友你为何不向那佛门求助?”

    “佛门?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微一挑眉,眼神怪异。向佛门求助?他与佛门之间,可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且这位天齐仁圣大帝似乎对他诸般大道中的无量终始与命运之法,特别的在意。

    隐隐然,庄无道开始有所领悟,再想及当日,出现在他面前的无量真佛,脸上不禁是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有一个念头,忽然跳出到他的脑海内。记得当年,与那太上度灭真经同时出现在他面前的,正是那位‘无量终始佛’。

    还有最近,那‘无量终始佛’之名,似也消失在了佛经之中。只空余佛号,却未有姓名与教义经文等等。

    顿时升起了一种被算计的感觉,不过庄无道随即就又将这些想法,全数压下。

    “我与那佛门并无关联,帝君想必是算错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语中已带着更多敬意,这不止是因对方,为他点破了迷津。更因今日这次印证道果,使他受益不浅。

    关键是对方明明看出了他有‘借法量天’与‘法天象地’之术,更有着乾坤无量这门神通,成就了无量终始大道,却仍是毫无顾忌,这分明是有意成全。

    且这天齐仁圣大帝的一身道业,恰是涉及到‘水’‘木’二法。正是庄无道的无量终始大道中,缺失最多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这位帝君做事颇有章法,若他庄无道并非是大言不惭,则可从这次交手中受益不浅。可如是信口开河,那么这次的演法也可伤他道业,略做薄惩。

    “并无关联么?可能吧——”

    天齐仁圣大帝笑了笑,不置可否,转而凝声道:“大致我已明白,道友根基之厚,果然是稀世罕见,确有斩杀元始之力,太古他非你对手。加上一位太上境的玉皇元君,如无外力干涉,这一战你至少有五成胜算,然而你也需知晓,那太古此番,必定会不惜一切代价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的的目中精芒微现,却又平息了下来,声色不动。她既然敢出现在天齐仁圣大帝的面前,就有着被对方拆穿身份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然则凡事都有着风险,在下并不能保证万全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亦毫未动容,并不因这帝君而有所惊异,侃侃而言:“帝君若忧外力干涉,那么在下可请我离尘几位大仙出面,给予帝君保证。至少这一战,那灵感神尊与修罗魔主——”

    然而话音未落,却已被对面的天齐仁圣大帝拂袖打断:“无需如此,该承担的风险,朕自然心中有数。道友你只需告知我,这一次,道友准备如何布局,朕又该做些什么就可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身为离尘道种,离尘这几万年来,最有希望半步混元的存在。离尘宗无论付出何等代价,都会倾力回护,又哪里需要什么保证?

    离尘三位大罗,五位元始,这几百年中,也有数位道友至交,作为羽翼,实力自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且正如庄无道之言,这世间哪里可能有什么全无风险之事?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