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一四九章 灵感灵感
    “是真是假,我又何从得知?不过这位无量玄应王H已经有所异动,倒的确是真的,早在八年之前,就已开始。”

    灵感神尊摇着头,眼现出了笑意:“且神君你,也太小看了这位玄应王。这人与劫世尘几乎同时开始修行,却能够在道业修为上,更胜过劫果一筹,反过来将之斩杀。如此天资,能够在七千年内晋升,有何好奇怪的?”

    清虚妙道神君仍觉难以置信,不过却并不妨碍他,判断眼前局势:“如此说来,这位太古魔主是欲趁无量玄应王晋升之时,对其下手?特意传信于你,是欲向你求援?如此说来,这位并无十足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那任山河,毕竟是阿鼻平等王看重之人,手段岂同小可?尤其是最近,此人又与那恨海天君有了些勾连。此时便是朕。亦无十层胜算。要知这些年那冥狱中,领教过无量玄应王手段之一,可不止是一位,以太古魔主之谨慎,对此人再怎么小心,都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灵感神尊长身立起,负手远眺云空:“只是这时机,未免太巧了些。”

    清虚妙道神君默然,正值灵感神尊要对那阿鼻平等王下手之时,却又传出那任山河,即将晋升太上的消息。

    不但是巧,也让人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一旦真被这位升入了太上,那么哪怕灵感真将阿鼻平等王诛除了,也将面临一个异常强力的对手。

    麻烦的程度,不会弱于昔年的阿鼻平等王多少。

    不过阿鼻平等王那边,却已同样不可放过。许多人都以为灵感与平等王为敌,是为谋取那平等与轮回的权能,可其实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那位大约是在洛轻云斩劫之后不久,成就了大罗境界。而后仅仅只积累了七十余万年的时间,就胆敢冲击混元,这并非无因。

    只是这其中秘辛,除了灵感与平等之外,他人难知究竟。

    其实到得此时,无论那阿鼻平等王提携任山河,到底是出于何等样的目的,如今都已达成所愿。

    已经成功牵制住了灵感神尊的部分心力,难以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“我观这太古魔主,似是颇为自信。据我所知,他为将那无量玄应王除去,已经布局六千年之久。不但纠合了数位觊觎那任山河神位的几位太上魔主,更有冥域之中,与无量冥国临近的两大冥国,亦与他暗通款曲。尤其是那毗沙冥国——”

    此时清虚妙道神君,亦把那团红光招到了身侧感应着,随后若有所思道:“看来声势不弱,若再有你灵感出手,那就再无失败可能。”

    先易后难,先解决任山河,再诛阿鼻平等王,无疑是妥当之策、

    那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,却是不置可否,只默默观天,神思冥冥。

    清虚妙道神君知晓这灵感,正以秘法遥感天地,预知未来。神明一类,皆不通术算气运之法,只能通过从信徒那里得来的信息,判定凶吉。

    然而这位灵感玄应大帝却是个例外,‘灵感’之名,绝无虚至。

    而仅仅片刻,灵感神尊就是皱起了眉头:“古怪,我这次感应到的未来,竟是太古输了,陨落于无量玄应王之手。”

    清虚妙道神君不禁微一愣神,不敢置信的看向了身侧:“太古输了?怎么会输?”

    因灵感与阿鼻平等王之争,也关系自身运数。所以她这些年来,对无量玄夜王与太古都有关注。知晓后者,这些年至少已纠结了十七位太上存在,还有两位不世出的人物,只为对那无量玄夜王的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无论是那天齐仁圣大帝,还是其他大罗元始级存在出手,太古都有妥善的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那等周全的准备,面面俱到,怎么可能会输?且即便是输了,太古也定可安然撤走才是。

    这位的身后,可是站着那位修罗魔主!魔道三大混元之一!

    “不但输了,且是十七位太上,陨落了十二位之多。至于为何会输,却非我所能知。”

    灵感神尊此刻的面色,怪异到了极点:“我只知这次我若出手,也必定会损伤不小。”

    清虚妙道神君再次无言,已经略有些失神。能令灵感神尊,亦铩羽而归,那么也就是说,那任山河已经有了初步与灵感抗衡之力?那个无量玄应王,居然已经成长到了这等地步——

    感觉她身旁这位灵感道友,一不小心就养出了一个,让人可畏可怖的对头。

    只是更使她好奇的是,那无量玄应王,又到底是怎么办到的?

    只是确如灵感神尊之言,这位或能预知结果,却没可能预测到整个过程。

    “那么道友,是不欲再参与此事?”

    沉思良久,清虚妙道神君发出了一声轻叹:“最好是通知太古,日后你要夺那任山河神位,这位亦是一大助力。”

    算来那无量玄应王实力再强,也没可能强到在自身神域之外,斩杀十二位太上魔主,又令灵感败北的地步。

    之所以能胜,一是依仗那苍茫神国,二则是那任山河本身,亦藏着出人意料的实力。

    未来的苍茫魔主,必定是一位极其可怖的对手,那么此时保存太古魔主这样的强力臂助,就很有必要。

    “告知?朕为何一定要告知他不可?这只是未来的一种可能,未必就会发生。且即便发生了,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出人意料,当灵感神尊闻言,反是面透嘲色:“朕可没打算错过这次的机会,所以不但不能错过,更要大张旗鼓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大张旗鼓?”

    清虚妙道神君先是一声呓语,随后隐有所悟,领会于心。不禁微一摇头,再次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苦笑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八十一日劫期过后,苏云坠又在器室之内呆了四十九日时间,才终于降下了‘天元五行神焰’的火门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除了要处理那龙骨剑的收尾诸事,更要在剑身之上,再镀上一层‘盘古血晶’,用以遮掩住这口龙骨剑的本质。

    使洛轻云日后,哪怕是当着那些龙族之人的面前使用此物,也可无妨。

    不是亲自触摸过这剑的剑身,就没可能识穿这口龙骨剑的真相。

    这次庄无道也是下了血本,这要知世间任何奇物,只要是带了‘盘古’二字,那就是天上少有,地下绝无,必定是能与鸿蒙开天之时有关。

    ‘盘古血晶’就是其中一种,不但能掩饰住那祖龙气息,本身也是极其坚硬强韧的材料。非但不会影响龙骨剑的锋锐,反而会使这剑的剑威,更增一成。

    可惜庄无道拿出来的‘盘古血晶’,只有一截手指头大小,不能作为这口剑的主材,只能涂镀在外。否则将这两样材料,一起熔炼,这口龙骨剑的品阶,还要更增一层,达到后天极品的极限。

    不过洛轻云,已是对这剑爱不释手。曾为混元道祖,她多少还有几分矜持,至少面上做到了不动神色,不过那手却一直在剑身之上摩挲。直到半晌之后,才想起要向苏云坠致谢。

    “所谓大恩不言谢,云坠能为我炼成此剑,轻云深感大德。对了,不知这剑,是为何名?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洛轻云眼神之中,也多了几分肃穆慎然。剑器镶名,这是对器师最起码的尊重。

    苏云坠却微微一笑:“之前从未曾想过,就由元君你自己来命名如何?”

    不是庄无道的随身之物,她才没兴趣为这东西起名。虽说炼成龙骨剑,她花费的时间心思更在那蒹葭镯之上。可苏云坠对这两件的看重,却是完全不能比拟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