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五八章 昊天神庭
    中天玄州,昊天神庭。此间各处门户闭锁,一层层的阵封禁,无数的护法神将,驻守在四处。更有着一队队的兵马飞车,四处梭巡着。将这庞大的天上帝宫,守卫到针插不进,水泼不进,气氛剑拔弩张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然而在那宫内深处,灵感神尊却在一处荷花池旁的水榭内,神情悠闲懒散的持杆垂钓。他也不求能有什么收获,闭目养神,唇含浅笑,似睡非睡。

    此刻这处四下无人,景致清雅脱俗,静谧安宁,只有微风荡漾,草木拂动,使人无比的惬意自在,

    直到一位紫红色宫装的女子踏入,打破了此间的安宁。

    “灵感你倒真有兴致,居然还能闲心在这里垂钓。我观你那治下神土战乱在即,最多两年便要生灵涂炭,那时不知会有多少你灵感信徒,要死难于此劫,数十万年心血,今朝将毁于一旦,灵感你就真要眼睁睁看着,毫不在乎?”

    “清虚妙道?是你?”

    那灵感神情微动,睁开了眼,而后低声浅笑:“所谓舍得舍得,只有先舍了才有得。若非如此,我又怎能使得那位阿鼻平等王,对我之伤势深信不疑?”

    清虚妙道神君柳眉一挑,语气怪异:“我以为你该知晓,无论灵感你做什么,那位都不会相信才对。”

    以那位阿鼻平等王的性情,怎可能期冀于灵感受伤?无论何时,都会做好面对最恶劣境况的打算。

    所以无论是之前释放那浑天大圣,故意伤在这位妖圣手中,还是之后自毁几百万年经营之神土,灵感这些动作,其实都是毫无用处,根本不可能动摇那位平等王的判断。

    付出这么多的代价,其实半点用处都没有。

    虽未与阿鼻平等王直接交过手,然而清虚妙道神君也曾旁观过灵感与那位之间的争斗。

    对那阿鼻平等王的手段性情,都可谓是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“可我也无需让她相信,只要让她知晓,时机已至就可。”

    灵感神尊神情淡淡的拨弄了一番鱼竿:“大劫将至,她已经拖不起,可我这里何尝不是一样?今次之局,我就是明告于她,我灵感神尊让她一子!有了这次的变故,我灵感哪怕是装模作样,也得沉寂个二三十年,何况本座,也确实伤在了那浑天妖圣的手中。错过了这次,她日后就再无机会。”

    清虚妙道神君身躯微震,定定的看了灵感一眼,而后脸现出赞叹之色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从二十年前起,所有一切的变故,都只是为使阿鼻平等王提前进入沉眠状态么?

    如此的气魄,不愧是身为神道盟主的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。

    神道被玄释二门压制了两个劫期,可能也只有在这灵感大帝的手中,才能改变现状。

    说来那位平等王,亦非是寻常人能比,果断的接下了这一局,毫无半点犹豫。

    就如两个高明的棋手交锋,稍一动子,就能知对方的心意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也懒得劝你。只是旁的也就罢了,你这神土却是可惜。天庭若立,这神土本当是根基之地。”

    清虚妙道神君摇着头,仍觉可惜。她倒不是在意那下界兆亿生民的死活,而是感慨那香火流失。

    她在灵感神尊未来的‘天庭’中,乃是是五方大帝之一。一旦灵感神尊证道半步混元,那么她清虚妙道神君,亦将从此受益。

    那时的灵感神尊,再无需信愿之力维持神位。所有的神土,还有那各方信徒,都将为五方大帝所瓜分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清虚妙道,甘于为灵感臂助之因。

    如这战乱一起,待到几十年后一切都抵定结束之时,这昊天神土内的信众香火,至少要减去三成之多。

    “真君莫非很在意?”

    灵感自然能听出了清虚语中,那隐晦的不满,面上笑意不改:“可在我看来,这却也是一次良机呢。我等神灵,依靠信愿香火,众生之敬而存。然而生民愚昧,往往是畏过惧过之后,才知礼?神明。不至苦境绝境,不经诸般苦难,怎会诚心祈神?”

    “灵感你总有道理,此事随你心意便是。只是,莫要太过分了——”

    对于灵感之言,清虚妙道神君不置可否,只警告了一声,就略过了此事,转而探询道:“这次那吞天螺与羲和之事,不知灵感你是如何看的?”

    “吞天螺?此事迷雾重重,我只知那元始魔主要冲击混元,绝然用不到此物。有天命之龙原虚为屏障,无论谁人都难推测出此物的下落,除非是将原虚再次从时序长河中扯出。至于羲和,那位到底为何要去那北冥仙宫,又是怎么从北冥布下的死局中脱身,我很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事,灵感又饶有兴致的看向了清虚妙道神君:“说来那时候,你清虚妙道也在北冥仙宫内,不知可发觉了什么?那件东西,又可曾取到手了?”

    “那件东西,确已取得。此事日后,可能还需神尊出手襄助一次。至于北冥仙宫中那次变故的前后究竟,我亦是至今都一头雾水。只知应是在关键之时有人出手,破坏了北冥的四神生灭祭,几十万年所有布局得来的成果,都付诸一空。也使得那羲和,得以转危为安。可究竟是何人所为,我仍不知。”

    清虚妙道神君眼现出了无奈之色:“毕竟只是我一具化身,不能尽展法力。也确实忌惮北冥,成为了北冥献祭天道的对抗。”

    “北冥虽死,然而那毕竟是他生前仙府。以那位的手段,神君小心谨慎些,绝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灵感神尊微微颔首,认可了清虚妙道神君的判断,随即就不解道:“只是此事也有蹊跷,破坏四神生灭祭,这岂非是与天道为敌?这出手之人,到底是怎么做到的,又是怎么活下来?神君你可确定,不是那北冥完成四神生灭祭主动离开?“

    然而话音未落,灵感就见那清虚妙道神君,居然是眼现迟疑之色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他不由诧异莫名,他印象中的这位神君大帝,可不会做出此等姿态。

    除非是遇到了,能灵清虚妙道也觉难以处理,或者无法理解之事——

    正欲询问究竟,就已听清虚妙道神君主动开口道:“此事其实我也觉古怪万分,四神生灭祭一旦发动,就没可能停止。事后我也曾到那现场看过,可以确定北冥之谋,确然落空,残魂不存。之后就又怀疑那人所做的,只怕不止是破坏,而是窃取了四神生灭祭。只是此事,太过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“窃取四神生灭祭?”

    灵感神尊首次变色,面色错愕莫名。

    确实是匪夷所思,何人能在北冥面前,窃取他几十万年的布局成果?四神生灭祭被窃取,那岂非是意味着,这世间又有了新的劫胎生成?

    可若这世间,真有新的劫胎出现,当时在北冥仙宫附近的几位混元道祖,也该有感应才是。

    那人到底是怎么瞒过几位道祖的神念感应?

    此时还有更多的疑问涌入了灵感的心头,也是之前他就已在疑惑之事。

    ——吞天螺何在?子午阴阳梭被谁人所得?这两件北冥最得力的至宝,至今都未见形迹。

    还有元始坐下的残骨神魔与罗摩衍那,又到底死于何人之手?为何那羲和就能在四神生灭祭中,留得性命?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那四大凶神的尸骸,绝不可能就这么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那是沾染无数的业火煞力之物,哪怕这世间最凶恶的魔修,也难以镇压。

    怪不得,那元始魔主以及一众当世绝顶人物,都认为这北冥仙宫内出手之人,必是一位大罗仙王,且排名在前十之内。

    也只有法力高绝的大罗,才有可能做下这等事之后,又从几位混元道祖的眼皮底下逃脱。至今逍遥自在,完全镇压住那天数命机。

    “劫胎未生,那么此人窃取四神生灭祭的法门就有趣了。至少有两个难处,一是能承受那方无尽天劫,自身不伤,二则是可代替北冥,成为那天道眼中,认为的劫果第一优先。本座可以确定,能满足这两个要求之人,在世大罗中,是一人也无。”

    灵感似笑非笑,眼现着深思之色。不过他思绪才刚发散,就又有一道赤红光华从远处飞来,使他侧目。

    先是被阵法阻拦,不过灵感随即就又一拂袖,将那道红光放入了进来。

    仅仅片刻,灵感神尊的脸上,就又现出了几分讥讽的笑意。眼神轻蔑,接着又是杀机无限。

    “是何方传信?”

    清虚妙道神君随口问着,其实她也没怎么好奇:“这个方向,应该是来自魔渊?是何事寻你?”

    不过在这个时候,能让灵感神尊分心的,必不是什么小事。

    “确是魔渊,如今第五十六层魔渊的主人太古,”

    灵感神尊一声轻笑,眼现异色道:“他说那冥狱有变,近日那无量玄应王,在国内大举扫除异己。猜测这位,是已经准备晋升太上。只是这一时之间,还未能确证。”

    “无量玄应王?是那任山河吧?当初斩杀劫果的那位,继任平等魔主大位之后,六千年就准备证太上神位?这怎么可能——”

    清虚妙道神君轻咦了一声,面现半信半疑之色:“可也未免太快了些,此事究竟是真是假?他那根基不足之患,这么快就能解决?我看这位,只怕也不是甘愿自毁前程,只愿屈居太上境之人。”

    据她所知,如今的无量玄应王神力充足,只要自身愿意,确可证太上之境。可之前积累的隐患还未解决,急于晋升,只会彻底失去成就元始,甚至冲击混元大道的可能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