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五六章 羲和脱困
    苏云坠炼制中的剑器,禁法必是以天地阴阳大悲赋为根基。按理说这样的后天至宝,旁人拿了也无甚大用。

    可这剑毕竟是以祖龙之尸为材料,有着难以磨灭的特性。旁人夺去之后,只需付出一定的代价洗练,就可使之恢复过来,重炼剑器。

    还有龙族,也不可能没有反应。拿祖龙之尸练剑,在那各家龙族看来,必定是件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龙族虽未有人族的伦常孝道一说,却并不意味着它们,就是等如畜牲一类,不知生养之德,甚至要比人族更看重。

    试想一番,若是他庄无道得知自家的祖父母,被人炼成器物,又会是何等样的反应?

    庄无道对沈家并无感情,也不承认自家父系血脉。可若真有人这么做了,庄无道绝不吝将这些人碾成渣渣。

    若非是手中也确无其他合适的材料,庄无道也不愿把主意打到这祖龙之尸上,平白但下大因果。

    果然仅一月后之,那天劫就已如期来历。这一刻,顿时有一头巨龙之影,咆哮而出,在玄元观的上空处张牙舞爪。天地间,也有无数的地脉龙气汇聚而来。

    雄浑厚重浩大,又锐烈无匹的剑气,直冲九霄。异像频显,庄无道几乎就压制不住。

    幸亏他身边,还有着一位法力不下于他的大能者,二人联手,才将这方天地彻底蒙蔽。

    洛轻云的目中闪着异光,仔细注目着器室之内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器成之时,洛轻云不敢以窥照之术打扰,不过似他们这样层次的修者,只需通过那元气动荡的频率,劫气击打时的反应,观那禁法残痕,蛛丝马迹,便可大致推断出那剑的禁法结构。

    此时那天道劫力虽是猛烈,可果然是动摇不了那祖龙遗骸。祖龙与其他神兽之祖,都是诞生于天地初开时的生灵,乃是先天神灵的性质。

    这些天地间最初始的生灵,每一位都有着相当于大罗境的实力。强一些的,甚至可以媲美半步混元。除此之外,这些生灵的肉身,也都等同于九阶不坏金身,有着难以磨灭的道体。

    不过有得亦有失,先天神灵天生强大,却很难通过修行,来提升自身。

    一劫之时天地破碎,天地元力经历剧变,此域法则也动荡不休。

    这些先天神灵失去了能使他们惬意生存的环境,这片残片的天地世界,道源再生出来的法则真理,对它们而言等如剧毒。

    再之后又有巫妖二族之争,惨烈无比的大战,使得这些祖兽都陆续陨落,剩余的一些也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倒是它们的后裔,失去了先天神灵的先天神身,出生时才只相当于修士练气筑基的实力,可也由此摆脱了天道桎梏。陆续有强者崛起,甚至不乏有证道半步混元者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同样是用尽了方法,以窥探那口剑器的虚实。可仅仅只等待了十多天,他就已收回了注意力,转而专注于镇压此间的天地异像。

    知晓苏云坠布在那剑中的禁法,确然是精密牢固,圆融一体,并无半分破绽,足以抗衡天劫。

    这就使庄无道彻底放下心来,剑器的禁法稳固,那祖龙尸骨也非九阶的仙劫能够动摇。那么这口剑器,就没有不成的道理、

    果然之后几十日时间,那器室之内散出的元力波动,都是平稳之极,并无半点动荡。

    倒是这玄元观外,又有不少修士的气息神念,被此间的异像过来,庄无道甚至与其中一位太上仙君级的强者交过手。

    那人似乎也不愿太过得罪离尘宗,藏头露尾,不肯显出真身。却不知庄无道十七重的重明观世瞳,早已远隔十数万里,将这人的跟脚窥破。

    只是这人也并未过份,只是在六千里外,意图以术法窥伺之时,被庄无道发觉警告,就知趣的退走。

    二人以神念短暂交锋了片刻,那位就自知不敌,加上此间正是离尘宗的的地盘,也未能窥得玄元观内的详细,所以果断撤走,不敢有进一步的动作。
    使庄无道轻松了一口气的是,尽管这几十天来,周围太上级的人物,来了三五位之多。可元始仙王这一曾经的人物与龙族之人,都未至此。

    前者身证元始,身魂与道源相系,一举一动都能搅动天道法网,彼此间互有感应,掩饰行踪的代价极度高昂。

    可这龙族一脉,却是极不好惹。龙族虽已势衰,可那纯血金龙与青龙黑龙一脉,都仍有着极大的势力,亦有两位大罗级别的人物坐镇。

    除非是不得已,庄无道不愿在解决太古之前,又招惹新的强敌,

    更不愿在前往冥域之前,就在这里,与那龙族再爆发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“师弟是担忧被那些爬虫找上门来?确有此忧,不过这头祖龙诞下的血裔,乃是应龙一脉。应龙族在三劫之时就已西渡,在中天玄州所余血裔已经不多,并无什么值得称道的强者。这些年又与万界龙庭渐行渐远,已然是自立一支。所以除非是当面撞见,那些龙族修士都不会理会,也很难感应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此时已不再关注器室,见庄无道紧张兮兮,一脸的慎然,不禁依然一笑;“若非是知这头祖龙遗蜕,乃是应龙之祖,我也不敢将之藏在自家宝库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应龙之祖?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楞了楞,就知自己先前是白担心了。

    应龙也就是翼龙,有翼之龙。传说在西方之地很是兴盛,有血脉族裔十余种,总数十余万,实力几乎可比拟中土龙族。

    传闻中中土龙族与西方龙族,确实关系不佳。应龙自立,天龙一脉投靠佛门,早已不受金龙一脉的万界龙庭统辖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哪怕龙族一脉感应到了,也估计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打算。即便是寻上门来,也不是没法解决。

    心中顿时轻松了数分,不过庄无道,随即又一奇怪道;“若是翼龙之祖,倒是无甚大碍。可话说回来,此事师姐你该早跟我说才是。”

    早知是应龙之祖,他哪里会这么担心?倒是害自己,紧张了近十年之久。

    洛轻云笑意更浓:“玄寒水府那时,我见师弟你,似可一力但当所有一切的气势,便忘了对师弟你谈及了。想着哪怕是金龙青龙与黑龙那几脉的祖龙,师弟也必定不会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老脸一红,听出了洛轻云语中的讥诮调侃,只能是一声干咳:“虽是如此,却仍不可大意。”

    这倒也是实言,即便没有龙族干涉,也有那些元始级的人物,需要防范。

    哪怕是那些中土龙族不愿多事,可若他庄无道做得太过张扬了,这龙族一脉也不可能真就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正觉尴尬之时,也不知是否巧合,这刻庄无道突然间心潮涌动,手捏印决,遥空感应着,神色略显凝重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洛轻云诧异的看来过来,知晓这是庄无道,在与恶念化身感应。想必是有了什么要事,那边才会以神念遥空联络。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答话,似默默入定了一般。片刻之后,才将手中的印决散去,陷入了沉吟道:“是羲和元君,她已经脱困。”

    这是苍茫魔主通过神力网络,从几十个亲身参与的信徒那里得来的消息,消息比离尘宗的渠道还要快些。

    且他那恶念化身,不但通过数十位信徒的视野,拼凑出羲和元君逃生之途的整个过程,甚至还有羲和元君,在这几年中经历的数场大战,详尽巨细无遗。

    在他返回离尘宗的这十年时间中,整个天仙界依然是风起云涌,动荡不宁,乱象甚至还超越了他进入北冥仙宫之前。

    太商天朝的战乱仍在继续,几年前才刚将本面的乱军之势稍稍压制,西面却又有几大蛮族为祸。

    距离太商天朝不远的昊天神土,也同样是乱局隐现。这片灵感神尊治下的土地,在失去了灵感神尊的压制之后,也是显出了祸乱的苗头。各大世家割据,又有宗派参与其内,分成了数方势力。此时仍未生战事,气氛却已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庄无道猜测有混元道祖插手昊天神土,否则不至于快,就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在东面东元紫日神州的大月天朝,则依然为境内的妖族祸乱,而疲于奔命。

    还有那东海龙宫,与烛龙神宫之间的争斗,烈度也是日盛一日,

    这祸乱甚至波及到了周围海域,黑龙一族在海域中的霸权,似已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便连万界龙庭也被惊动,虽是极力的为四海龙宫输血撑腰。可那纯血金龙一脉本身,最近也同样是麻烦不断,并无法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至于那其余距离离尘宗较远的南极赤火神州,东元紫日神州,西天元皇神州,也同样不甚太平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最为关注的,却不是这些。此时他真正在意的,一个是那魔狱之中,在阿鼻平等王沉睡之后,其座下在第三魔狱的那片魔土,居然依旧安宁如故。

    那灵感神尊似乎真的已经身负重创,已经难以顾及其他。连续十几年时间,都没什么动作。

    这使庄无道只觉是古怪之至,心中的危机感,不减反增。总感觉在这平静之下,正有着一场巨大的风暴正在酝酿。

    那灵感神尊不动则已,一动则必是雷霆之击,可以一次决定胜负。让庄无道不禁为那阿鼻平等王,暗暗捏了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不过这位魔主,既然敢在这时候冲击混元,想必也是有了足够准备才是。

    而再其次让他关注的,正是羲和元君。

    北冥仙宫之变,羲和元君身受重创,至少需上百年的时间,才能恢复。

    据恶念化身探知到的消息,就在北冥仙宫从时空乱流中滑出,庄无道等人跟随玄碧仙王离去之后不久,羲和就已陷入了险境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