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五一章 玄元观内
    “三十离火雷鞭?”

    无地眼中闪过了一丝异泽,离火雷鞭乃是离尘宗特有的一种惩戒,又号称是打仙鞭。

    受鞭时往往封禁了修为,一鞭下去,便是金仙太上境的修士,也是要疼痛不止,难以承受。被重明离火烧灼,玄雷击身,痛苦无比。

    每月三十离火雷鞭,这已经是极重的惩戒了。不过这也是一种寓教于罚的手段,虽是痛苦,却可达到炼体之效。比之那些真正的酷刑,要远远逊色。

    还好,至少没到他想象中那个最坏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无地的脸上,也恢复了笑意:“师叔与斋主,其实已经手下留情,师弟你该心生悔意才是。无论是离火雷鞭,还是抄录道藏,多少对你都有些好处。还有那无法,以后无事最后也莫要招惹他。其实这几年,我也已想开了。那无天师妹既已对无法师弟情根深种,我也无可奈何——”

    “师兄真是这么想的?”

    语音未落,无理就是现出了惊喜之色,目光中居然颇为赞许:“师兄能够放下,自是最好不过。其实近日从那北冥仙宫回来之后,小弟我细想前后,也感觉自家确实是过份了些。无法师弟能得无天师妹垂青,乃是他的福缘,别人羡嫉不来的。他们一对鸳鸯道侣。其实也没碍着别人什么。”

    无地顿时一阵愣神,一时是惊疑不定的看着对面,也不知这是无理的真实想法,还是被庄无道训诫之后,真的反省了。

    眼神中掠过了一抹不悦,无地就又摇头,故作无奈之色:“不放弃又能怎样?还能宰了他不成?师兄我算是看明白了,除非是无法师弟陨落,否则我这里没有半分希望。如为此耽误了自身道途,实在太不划算。对了,方才这无法师弟,可是去见了斋主?”

    无理闻言是笑意盈盈,听到后面几句之后,先是不解,随后就明白了过来,眼透感激之情,惭愧不已:“原来师兄是为此事与无法师弟起了冲突?师兄放心,今日尊父正是为无理之事,宴请无法师弟赔罪。此事已经了结,师兄无需忧心。”

    其实赔罪只是其一,五元斋主宴请庄无道,因因另有要事。

    可无理哪怕再蠢,也知道有些事情可以说得,有些事则需要闭口。哪怕是在无地这样的至交面前,也不能全无顾忌。

    不过他心中却是如释重负,如他这位至交好友,还继续抱着那痴心妄想,要不知死活飞的与无法师兄争下去,真不知最后,会是怎生收场。

    无地虽是与他相交数千年,彼此扶持,视为兄弟至交。然而无法师兄对他,也是有着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且道种大人的宽宏伟量与那狠辣心肠,他都已经领教过。他实不愿与无法师兄为敌,也提不起与师兄他做对手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无地一阵释然,其实他猜也是如此,只是略觉失望。以五元斋主的性情,这并不奇怪。看着庄无道离去的方向,眼神愈发的晦暗,还有这一抹浓浓的失望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远远离开了五元斋,庄无道就又驾着辇车一路北行。大约跨空一百由旬之地,庄无道便远远望见了一座小小的道观。才只七十余间瓦舍,坐落在群山之间,样式古朴无华。

    挂着‘玄元观’的牌匾,这是离尘分布着中天玄州之东的诸多道观之一——

    随着庄无道的辇车缓缓落下,道观中亦有两个女童行出,朝着辇车一礼:“恭候仙尊大驾,主人她说若仙尊到了,可以随时去器房寻她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颔首,而后直接就步入到了这道观之中,在这里他是轻车熟路,几个须臾间,就已到了道观后院,一间静室之外。

    整座道观屋宇连绵,唯独只这一间静室,被独辟在后院之中。与其他的房舍,相距甚远。

    才方一靠近,庄无道就已感觉到了一股火热的气息。寻常之物,在这里稍触即燃,所以这里栽种的花草,都是这类烈阳花,血瑚草之类火性之物,显得分化的艳丽。

    那静室的材料,也同样是特制。外面看似是青灰颜色,与寻常房屋无异,其实内中都是专用于隔绝火力的九绝寒石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这里一片地域,早就要被里面冒出的火焰烧成了白地,更有无尽火毒,可以蔓延方圆二十由旬。

    而当庄无道,才刚踏进门时,就只见苏云坠,正坐于一座三炉火炉之前,面色红艳,一身香汗淋漓。

    那鼎内正有一口剑器的器坯,被火焰烧成了通红色,不断的有叮当之声响起,一道道黄光,连续不断的击打在那器坯之上,似如锻铁。

    定目望去,庄无道就知那些黄光,正是出自苏云坠身周旋绕的那二十四枚‘混元地沉珠’,地沉之枚,取的正是一珠下去,大地陆沉之意。

    每一枚‘混元地沉珠’之内,都蕴含着的大量坤元地气,每一颗都重如大山。与罗摩衍那的十二星辰坠,有着异曲同工之妙,只是逊色数分。

    苏云坠神情专注,哪怕是庄无道到来之后,也未分神。庄无道也不以为意,反而看的津津有味。此时那‘混元地沉珠’每一击落下,都大有讲究,否则起不到锻打的效果,反而会使这剑器器坯暗伤处处,甚至直接折断。

    直到三日过后,这锻打告一断落,苏云坠才长吐了一口七,梳了一个懒腰。不过随即她神念就发觉到了庄无道的到来,顿时面带愧色的转望过来:“师兄你是何时来的,怎不唤我一声?我以为你去了那五元斋,可能还要耽误些时日才能过来,所以想着抽空炼造一口剑胚,是玄天师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素云坠便见庄无道神情有异,再看自己时,她顿时俏面通红。

    在这器室之内,她为图方便,穿的极少,只有一层冰云道衣,可以隔绝火炎之力。

    此衣是采九天之上的寒气精华,炼制而成,哪怕是在那‘大日’之内,也可支撑三日不毁。

    然而此物却有一个弱点,就是不能见水。她一身汗透重衣,将这浸得湿透。此时此刻,就等如是赤身裸体,坐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去更衣。”

    匆匆忙忙,苏云坠就欲转身离去。不过还未来得及做出动作,就被庄无道的法力定住,擒摄到了怀中。

    然后就抱着苏云坠的身躯,一边嗅着少女的体香,一边往不远处的另一件房舍之行去。

    修士修到了不坏之体以后,体内就已无污垢。此时苏云坠浑身汗液,然而那体香却是格外的浓烈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不知这丫头,是否有意如此,不过眼前。他反正是已被苏云坠成功的诱惑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却是没日没夜的缠绵恩爱。直到整整十日之后,二人才又重新坐在了这间器室之中。

    苏云坠已经一身清爽,也不知是否刚被滋润的缘故,容颜娇艳到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庄无道同样感觉心神大畅,这几个月来积累的压力,都尽数宣泄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师兄好生可恶,好不容易修成太上境界,就是用来折腾坠儿么?”

    一边抱怨,苏云坠一边揉着自己的小腰。这十日时间,确实是把她给累坏了。别以为仙人之间的****,就不耗费体力了,可以没日没夜。事实是每一次交合,都是双方生命本质精华之间的交流互换,极其消耗精神元气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