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五零章 再与无地
    离尘宗外人多耳杂,并不方便。绝尘子与玄碧虽有大?在身,不惧旁人偷听,却也不愿在此惹人注目。

    只是在返回离尘总山之巅,那间‘观云殿’之后,几人才议论了一番太素天朝的动静。

    庄无道没怎么在意,这些事情,虽与他息息相关,可却是他使不上力气的,只能等待结果。

    离尘道种虽有议论宗门大政之权,可他对此界行事,各方势力的详细隐秘,都不能尽知,有时候判断起来难免出错。

    且绝尘子与摩天大仙端木秀玄,都俱是智慧超绝之辈,也无需他来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只是庄无道在离去之时,却发现的无理的面色,不知因何故,显得苍白可怕。

    庄无道隐隐猜到了几分究竟,这么说来,传闻中第二代五元斋主在‘七劫’时曾伤于那遮天魔主之手,其实这几十万年来,一直都是在苟延残喘的消息,多半是真。

    六劫是皇魏天朝取得了一件半步鸿蒙级的至宝,引动诸教争夺,使七家玄门覆亡,皇魏天朝国灭。

    而七劫就是这位遮天魔主崛起,统帅魔狱大军,横扫诸界。玄释二门,甚至那魔渊冥狱,都被这位打到满地找牙。

    传说此人一身具三十二门鸿蒙神通,全盛之时有七位大罗人物效力于其麾下。

    便是魔狱至尊魔渊大帝,对其也是忌惮有加,一度曾被夺去了第二层魔狱。

    五元斋主亦是那个时代,被遮天魔主击伤。就不知这伤势到底如何?真要落到如北冥一般的下场。

    心中这般猜测着,庄无道过却见那五元斋主,仍是谈笑自若,挥洒自如,全不以生死为意,半点异色不露。

    让庄无道,暗暗生敬,无论真相是怎样,这位斋主都果非寻常之辈。

    这日之后,庄无道又修养了半个月时间。不过期间大多时候,都是呆在了聂仙铃那里。

    此时无天正在为九脉法会做准备,无心他顾。庄无道却借着指点聂仙铃的名头,赖在了聂仙铃身边。

    名为指点,其实是行骚扰之实。不过他现在已身登太上,更得了北冥之一身道业,也确实有着指点聂仙铃的资格。

    只是当十余日之后,庄无道从聂仙铃的空灵岛出来,却是遭了无数人的白眼。

    尤其是皇极峰一脉,只要是预见,都对他怒目以视。

    聂仙铃是皇极峰争夺九脉首席,最具潜力的人选之一,被所有人看好,冀以重望。

    故而在这些皇极峰弟子看来,他这个打扰聂仙铃修行之人,自是罪不可赦。

    庄无道自己也觉罪过,隐隐有了些悔意。倒不是后悔来寻聂仙铃,而是时间不对,太招惹人注目。

    这一日,也正是五元斋主设宴之期,庄无道猜测那位,怕是真有要事与他商谈。当下也不带墨灵,就孤身驾着那辆新近重炼后的‘车龙辇’,前往离尘总山不元的五元总斋。

    不过在那处,他只呆了大约半日,就已返回。

    去的时候心情还算不错,回来的时候,庄无道心情却颇为凝重。

    那五元斋主只与他商量两件事情,其一是与无理有关,其二却是一常交易。那五元斋主之意,是准备令五元斋与他联手做一做生意。

    五元斋掌握着许多他不曾有的资源,天仙界中天玄州之东,乃至东海,甚至还有东元紫日神州,各处诸多灵物的出产都捏在了五元斋的手中,而‘无量玄夜王’也有着能令前者艳羡有加的渠道。

    以往苍茫魔主,虽是以神恩的方式以物易物,可由于资源来路的关系,赐下的神恩,都是偏向于魔道。

    然而有了五元斋之后,就可两家兼顾,能够吸引更多的玄门信徒。

    无量玄应王乃是魔神,信徒其实极少,其中大半的信奉者,都是修士。所以这一点,对他来说极其重要。至于交易的收获,反而是居于次要。

    而那五元斋方面,也可借此机会,打开更广的销路,让每年的交易额,至少激增三成。

    两家合作,正是相得益彰,互利之事。能够谈成,对双方都是一件喜事。

    而让他心情不畅的,则是五元斋主与他谈论的那第一件事,那其实也是一场交易。

    “这真是多事之秋——”

    唏嘘一叹,庄无道目望着远方,神情晦暗。离尘宗镇压庇护着周围三千由旬之地,此处他以重明观世瞳望去,可见四处兵戈之气不起,周围满布祥云。

    然而这祥和,不知还能维持多久?他能够看到,那祥云之下暗藏弥漫的凶危煞力,暗伏的潜流。

    之前不解,可当见过了五元斋主之后,庄无道就已经明白了过来,为何离尘宗那些隐在暗中的敌人,会对无理下手。离尘宗为何又要倾尽全力,将那无理救出。

    无论是对五元斋,还是离尘宗而言,这无理都比任何时候都重要得多。

    那无理性情手段韬略,都算不上绝佳,然而这位在能够继承五元斋的人选中,却已是难能可贵。

    不过此事眼下还不是太急,至少也要待得三五百年后——

    三五百年,自己又能够走到怎样的地步?

    眼神迷茫,庄无道最后是摇了摇头,好在这次收获还算不错,付出了一个承诺,却得到了一件他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才将这些念头压下,可下一刻,庄无道又皱起了眉头,看向了眼前。

    远处正有一辆‘南斗玄龙辇’,飞空遁来。这片天空,明明广阔得很,哪里不可遁行?然而这辆辇车,却好巧不巧,偏偏要对面迎来,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里面可是无法师弟?”

    玄龙辇内传出的声音,正是无地,瞬即后就有了一个玉树临风般的身影,现出在了辇车之外,神色中微含异样:“你方才,可是去了五元斋,不知是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庄无道本是懒得搭理,连这辇车都懒得出去,不过闻言之后,眼里却是多了几分戏谑:“我是去了五元斋,可这与无地师兄何干?斋主特意设宴相请,难道还要向师兄禀告一声不成?恕我直言,师兄你未免管得太宽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——”

    那无地的脸色阴沉,不过语气勉强还算是平和:“我只是想告诫师弟一句,斋主他近日状况不佳,又日理万机,我等这些小辈的事情,若无必要,还是莫要打扰斋主为佳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听就知这无地又是误会了,多半以为他来五元总斋,是为无理来寻五元斋主告状来的。

    这也不奇怪,此番离尘宗将无理平安救归,功劳都安在了闭关不出的玄夜仙君身上。便是他庄无道,也是被搭救的其中一员。并无几人知晓北冥仙宫的详细因由,仅有的几个,因宗门规律之故,都不敢将真相道出。且为防意外,那玄用仙尊与李求道等人,这几百年内都不能离开离尘总山。

    所以外人所知的,是他庄无道与无理,一样陷在了北冥仙宫。因玄夜仙君与玄碧仙王及时出手,才得以安然回返。

    这无地大约是以为,那无法对他做了什么,特来五元总斋讨寻公道。

    这下他是彻底没了兴趣,庄无道一声哈哈大笑,就策着那车龙辇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不过那无地,却不肯就这么简单的将庄无道放过,同样是一声冷哂:“还有一事相询,这次离尘九脉法会,师弟仍不肯参加?据我所知,无法师弟这些年都未有任何的善功。我离尘宗资源有限,这些年养着你这个闲人,可知有多少秘传真传弟子非议?无理师弟当日曾言,要夺你苗裔秘传身份,我本不认可。然而若师弟再这般混吃度日下去,那么无需无理师弟,本座会亲自出面,夺你苗裔之身。”

    他是宣灵山首席,自然是有这个资格,尽管过程麻烦一些,要取得几位太上长老认可。可如肯付出代价,并非是办不到。

    “九脉法会?并无兴趣,这次回归离尘之后,庄某仍需闭关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车龙辇,毫无停留之意。那后面几句,更是浑然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这无地能够办得到的话,那就尽管去试试看好了。九脉法会,他是真的没空,也没心思与这些远不如自己的人去争胜负高下。

    那无地见状脸色顿青,看着那扬长离去的辇车,半晌时间才勉强压住了心中邪火,没有当场发作出来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一道遁光匆匆飞至,飞落了下来。正是无理,立定之后左右看了一眼,才暗舒了一口气道:“师兄不是在闭关,准备法会之争么?为何来了此间,刚才可是与那无法师,无法师弟起了冲突?”

    言谈之中,除了意外之外,还夹杂着几许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不满。

    真要是这两方冲突起来,吃亏的只会是无地,也会引发天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正好是变故陡生,需要镇之以静的时候,他实不愿无地,再去招惹无法师兄,

    无地却已是敏感的察觉,先是眉头微皱,随后又声色不动:“只是有些担心师弟而已,这次回来后,可还安好?不知那玄碧师叔与斋主,可有怪罪于你?”

    无理闻言,神情也难看了起来,面含苦涩:“麻烦大了,玄碧师叔罚我遍抄三次离尘道藏第九部,尊父也罚我四千年内禁足,且每月都需受三十离火雷鞭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‘离尘道藏’,乃是有绝尘子整理,共有经文十二部,合计一亿三千九百六十七万卷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第九部,也达一千二百四十四万卷。一卷卷的抄下来,无理用三五千年的时间,都未必能够抄完。

    不过无理也知,那玄碧仙王这是寓教于罚。那‘离尘道藏’的第七部,对他裨益极大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无法师兄带回了一颗七十二窍紫金问玄丹,使他有望重筑道基之后。

    这三遍经文抄下来,他一身道业道果,必定会更为雄厚。只需服用了紫金问玄丹,未来元始可能仍需机缘,太上之境却已可期。

    不过这都不能解他此时心中的哀愁伤感,胸中悔意,至今都难以消退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