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四九章 五元斋主
    庄无道心中不禁暗叹,到底是灭世之器,是一劫劫果才能使用的至宝。寻常修士想要使用,谈何容易?

    不过其实他亦早有预料,提前就有了心理准备。毕竟也曾亲眼这过这太上灭度真经,又曾得到过此物的另一器坯。对于这东西是什么样的性质,其实再了解不过。

    “那天道劫气,我倒是有劫果舍利在手。只是此物中储存的劫力,最多只能动用这太上灭度真经不到一成之威。且似四神生灭祭这般,天时地利俱佳,可以任意吸收劫气的机会,实在不多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自嘲笑,第十九层魔渊的鬼戢魔主曾言,自己迟早会用到劫世尘的遗骨残留,结果果然如此,他也是万万不曾想到,最后这东西会救了自己的性命,更成了自己,动用太上灭度真经这件鸿蒙之器的基础。

    难道那鬼戢魔主,也早有预料不成?

    只是庄无道当年斩杀劫世尘的时候,后者才只灵仙境。这劫果舍利也同样只灵仙的位阶,此物有用,可作用却极其有限。

    只能作为后备,倒是那杀伐之气,更靠谱一些。

    “我如今已许久未经历战事,然则这世间有诸多上古战场,有许多杀伐战气遗留,可以想办法以太上灭度真经收取。除此之外,太商天朝大乱,征战连场,亦可想些办法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这几百年内,都可能都没法自己去亲力亲为,去收取杀力战气。可这世间还有着许多修士,愿意受人雇佣。

    他只需能拿出可让人满意的报酬,自然会有许多修士为他奔走。

    主要还是太商天朝内的大乱,近亿道兵大军对垒厮杀,杀伐之气弥漫中土。此外东元紫日神州那边,大月天朝与妖族之间的征战,亦大有可为。

    杀伐战气这种东西,也讲究旧不如新。那些上古战场,虽也是杀气冲霄,可因沉淀太久,混入了太多杂质。且无不都是凶险恶地,难以收取,所以可忽略不论。

    太上灭度真经祭炼完,就又轮到那五道先天混沌玄气,

    庄无道直接将其中三道,陆续打入到那轻云剑中,在短短两日的时间内,就将这口剑器,恢复到了七十二重仙禁的层次。

    距离神兵境界,只差一重仙禁。可世间绝大多数神兵等级的剑器,其实都已不如轻云。

    此时距离轻云剑恢复全盛,只差两步之遥。不过庄无道却知,要再想使轻云剑再做恢复,已经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之后每恢复九道仙禁,都需要消耗数倍于之前先天之气。

    七十二重到八十一重,就需得整整三道先天混沌玄气,而八十一重到九十重,则需九道之多。这甚至足以凝聚出,一件全新的先天极品灵宝。

    而先天混沌玄气这种东西,哪怕北冥大仙穷毕生积蓄,也只收集了这么五束而已。

    剑器恢复,这令云青依欢喜无限,足足高兴了好几天。甚至对上洛轻云的时候,态度也没有了以往的冷淡。

    至于剩余的两束先天混沌玄气,庄无道却是暂时保留着。反正只这两道,也没法将他的‘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’,再提升一个阶位。

    用于那混沌灭劫剑阵,也同样不是一两道先天混沌玄气,就能够提升。这是剑阵,有着整整十二口剑器,所以提升的消耗,超过其他灵宝数倍。

    他准备回去之后,让苏云坠为他专炼一器,然后再以这两道先天混沌玄气提升,想必可再得一件,极其强力的宝物,

    而后面的日子,庄无道就是一边参研着北冥毕生道业与太上度灭真经,一边以那镇龙珠转化功德之气,灌入到那‘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’中。

    这是杯水车薪,可当日积月累之后,亦能积沙成塔。

    庄无道准备将他的这面‘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’,彻底转化为功德之宝。

    只需此物能够尘劫不染,不沾因果。就可以更好的护持,那镜内的‘十方正反星斗神机阵’。

    此阵有他的三千六百五十道分魂,日后更会增至一会之多。可谓至关重要,绝不容有失,

    就在他以镇龙珠转化功德之气的时候,庄无道赫然又发觉,他身周萦绕的功德之气,几乎每隔一日都有微弱增长。

    此时他已可确定无疑,这些功德的来源,必定是源自那被他镇压在‘乾坤无量’空间内的四凶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重明剑舟要比庄无道的那辆车龙辇快了无数,一日间一千八百由旬,飞空二十余日,就回归到了离尘宗内。

    因四神生灭祭,北冥仙宫坠入到时光乱流中,时间流逝之速,也与外界不同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是直到出来之后,才知晓这一晃眼之间,其实已过了十几年之久。

    在北冥仙宫中的一日,就相当于外界的两年有余。

    回归离尘之时,正是宗门上下,为离尘宗九脉法会而如火如荼之时。法会开始在即,无数人都在擦拳磨掌的准备

    庄无道人还未至,就已感觉到了这里火烈的气氛,

    沿途都可见人试法斗剑,离尘宗内没有足够的地盘使用,就只能把地点选在了离尘总山外的一些偏僻之地。

    好在离尘总山位在连绵大山之中,周围并无人迹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这离尘弟子,玄碧却是紧皱着眉头,并不怎么欢喜。

    “离尘宗如今家大业大,可如今的弟子,却是一代不如一代。”

    玄明神尊亦是一声感慨,满含痛心之意:“缺少了磨砺,终究还是不如当年。尘字辈有横山大仙与伏天大仙两位绝代仙王,玄字辈三位大罗,然而这无字辈,居然也只有你无法与无冥这寥寥几人,能够指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确是有欠了历练,观这些术法剑道,软绵绵毫无气力,与花拳绣腿相仿。离尘宗势大,受世人尊崇,这些人行走天仙界,借助宗门之名,都是无往而不利,少有遇到过挫折。多是不知天高地厚之人——”

    玄碧仙王亦微微颔首,竟是略有无奈之色:“所宝剑锋从磨砺出,倒是那些下界升上来的弟子,更让我欢喜。只是这人从下界晋升,大多天资寻常。真不知我与崇玄秀玄之后,何人能继我等衣钵?”

    下界中的修士,能够从挣扎出头,飞升天仙界,自负凡者,比如那无明无珩。

    可这些人的天资,其实只能算是中上。在天仙界中,天品神品的灵根,都应有尽有,身负道体者不下千万。背景是此域灵元最盛,资源也最丰富的大世界。这一界的天道法则,虽是更为严谨,可这一界之人的体质,比之下界又不知强了多少。

    一劫上古混沌初开之时出生的生灵,在天地浩瀚元灵的蕴养下,一出生就为先天神灵,无需修行都能有惊人的法力神通。

    到了二阶,这一界的生灵,亦有着天然比拟三阶不破金身的神体。一出生,就有这相当于金丹修士与元神修士的肉胎。

    而此时天仙界中的人族百兽,体质即便达不到先天神灵的层次,也没有了神体,可也得了不少好处。

    无明无珩的资质虽也不弱,在下界能横行一方,可在天仙界内,却并不显如何出众。

    这些人未来必定成就不俗,真仙太上,都可指望,可以成为离尘宗的中坚。可要想成元始,大罗,这等宗门栋梁,却多半会是有心乏力,需得等候机缘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知玄碧居然如此悲观,在他看来这无字辈的一代,还算不错,生机勃勃,群雄并起。

    再有个十几万年时间,必定能够有比肩门中三位大罗的存在出现。

    不过随即就又想到劫期将近,而无字辈中,确无扛鼎人物存在。

    四劫至今已整整二百六十万年,这未免有些说不过去。不过庄无道却知,在洛轻云斩劫之后,还有着所谓的‘六劫’,‘七劫’。离尘宗亦有数位惊采绝艳,几乎不亚于自己的绝代人物,陨落于这两大浩劫期间。

    无字辈这一代,真正天赋超绝者,大多命运多舛,都陨于成道之前。

    这是因大罗之位有限,天地间的大能者,不会容许离尘宗,出现第四位大罗。

    而自己如今的处境,只会比那几位更恶劣,定当引以为戒,步步为营。

    而旁边的无理,则是一阵面红耳赤。知晓玄碧仙王所说的眼高于顶,不知天高地厚,正是说的他这等人。

    便是无法师兄这样的存在,亦要收敛锋芒,谦冲自牧。自己却是目空一切,实在是太过无知——

    进入离尘本山,却是绝尘子亲自出面来迎接。庄无道在拜见之后,目光就转到了绝尘子旁边的一位面色稍显苍白的男子身上。

    五官其实肖似女子,弱不禁风,与无理截然不同,只面型轮廓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不出意料,这人定是五元斋主无疑,

    “此番我这不孝子能脱大难,实是侥天之幸!亏得是无法道友冒险入宫出手,才能使他从北冥宫中安然脱生,本人感激涕零。此外那二劫四凶之事我已知之,那二件宝物,但请无法道友使用无妨。”

    在庄无道向绝尘子见过礼之后,五元斋主也向庄无道稽首一礼,以示谢意。言语之间,却是浑不将那二件先天宝物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本人另有重酬,以谢师侄出生入死相救之德。”

    言语诚恳之至,这风采气度,庄无道亦为之心折,不过他却不愿占这五元斋主的便宜。直接就从袖中,取出了那枚七十二窍紫金问玄丹。

    “斋主过誉了,且那九曜玄元圭珍贵,无法可不敢夺人所好,愿以此丹换取。”

    那五元斋主楞了一楞,仔细又看了庄无道一眼,而后一笑,并不推拒,拂袖之间,就将那七十二窍紫金问玄丹收入到了袖中。

    “无法师侄,真使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那五元斋主,又眼现出强烈的期冀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知无法师侄今日是否有闲暇?欲设宴请无法师侄一叙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略一迟疑,现出了犹豫之色。他最近,还有不少事情要忙。不过最终还是未曾拒绝,看得出来,对方是诚意邀请,自己可不能拂了对方的颜面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