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四七章 增一阿含
    自第一次见过太上灭度真经之后,庄无道很长一段?间内,都怀疑这件至宝,就在补天道的手中。

    可仅仅过几十年,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真能拥有太上灭度真经,补天道绝不会落到现下,如过街老鼠般的地步。

    那件鸿蒙杀伐之宝,之所以会出现在他面前,多半是与佛图中的那位青年佛祖有关。

    随后就再没有了太上灭度真经的消息,庄无道也没刻意去寻觅。知晓这等鸿蒙之器,可遇不可求。可就在这不经意间。这太上灭度真经,就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眼前的这位‘无量真佛’,就是佛图中的那人?

    不对,这二人法门有异,一位是摩诃无量,一位是‘无量终始’。那人是无量终始佛,是诸天诸域的未来佛祖。

    而他现在的这位,则是此域中的佛祖——现在佛。

    也罢,总之都是佛门一脉这就对了,可为何要对他缕缕示好?

    吞天螺在鲲天老祖这等样人的眼里,足可比拟鸿蒙至宝!可若这要这东西与太上灭度真经比较,那就有些过了。

    为何又要瞒着玄碧二人?不愿这二位得知?

    “施主可以考虑清楚。”

    那无量真佛并不催迫,仍只是淡淡的笑着:“那吞天螺对我用处不小,反是我手中之物,平时不太用得上。佛门虽也有杀伐之法,可这张图却是过犹不及。今日只是交易而已的,其实施主不用想得太多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别人听了不觉有异,庄无道却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这无量真佛分明是说吞天螺此宝,对于他用处更多。而那太上灭度真经虽为鸿蒙之宝,可此物却为杀伐之器。对方佛法高深,反而是用不上这件至宝。

    且点明了今日之事,只是交易,不涉人情因果与其他——

    只略一思忖,庄无道就再不犹豫,把那‘太上灭度真经’接到手中。然后一拂袖,那已腾空了的吞天螺也化成了一道灵光,打向了对面。

    不管对方是什么样的目标,这件鸿蒙之器却不会有假。他神念有感,今日如是错过了,那么这件至宝,就再不可能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且那‘吞天螺’在他手中也是麻烦,交给这位无量真佛,其实也是一个解脱。

    说来这交易他是赚得太多,让庄无道都有点不好意思,可既然对方明示了不涉人情因果,又一定想要,那么他也就只好勉为其难。

    “你们玄门的太上感应经曾言道,祸兮福所倚,福兮祸所伏。今日得利未必是福,今日失财也未必是祸。”

    那无量真佛也没什么动作,那枚‘吞天螺’就在他身前消失的无影无踪,而后又认真的上下打量了庄无道一眼:“交易已成,望他日能得再见。”

    身影散化,一团瑞霞轻烟中,那无量真佛就已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却有一卷佛经留下,飘落于庄无道身前。

    “施主以一己之力镇压四凶,有大功德于这方天地。然则从此之后,施主亦需受四兄神念冲击染化,此为《增一阿含经》,或能助你化解。”

    语音道完之后,庄无道就再感应不到这位佛祖的形迹。四下扫望了一眼,他才半信半疑,将那散着紫金色纯净宝光的佛经拿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《增一阿含经》,他是久已闻名,乃是大小乘佛门中,修炼心性之道的第一佛经。

    在佛门三千万经典内,极其普通,广有流传,又不可或缺。

    佛卷方一入手,庄无道就只听佛音阵阵。

    “心性本净,为客尘染。凡夫未闻故,不如实知,亦无修心;心性本净,离客尘垢。圣人闻知,如实知见,亦有修心。心恼故众生恼,心净故众生净。”

    “——染污者、不染污心,其体无异。谓若相应烦恼未断,名染污心;若时相应烦恼已断,名不染污心。如铜器未除垢故,名有垢器等;若除垢已,名无垢器。”

    “器与垢非互为因,容可计为垢除器在;贪、心相望必互为因,如何从贪心解脱!心性是染,本不由贪,故不染心本性清净,诸染污心本性染污,此义决定不可倾动!?

    这经文入耳,庄无道只须臾间,就觉自身意念,陡然间就变得更为清明。仿佛心中的尘埃,尽被抹去。原本为镇压四凶意念,而积累的疲累昏沉,亦尽数被扫除一空。

    再打开那经卷,庄无道就只见一个个梵文,整齐的罗列其上。看似普通的佛门文字,却都似蕴含着宇宙中最玄奥的至理。

    便是那佛经的材质,庄无道也感觉到不凡,这居然也是一片天地胎膜生化而成。

    这佛祖出手,果然是不通凡俗——

    虽只是一卷常见的《增一阿含经》,可其中蕴意,又哪里是普通僧人修行的《增一阿含经》可以比拟?

    即便同样的经文,可其中蕴意,又岂会相同?

    此物正是他急需之物,庄无道没怎么思忖,就将这《增一阿含经》也收入到了袖内。

    没有跟那无量真佛客气的意思,只因他现在,真的需要这么一件东西,对抗四凶的意念攻伐侵染。

    这卷佛经,他倒算是受了那无量真佛一个人情。对方似也看准了这点,知道他绝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不过他为此物欠的人情,也不算太多,不似太上灭度真经,这是属于自己偿还得起的那种。大不了日后,对小乘佛门照拂一二。

    “增一阿含经么?闻说昔年无量真佛成道前夕,曾经手录十三卷增一阿含经,这当是其中之一。后来流传了出去,成为诸界佛修梦寐以求的宝物。有这东西在,虽不足以完全化解四凶神念冲击,却可抵消染化之力。”

    看完了佛经,玄碧仙王又目望庄无道手中的那张图卷,微微颔首,却并不怎么重视:“这件宝物,只能说是还算不错,用来换取吞天螺,无法你有些亏了。”

    亏了?这是鸿蒙之宝,怎么会亏了?

    庄无道却只觉不可思议,太上灭度真经到手之事,他从来就未想过,要隐瞒玄碧与玄明等人,

    也未施展过任何的幻术法门,更不曾有过以法力掩饰的念头。

    可这二位,难道说还未察觉到此图的真相?

    说来之前,他就已发觉周围几人,似乎是淡定的过了头。

    果然下一刻,就只听那玄明也一声笑道:“亏倒是不亏,那吞天螺在他手中也无用处。倒是那无量真佛既然取得了吞天螺,那也就是准备代承你与鲲天元始的因果,这笔交易,倒也核算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仅仅凝眉,忖道这难道是那无量真佛的法术法门?可这位已经远去,难道还能残留到现在不成?

    “这是太上灭度真经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话语一噎,未曾说玩就知自己这句言语,并无用处。

    这定是知见障!能见能闻,而不能知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哪怕他拿着这太上灭度真经,在这两位的面前再怎么显摆,都无用处。

    除非是那无量真佛,解开了这门术法。

    这使庄无道只觉匪夷所思,那位无量真佛,竟是如此之强!

    这就是半步混元,一方佛祖的威能么?

    半步混元与大罗仙王,只差半个位阶,就有如此巨大的差距,

    那么明目张胆的,在玄碧仙王面前施展知见障,可偏偏后者却半点异样都不能察觉。

    可又觉不对,玄碧仙王是战力直追混元道祖的存在,所以离尘,才有了小祖庭之称。

    二人的法力差距,不可能相差太远。

    微一凝眉,庄无道就止住了念头,将那卷佛经与图卷,都全数收起,他根本就不知该如何破解此法,毫无头绪,也就只能将此事,暂时压下再说。

    那无量真佛看来目的不纯,自己日后需得小心防范——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这位佛祖离去,前路就陡然通畅了开来。玄碧仙王虽觉那位佛祖来的古怪,却并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吞天鲸这件宝物,既然那元始魔主都愿亲自下场抢夺,那么此物对那位混元道祖而言,或者真有大用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无量真佛亲自出来换取,举动倒也不算太出奇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是首先寻到了洛轻云,结果让他无语的是。这位曾经的道祖,玉皇元君,也同样不能察觉到这太上灭度真经的存在。

    随后庄无道,又担心那卷《增一阿含经》,也被那无量真佛做了手脚。随后一段时间,都在仔细参研这本经文。

    结果没查到什么问题,庄无道反倒是从这本佛经中,寻到了斩善念的法门。

    离尘的《灵玄三问经》,亦是助人斩三尸之法。不过当恶念斩出之后,庄无道再修持此经,却觉是力不从心,总觉得缺了些什么,并不完满,没可能斩杀‘善念’。

    而这《增一阿含经》,就正可补其不足。

    “唯有贪心今得解脱,如有垢器,后除其垢。如是我闻,净心贪等所染,名有贪等,后还解脱。圣教亦说心本性净,有时客尘烦恼所染。唔,有些意思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潜心研悟,颇有种前路开朗之感。

    心性本净,佛门以为,心意的本质,从其初始,就一直是光明和清净的。但是因为主观的偏见渗入并遮蔽了它,心意的光明就暂时暗淡下来了,也使得世间随之黑暗了。

    意谓心清净、宁静的本性是主,情绪是客。

    自己常生善念,可那真的是善么?只是自己主观的以为。也就是说,自己要斩杀善念,就是恢复自己原初时的光明与清净——

    这又让庄无道,想起了世间儒生中,流传的一些文字——无善无恶者心之体,有善有恶者心之用,知善知恶是良知。

    感悟其中玄理,隐隐然,前方有一条光明道途,赫然已经展现了庄无道的眼前。

    只是他此时,却又生出了犹豫,自己真要以斩三尸之法证道么?

    这一步他如真踏出去,就很难逆转。

    斩恶念,乃是当年不得已的权宜之计。可当这善尸斩出,就必需斩自我,才能得证那混元大道——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