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四六章 无量真佛
    庄无道自忖他那个劫敌,绝不是轻易能对付的对手,

    太上魔主虽只是太上,可这位与他一般,分身为二。魔主之躯早已入元始位阶,只本体道身,仍是太上境界。

    太古魔君的太古魔狱,直到此时,才升到了四十七层。然而这是因太古未曾用心经营,几位大罗魔主打压之故。

    而那罗摩衍那,则是因元始魔主为后盾,才能得以掌握二十七层罗刹魔渊。

    若论真实的法力,罗摩衍那其实还要逊色太古一筹,这位至少可进入魔渊的前十五人之列。

    所以别看庄无道与洛轻云联手之后,可将那罗刹魔主罗摩衍那斩杀。换成太古魔君,就未必能够办到。

    如单打独斗,庄无道自信可与罗摩衍那分庭抗礼,可若是对上太古,却是胜算极微。

    且太古为阻他成道,已经足足准备了六千余年之久,手里不知有了多少手段。

    此人根基深厚,能动用的盟友众多。仅逊于元始魔主的魔渊第二人修罗魔主,就与太古关系匪浅。传说昔年太古,就是由修罗魔主扶植上位。这位可是魔道三大混元之一——

    除此之外,灵感神君那边,只怕也难坐视。

    计算起来,他太上之劫的凶险,完全不逊色于这次北冥仙宫之行,甚至更有胜之。

    庄无道更有感觉,恶念化身若不能趁这次机会,踏入太上,恐怕以后都再无合适的机会。

    且庄无道对那太古,更生起了几分杀心。在平常之时,他或者不是那太古的对手,可如太古攻入他的神国,以他现在的战力,却有着可将太古大败的可能。

    能够借此机会,一举将这劫敌解决,那自是最好不过,若是不能,也需将之重创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次的冥狱之行,他仍需仔细谋划一番,万万不可大意。

    这般思索着,庄无道又将注意力,转向了自己的浩劫天图。只见那张图上,赫然现出大量的玄黄光华。

    ——这是功德之气,庄无道在离开?冥仙宫之后,就发现自己身上,聚拢了大量的功德。

    且天人二道的功德,都兼而有之,混杂在了一起,难以辨识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他的浩劫天图,只能观照到这功德之气的存在。此物既不能收集,也不能将之镇锁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不知这庞大到让人难以置信的功德之气,到底是从何而来。是因自己,又一次斩杀了‘劫果’,还是自己镇压了四凶?又仰或是另有缘故?

    不过无论这来源是怎样,庄无道都是欢喜无限。功德这种东西,无论是出自天道人道,都是极其宝贵,天仙界中绝没有人嫌多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一来,自己也需再取得一件类似镇龙珠的功德宝物。

    他的‘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’与轻云剑,如今也都可算是功德之宝,尤其前者。不过这二物,都不能主动收取功德之气。

    镇龙珠倒是能收取,可相较于他现在身周功德气息的浓度,却是九牛一毛。哪怕用上五六百年,都不一定能完全吸聚。

    如能完整吸取,多花点时间也就罢了。可这期间,也不知会消散浪费多少功德,

    就不知那自己恶念化身那里,有没有类似的宝物?六千年来以物易物,尽管绝大多数,都投入了晋升太上的准备中,可总能积攒些家底?

    正思及此处,庄无道神念中却又忽然生出了惊意,立时收起了思绪,而后就发觉这艘‘重明剑舟’,也不知是在何时停了下来,虚浮空中。

    那玄碧仙王与玄明神尊,都是神情凝然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庄无道再目望舟外,而后就见一个面白如玉,五官清秀的年轻和尚,正立在了万丈之外。

    也没什么动作,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立在那里,却将‘重明剑舟’的前路,彻底堵死!

    是真正的堵死,这前方明明是很宽敞,一片辽阔青空,按理说是足够‘重明剑舟’变向绕路,避开此人的。

    可看在庄无道楸眼中,这片虚空已经是死路,此路不通!

    这是一种异常古怪的感觉,明明前面空空荡荡,却宛如是一堵绝无死角的墙。左右上下四方,都已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亦是一沉,升起了一丝惊意。相信他身旁的玄碧与玄明二人,也是一样的感觉,否则这艘‘重明剑舟’,也不至于半道停住。

    能够将一位大罗仙王强行拦截,这等样的法力神通,又是何等层次?

    对方身属佛门,就不知是那无量真佛,还是那虚空龙佛,又仰或是无相生佛?

    “原来是无量真佛至此,这可真是少见。”

    玄碧微一凝眉,就又平静了下来。一个闪身之后,就大大方方的立在了剑舟之外:“半途拦我道路,不知是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原来是无量真佛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微松,知晓这次大概是无事。

    此域佛门,是因无量真佛而立。被大小乘佛门,尊为共主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‘无量’,却不是‘无量终始佛’的无量,而是‘摩诃无量’的无量。摩诃意为大智慧,摩诃无量就是智慧无穷无量。

    这位佛祖,也同那元始魔主一般,甚少参与天仙界纷争,哪怕是大小乘佛门分裂,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这时候出现在此间,也不知是何用意。不过庄无道唯独可确定的是,这无量真佛来此,绝非是与离尘为敌。

    “吾来此,却非是为玄碧仙王。”

    那无量真佛摇了摇头,而后目望庄无道的方向:“不知小友,可否出来一叙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微一愣神,这无量真佛来此,竟然是为了自己?此刻不止是他,那玄碧仙王与玄碧仙尊,亦现出了意外之色。

    这位佛祖来此,就是专为庄无道?

    玄碧立时透出警惕之色,已经起了防备之意。由不得他不这般想,庄无道才在那北冥仙宫内,斩杀了罗摩衍那,强夺四神生灭祭,又封印了四凶。这位无量生佛就毫无预兆的,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,不能不惹人生疑。

    无量真佛却淡淡一笑:“玄碧道友无需心忧,吾来此并无恶意,只是有一事,要与这位无法道友商谈一二。”

    玄碧这才神色稍霁,一位佛祖至尊,总不会食言而肥。过往岁月中,这位无量真佛也一向信誉良好,并未有过背信弃义之事发生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在稍作沉吟之后,闪身挪移来到无量真佛身前,稽首一礼:“敢问无量佛祖,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“无需多礼,无量也当不得佛祖之称。今日来此,是想问那北冥大仙的吞天螺,如今可在施主你的手中?”

    无量真佛直言不讳的说着,虽是询问的语气,其实是已经确定无疑。

    “我欲以手中一物,与你做个交易,换取那吞天螺,不知道友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庄无道面色顿变,直到听那无量真佛语中并不含威胁逼迫,这才心情略缓。

    只是听到后来,他却又陷入了犹豫迟疑中,换取吞天螺?这东西在他手中,确实是个麻烦,可若就这么交易出去。他又觉有些不妥,

    完全不知这位佛祖,到底要用这吞天螺做些什么,若是对方要用此物来攻伐离尘,自己难道也要换出去不成?

    那无量真佛却不理会庄无道的迟疑,直接就将一张图卷取出:“就以此物交换如何?想必能合小友你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注目看了一眼,而后就直接楞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——那居然是一张宝图!而且是他熟悉之至的一张。

    如只是普通的灵宝,庄无道自不会放在眼中。然而这却是鸿蒙层极,是那太上灭度真经!

    曾经亲眼见过这图录一次,庄无道绝不会错认。

    而这件鸿蒙级数的杀戮之宝,就静静躺在了无量真佛的手中。

    更使他惊异的是,此时无论是那玄碧仙王,还是后面那位‘玄明应元雷声普化神尊’,也未觉有丝毫异常。

    仿佛这无量真佛拿出来的,真只是一件还算不错,与吞天螺价值相仿的灵宝一般,而不是一件足可震动天下的鸿蒙之器,

    庄无道仔细看了那图,又狐疑的望着这无量真佛,一时搞不清这一位,到底是什么用意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