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四五章 元始之誓
    重明剑舟一直飞掠过三十由旬时,庄无道忽然感觉自身神念,一阵阵荡漾不绝。

    那是一波从北冥仙宫方向,传过来的念力咆哮。

    “诛本座部属罗摩衍那,残骨者听清!吾必有一日,令你身死道消,落入畜牲道,万世沉沦!”

    那念力直接就传入到了庄无道的心念深处,使人发自内心的惊惧。哪怕是道心坚固如他,亦是为之微微色变。

    “罗摩衍那身死,那罗刹魔渊多半是要乱上一场,整个魔渊都要风起云动。没有罗摩衍那这个左膀右臂,那位魔主想要压服魔渊中的那几位,恐怕会有些吃力。不过仅只如此,还激怒不了那元始。没了那罗刹魔主,那就再拔上一个便是,以那位的手段,轻松就可做到——”

    玄明也同样心生感应,转目又看向了北冥仙宫的方向,眼神匪夷所思:“真不知那元始魔主,为何想要吞天螺?甚至不惜为此,在几日前与那鲲天老祖战了一场,逼迫后者狼狈遁逃。这次那吞天螺为无道你所得,应是坏了他的某件大事,否则不至于如此雷霆震怒。日后只怕少不得,还是要继续追查,无法你需万分小心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这时才知,那元始魔主,已经与鲲天老祖在仙宫之外,战过了一场。

    怪不得仙宫之外的气氛,那般的紧张凝重,有剑拔弩张之势。

    “何需惧他?今日那元始大帝,不是也已到了?”

    玄碧仙王冷笑,不屑一顾。元始魔主虽为魔道至尊,半步混元级的存在,可这一域中也不是没有对手。

    元始魔主与元始大帝,这一对死对头,已经纠缠恶斗了四个劫期,亿万年的时光。凡是元始魔主要做什么事情,元始大帝必定是要出面阻扰。而若元始大帝要有何作为,元始魔主也同样会倾尽全力去扯后腿。

    所以玄碧全不惧那位魔渊至尊,即便得罪了又怎样?大不了将那元始大帝拉入进来,后者能得离尘宗之助,必定是欣然应从。

    “不过借外人之力,终究非是上策。要化解灾劫,终究还是得靠自身。只需无道你能在太上境站稳,将那几件配合鸿蒙神通的灵宝炼成,那么日后在外也无需太忌惮那位,以无道你的‘子午两仪梭‘,打不过总能逃得掉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笑笑不言,他之所以选择掩盖真相,也是担忧自己恶念化身的太上之劫,另生变数。

    那当是自他进入天仙界以来,最凶险的一战。太古筹谋已久,灵感神庭也虎视眈眈,偏偏此时自己,又得罪了元始魔主。

    这次北冥仙宫一行,虽是得了莫大道缘,可也失去了自己最大的助力。

    恶念化身晋升太上一战,若离尘宗直接插手干涉,那么元始必定闻风而至。

    话至一半,玄碧仙王的语气又是一转,转而神情肃然道:“你从仙宫中传出的消息,我已得知。崇玄师兄已遣人在太素朝内探查究竟,暂时还无所得。不过那宏离道君,确实太素天朝之人无误,秀玄师兄的意思,是一明两暗的着手。明则遣使往太素天朝问罪,暗则继续监察此国动静。另还有刺魔宗,这次半途阻我者,那其余两位元始大仙也还罢了,都出身妖族,并未真正出力。可那屠冥,却与本座死战了一场。听你之言,刺魔宗参与此事甚深,倒也可以当成一条线,继续追查下去。”

    玄碧仙王用的一直都是商量的语气,对于庄无道这个离尘道种,十足尊重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知自己,还不够资格参与宗门这等大事决策,所以仅是倾听,并不出言。

    只心中暗觉奇怪,为何不从那两位妖族大圣着手追查缘由,反而是要把突破口,放在那神出鬼没的屠冥身上?

    不过端木秀玄如此布置,必有其缘由。

    “屠冥已为玄碧所伤——”

    看出庄无道的疑惑,玄明神尊笑着解释:“那两位妖族大圣虽是受人之请,却并不知幕后是何方人物,事前亦不知他们要拦截的乃是玄碧师弟。只是已收了报酬,不能不出几分力气。事后曾托)羽大圣,向我宗解释。不论此言到底是真是假,我离尘先姑且信之。且那两位,确实是没出什么力气,否则屠冥如何能为玄碧所伤?”

    庄无道这才恍然,所谓的重羽大圣,正是如今重明一脉的大罗妖圣。

    法力高绝,是大罗中位居十三的绝顶存在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位出面为那两人担保斡旋,那么离尘宗果然也不好再继续追查根底。

    倒不是估计这位重羽大圣的实力,而是离尘宗与重明一族特殊的关系。

    三劫之时,离尘宗与那些重明一族,一向关系不佳。在后者看来,离尘宗是窃取他们血脉神通的窃贼。离华仙君与绝尘子交好,也因此故,受到了同族的排斥。

    只是离尘因欠了重明一族因果,在天仙界对之多方忍让。

    这不尴不尬的关系,一直维持到了四劫,重羽大圣崛起之后,渐与离尘宗友善。重明一脉重信守诺,而离尘宗也有意修善。互相之间,才关系渐佳,渐渐依为唇齿臂助。

    那重羽大圣,绝非是信口开河之辈,亦不会无缘无故,为人担保。

    所以要么是那两位元始大仙高明到能将重羽大圣瞒过,要么就是重羽大圣已经确认,这两人所言为实,

    这两种情形无论是哪一样,都意味着离尘宗,必须到此为止了。

    “此事只能从长计议,暂时急不来。不过我离尘既已有了防备,就再不可能被他们得逞。”

    玄冥的神色凝重:“只需循着他们漏出的马脚,一步步追查过去,自然就可知究竟。”

    此言庄无道也是赞同,对方做的越多,也就错的越多。有绝尘子与摩天大仙两位大能在,对方想要彻底灭去痕迹,可没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除非是这些人,能有浩劫天图这样鸿蒙至宝,天命神域这样鸿蒙之术。

    这世间能够掩藏天机,瞒过绝尘子与摩天大仙之人不是没有,然而这样的人物,世间才有几个?这本身就已是极其明显的线索。

    似他庄无道这样特殊的存在,整个天仙界独一无二。换成是绝尘子与摩天大仙来为他镇锁天机,那位元始魔主早就杀上门来。

    正是不知这天数封锁的来源在何处,那位魔渊至尊才会一头雾水,怒火无处发泄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还是不赞同的摇了摇头,取出了一枚养魂木:“之前在离尘玉诏中不方便谈及,我还擒下了这宏离道君的神魂。对宗门追查究竟,或有裨益。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还能擒下宏离神魂?。”

    玄碧仙王的神情惊喜,接过过了养魂木之后,直接就以搜魂术强行感应那宏离的神魂,目中顿时现出丝丝寒洌杀意,不过瞬间就又收敛为常:“有宏离元神在,太素天朝无可推诿。此事要查起来,更容易得多。如此说来,此事倒是速战速决为佳。”

    “能早日解决,自然是好。无道既已成就了太上之境,那么我离尘宗的形势,就要宽裕许多,何需忌惮这些宵小之辈”

    玄碧眸现笑意,对离尘而言,这确是久旱甘霖般的消息。

    庄无道道基雄厚,身登太上,那就等于是元始级的战力,甚至可以比拟位数靠后的大罗。

    甚至在某种极端之时,譬如在那离尘总山‘重天玄天大阵’中,以庄无道一身十余门鸿蒙神通,那么哪怕是他们这些元始神王,都难与之比拟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重明剑衣,重明剑翼,雷火仙元,这三术玄碧亦期待备至。遇离尘危急之时,有庄无道坐镇总山,就足可抵得三位大罗仙王!

    无法拜入重明门下,是他们离尘宗十万年来,最大的收获。今日之后,皇崇玄与端木秀玄无论是选择现在闭关渡劫,还是继续拖延下去,等待时机,步调都会从容许多。

    大劫将临,天仙界大乱,然而离尘宗面临的压力,却因庄无道晋升太上,而骤然缓解,

    心情轻松,玄碧破天荒的也有了调笑之意:ē说来祖师之前就已给你解禁,如今你身证太上,更不会约束你行止。如今九脉法会召开在即,无法你可有意下场一试?不过事先说好,无法你这次只能施展真仙法力,也不可用三门以上的鸿蒙神通。”

    他是想着让宗门九脉中,那些眼高于顶的弟子吃吃苦头,受些挫折,似也不错。

    无理在旁倾听,不由一阵无语,忖道若无法师兄下场,这不是在欺负人么?

    师兄是金仙境时,就能掌握数门鸿蒙大法的存在。如今身证太上,世间除了那些混元道祖,大罗四十九人之外,又能有几人,可做他的对手?

    或者还谈不上当世绝顶,可这一域前百人中,却必有他的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不过无理的目中,更多的是疑惑。原本这三位所议之事,他是没资格旁听的。

    哪怕是玄碧仙王最信任不过的十二剑童,甚至那皇天剑圣洛轻云,也不在这舱内。心里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,可现下他只能暂时按捺。

    “九脉法会?”

    庄无道目中闪过了几分兴趣,想起了那无地,下场给这位一个苦头吃吃,似也不错?

    不过仔细想想之后,还是微一摇头:“还是算了,这次回去,师侄我需再闭关一阵,时间可能长达百年。”

    “闭关?如此也好。”

    玄碧仙王微微颔首,太上境之后,庄无道确实需静修沉淀一番,稳固境界。

    此外他也知庄无道,已得了北冥道祖一生道业修为。正需时日参悟消化,可能闭关百年时间还不够,至少要三千年以上,才能完全消化所得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此刻,想着的却不是那北冥大仙的一身道业,而是太古魔主。

    参研吸收从北冥那里得来的道业,固然重要。可相较于自己的那位劫敌,这却又等而次之了。

    这次机会难得,无论是那太古还是灵感,都不知他晋升太上之事。

    如此良机,他若还不知利用,那就是蠢到不可就药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次,他名为闭关,其实是欲借此为掩护,准备亲身前往那冥狱一行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