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四一章 因果牵引
    五灵固结,阴阳逆冲,随着洛轻云的剑光起时。罗衍那发现自己,乃至整片虚空,都是彻底固结。

    这一剑斩出的神威,他却是异常的熟悉,刹那间罗摩衍那的心脏几乎骤停。

    “这是阴阳劫剑,大悲七剑,你是皇天剑圣洛轻云?”

    心中波涛起伏,无尽的悔意,从心底涌起。

    怪不得二人能够斩杀残骨,竟然是法力这般强绝霸道!怪不得敢无视阶位,敢以区区太上境,就敢对他罗摩衍那动手,灭口杀人!

    洛轻云,皇天剑圣洛轻云!昔年的混元道祖,如今看来实力未曾尽复,可哪怕这位的修为只有太上之境,又岂能是一位普通是元始魔主能够抗衡?

    自己也早该想明白,能够使北冥大仙图谋落空,布局生变的人物,又岂同寻凡?

    那北冥绝非是从此间离去,只怕多半是道消身陨!

    “正是本宫,只是罗摩道友你,醒悟得太晚了——”

    那罗摩衍那猛然打出一物,忽然爆发出亿万神华。一股仿佛天地初开般的力量,忽然蔓延一方虚空。

    洛轻云看一眼,就知此必为元始魔主赏赐给罗摩衍那的符宝,也定是鸿蒙之术‘盘古大千’。

    她的剑却未有半点的忌惮迟滞,仍旧一往无前,直接破入到了千万神华之中,

    不过首先破去此术的,并非是她,而是庄无道。先是将一颗丹药服下,而后庄无道的浑身上下,都现出了紫金纹路。

    鸿蒙级的盘古金身,与那九转琉璃金身相合。使庄无道的身躯四处,都猛然都发出黄豆般的声响,身躯在这瞬间膨胀了近十倍,整个人似盘古化身。一拳轰出,如天地坠落,直接就达至到了九阶道力。

    虚空中蓦然巨震,那亿万神华,皆被冲击的七零八落。这‘盘古大千’,虽是元始魔主的鸿蒙神通。可既为符宝,就未必能有元始魔主手中的三成之威。

    强行轰破了这门鸿蒙神通,可在那无尽神华之后,还有罗摩衍那的赤红枪影。遮天盖地的枪势之后,又暗藏刀锋,那两对刀翼,配合这赤红长枪,可以轻松无比的收割这万里方圆内的一切生灵。

    不过洛轻云的的剑,却是轻轻松松的就破入到这看似如密不通风,似墙一般的枪影之内。

    毫不留情,只一剑就将罗摩衍那的头颅斩下,连带着还有另一片刀翼,被这阴阳劫剑的剑势,切割粉碎。

    一头断去。罗摩衍那的另一颗头颅,又重新长出。却是面色煞白,眼神惊悸。

    又是这样!枪势中出现不该有的破绽。也不知那到底是什么样的神通,使他势衰到了极点,一身十二成的实力,在这二人面前,却连七成都发挥不到。

    其实若能完整发挥这七成也就罢了,可问题是自己的道法枪势之中,缕缕出现被对方利用的机会。

    还有周围天地元灵的变化,亦让他暗暗心惊,罗摩衍那本是擅长控御雷火,他却发现自己在这片虚空中,根本就操纵不到半点元灵。

    而更使罗摩衍那心惊胆丧的是,虚空中又一道黑白光华生成。正是之前,轰断了他一条手臂的‘大阴阳混洞神光’。那点点光灵,此刻赫然逆向回返,复原成一道完整的黑白光华,横贯虚空,直接就在他胸腹之间,打出了一个巨大的血洞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罗摩衍那的眼中,现出了难以置信之色。他刚才并未感应到青年修士那边的元力反应,这位也并未有施展任何阴阳之法的预兆,可这道‘大阴阳混洞神光’,却能凭空生成。

    难道还真能一门鸿蒙神通,同时施展两次不成?

    “说来残骨魔主身陨之前,也同样不敢置信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口中,也溢出了一丝鲜血。可唇角旁,却是透出邪气的笑意。

    那伤不是因轰散那‘盘古大千’后的反震之力,而是那‘盘古金身’正逆冲击之故。

    正反混沌重明元胎,以使他一门神通,同时施展两次。也正是因正逆两门‘盘古金身’同时加身,才能将他的力量,推升到九阶道力,几乎比拟混元道祖!

    不过这两门金身法决,每多维持一刻,庄无道的肉身,都需承受巨量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与元始魔主为敌,非我之愿。然而因果牵引,却是不得不然。别无选择,罗摩道友,还请上路前行!”

    那万千黑色的锁链,在这一可猛然爆发,一条条增长数十万丈,蜿蜒伸展。趁着罗摩衍那无力躲避之时,将其身躯四肢,牢牢的捆住。

    饕餮之能,使这些黑色锁链,都生出了一张张的血盆大嘴,咬入到了罗摩衍那的血肉之中,而后疯狂的吞噬这位罗刹魔主的一切。血肉,元力,生命精元,神力,甚至道基,无所不包——

    洛轻云随后一剑‘离思’破入,将罗摩衍那的身躯,同时分斩为二。不过这仍未能使罗摩衍那命绝陨落,两个身躯都在各自恢复,生长出全新的头颅。

    庄无道淡然一笑,身影一个闪动,就到了罗摩衍那的面前。随即一双肉掌印下,第二次盘古金身,配合大摔碑手施展,心狠手辣,直接拍在了罗摩衍那的头顶脑门处。

    立时是‘篷’的一声闷响,这罗摩衍那的两具身躯,都同时化成了血粉炸散。无尽的力量,冲击望下,粉碎着这罗摩衍那的每一寸血肉。

    这罗刹魔主,亦修成了六阶不坏金身,有着滴血再生之前。此时每一滴精血,每一滴血肉,都化成一个小人,往四面八方飞散冲击。

    却逃不过那四凶锁链,编织出来的天罗地网,皆被锁链吞噬,化为精纯的气血精元,流入到庄无道的乾坤无量之内。

    这些都不会被吸入四凶本体,而会被那封禁秘术吸收,用以加强禁法威能。

    ——这也可算是这门封禁秘术的点之一,是洛轻云为他量身打造,精心设计。

    哪怕是日后庄无道的修为不再增长,只需要斩杀四十九位似罗刹魔主这等层级的强者,也能将那四大凶兽完全镇压,彻底解除这四凶祸患。

    而那一滴滴精血,虽被‘四凶锁链’完全清除吸收。可罗摩衍那却仍有一点点的魂灵逸散,四面八方腾空而起。出人意料,竟然强行了突破了‘四凶锁链’的网罗。

    “道友可真是顽固,仍不死心。然而本座身据此等天时地利,若还容你罗摩衍那逃走,岂非是无能?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面上依然带笑,目中却闪过了一丝狰狞。而后漫天虚空,都燃烧起了重明离火,无数的都天神雷,覆盖此间,不留哪怕一点空隙。

    在雷火神域的覆盖之下,此间的雷火法则,都尽被更改。雷火神域无有器物之助,还不能达至鸿蒙阶位,然而亦可将庄无道的这些太霄重明离火与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,都推升到超品之阶!

    再以鸿蒙级的命运神域覆盖,就是更使二种道法,在超品之上,再做突破!

    只一瞬之间,就把那罗摩衍那的魂灵,烧化大半,而此时洛轻云,亦已出手。

    她却是直接再一剑‘阴阳乱’,以无穷无量的大悲剑意,直接碾压这一方虚空,十万里内元力阴阳逆乱,终将罗摩衍那的所有残魂,都扫灭一空。

    灭杀了此獠,庄无道又以重明观世瞳目照虚空,未曾见半点罗摩衍那的残留之后,才又一个拂袖,直接就使此间千里方圆,又恢复了清净。

    漫天的雷火,消失的无影无踪,动荡的元力,也被全数镇压恢复安宁。浩瀚的剑气,亦全数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这也是在抹去此间,所有的战斗痕迹。

    外面的赤红血幕,仍未完全消散。这边爆发的大战,亦是极其的短促,不过半刻就已结束。

    外面的修士,即便感应到这边的变故,也很窥知这里的虚实。至少在庄无道的重明观世瞳的扫望之下,并未有其他的仙修,靠近此间。

    让他轻松了口气的是,能威胁到他的另一人,不知何故,这次并未到来。

    这就使他与洛轻云,省了又一场恶战,更降低了身份暴露的风险。

    洛轻云也在帮他消除着这里所有的战斗痕迹,顺便点评着方才那一战:“师弟太心切,正反盘古金身,仍有破绽。若非这罗摩衍那,不知你那正反混沌重明元胎的特征,早有防备,必定不会败亡于此。甚至还可趁机反击,使师弟你吃上一次大亏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师姐说笑了,哪里还能有下次?事不过三,这等杀人灭口之事,做上两次就已经够了,真当那元始魔主是泥捏的不成?”

    庄无道自嘲一哂,他方才虽是杀伐果决,动手时狠辣无情,不留余地。

    可在一切结束之后,却是暗暗心惊后怕,

    “这种杀人夺宝,毁尸灭迹之事,总感觉你我,是越做越熟练了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闻言噗嗤一笑,摇了摇头后,就又加快了清理的速度。心中莫名的轻松了不少,之前因无涯子残魂而动摇的道心,似乎又稳固了下来。

    二人联手,只须臾之后,就把这里的一切痕迹,都全数扫除一空。

    都知那些仙修,迟早会来这里探看究竟,他们也没可能将这些人全数斩杀。庄无道法力一卷,带起了羲和元君的娇躯,随后二人就依然是乘坐着那‘子午两仪梭‘,趁着那血色红雾仍未完全散尽之时,悄然离开。

    罗摩衍那的一应法宝灵物,依然照着那残骨的前例,全数留在了现场,丝毫不取。

    反正这些东西,他是拿了也没法使用,反而有被那元始魔主,洞察身份之险,倒不如留在那里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仍是从罗摩衍那随身之物中,取了一件东西。这却是一枚海螺般的宝物,不过那螺口处,却在吞吸着点点星灵。仿佛是有万千星辰,正围绕着这玉螺旋动一般,璀璨无比,华美绝伦。更有无量的元力,随之潮动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