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四零章 致命鸿蒙
    “你二人,又是何方人物,在此间有何际遇?”

    罗摩衍那本是在思量,是否先将对方斩了再说,之前这二人以剑阵封绝此地,颇为可疑。还有那昏迷中的羲和,也使人眼馋,无论是制服之后带回去炮制,还是只搜刮这位大罗仙王的随身灵宝,都是一次无比巨大的收获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这一问之后,罗摩衍那才感觉到眼前这青年,杀意有些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对他这罗刹魔主,似乎全无忌惮畏惧,不但没有,且杀心必露。

    ——不过只是两个太上仙君而已,他的感应不会有错。可在他面前,这二人却反而是含有轻蔑之意,似根本不曾将他放在心上。居然自大至此!

    “有意思,我似乎认得你——”

    罗摩衍那陷入凝思,而后就眼现厉色:“你是那个玄夜仙尊,不对,你不是那个玄夜。”

    这个元气特征,他稍一辨认就可察觉,对面这青年修士,与之前他的见到那个‘玄夜’,其实乃是同一人!

    尽管眼前这位,之前将‘玄夜’的法力气息,模仿到了九成以上。可那些他之前不曾错过的微小差异,此刻他的目中,却是分外的刺眼。尤其是在对方,根本就不加掩饰之时。

    对方幻术,其实也不是很高明,之所以能瞒过他的灵识,应该是另有缘故。渗入了因果之力,扭曲了他的赶制。

    而似他罗摩衍那这样元始级的仙王人物,又怎可能被这等低劣的幻术手段,瞒过第二次!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庄无道淡然一笑:“所以我说了,魔主你实在不该来此。”

    一早就已料到,对方定然能认出他的身份。哪怕再怎么以幻术掩饰也没用,那四大凶神就镇压在他乾坤无量之内,此时任何的幻法,都不可能对这位起到效用。

    他的命运之法,虽已大成,也能掩盖。可对于这等元始级的人物,不可能使用第二次。

    且即便瞒过了又怎样?今日终究还是要与这人做过一场。无论和为那昏迷中的羲和,还是为北冥大仙的遗留,对面都不会有放过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所以与其想着再掩饰,倒不如直接杀人灭口!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那残骨魔君,就是死在你二人的手中?”

    罗摩衍那微微眯起了眼,杀意暴起的同时,也感觉怒火滔天。有被欺瞒后的恼怒,也有匪夷所思,。

    “观你法力修为,确实是离尘宗修士不错!居然敢欺瞒本王,残杀我主部属,是谁给你这般的胆子——”

    然而语音未落,罗摩衍那就觉浑身寒毛竖起。那青年修士,忽然脚下深展出无数的黑色锁链,似如疯狂涌动的蛇群,向他所在的方向蔓延伸展过来。

    还有远处那持剑少女,竟然也是一瞬三变,人剑合一,一瞬间就已挪移到了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使得罗摩衍那的面色剧变,那锋锐绝利的剑意,须臾间就将他锁住,不给他半点摆脱挪移的机会。

    此刻展示出的战力,与之前使用剑阵抗衡他时,完全是截然两样,判如云泥。

    而更使人吃惊的,还是那些黑色锁链,不但蕴含诸般大道,更缠绕着红莲业火,数量成千上万。澎拜如潮,也不知到底有多少,所过之处,使一切尽化尘埃。

    这等情景,使他感觉异常的熟悉。之前北冥大仙,困住那羲和元君时,岂非是与这手段,如出一辙?

    “这是,鸿蒙神通!”

    罗摩衍那的瞳孔一阵凝缩,而后就又感觉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,骤然升起。

    那漫天的剑气爆发,赫然锁因定果。直接就封死了未来无数的可能,只余下一种未来——此剑必将重伤他罗摩衍那!

    “残骨之死,确实出于小道之手,可那又如何?如今便不瞒你,你罗摩衍那,又能怎样?”

    随着话音,那些黑色的锁链‘轰’的一声蜂拥而起。

    哪怕是鸿蒙级的术法神通,想要伤到这罗刹魔主,也不容易。尽管有亿万锁链,也无法阵阵缠住这罗摩衍那。

    赤红色枪影,如火焰般的冲庄而下。那‘十二星辰坠’,亦化作了一道道的流光,将所有靠近的黑锁,全数轰散粉碎

    然而庄无道的目的,本就非是为了伤敌。那厄运之力不断缠绕,配合他早已展开的命运神域,将这位魔主的运势,削弱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准鸿蒙的神通,此时已可将这罗摩衍那的运势,压制到了极点!

    而相应的,洛轻云的那式‘临江仙’剑,也能更从容自在的锁因定果。在命数压制之下,使罗摩衍那,更避无可避,躲无可躲!

    此时无数的黑色刃光,在罗摩衍那的身后爆闪。那是罗刹一族,天生就有的两对刀翼。正疯狂的扩张,以极致之速,抵御着洛轻云的狂烈剑击。

    而后猛然大片的血液,从罗摩衍那的身后飞洒而出。

    这使得罗摩衍那惊恐至绝,那是本不该有的破绽,却因种种巧合,自己连续的失误而出现。然后被对方抓主那一闪而逝的时机,将他一举重创!

    ——情形看似是如此,可罗摩衍那的心中,其实再清醒不过。这其实不是他失误,也不是真正的巧合,而是对方术法神通的影响!

    除了那黑锁之上的厄运之力,身后女子鸿蒙级的因果之剑以外,对方还在施展着另一门他自己暂无法察觉,且定为鸿蒙级数的命运之法!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罗摩衍那目眦欲裂,愤怒欲狂:“你二人,看来是要与我家元始魔主,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言语间却已是色厉内荏,这二人虽只为太上之境,可一身法力都莫不强横到可怕!且都掌握鸿蒙神通,配合无间。

    只这一瞬间的交手,他就已能判定,这二人中的无论哪一位,都有着媲美元始级的战力,且是其中的佼佼者,无限接近于大罗!

    每一人的实力,都绝不在他罗摩衍那之下!可以单独与他一战!

    “魔主说笑了,你罗摩衍那死在此地,那位元始魔主,可未必就能得知究竟。”

    此间北冥仙宫卷入时序乱流,对庄无道而言,可说是最大的好消息!

    其实也不止是那元始魔主,难以探得此间详细。也包含了他的死敌太古,亦同样难以得知,他已借此时机,一举突破了太上之境。心念内的那心魔印记毫无反应,就足以确证,那太古的法力,还未能突破这片时空乱流内。

    此间时序长河的紊乱,可以隔绝一切。哪怕混元道祖,亦难干涉。

    所以正适合杀人灭口,毁尸灭迹!

    身影闪烁,庄无道出现在了东面方位,身后阴阳双翼,蓦然张开,伸展千丈。同时一道赤目白光,忽然从他掌心之内冲出。

    ‘大阴阳混洞神光’,洞穿一切,不但将试图逃遁的罗摩衍那,重又逼回到了原地,更将这位魔主的一只手臂,完全的稍融化烟。

    一声哀嚎,罗摩衍那的目中惊悸交加。这居然又是一门鸿蒙大法,而且威能强横霸道到,哪怕他方才借助元始魔主的魔符护身,亦无法抵御。

    抽身疾退,赤红枪影漫卷,罗摩衍那正试图从另一方位突围,却又惊觉那处,已经有了一个娇俏的身影,提前立在了那里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