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三九章 实不该来
    堪堪两个时辰过后,那四大凶兽对庄无道的疯狂反噬?终于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那无光餐元与虚天这三大凶神,早已被陷在了庄无道布置的禁法网落之中,不得不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这三大凶兽之尸,灵智不足,是被北冥大仙,以四神生命祭强行唤醒了意识,可其实灵智仍在懵懂状态。

    虽说都继承了身前的战斗本能,可其实与那些野兽并无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之前不断的狂攻猛打,已经使庄无道的禁法网络,吸取了足够的力量,反过来压制三凶。

    只有那天梼妖圣,在一个时辰前就已经察觉势头不妙,开始刻意的收敛。盘踞于一侧。依然保持着一定的反击之力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已不在意,不能用出来的实力,那就不叫实力。

    这天梼妖圣尽管保持了部分法力,不被禁法网络吸收抽取。可这位如不使用出来,对他一样是没有任何妨碍。

    顶多是可以在日和伺机而动,等待着机会。一身红莲业火,已经被他的全数压下,退入到那太极阴阳鱼网之内。

    此时光是乾坤无量本身,就能将这些业火磨灭消除。他的乾坤大挪移,颠倒那乾坤二气。尤其是修成正反混沌重明元胎,被他推升到十六重天境界之后,那刚柔阴阳转换,更无不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红莲业火的性质,虽是由恶业而来,极其特殊。然而亦在阴阳之内。宇宙之中,乾坤之下。

    待得一切平息了下去,庄无道就又开始了张开灵识,全面内查。八阶后期的不破金身,加上之前的六门大法,总数已有二十门神通,冲上了鸿蒙阶位。只需配合对应的仙宝器物,就可拥有鸿蒙之威。收获之巨,足可让普通的太上仙君,为之膛目结舌!

    不过那乾坤无量,这门真正的鸿蒙之术,本是可借此机会一举提升半个阶位,达到鸿蒙中阶的层次。可因镇压四大凶神之物,却反而要降落半个位阶。

    如今只能借那‘子午两仪梭‘之力,勉强维持着准鸿蒙的阶位。

    不过有失就有得,这次他能够一举冲入太上之境,化解陨灭之劫,乾坤无量这门神通可谓是居功至伟。

    且相应的,他也能够一定程度,操纵那四凶的红莲业火,还有那独属于四凶的力量。

    尽管他调用的四凶法力极其有限,可那衰运,时序,吞噬,毁灭,混沌,都是最高层次的大道之法。一旦以太上度灭真经中的‘太上六神’觉,将这四凶的法力融合使用,威能也可相当于一门鸿蒙之法!而且是货真价实的鸿蒙位阶!

    乾坤无量从此不能全力施展,对他而言,确是个巨大的打击。不过得到四凶之力弥补,似乎也没什么损失。

    对于防身守御方面的影响也不大,这次他的重明剑衣,盘古金身二术,也同样达到了准鸿蒙的层次。

    可以说他的一身守御之能,不降反升。诸般神通玄术在身,哪怕是九阶不坏之身,只怕不达九阶后期,亦难与他相较。

    且这乾坤无量之术,也并非是永久损失。只要真正降服了四凶,解决了业火煞力,这门强横神通,就自可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尽管短期之内,这希望极其渺茫——

    除此之外,就是他现在法力的总量,要消减三成。这三成法力,都需用于镇压四凶神,

    太上境之后,法力可以无穷无尽,可这只是指源泉。法力的总量,这湖泊能容纳多少湖水,却需由庄无道自己的肉身来决定,内天地的层次也是关键中的关键。

    三成法力的折损,这对庄无道影响极大,原本他可以同时施展四门鸿蒙神通,或者同时维持八件神宝,可在法力衰减三成之后,却只能施展三门鸿蒙神通,同时维持六件神宝,战力上的削弱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不过有失则有得,在此之外,那门源自于四凶的鸿蒙之法,却可时时刻刻的存在,与乾坤无量一般,等于是恒定之术。

    这本身就是源自于四凶,时刻维持,正好能消耗从四凶神那里取的法力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他现在除了背上四凶这时时可以爆发的心腹大患之外,就等于是没有什么损失。

    再综合考量,在战力方面,甚至还有得益。

    “大悲八剑,雷火神域,盘古金身,重明剑翼,重明剑衣,混元天极,十四门神通。可惜了,这雷火仙元之术,仍不能冲上神元。其余三身一体,借法量天,法天象地,这些道源之法,还依然还有差距。还有重明虚神与重明天殇,此二术连脉,虽未达鸿蒙,可借助雷火乾元与离华仙君之力,亦可达鸿蒙之威。除此之外,就是大阴阳混洞神光,这番却已是完善到了真鸿蒙的境地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摇头,他此刻一身神通玄术,能够提升到鸿蒙层次的,基本都已到了鸿蒙阶位。剩下只有寥寥几门,有望能冲击到鸿蒙境界。比如本身就是一品的火元神身,雷天无量。

    还有借法量天与法天象地,借助连脉通窍,合为一体,倒是有几分希望。可那三身一体等术,却是差距极大,哪怕有一日身证混元,也很难达到鸿蒙层次。这是遗憾,可也让人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可能也无人似他这般的贪婪,别人身登太上,能把一门神通晋升伪鸿蒙,就已欢喜庆幸。他这里十四门神通,同时晋升鸿蒙,却仍觉不够,不能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主要是有数门玄术,都只差那么毫厘,就被卡在了鸿蒙之外,使他万分惋惜。

    “大悲八剑,混元天极,有轻云剑与正逆五行之火在,无需其他的器物极化,就是准鸿蒙境界。盘古金身,我有丹药,也是无妨,只是这雷火神域,剑翼剑衣,却需配合一定器物极化之后才可。此番回归,只怕是又得劳烦云坠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边思索着,一边继续观照体内变化,忽然间心有感应,眉头隐皱。

    再睁开眼时,赫然就只见一道赤电般的红光贯空而下。将洛轻云布置的剑阵,冲到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再往那枪影的来处望去,果见那罗摩衍那,正立于那大阵之外,身侧十二点星光盘旋飞舞。

    那应是这罗刹魔主的后天至宝‘十二星辰坠’。乃是罗摩衍那昔年遨游星空,摘取十二颗尚在孕育中的星辰炼就。

    此时光影飞旋,不断的化作一道道疾光,往那剑阵冲击。每一次的轰落,都会使这剑阵巨震,九口混沌灭劫剑,都不断的发出哀鸣之声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面色冷峻,一瞬间就对眼前的情势,了然无遗。洛轻云应该已经独自支撑了许久,凭着这座剑阵,至少挡住了罗刹魔主半刻时光,不时任何外力将他惊扰。

    直到这套混沌灭劫剑阵,几乎被那罗摩衍那打散,再无力维持,才终于控制不住周围的元力震荡,将他惊醒。

    洛轻云亦同时察觉到庄无道的异动,不由回眸一笑:“你醒来了?”

    并未询问安好与否,只因她对庄无道现在的状态,再了解明白不过。

    “你该早些唤我才是!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摇头,早半刻时光把他唤醒,其实无妨。顶多是四凶那里留下些守卫,对他根本就没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洛轻云却微一摇头,面含轻蔑:“鼠辈而已,没必要为了他,扰了师弟你的清净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哑然失笑,心中颇为赞同,在他目中看来,对方也的确是可称得上是鼠辈!

    之前在面前,故做嚣横之状,其实恃强凌弱,畏首畏尾,

    四神生灭祭提前结束时,这方血幕中的变故,别人可能察觉不到,可这罗摩衍那,却不可能没有丁点感应。

    却偏要畏畏缩缩,畏首畏尾,直到这时候,他已经将诸事抵定才能赶来,真是再愚蠢不过。这位若肯胆大一些,在四神生灭祭结束之后,就立时赶来,他可能还有几分凶险,要费不少功法才能化解此劫。可在此时,他已将四凶这祸患解除之后,此人再赶过来,已然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有可能是仍旧忌惮北璸大仙之故,所以犹豫迟疑,不过这都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目含冷哂,庄无道直接就大袖一拂,将那轻云剑拍入到了洛轻云的身前。

    之前这剑,要助他斩破太上之壁,镇压四凶,所以不能让给洛轻云使用。而有轻云剑在手的洛轻云,与御使普通剑器的洛轻云,战力可是一天一地,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洛轻云并不说话,只默默将轻云剑握在手中。庄无道则随后又探手一招,把那已经散乱哀鸣中的混沌灭劫剑阵收起。

    此物已经受创不浅,这次返回宗门之后,至少要百年时间,才可使之恢复。

    不过这已无妨,庄无道面色平静,看着对面的罗摩衍那:“道友今日,实不该来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罗摩衍那微觉奇异,暂时收住了那赤红长枪,却并不在意眼前二人,而是目望四周:“那北冥大仙何在?”

    之前虽已感应到这里的变故,他却不敢相信,北冥会布局出错。他宁愿相信这里,是北冥布置的一处陷阱,所以一直小心接近,感应了两个时辰,才敢至此。

    而此时当这剑阵被攻破的第一时间,就是搜寻那北冥的身影。他眼前二人中,那女子倒很是不弱。

    有着太上仙君的修为,操控这座剑阵,与他周旋了许久,可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神念扫荡,蔓延千里,不放过每一个角落。确实未发现北冥的气息,罗摩衍那既绝失望,又心中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大约那位,是已经提前离去了,此间应该是留下了什么好处。可惜来晚了一步,倒是被此间这二人先捷足先登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羲和元君,这也使人惊奇。以那北冥大仙的不龙生灭祭,居然未曾将这羲和祭杀?此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那北冥又究竟是生是死?

    思及此处,罗摩衍那这才眯起了眼,上下打量着庄无道。

    “你二人,又是何方人物,在此间有何际遇?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