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三八章 镇压四凶
    那四凶神的反扑,来得又快又急,凶猛无比。四神生?祭才刚一结束,失去天道压制的天梼妖圣,都率先开始了挣扎冲击,凶横意念直撞庄无道的灵魂核心。那其余餐元无光虚天三大天凶神,亦纷纷意志觉醒。使庄无道的乾坤无量中,元力潮涌起伏。

    天梼本身意志,之前虽被天道压服,却并未被磨灭,只是在四神生灭祭的强制下,受了庄无道的元神烙印,定下了主仆之位。

    然而当四神生灭祭结束,天梼的意识的回归,就开始了疯狂的反噬。只需将此人扑杀,就自可挣脱束缚。

    那餐元无光虚天三头凶兽,则是早已陨落,魂飞魄散,并无意识。了这次北冥,却是四神生灭劫,以近乎煞尸的方式,重新唤醒了三头凶兽的灵智。亦受本命影响,桀骜难驯,反扑的力度,不如天梼,却也同样给了庄无道无比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只一瞬间,就冲击到庄无道封禁崩溃,那九曜玄元圭,七宝浑天塔,‘太霄神虚塔’,以及先天一气珠四宝也为之动摇的地步。

    九曜玄元圭与七宝浑天塔,毕竟非是庄无道己身所有之物,御控有碍,那先天一气珠则是威能稍弱。

    只有‘太霄神虚塔’,仍可勉力支撑。

    天梼法力强绝,一生经历无数恶战。而其余无光餐元,亦继承了生前所有的经验,都是本能的抓住这机会,倾尽全力逆攻而上。

    强横无比的杀伐意念,不断的冲击着庄无道的元魂。尽管有着主奴之契,这意念冲击要减弱到七成以上,庄无道亦觉是吃力之至,难以承受。神魂僵滞,念头转动都觉困难。之所以口鼻溢血,大半皆是因此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那业火恶煞,此时亦从阴阳太极鱼图中逆冲而起,烧灼所有一切。

    使得庄无道周身,燃烧起了黑色烈焰。红莲业火燃烧,无尽的恶力,不断的冲击染化着庄无道的元神。

    庄无道早有意料,身如不动之佛,安然屹立。

    四凶最开始的爆发,是他最艰难的一个阶段,然而只要撑过这段时间,他现在布置的禁法,就会渐渐起到作用,这门秘术的特点,就在于后力,

    此刻这四头凶兽爆发的力量越强,那么他这门封印禁法的束缚之力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真正使人心忧的,还是这红莲业火,需要他全神去应对。

    所谓红莲业火,为寒而皮肉分裂如红莲华也,所谓业火,恶业害身譬如火,由一世之恶业所感故。

    不但会烧灼那酿造恶业之主,更会燃烧一切接触之物,令其代偿恶业。

    这种东西,只需稍稍一些,都会酿成大祸,损伤他的大道根基。

    四大凶神在二劫之时酿造了无数灾难,不但重创了人族,可使天地屡次创伤。

    如今天仙界中,有十数处无法愈合的天地创痕,都是因这四凶而起。恶业因果之厚之浓,罪孽之深,都是庄无道,无论如何都无法代偿完毕的。

    所以之前,他哪怕明知无光妖圣骸骨的价值,不逊色与那头祖龙之尸,也依然不曾动过收取的念头。

    除了设想出四神生灭祭的北冥,还有那些不惧业火的魔修,任何稍有些理智的修士,都不会蠢到与这四大凶神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只是庄无道虽全力抵御,可依然被那一丝丝的黑焰,烧入躯体,皮开肉绽,仿佛红莲绽放。除此之外,他一身功德之气,也在迅速的消减,被那业火消磨。

    好在这情形,并未维持多久。庄无道手中,亦有着克制业火之物。

    此时那劫果舍利,已经将周围萦绕的最后一丝天道劫气,亦全数吸噬入内,

    而后随着庄无道的意念,稍一转化。那些劫气就化为水火风雷,与那红莲业火的对冲。

    那天地之劫,本就是为惩戒违逆天道者而生。四凶昔年二劫时横行天下,严格说来,虽对人道有罪,可其实在某种程度上,却是顺天行事,

    不过今日庄无道与四凶的主仆之约,却是由四生灭祭,借天道之力所定。

    四凶反噬其主,也就是逆天而行,所以庄无道可以调用劫果舍利之力,逆攻业火。劫气与业火性质相近,正可互相消弭。

    十里之外,洛轻云看着庄无道那浑身黑色业火,满眼忧色。不过却知自己此刻,还是帮不上忙,也无能为力。只能叹息一声,取出了庄无道早就交付给她的混沌灭劫剑阵,围绕着庄无道开始布置剑阵。接着又法力一招,将那羲和元君昏迷的身躯招来,置于阵中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个时辰,是庄无道最关键的时候,容不得半点干扰。而她跟随来此,就是为在庄无道最虚弱的时候,为其护法。

    四神生灭祭虽已结束,可在这短时间内,那些修士因命元受损,仍旧难以行动,无力至此一探究竟。更有煞云遮蔽,使人难以察知这内中详细。

    可也不能不防意外,尤其这仙宫之中,正好有着两位,能够在四神生灭祭下依然行动自若的人物。

    好在接下来,都无什么变数发生。再观庄无道的情形,虽是每一息每一刻,都无比艰难,却还能勉强撑住。且随着时间的推移,庄无道身周的黑色火焰,也开始渐渐消褪。

    这明显那四凶的后力,已经显出不足。这使洛轻云的脸上,终于现出几分笑意,。

    情势就如她之前的预想,四凶的反扑之力越强,那封印禁法的封禁之力,也就越是庞大。

    这门秘术,是她穷尽一生智慧,为庄无道量身打造。可能开始威能不显,可越到后来,就越能显其强势。日后也能最大程度的,减弱庄无道的负担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四凶的冲击只会越来越弱,直到降至一定程度之后。

    毕竟哪怕再怎么强横的禁阵,也不可能将那四大凶神,完全镇压。不过那必定是师弟他,可以负担的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心中放松,洛轻云总算是能分出些许心思,去看那羲和情形。以手探脉,只过了片刻,洛轻云就微一摇头,眼透自嘲之意。

    她不但小看了羲和的剑心意志,也同样轻视了这位师妹,在这百万年中的道果成就。

    此时的羲和元君,看似伤情严重。可其实未伤根本,最多百余年的时间,就可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这使洛轻云稍觉遗憾,刚才庄无道出手还是太早了些。这念头本不该有,她不愿见羲和死在此处,可也更不愿庄无道,因羲和而受损。若是能伤得更重些就好了,再有个三五千年时间,师弟与她就不用再担忧羲和——

    洛轻云面上烧起了红霞,为自己突然冒出来的这些念头而羞愧。猛地摇了摇头,将这些繁杂意念压下,洛轻云紧接着,又将一重重禁法,打入到羲和元君体内。

    伤势不重,那就有随时苏醒的可能,这对于她与庄无道,都是一个极大而危险。为防意外,就只能暂时封印住羲和修为。

    而也就在这时,洛轻云心中忽然升出了警兆,皱眉看向了某个方位,随即就眼露轻嘲哂色。

    原来是他,终于有了胆量来这血云之中,一探究竟了么?

    可这个时候才来,不嫌太晚?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