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三五章 太上之道
    北冥闻言,不由一阵哑然无语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确实就如庄无道之言,就似他北冥,除了完成四神生灭祭之外,就别无退路一般。这无法现在也是如此,除窃取北冥这一切布局之外,就再没有其他的选择。

    他北冥完不成四神生灭祭,那么不但这六十万年的布局,都将付诸一空。这具残魂,也将就此消散,所以哪怕明知出现了变数,也不得不将祭法完成。

    而若这‘无法’道人,今日不夺取他的‘四神生灭祭’,那么也会是下场凄凉,必死无疑!

    哪怕他北冥有手下留情之念,可那苍茫天道,也绝不会容无法道人这个的应劫者存活。

    二人之间,其实在‘四神生灭祭’开始的那刻,就已是死敌,不死不休,你死我活之局,今日注定了有一方要道消身陨!

    北冥大仙其实也在不断的思索破局之策,然而正如他的布局,完美无瑕,绝无任何的破绽死角,也无法可破。

    此时当这四神生灭祭被这无法窃取之后,也同样是让他找不到任何的破解之策。

    这庄无道肆无忌惮,代替他成为‘劫果’之后,就这么大刺刺的吸收着那无量浩劫。以‘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’为中心,三千六百五十枚子镜,似如莲华般的绽开。

    除了这本身镜阵,有些防御之能外,那些分魂神念,可以说是毫无遮拦的,展现在了他眼前。

    这应是‘无法’道人最脆弱的一点,只需将这三千六百五十枚子镜中的任何一面摧毁,这无法元神都将损伤不小,灭去三百面以上,此人必将迎来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然而北冥却无法可想,别说他现在是一介毫无法力的残魂,跟本就没可能出手触动这座十方正反星斗神机阵。便是生前的时候,身置此刻,只怕也不能拿这镜阵怎样。

    只因这三千六百五十枚子镜,也同样是被纳入到了此方‘天道’之内!

    任何人意欲与这‘无法’道人为敌,要想摧毁这三千六百五十枚子镜之人,都将迎来无量天劫的轰击,还有整个‘四神生灭祭’的扑杀!

    四大凶神,哪怕他北冥的全盛时代,亦不敢正面对抗。任何一位,都有着与他相当,甚至更在他之上的实力——

    百般寻思都不能有破局之法,甚至连稍稍改善自身处境都做不多,北冥感觉一阵苦涩,

    真是自己太过自负?太过贪婪求全?

    确实,他若只求复生,而不是妄想借劫果‘灭世劫身’,成就混元。他现在的局面,断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样的境地,也不会给这无法道人,任何可以利用的机会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他如没有利用天地浩劫的念头,也未必就会与这无法,成为死敌。

    “劫胎舍利,无涯残魂,居然能汇聚与你一身,这果真是天不佑我!只是如此还不够,想必小友手中,还有一件能扭曲命运因果,欺瞒天道之物?”

    自嘲一哂,北冥大仙已恢复了平静,看着庄无道的眼神,是异常的复杂,言语唏嘘:“真没想到,老夫前后五万年时间布局准备,六十万年的等候,居然都是为人做嫁衣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大仙已经准备认输了?”

    庄无道从神念内映照的那些杂乱天道印痕中,勉力分出了一丝心神,然后抬起了眼,看向了对面。

    随后就为之一楞,只见对面的北冥,此时整个人显得无比的苍老。仰首望天,并无半点的悲意自怜,亦无分毫的愤恨绝望,只有着不服与不甘。

    “认输?怎能不认输?”

    嘿然一笑,北冥负手于身后,依旧是语含自嘲:“今日之败,乃是非战之罪,这是天不欲我成道,无此运势,如之奈何?只可恨老夫当年初成大罗时,挥霍太过,也无甚镇压气运之物,以至今时,屡次三番冲击混元不可得。不过小友你需记住了,今日败的只是我,而非是北冥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念微转,就已明白了对方的意思。今日输在他手中的,只是北冥的这一线楸魂,而非是北冥的本体。

    果然,以这位大仙之能,怎么可能真正在这一局中,就输个彻底?想必在其他处,还有着后手存在。

    这位的心性坚韧不拔,确让人敬服,确不愧是一代大仙。面临这样的挫折,居然依旧能保持从容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其实大仙从未输在在下手中。真正输的,是我无法才对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神情肃穆,郑重一礼。这句话并非歉言,而是语出至诚。这位北冥大仙的布局谋算,皆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这次之所以败落,与其说是输在他庄无道之手,倒不如说是输给了茫茫不可测的命数天意。

    北冥虽能在这仙宫之内,伪造出一个‘天道意志’。可终究还是没能逆转命数因果。

    浩劫天图,劫胎舍利,无涯残魂,此时此刻都全数在他庄无道之手。这样的巧合都能发生,只能说是这北冥命该如此。

    谁都不能确定,这是冥冥中的天意,让这三样事物,齐聚他手。又是否那命运牵引,因果推动,让他庄无道走入这北冥仙宫——

    而这北冥之败,也让庄无道的心内,生起了一阵茫然之感。自己这些年,是自以为掌握了自己的命运,从与劫世尘那一战开始,就已经改变自己未来的命定轨迹,

    可今日再仔细深思,自己的命数,自己的未来,真的被自己改变过了?真正就掌握住了自己天命?

    这苍茫天道,命运长河,实让人既敬又畏。了解得越多,就越感觉无力。

    这念头闪过,庄无道就觉心魔浮升。那太古魔主留在他心念内的印记,也悄然隐动。

    亏得是在时光乱流内,是太古法力不能企及处,否则那家伙,定要兴风作浪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魔念,旋即就又被庄无道镇压了下去,胸内的信念,非但未因此动摇,反而更为坚韧。

    自己为何一定要那么想?是否将这天道,看得太过可怖?

    —自己的命数,一定是被改变了没错!他也确在一定程度上,掌握住了自己的未来。

    然而那大道之途,有如独木。自己既然以及走在了这独木桥之上,那么势必就要挤占了原本属于他人之路。

    今日这北冥之败,是自己一直以来,不断尝试改变自己命数后的结果,而非是其他!

    这就是太皇福德如意图!助人心想事成,操纵运势——

    不过,要想真正能摆脱那所谓的‘天意’,他依然还需怒力。

    完整的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!还有那天机碑!只要有这两样东西在手,就真正有着希望。再或者,只要他能将那太皇福德如意图,修到第十八重天,或者有一日成就半步混元亦可!

    ——这四件事,只需他能做到其中一件,那么他庄无道的命运,就再无需受那天道摆弄!

    一礼之后,当庄无道抬起头时,所有的心绪杂念都已全数消除:“无法谢过大仙成全!”

    敬意归敬意,庄无道却并无半分留手之意。猛然一挥大袖,那黑色锁链就已经蜂拥而出,将那北冥大仙神魂捆住。

    随着庄无道的口中灵言诵出,那北冥大仙的神魂,也化作了点点灵光,不断的升华着。

    这是转而将北冥大仙的神魂,当成了这次四神生灭祭的主祭之物。

    庄无道无法阻止四神生灭祭,却能以‘四神生灭祭’的主人身份,转移那献祭道源的对象。以北冥来代替羲和。

    这倒非是因他怜香惜玉,也非全因顾及洛轻云,而是现实所需。

    献祭道源,与献祭神明相仿,你能拿出什么样的祭品,就能有什么样的收获。

    庄无道自问此身,还承担不了一个大罗境的祭品,强行为之,只会召来不测之果。这种情形下,他眼前的北冥,就是现在最佳的选择。

    或者从这北冥仙宫中,挑一太上仙君也可,可相较于北冥残魂,却又差了几个层次。

    庄无道已经不缺真元法力,太上之境也可在今日成就。所以这整个北冥仙宫之内,唯独北冥大仙,达二百万年的道果积累,让他心动。

    这一收获,甚至超越了由羲和元君转嫁得来的大罗境界——

    洛轻云也直到此时,才终于轻舒了一口气。先是扫了不远处,仍被那黑色锁链捆住的少女一眼,见这位羲和元君的情形,已经在逐渐好转,就又把目光,挪回到了庄无道身上。一双玉手,悄然紧握。

    羲和此刻的状况不佳,元气亏虚,已经伤及根本,元神亦受重创,没有数百年时间修养,难以恢复。不过已无性命之忧,四凶间的神意攻伐,天道意志的碾压。都已经转移消去。只需过上一段时间,就可缓过气来

    所以此时,反而是庄无道,更让她心忧。

    接掌‘四神生灭祭’,祭杀北冥残魂,仅仅只是开始。真正最困难的,是在北冥残魂被献祭之后。

    尤其是方才,庄无道经历的心念挣扎,更让她难以心安。只是今日的一切,洛轻云无法阻止,也只能任由庄无道一人去面对。

    甚至都无需她护法,这北冥生灭祭,自然就可一直护住庄无道,直到这献祭完成。

    随着那北冥大仙的魂影,彻底化成了点点灵光消散。庄无道脸上,也果然现出痛苦狰狞之色。浑身上下的青筋浮现,浑身毛孔之中,也爆出了一丝丝的血雾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庄无道猛然又吐了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“太上者,心有神识,识道可尊——”

    混沌变剑施展,顿时将周围血雾,都全数强行劈散,现出了上方朗朗清空。同时一柱如水液般的清气垂下,直接就将庄无道的身影罩入其内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那一直隔着一层壁障的大道源泉,轰然打开,终于彻底暴露在了庄无道的眼前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