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三四章 顺势而为
    “你这是?”

    北冥大仙的脸上满含疑,他毕竟是残魂之身。法力全无,只凭一道魂念,无法真正洞察那太极阴阳鱼图的究竟。

    只知他在这北冥仙宫内聚集的无量劫力,都被庄无道的这门‘乾坤无量’几近疯狂的吞噬吸走。

    ——简直就是不可思议!哪怕是鸿蒙神通,也不可能如此,这简直就是违逆了天道常理。

    “简直超乎想象,道友竟能不被这劫力所伤,老夫百思不得其解。不知道友,可否为我释疑?”

    “是劫果舍利!”

    庄无道回以一笑,而后大大方方的使藏于太极阴阳鱼图中的劫果舍利,展露灵光。

    只见被纳入太极阴阳鱼图内的无量劫力,正被此物鲸吞吸收着。使得他身周,又再次恢复安宁,波澜不兴。在无量劫力中,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“北冥大仙大约是不曾想到,在下不但是这次的应劫之人,亦曾做过斩劫之人。大约六千七百年前,曾经斩杀过一位劫胎。”

    “斩劫之人?劫果舍利么?”

    北冥大仙一声呢喃,目中的嘲讽轻蔑,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,微微颔首道:“老夫能够想象得到。你道基深厚,又有鸿蒙神通在手,且定是非止一门,能斩杀未成熟的劫胎,并不出奇。”

    清楚了庄无道使用的手段,北冥的神情就恢复了平静:“你有此物在,至少可在半日之内,不被此间天劫所伤。可要想破我这四神生灭祭,依然是自不量力。四凶之力,非是你能抗衡。”

    哪怕是劫果舍利,也不可能无休止的吸收这无量浩劫。半日时间,应该就是那东西的极限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还有这不属于天劫体系的四大凶神!

    然而北冥大仙,却已能察觉到自身心念内的狐疑不安,忌惮惊悸。

    四神生灭祭最强的力量,并不在于天劫,而是那四大凶神。这个无法岂能不知?哪怕是真不知道,洛轻云也会提醒,可这二人,依然是站到了他的面前。且无惊无惧,无畏无怖,似乎已胜券在握了一般。

    天梼、无光、餐元、虚天——四凶之力强横无匹,哪怕是混元道祖亲临,也难镇压!

    北冥大仙自信他的四神生灭祭,绝无人能够破解,北冥仙宫之内也无人能够有这样的能力。

    然而对面二人那自信从容的姿态,却又使他不得不多去推想这种可能。

    “大仙你又错了,在下不是早就说过?我二人自始至终,都未有阻止这四神生灭祭之意。只是为借大仙此局,成我之道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摇着头,语含敬意:“大仙智慧如渊,六十万年生前布局,却仍能扰动整个天仙修界,操御四凶,重伤天命之龙,使羲和元君这样的大罗仙王,亦有陨落之灾。翻云覆雨似如等闲,在下只能说一声佩服。然而天不助你,如之奈何?”

    真元涌动,庄无道手中握着的养魂木顿时粉碎。随着他大袖一挥,那无涯子的残魂,就被强行散化开来,将他元魂身躯包裹笼罩。

    同时间体内的‘浩劫天图’也在同时被催动,以命运之法,欺瞒天道!

    北冥大仙初时不明其意,可随即就发觉到庄无道的身躯,竟也是在疯狂的吸收着那天道劫力。吞噬之速,居然全不在那劫果舍利之下!

    而更使他心惊肉跳的是,虚空中那四大凶神的真形法相,也都纷纷将那凶横意念收回。

    不但不再攻伐庄无道的神念,反而隐隐呈现出了拱卫之态,护持在了庄无道的周围。

    那漫天的黑色锁链,此时也骤然停住,无比驯服的群聚于庄无道的脚下。

    且何止如此!他甚至感觉到,那已被他炼化在体内的劫力,正以洪涛大河之势,奔流往外。才刚刚有了些成果的‘灭世劫身’,也正在不断的崩溃瓦解之中。

    可这又怎么可能?这个无法,究竟是怎么办到的?

    “大仙可是在不解疑惑?其实简单,这乃是百万年前,被玉皇元君斩杀楸劫果无涯子残魄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面容有些扭曲,被那浩瀚劫力冲入体内的感觉,并不好受。神内五大内天地,乾坤无量,都似要被撑裂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他却只能强行忍耐着,刻意分心说话,以消弭肉身中痛苦。看似随意,其实却是艰难之至的为北冥解惑:“大仙你实在太过自信,也过于贪婪了。不但想要复生,更要借劫果的‘灭世劫身’,一步登天,证就半步混元。这却给了在下可趁之机,敢问大仙,在此刻的天道看来,是你北冥更有成为此劫劫胎的资格,还是昔年五劫时代的无涯子,更合天道所需?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话,一边全力转化着这些天道劫气。紧接着又有一面古铜色的宝镜,忽然现于庄无道的头顶。

    七十二重禁制的‘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’,赫然光华大放,接着是整整三千六百五十枚子镜,现于正反乾坤镜的周围,‘十方正反星斗神机阵’层层排列,声势浩大。

    竟然是利用劫果舍利以及那无涯子的残魂,将这些劫气强行转化,用来运转这座庞大无比的镜阵,推衍天道至理。

    每一面子镜,每一个分魂,都能容纳部分劫气。借此之助,以近乎疯狂的速度,推演衍算着。

    剑诀‘混沌变’,庄无道本需再穷一百二十年之力,才能将这混沌变剑,演化到能够容纳周身道果,从而使他一举突破太上之壁的层次。

    可此时此刻,庄无道却只用了不到十个呼吸!就已使这一剑,达到突破太上之壁的所需!

    除此之外,更有种种毁灭之法,强横的灭世神通,印入到他的心灵之内。

    劫果以天地为师,无论是那无涯子,还是劫世尘,在入道之初,都未有参研过玄释魔三教正统的修行体系。完全是天生地养,只从自身所聚的天道劫气中,感悟修行,证就远超此域修者的法体道身。

    庄无道身非劫胎,做不到这些。不过此刻,他却可借无涯子Ε魂以及那劫果舍利之助,驾驭此间无量浩劫,为自身所用。

    哪怕是他自身无法做到,这座‘四神生灭祭’也会帮他,

    只可惜此时,那‘太上度灭真经’的器坯还不在此间,否则今日他只会更显从容。

    “竟是如此?这果然是借老夫之局,成就己身之道!代替老夫,成为着四神生灭祭的主人么?原来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而北冥的脸色已然铁青一片,他是魂身,其实并无什么表情变化,然而在庄无道与洛轻云的眼中看来,此刻的北冥,就是这样的神色。

    北冥仙宫中的布局,可谓是磅礴大气,北冥为此所费的心力物力,都非小可。

    可今日所有的收获成果,都将被庄无道这个凭空冒出的人物强行窃取。这种感觉,绝不会好受。

    不过情形还好,至少北冥并未因此失态,只是眼神阴翳异常,定定的看着庄无道:“那么道友你,又可曾想过这么做的后果?”

    “大仙可是指那四凶?”

    庄无道望了四方一眼,面上虽因劫气灌注而青筋纰漏,可眼眸深处却是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“不牢大仙挂心,今日无法得大于失,也早有准备。既然要借这四神生灭祭成道,那就需承担恶果。且大仙莫非以为,今次在下还有其他选择不成?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