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三二章 鸿蒙命运
    “这与道友你无关!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语?中,无有任何的抑扬起伏,也没有丝毫的语声特征:“道友只需答我,此物是给还是不给就可。时间有限,道友请尽快决断,在下不能在此久候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不给,那么阁下就要杀人夺宝了?”

    那人一声冷笑,满含哂意:“道友真好生霸道!也忒厚颜无耻。”

    “确有杀人夺宝之念!这浩劫天图,某志在必得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直言不讳,杀意亦毫不掩饰,眼神凌厉。此时洛轻云,就在这人的身后不远。只需对方说一个‘不’字,立时就能施以雷霆之击。二人联手,只需一剑,就可将本就外顾的此人斩杀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哪怕是一时半刻,他都拖延不起。哪里有时间,再浪费在这人身上。

    不过离尘宗,毕竟还是正道玄门。不到万不得已,庄无道不愿做这等之事。

    “然而道友也该明白,在下这里,其实已留了几分情面。”

    “情面?确实,不暴露身份,无论是面容声线气机,本道都一无所得。猜不到身份,阁下也就没有人杀人灭口的必要。不过我猜阁下,必是玄门中人,才有这许多顾忌。”

    那人依然是语含嘲意,而后又深思了片刻,才蓦然一拂袖:“罢了,此物在我手中也是无用。总不能为这图,丢了自己的性命!”

    却是感应到了身前身后两道不同杀机,都已经动手在即,再拖延不得。

    随着他语声,一张图录,瞬时飘出了阵外。

    庄无道见状却并未立时伸手去接,而是连续数门道法打出,一层层清光,洒于那图录之上。首先是确证这是否浩劫天图,其次则是观这天图,是否有术法残留,或者其他的毒素陷阱。

    一切无恙,庄无道才将这张图,收取到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阁下倒真是小心,几门术法,都是出自不同道系,让人难知根底。”

    阵中之人又嘿然寒笑,目光阴冷的注视着庄无道:“不过阁下也该明白,拿了这张图之后,便是与本座结下了因果!一旦被本座查知到了身份,你该知后果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在意,身影开始在血雾中迅速消退:“在下静候便是,不过我若是你,那时就不该再生此念。”

    今次之事一旦了结,他又岂会忌惮这区区一个太上仙君。

    那人神情一楞,已经听出了雾中之人言中,那无与伦比的强大自信。

    而也就在转瞬之后,他神念感应中,那两道无比危险的气息,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随着第四张浩劫天图成功到手,庄无道沉重的心绪,总算稍稍纾解了些许。

    离开那位置不远,庄无道就直接在子午两仪梭内,将这张浩劫天图炼化入体。

    子午两仪梭除了遁速绝伦,本身也是极其坚固的斗战之宝。内有一座小型的先天大阵,品阶高达仙阶八品,几乎已至此域极限!此外又有洛轻云为他护法,在这北冥仙宫内,只需不是遇上罗摩衍那,就可保安全无虑。

    其实也没用多少时间,半个时辰之后,庄无道就已将这张浩劫天图,融入到了自身玄窍。

    随着四张残图结合,这张鸿蒙之宝顿时就发生了质变。

    依然是有着无数的红绿符文,可庄无道却能观察道,里面更多的细节。

    此时他若愿意,只要一个念头,就可轻易查知一个人的命运轨迹,甚至千年之内的未来过去。也能洞悉自身的运势,查知福运灾劫。

    那命运神域,也同样有了变化,已经能截取到更多的命运之痕,显化于神域之内。

    也让庄无道,再次想起了当年魔渊大帝的一句话:“吾虽以愿望之法成道,却不敢轻触那命运长河,只能截取一渊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庄无道竟也同样办到,从命运河中,截取了一渊——一渊命河,此刻正在他窍内,

    而这感知运势的好处,其实只是其次楸最直观的变化,还是庄无道那锁因定果,扭曲命运之能。

    已经能够操纵更多的命运之力,他所需付出的代价则是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在连续尝试数次之后,庄无道才真正确定,他的‘天命神域’,确已达到了准鸿蒙的阶位。

    今日之后,任何欲与他为敌之人,一旦接近到庄无道身周万里之内,运势都会衰弱到了极点。哪怕是强如大罗仙王,一身法力在他面前,也最多只能发挥到九成。

    再还有,就是那临江仙剑,也同样已可推升到了准鸿蒙层次!命运神域加持之下,也可使临江仙剑的操纵因果之能,达到极限!

    这也意味着,庄无道掌握的鸿蒙神通,已经达到了六门之巨!

    阴阳劫,混沌变,临江仙,大阴阳混洞神光,乾坤无量,命运神域——无一不是威能浩大的神通玄术,且攻防俱佳。

    那浩劫天图的震颤,也终于平息,在庄无道意念安抚下,渐渐稳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——那元始魔主仍在推演追溯,却已再无法突破他筑成的这层坚实屏障。

    也意味着这件庄无道最担心的事,终可抛开一旁。

    其实这次他特意赶来此间,先收取第四张浩劫天图的缘故,固然是为提增自身的实力。可这只是其次,真正的目的,还是为镇锁自身的天机命数。

    这次他要去做的事情,可能会影响到此域天地的格局。而庄无道自身,在这次事件内的作用,可谓是重中之重,无法绕开,也难以掩盖。

    事前若不做些掩饰,那元始魔主可能只需稍稍费些功夫,就能推衍出这里的详细究竟,从而得知他庄无道,乃是诛杀残骨魔尊的凶手。

    且即便元始魔主做不到,不远处的那位北冥大仙,只怕也会极力的提醒——

    此外四图齐聚之后,还有种种神通,比如‘蒙骗天意’,也正是他现在急需的,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“师弟可已准备好了概”

    洛轻云此时的神情,却有几分踌躇犹豫:“此战问题不大,我只心忧事后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办法,虽有些异想天开,却有极大的可能办到。

    在洛轻云看来,这几乎没有失败的可能。问题是事后的收尾,只会比应付那‘北冥大仙’本身,还要更棘手麻烦。

    “师姐缘何迟疑?”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后是洒脱一笑:“难道你我,还能有别的选择?且我这次好处不小,算是得大于失。其实哪怕不为自身性命,这收益也颇让人心动。”

    他却是看得极开,想要好处,又怎么可能没有付出?此事后续收尾确有些麻烦,可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。

    这也是关系自身的小命,羲和元君若是撑不住,元神被那北冥强行祭杀。那么他庄无道,只怕也是性命不保。

    如今也只有绝地一搏,冒险一试,且这次他可能得到的好处,确实是非同一般!

    “师弟——”

    洛轻云不禁哑然,才惊觉自身道心,果然是问题不小,已经没有了以往的凌厉果决,干脆利落。迟疑寡断,这在以前简直就是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是了,自己虽是为庄无道忧心,可难道师弟还能有退路不成?

    所能做的,只能是无畏无惧,将前方道途的一切碍难,都一剑斩开!

    庄无道则闭目调息,彻底炼化了那张浩劫天图,使自身的法力真元,处于最佳的状态之后,才又驾驭起了‘子午两仪梭‘,猛然再次化光遁行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