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三一章 道心动摇
    “师姐你这是,不看好那羲和?”

    洛轻云被他言语惊醒,眼中终是恢复了些许焦距,往庄无道望了一眼,而后微一摇头:“她确是道心有瑕,撑不过一日的。”

    这点她再明白不过,数日之前,庄无道就曾以灵言舌剑,几乎使羲和元君陷入到了疯狂境地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救她?”

    庄无道神情凝重,认真的看了洛轻云一眼,似能照彻人心:“哪怕是曾被她暗算,道体不存几乎陨落,日后也要被这羲和,无止境的追杀,也不愿她死在此间?”

    洛轻云也同样面色肃然的,与庄无道对视着。而后轻声一叹,孤身往阵外踏去。

    “是本宫欠她的,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这是她自己的事情,没必要把庄无道与离华墨灵,也一并牵扯进来。

    此时北冥虽已身死道消,只是遗留的一线残魂显化,哪怕只是一位小小的天仙,都可将之灭杀。

    可借助这北冥仙宫,还有那‘四神生灭祭’,这位死去大仙的实力却又无比的强大。大不了,就把这条性命,丢在那处——

    不过就在洛轻云,才刚要离阵而去时。庄无道却又苦笑出身,一个拂袖,就使洛轻云动弹不能。

    皇天剑圣的这具身躯,是以他的精血为根基塑造。从某种程度而言,这位如今甚至可算是他的‘女儿’。

    用这针对血脉的禁法手段,限制洛轻云的行动,实是再简单不过。

    不过这只能约束洛轻云一时,以皇天剑圣如今的法力,只需片刻,就可将他的禁法挣脱。

    所以庄无道不敢耽搁,直接长话短说:“师姐且稍安勿躁,我这里,其实还有破除‘四神生灭祭’之法。”

    此言道出,不但那洛轻云,是一阵错愕回望。便连面色已再次灰败下来的无理,也向庄无道投以不信任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什么无知之辈,真仙境界亦非是侥幸得来。知道这‘四神生灭祭’既已成功发动,就已纳入到了此域法理之中,是天道循环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推动这祭法完成的,已经不再是什么物与人,而是这一方世界的天道意志。

    任何人试图阻拦,都是螳臂当车。哪怕是庄无道这个应劫之人,也休想再破坏这祭法半点。

    也不止是他,便是对庄无道最为崇拜的庄墨灵,也同样半信半疑。而离华仙君,则是更不用说。眼含怀疑,猜测这是庄无道,为稳住洛轻云的权宜之计。

    “破除是没可能,却未必不可嫁接转移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仔细思忖了片刻,终究是将那块养魂木,还那劫世尘遗留的‘劫果舍利’,都一一取了出来。他不知这到底会引发何等样的后果,不过他已是无奈,不得不如此。

    “北冥大仙想要将自身塑成劫果,从而冲击半步混元,这也是他如今,最大的破绽——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庄无道就已见洛轻云与云青依的神情有异,都是定定的看着他手中的养魂木。二人目中,皆是复杂之至,有不信,有惊疑,有恐惧,有震惊失措,亦有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暗暗叹了一口气,庄无道故作不见的继续说着:“我这里有个想法,或能使那北冥功败垂成,不过却需师姐助我,在半日之内完善一门封印术法。”

    而此时洛轻云,也终于回过神,眼含薄怒:“无涯子有残魂遗下,此事为何不早与我说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阵无言,他就知最后结果定会是如此。此时也只能顾左右而言他:“师姐难道就不觉,眼下并非是谈论此事的时机?当务之急,岂非是以破除那四神生灭祭为重?且师姐以为,即便你知道了,又有何益?这只是残魂遗魄,连意识都不曾有,师姐其实也无需多虑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轻云剑在这一域漂泊近百万年,关于它的记忆全无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的娇躯轻颤,穷尽了所有力气,才勉强把心绪镇压了下来。可仍无法恢复平静,一颗道心,几乎接近于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——劫果残魂附身于轻云剑,经历百万年。换而言之,这百年内,她自身就是劫!

    以劫果之身,她究竟做了什么事情,那无涯子残魂究竟在这百万年中,做了什么样的安排,她都一无所知!

    甚至都不清楚,那无涯子到底是何时这一线魂念,打入到轻云剑内。

    是轻云剑将那太上度灭真经送出域外之刻?还是无涯子被斩灭之时?

    她自以为已经斩杀了劫果,可这一劫期的真正量劫,却很可能是由她之手引发!

    天道依凭,借她之手,那无涯子究竟做了些什么?

    这是使洛轻云最难接受之事,被无涯子愚弄倒在其次。真正无法接受的,是当年那识天君的语言,她似乎无法如何都无法破解!

    当年识天君对她说过的所有言语,都似在一一印证!

    而云青依也不知似想到了什么,面色亦苍白到可怕:“剑主,那无涯子,是真的陨落了么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阵无语,之前就有预感,将这无涯子的残魂拿出,必定会有不测之果。

    可他也没不曾想到,这会使洛轻云都为之道心失守,几乎入魔的地步。

    心知此时耽搁迟疑不得,庄无道立时口诵离尘宗《灵玄三问经》真言,字字含灵,而后虚空中绘出一道符箓,在洛轻云怔然失神之际,猛然打入她的眉心之内。

    这《灵玄三问经》,非止是一门修持斩三尸法门的秘术,更是修持道心,稳固心境的无上法门。

    随着这符箓打入,直指洛轻云的元神,助这玉皇元君镇压住了那纷乱杂念,庄无道又口含雷音:“师姐你若再这般胡思乱想,我恐那羲和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见那洛轻云的眼中,终于恢复了几分清明,庄无道才轻松微松,长吸一口气到:“无涯子之事,可待日后再说。若能有集齐天机碑又或浩劫天图之日,不难再追本溯源。然而今日,若再耽搁哪怕半个时辰,不但那羲和必死无疑,你我也将覆亡在即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又楞了楞,而后唇含嘲讽:“真要多谢师弟,是轻云我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玉皇元君,随后就调整了过来,几个呼吸,镇住了心绪之后,就目望那血幕所在。

    “我大约能猜知师弟的意思,劫力无道你可应付,不过那四凶怎办?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是一阵头疼,愁眉不展道:“所以才要询问师姐,看看是否能在这半日之内,助我推演出一门镇压之法。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半日之后,庄无道准时从这阵内踏出。除了洛轻云之外,其余无理与离华仙君,墨灵都未随行。此时此境,无理三人都是累赘,已经帮不上忙。

    他们要去做的事情,也非是人多就能有用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首先做的,却并非是赶往那羲和元君被拘拿镇压之地。二人都藏于那‘子午两仪梭‘内,化成疾光瞬闪,朝着他记忆中的某个方位急速遁去。

    此时整个仙宫,都已被那赤红色血雾遮蔽,哪怕太上仙君这一层,也很难将神念大幅展开。

    光是应付那‘四神生灭祭’的命元抽取,就已很是吃力。哪怕是太上境界,亦需全力抵抗,都已无余力顾忌其他。

    那北冥大仙倒是能察觉到‘子午两仪梭‘的遁光,这些血雾,其实就如他的耳目触角一般。此时这北冥主宫内的任何风吹草动,都难瞒过他感应。

    不过这位也暂时奈何不得庄无道,北冥大仙只是一线残魂,并无法力。所有一切的力量,都是由‘四神生灭祭’而来。

    任何想要阻扰这‘四神生灭祭’的存在,都会遭遇四凶与天道劫力,以及仙宫禁法的无情碾压。

    不过相应的,庄无道若没有做出威胁到‘四神生灭祭’的实质举动,触动天道,这位北冥大仙其实也拿他无可奈何。最多也就只能调用这座仙宫大阵的力量,对他出手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燑这位光是为镇压那羲和元君的元神法身,就已经很是吃力,哪里可能分心他顾?

    这北冥仙宫固然还有三日时间,才会脱离时空乱流,从那时序长河中滑出。

    可庄无道自忖若把自己换成是北冥,也会倾尽一切,先将‘四神生灭祭’完成再说。以免夜长梦多,另生变故。

    诸方道祖环伺,无数绝代大罗虎视眈眈,哪里可能让他从容做完这一切?以北冥大仙的谨慎,又哪里可能会安心等到七日之后?

    此时那北冥的当务之急,是尽快将那羲和祭杀,此外的所有一切都是旁枝末节。

    所以庄无道御使‘子午两仪梭‘时,已经毫无顾忌。不过须臾时光,就已到了庄无道记忆中的那处地点。

    那人并不在原地,不过当庄无道洛轻云二人,开始绕此地分头搜寻后,终还是在半个时辰内,寻到了这人的气息所在。

    这位果然没走多远,‘四神生灭祭’发动,这位也同样波及。远远望去,只见是一位面色枯黄的青袍修士,赫然也是太上级的修为。

    这人同样有命牌在身,情形看似颇为艰难。只来得及在自身周围,布下一个小型的阵盘,就不得不入定调息,镇压体内的命运法力。

    不过到底是太上仙君一流,庄无道二人才刚靠近百丈之剧,这位就已惊觉,猛然睁开了眼,双目中神光电闪。

    “是哪位至此?为何鬼鬼祟祟?不妨现身一见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受激,身影仍旧藏于血雾之中,法力气息也尽皆收敛:“无名小道见过道友!本人今日,特为那浩劫天图而来,还请道友不吝相让。”

    那人微微愣神,而后微觉意外道:“浩劫天图?此物乃是上古巫族所传,乃鸿蒙至宝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的残件,共有九张。我手里确实有着一张,不过你要此物何用?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