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三零章 拭目以待
    眼看着天地倒转,乾坤变化,这一刻,庄无道与洛轻云的心绪,都沉到了谷底深处,手足冰凉。

    虚空置换,这位北冥大仙居然还预留着这样的手段——

    此地红色云烟遮蔽,二人都已无法放目远望。不过却能感应得到,此时那三大凶神尸骸,都已在这一刻,全数归位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在这刹那之间恍悟过来,无论是虚空小世界,还是那伪造的星辰,其实都是那北冥大仙摆在明面,掩人耳目之策。

    这位大仙,只怕是从始至终,都没想过要凭借这些手法,就能使三凶之尸在大祭之刻,成功归位。

    他与洛轻云这三日来,在为阻扰三凶尸骸归位匆忙奔走时,绝不曾想到,这位北冥大仙其实根本就不在乎。

    这位已经是在几十万年前,就以恢宏大阵,定锁住了三凶之尸的方位。可以在任意时间,以虚空挪移之法,使那无光,餐元,虚天三大凶神妖圣,复归原位。

    无论他们使出什么样的手段,用何等样的方法,都没办法阻扰。

    被北冥大仙抛出的假象所迷惑,只知追逐着眼睛前方吊着的饵食奔走,却想不到旁边处摆着的,才是真正的正餐。

    好一个北冥大仙!

    庄无道不得不为之叹服,随后就又开始为自身的处境而忧心。

    无法破坏这‘四神生灭祭’,那么他庄无道,以及此间诸人,都将落入最恶劣的境地。

    这仙宫之内的诸多金仙太上,只需能撑到‘四神生灭祭’结束之时,还可能有几线逃生之机。可他庄无道与洛轻云等人,那时却是半分机会都没有,必死无疑!

    他庄无道固然是应劫而至,那那北冥大仙将他斩杀,亦是遵循天道。

    二人之间,如今只能存活其一!

    不过当那‘四神生灭祭’开始的瞬间,首当其冲的,却是羲和元君。

    四凶之力,此时皆贯空而至,因果,厄运,毁灭,吞噬,混沌——十数种大道之力化为锁链,聚结成一条条的黑的锁链,直接就轰碎了太阴的剑幕。随后又似一条条巨大的黑蛇,将羲和元君的身影强行捆住,定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二劫时代的四大凶神一旦联手,是哪怕混元道祖,也要避之唯恐不及的存在。

    此时这四凶,已有三具化为了尸骨,还有一位是跨越时序长河驾凌至此,实力都远不如全盛之时。

    可当这‘四神生灭祭’,终于集齐了四凶之力,也仍是在顷刻间,就粉碎了羲和元君的抵抗。

    庄无道看出那羲和,其实早已筋疲力竭。可此时此刻,依然是不免头皮发麻。方才的羲和,尽管实力不到全盛之时的六成,可战力在大罗之中也仍可名列前茅。

    此时整个仙宫,包括那罗摩衍那在内,所有修士加起来的实力,也最多只与这羲和相当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的存在,居然也仍毫无反抗之力,就被这‘四神生灭祭’生擒捉拿!

    ——这并非是北冥大仙本身的力量,可一当这‘四神生灭祭’开始运转,就可有恢宏伟力,自发的推动这‘四神生灭祭’完成。

    任何试图阻扰,或者意欲抗拒之人,都将被这‘四神生灭祭’碾碎,镇压,毁灭!不止是四凶的力量,更有天道伟力!

    “四神生灭祭?你居然还真把这四大凶神,全数齐集?“

    羲和整个人,被那黑色锁链死死的捆在了半空中,而随身的鎏金剑与子午宙光盘等物,则被全数镇压落地面。虽在不断的嗡然鸣动,却无法突破那四神之力,返回到主人手中,

    不过此时的羲和,却并未有多少沮丧绝望之色,反而是明媚一笑,目含锐芒:“不龙生灭,老匹夫,你倒真有自信,能将本宫祭杀?”

    “元君剑仙心性,意念强绝,换在皇天剑圣斩劫之前,老夫确无把握。可如今——”

    北冥大仙的神情平静,无喜无悲:“元君道心有瑕,又有重伤在身,以北冥估算,至少能有九成把握楸”

    “九成?”

    羲和仰天哈哈大笑,语声则狂放不羁:“那你我就试试看如何?是你北冥大仙,先将北宫祭杀。还是本宫撑到你这‘四神生灭祭’完结之时,将你北冥连同这座仙宫踏为齑粉!”

    那笑声拨洒亿万里,远远传出。便是远隔万里的东南一角,亦能清晰听闻。

    庄无道听在耳中,却不禁暗暗摇头。这羲和虽豪气干云,哪怕身落绝境,亦未有半点气沮,刚强如故,固然是使人敬佩有加。

    可只要是修为有成之人,都能听出这位的中气不足。

    “元君好气魄!”

    北冥大仙亦是眼现异芒,此时二人虽为不死不休之敌,羲和也已暂时落入他手。可北冥对她,依然是十足尊重,

    “那么老夫,拭目以待便是!”

    漫天的血雾狂涌,一瞬间就已浓郁到了化为血泉的地步,仿佛是一个巨大龙卷风暴,将北冥与羲和二人所在之处,牢牢的包裹缠绕。

    到得此时,庄无道哪怕极力以重明观世瞳远眺,也再难洞照那血雾之内的情景。

    其实方才就极其的勉强,是借助了阵法仙玉,还有‘离尘照世镜’这些外力才能办到。

    可这刻那片虚空,已经彻底被血幕风暴遮蔽,已经彻底超出了庄无道的极限。

    这次可真有麻烦了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揉着眉心,眼神苦恼。目光继续扫望四周,试图寻觅其他破局之策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正有诸多离散的天道法理,映照在他的重明观世瞳内。

    不龙生灭祭,祭的虽是不龙山,可其实是暗指那世界源初。故而这北冥仙宫之内,已经有一部分大道之源,开始显化于此。

    若不考虑危险,这对许多修士而言,都是难得的机缘。尤其是对于掌握十七重重明观世瞳,以及法天象地之术的他而言,更是可遇不可求。

    只需在此潜修个三五日,就可抵得平常上万年的参玄悟道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估计,除了罗摩衍那与碧天青这样的存在,其余谁都无暇去理会这些显化出来的道源法理。

    相较于这些大道玄理,自然是自己的性命更重要些。

    ——而似罗摩衍那这样,跨过了太上甚至元始之壁的绝顶大能,早已与大道本源,有过实质的接触,也不会在乎这里的变化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感觉自己,若能在这样的环境下,全力参研个十几日,说不定就能一举突破太上之境。

    可道理相同,此时此刻,他哪里还能够安心悟道?

    “也不知这位羲和元君,到底能撑过几日——”

    哀声一叹,庄无道心中自嘲着,人就是这么奇怪。他方才还恨不得羲和,死在那天梼妖圣的手中才好。可此时此刻,却又指望着这位,能够继续支撑下去,撑到那四神生灭祭结束之时。

    不过话音未落。庄无道就觉不对。转过头时,就见洛轻云的面色苍白一片,唇角处溢出了一丝血丝。双手紧握,气元紊乱而不自觉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皱起了眉头:“师姐你这是,不看好那羲和?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