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二九章 转移虚空
    羲和元君后力之坚韧绵长,此战中已经可见一斑。哪怕排位在羲和之上的其他几位大罗,也很难在天梼妖圣的面前,支撑如此之久。

    不过这应已是羲和元君的极限,庄无道以重明观世瞳观望战局,判断羲和再有半日,就将在天梼妖圣的手中落败。

    私心以为,这羲和元君能死在那天梼妖圣的手中更好,也算是代他解决了一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只需羲和死去,那么这四神生灭祭失去了关键之人,也就再没有发动的可能。

    相较于一个还无法在这一世行动自如的天梼妖圣,那位即将成就半步混元,执掌四凶的北冥,无疑是更让人忌惮的存在、

    两害取其轻,二者相较,庄无道更担忧北冥复生。

    虽说如此一来,那天梼妖圣将会取得驻世之基。可只要天明之龙原虚没死,成功从这北冥仙宫中脱身,那么天梼一时半刻,还难以为患。

    不过看这情形,显然那天梼机会不大,羲和元君仍能支撑。

    只是这位被天梼妖圣逼迫追袭,两日来已经积累了不小的伤势。尤其是在‘四神生灭祭’发动的时刻,天梼妖圣必定还会有一波最后的疯狂。

    即便羲和能够脱身,估计也会是伤及根本的状态。短时间内,没可能有太多的气力,在继续追索他们几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——羲和与天梼双方两败俱伤,这也可算是最理想的状态,

    只需扰乱了‘四神生灭祭’,使北冥大仙的图谋受阻。那么羲和元君,即便能够安然脱身,也再难有余力顾忌到他。

    庄无道诚心的心里祈祷,接下来不会再有其他的变故发生。羲和会如他预料般的重伤,自然,她若能死在天梼妖圣的手中,那就更好不过。尽管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,是小而又小。

    而在羲和元君与天梼二人之外,庄无道关注最多的,就是罗摩衍那,与妖师宫的碧天青等人。

    这两方,看来都是冲着同一件事物而来。就在一日之前,这两方也爆发了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前者固然是元始之境,可那碧天青,也有着几个帮手。

    妖师宫的鲲天老祖,对北冥大仙顾忌甚多,不敢亲自进入这北冥仙宫。可却也将其麾下,实力最强的几位太上仙君,都全数遣至此间。

    那件东西,应该已落入罗摩衍那之手,不过碧天青等人,并未有放弃之意,仍在纠缠争夺。

    这使庄无道,又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——也就是说,在北冥仙宫解除封锁状态之前,他这两个大敌,都没可能再威胁到自己。

    最后是清虚神宗的那一位,庄无道对此人也颇有兴趣。可惜的是,他刚施法窥视,才维持不到三十息的时光,那边就已惊觉,直接就以神力阻绝。

    未必知道是庄无道的手笔,不过却已惊觉到有人在以秘术观照。

    这让庄无道惊异无比,知晓那边分明已是神尊附体的状态。能够在北冥仙宫陷入时空乱流之时,仍能降临于信徒之身,这几乎不可能办到。

    唯一的可能,就是当日他见到的那尊神像内,就藏有着那位神尊的分身。

    清虚妙道元君么?居然在这时候,以化身亲入险地,到底意欲何为?就不惧被人算计,堪破其神源本质?

    庄无道眯起了眼,而后就又摇头。无论这位神尊到底想要做什么,都不是他能顾及的,也无力干涉。

    而紧接着,他就又把目光看向了仙宫中的某处。

    这三日来,尽管他大半的心力,都是放在了如何破坏‘四神生灭祭’上,还有部分注意力,在关注着羲和元君等人的战局。可庄无道也同样不曾放弃过,对那浩劫天图的追寻。

    此时他已经能够感应到,这宫中另一张‘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’的方位。

    只等自己能腾出手来,就可以去收获果实。一旦那图到手,这次北冥仙宫之行,就可算圆满。他可以考虑,如何从这仙宫内安然抽身了。

    这片时空,虽已被暂时阻断,陷入命运与时序乱流。可他若能集齐四张浩劫天图,只要想出去,仍能轻松办到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的时间,转瞬即至。就在子时将至的前一刻,整片北冥仙宫中,忽然就被一层血色红幕笼罩,疯狂抽取着这仙宫之内,一切的的生灵元力。

    庄无道等人藏在预先布置好的阵内。倒是可安然无恙。不过在这附近的数位金仙境,却都是面色煞白,各自坐倒在地,倾尽全力的抵御那血色红幕,调息真元。

    之前的仙宫大阵,只是吞噬修士体内的真元法力。可此时此刻,却是更变本加厉,直接抽取着他们最宝贵的生命元力!

    “还真是一环套一环,这命牌果然也是陷阱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看得是心惊肉跳,只觉侥幸。

    那命牌能使人在这北冥仙宫中通行无阻,可此刻也同样成为那‘四神生灭祭’,抽取修士命元法力的媒介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这些命牌,同样是那北冥大仙精心设下的陷阱。

    也亏得是他们巧合中,撞见了无光妖圣的尸骸,在两个时辰前布阵完成后,就已将命牌摧毁。否则他们现在的模样,未必就能比这些仙修好上多少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庄无道,只是略扫了周围一眼,就再未关注这血色红幕。而是目光远眺,看向了那仍在激战中的天梼妖圣与羲和元君。

    就如他所料,随着子时的临近。这天梼妖圣已变得格外疯狂,出手时已不在顾忌自身。用那近乎以伤换伤的手段,疯狂的扑杀着羲和。

    而那羲和元君,此时也终于是察觉到了这仙宫中的异样。一面倾尽全力抵御着天梼妖圣,一面则是极速的往南突进着,在尝试脱离着这座北冥仙宫。

    情景狼狈之至,就一如之前庄无道等人,被她衔尾追杀时的不堪,全无往日的嚣横霸道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,却并未有丝毫的嘲笑之意,只目不转睛的望着。

    心中也在默算着时间,堪堪等到子时刚至。这北冥仙宫的北面,就传来一声钟响。

    那天梼妖圣愤怒已极,须发皆张,狂怒之威,使周围千里之地,都为之塌陷。

    最后却不得不在一声怒吼之后,整个身躯化作一道红光,遁向了正北面,投入到某个庄无道早已算定的方位。

    而紧随其后,则是一声苍老低沉,浑厚沧桑的语音,震荡仙宫;“天梼归位,天时已至!吾以四神祭不龙,今日当起死回生!”

    那声音响彻在诸人的耳旁,而就在那虚空之中,也有一个身影,突如其来的出现在诸人的视野之内。

    一身月白道袍,五官似如刀刻,不羁的白须洒于胸前,身姿瘦长,气势却又雄浑如山。

    此时背着手,以轻蔑睥睨的神色,扫望这仙宫之内。最后那目光,才落在了羲和元君的身上,老者的面上,略现出几分意外。

    “羲和元君?”

    “北冥!”

    羲和亦是深吸了一口气,面色阴郁异常,没有半点摆脱天梼之后的喜悦:“果然,你便是死了,也要兴风作浪。以四神祭不龙?也就是说,这仙宫之内的布置,是不龙生灭祭?”

    换而言之,她羲和元君。此时此刻,也同样沦为了这不龙生灭祭的祭品,而且是主祭之物!

    知晓了这些,又如何能让她高兴得起来?

    “元君过誉了!”

    那北冥大仙哑然而笑,面上的讶异,已经渐渐平复了下来:“说来也是阴差阳错,此间的四神生灭祭,针对的本非是元君,而是另有其人。可如今元君既然已经进来了,那么本座也就只能将错就错。大罗之位有限,吾欲复生,必得借一人性命方可,元君你,已是本座现在唯一的选择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北冥大仙话音落时,这仙宫中四面八方都有光华打来,正是‘北冥裂鲸神光’。

    这些禁法,之前哪怕是弱如无理,都无需太过在意,轻松就可化解。

    可此时此刻,这仙宫大阵的气象,与之前已截然迥异。有了北冥大仙亲自坐镇掌握,那‘北冥裂鲸神光’的威能,与以往已是无法比较,判若云泥。

    羲和元君并不愿坐以待毙,只稍稍喘息了刹那,太阴剑幕就在这倾刻间张开到了极致,遮护着她的身影,继续往那南方冰壁所在,狂猛冲击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之前这位与天梼妖圣搏杀三日,伤势太重,余力无几。尽管这位依旧是气势狂烈,可其实光是打灭那些银白光华,破碎‘北冥裂鲸神光’,就已经耗尽了羲和元君,全部的气力。

    “道友又何需白费力气?虽说此番大祭,略有些意外发生,可大致仍在我掌握之中。道友你,其实无路可逃——”

    北冥大仙一声叹息,而后四面八方处。有无数黑色似如巨蟒的锁链,伸展了出来,试图捆束住那羲和的躯体。

    内中张开了‘太阴天轮’,淡金色的剑光横扫,将一切锁链,尽数腐朽蚀化。

    然而庄无道在远处看着。却能见那羲和元君,能够活动施展的余地空间,已经越来越小。左冲右突,都不能成功脱生。

    而相较于羲和困境,庄无道却更在意身侧洛轻云的动静。这位虽是极力的掩饰,可一双手却已在她袖中,死死紧攥着。

    不过这位应能忍耐,毕竟再有片刻,这四神生灭祭,就将结束——

    使庄无道暗暗摇头,这对姐妹之间的恩怨羁绊,常人真难理解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那虚空之中,那北冥大仙也终于察觉到了异常,四下扫望着。

    天梼虽已归位,然而那无光,餐元,虚天三大妖圣骸骨,却都是出现了变故。

    西面地沉塌陷,使无光妖圣的骸骨,开始了下沉,更有白虎之力,在那方聚集。

    星空中那枚假造的星辰,也无法将餐元之力,成功投照到东面。

    至于南面,那片虚空小世界,也似出现了阻碍,始终不能就位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!这是何方道友,在阻我大祭?能预知本座图谋,也算不凡——”

    那位北冥大仙先是微扬白眉,目光从羲和的身上移开,继续四下扫望。

    这次却并未多少轻蔑之意,多少带着几分凝重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搜寻无果,那北冥大仙的面上,却透出了几分了悟,释然的摇了摇头:“原来如此,居然是应劫之人?老夫却是未曾想到,此世之中,居然还有你这样的存在。不过,无妨——”

    那北冥大仙,神情自始至终都是淡定自若,而随着这位一抬手,整个北冥星空,又开始了山摇地动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