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二五章 心可贪天
    “这个北冥大仙,果是老谋深算,居然还有这样的布置。如此看来,我等是只能在这里,多等候一段时日了。”

    只需在这里再等上一段时间,那么一切都自可水落石出。

    庄无道亦微微颔首,若他的推算无误,只需再有两个时辰左右,就当可验证出他与洛轻云的猜测正确与否。

    不过接下来等待的时间,并不平静,令庄无道为之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此时这整个北冥仙府,都是动荡不宁。有资格进入主宫内的那些仙尊魔头,本就不是什么能够安分守己之辈。又有了一个强势无比的‘罗摩衍那’,就等如是一滴水液,被滴入到了油锅之中,

    庄无道远远望见,那边方向有好十几处都是宝气冲天。其中光是达到神宝等级的,就足有两件!可能及不上他的‘子午两仪梭‘,可亦都最顶级的至宝。

    不过随之而来,则是一波波使人心惊肉跳的元力震荡。连绵不绝,多达数十余股的强横气机,在这仙宫之内,犬牙交错,彼此交锋着。

    光是庄无道能够以重明观世瞳望见的大战,就有着十余场之多。交手者无不都有着至少金仙玄魔一级的修为,甚至是太上一级。

    其中两处,几乎就波及到了他们所在之地。亏得是那几方的修为法力,都不是太强,庄无道以‘命运神域’强行扭曲命数,才使诸人未被卷入进去,

    不过这番象,让庄无道看得是一阵摇头,感觉这些人,就像是一群正在互相撕咬中的疯狗,为了北冥大仙抛出来的这些狗骨头,争斗到不可开交,拼却性命。

    自然,他庄无道也是其中一员。只是运气稍好,这骨头已经提前吃到了肚里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的时间转眼即至,也就在子时刚至的刹那,庄无道就猛然抬起了头,看向了上方虚空。

    没怎么犹豫,庄无道便身影闪动,不过片刻,就已跨入到了一片虚空世界之内。

    这片世界,本不存在于此。是随着仙宫大阵的轨道循环,才滑动到了此楸。不但藏得隐蔽,北冥大仙布下的禁法,也颇为强力。

    而当庄无道用了整整四个时辰,总算将一重重的禁法破解,进入这方虚空时,面色顿时就凝冷一片。

    眼前的情形,就果如他与洛轻云的所料,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混沌之尸!”

    洛轻云亦紧随其后,进入到这片虚空,先是柳眉轻挑,而后一声叹息:“就猜到了会是如此——”

    此时二人眼前,同样是一头巨大如山般的尸骨,同样是气势滔天,燃烧着凶焰业火。

    不过不同于那无光妖圣,只剩下了骨骸。这片虚空世界内摆放着的,是一头完整的兽尸。

    人头羊身,六足四翼,身有百目,身躯混化五灵,介于虚实之间,正是四凶之中的混沌!

    亦是混沌一族中,唯一的一位大罗妖圣——虚天!

    “四凶之尸,早在二劫末,三劫初时,就已经不见踪迹。也不知这位那北冥大仙,到底是从何处寻来的?”

    离华仙君却是楞怔了良久,才醒过神来,目光闪动着:“西面是无光妖圣,南面是虚天妖圣,东面多半就是那饕餮餐元妖圣。至于北面,应该就是那位已经出现过的天梼妖圣,北冥大仙定有办法使其就位。这应是不龙生灭祭,不对,应该说是四神生灭祭才是。”

    四大凶神之中,以天梼妖圣为尊,故而居于北。混沌战力最弱,所以居于南。且各自对应四象之形,可以说是‘逆四象’的排列。

    所谓的‘不龙’,是指一劫时代,天地还未破灭之时的一座神山。传说中此山连接天地,是天与地之间的支柱,是整个界域的基石,也是阴阳二界的桥梁。许多人相信这‘不龙’神山的一端,连接着天地之源,法则大道与一切的起始之处。

    而所谓的‘不龙生灭祭’,则是玄门中研究出的一门秘术,可以搭建出生死之桥,沟通天地,贯通阴阳,直指道源。使死去之人,得以再生

    不过世间真正能完成‘不龙生灭祭’之人,是少而又少。这可不是普通的死而复生,从死界中招区魂魄。而是等同再造,将本来死去之人,重又完整创生再造出来——

    是一种只适合太上境之上,那些盖世强者的复生秘术,会造出无穷的业力孽火。

    而北冥大仙的这座‘不龙生灭祭’,又在原本的基础上加以改进,竟然是以二劫时代的四大凶妖,作为这‘不龙生灭祭’的基石!

    天梼,无光,餐元,虚天在二劫时代,亦为一方神主,是所谓‘四凶神’。而按北冥大仙的布阵的方式,说此阵是四神生灭祭,最是恰当不过。比之普通的‘不龙生灭祭’,效果更强数倍

    “不愧是北冥,心可贪天!”

    洛轻云深吸了一口气,眼神中并无轻蔑,反而含着淡淡的敬佩。

    ——就在所有人,都以为这北冥仙王,只能重走轮回,再塑道基时。这位却已在悄无声息中,收集到了三大凶神的尸骨。更已经做好了准备,将那二劫中天梼妖圣,引至到这一时代。

    而这‘四神生灭祭’,分明是已经接近尾声,距离完成只差一步、

    “确实气魄宏大!”

    庄无道亦微微颔首,意示赞同:“二劫中的四大凶神俱在,就不知那位北冥大仙,最后会如何使天梼归位?

    “可能就是北冥本人的尸骨,那天梼以北冥遗骨为柱,才得以跨越时序长河,存在于这一时段,可也必定会受那北冥大仙限制——”

    洛轻云亦陷入深思,猜测着道:“那天梼妖圣疯狂攻杀羲和,可能也正是这位凶神,已经察觉到了北冥图谋。所以急于寻找合适的柱标替代,之前是原虚,之后则是羲和。”

    正说到了此处,洛轻云的语音一顿。只觉这附近的虚空,忽然间剧烈震鸣。那元气反应之强,胜过了几人之前感应到的任何一道,更胜过庄无道与那残骨一战之时的十倍!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亦吃了一惊,下意识的就以重明观世瞳,往那源力震荡的来源处,遥空望去。

    随即就见诸人所在不远处,那层本该是牢不可破的冰壁,此刻竟然是被打破了两道巨大的窟窿。

    一金一红两道光影,就如是电光火石,冲入到了这北冥主宫之内。同样是毫不畏惧此间的仙宫禁法,可此时那两道遁光的声势,比之那‘罗摩衍那’还要更显强横霸道十倍!使得仙宫内,几乎所有感应到的修士,都是愣然上望。

    那二道气息,庄无道也是熟悉到了极点。其中之一正是羲和元君,而那赤红光华,则分明是那天梼妖圣无疑。

    根本就不用提醒,庄无道诸人都是自觉的收束着自身气机,尽量不使自己的存在,被那羲和发觉。

    那位虽被天梼妖圣纠缠,可一旦赶至到庄无道等人,哪怕只能吃出些余力动手,也足以使他们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好在这片藏有虚天妖圣尸骨的虚空世界,本身也有压制元力波动,屏绝神念感应之能,用于掩藏虚天妖圣尸骨的存在。使无理,庄墨灵这些修为浅薄的,亦得以受益,

    那位羲和元君,本身似也无瑕他顾。虽是在极近的距离横空掠过,却对庄无道等人全无所觉。

    至于天梼妖圣,或有感应,或者没有,不过无论是哪样的情形,那位都绝不会将他们这些蝼蚁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二人一追一逃,转瞬之间就已飞逝千里。

    待得那边,终于拉开到了安全距离。庄无道才又再次睁开了重明观世瞳,继续眺望着那两道光影。

    时隔十余日,羲和元君的情形极其狼狈,已经被那天梼妖圣逼到窘迫不堪,一身道衣,居然已经无法再保持整洁。

    好在这一位,并非似天命之龙一般,失去了天道的庇佑加持后,就完全是个银样蜡枪头。

    即便是被那天梼妖圣,全力追袭攻杀十数余日,本身也未有什么了不得的伤势。

    庄无道只远远观望到,羲和目含狂怒,似已因天梼妖圣的纠缠,烦恼不耐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给我滚开!”

    随着这声震荡四野的轻叱,那虚空之中顿时就有一团金色的剑幕,铺天盖地的洒出。

    太阴之气,岁月之力,只一息间就将那处万丈方圆,都腐蚀成了齑粉尘埃。

    那天梼妖圣,亦被笼罩那金色剑光之中。那浑身凶戾之火烧显黯淡,一身气元,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弱消逝。

    然而仅仅一瞬之后,那天梼妖圣猛然一抖身躯,整个妖体就又再次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羲和元君的鸿蒙之剑,固然是强横难当。然而这天梼妖圣,却亦有鸿蒙之术抗衡,以时序之法,抵消岁月之力。二者本为一体,而前者的大道等级,本就更凌驾于后者之上。只有那太阴之气,才能真正威胁到这头四凶之首。

    不过那羲和也借此稳住了阵脚,身影浮立在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“说了本宫另有紧要之事,无心与你纠缠,可看来你天梼却是得寸进尺了!真当本宫好欺?也罢,在杀她之前,本宫便与你战上一场合何妨——”

    剑意拔升,瞬时经历了数次变化,而后羲和与那口鎏金剑,顿时化作了一道赤金色的流光,往天梼妖圣裹带的那层赤色魔云中冲击。

    这次竟是反守为攻,剑势强横绝厉,以破灭一切之势,把那团赤色魔云强行撕开,显露出天梼妖圣的真身。

    这两位大罗仙王间的大战,甫一开始,就显出了遮天声势。使周围万马齐喑,所有的修士,都纷纷收敛住了自身气息,静观待变,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这时,却已无心去关注这场大罗之间的旷世大战。而是面色微变,看向了北冥仙宫外的虚空。

    他能够感觉得到,这座庞大的北冥仙府,正在‘挪动’着。位置不变,然而周围的时序虚空,都开始了扭曲变化。几乎已经斩离了与现世间的所有联系,使所有的天地法理,都纷纷嗡然鸣动,撕裂破碎着。

    就如玄碧仙王,在不久之前预言的那般,这座北冥仙宫,正在滑向了时序乱流,脱离了命运长河,被紊乱的元力笼罩。

    这方虚空,一切既定的过去未来,一切的命运之痕,都在破碎变化着——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