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二三章 罗摩衍那
    狂雷烈火,瞬时就笼罩住了无理这辆华丽辇车。那贯空而来恢宏伟力,根本无可阻挡,须臾间就有将这辆‘南斗玄龙辇’生生压碎之势,

    一阵阵爆鸣,在车内几人的耳旁响起。整个车身,也不断的发出‘咯吱’声响。

    这是辇车内的禁阵,正在这罗摩衍那的压迫之下,不断的崩溃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暗暗摇头,无理这辆辇车,终究还是比不得他原本的车龙辇,仅仅只五阶的仙阵,并不足以对抗这元始境的罗摩衍那。

    哪怕这北冥仙宫的冰壁内,元始魔主的神力难以降临,这罗摩衍那只能以本体的实力应敌,也依然非是‘南斗玄龙辇’可以抗拒,

    不过仍不如羲和,对方那磅礴的气元势压,虽看似毫不逊色于那位羲和元君,霸道凶横处甚至更胜过后者,使人胸中沉闷,几乎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,却仍能区分这二者间的区别,这位罗摩衍那的法力,远不如羲和的精纯凝实。一身所携之‘法’,亦是差了羲和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大罗仙王与普通的元始仙王,终究还是有着区别。若有自己那辆车龙辇在,这罗摩衍那,定不能如此狂妄,直接就欲以法力强行压灭禁阵!

    知晓此时他若再无反应,那么身下这辆‘南斗玄龙辇’,必定会被对方的法力撕碎不可。庄无道一声冷哼,而后一道太霄重明离合神光,猛然从这辇车之内爆发。

    不但一击轰灭了那赤红雷火,更将那罗摩衍那挥展过来的法力,强行打灭!

    不过对面的少年,却并无怒色,反而是眉头轻挑,露出哂意:“原来是离尘宗的玄夜仙君。看来还是一如以往,喜好藏头漏尾,形迹鬼祟。”

    只是一击交手,这位就已经认出了庄无道,身为‘玄夜仙君’的身份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因庄无道出手打出的太霄重明离合神光,与‘玄夜仙君’本人出手有多相似。

    而是庄无道直接扭曲了因果命运,定下了自身术法与‘玄夜仙君’!似之果,然后再定前因。本来就有六成的相似度,在命运神域的作用下,直接攀升到了九成五。

    仅这一道普通的太霄重明离合神光,就消耗了庄无道足足四倍的法力。不过也将玄夜仙君的法力,模仿个十足。

    哪怕是这似与玄夜仙君见过面的罗摩衍那,也看不出真假。

    “本座如何行止,与你罗摩衍那无关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声音沙哑,尽量模仿着玄夜的语气声音:“倒是阁下,无端阻拦本座路途,又是何意?我离尘宗的‘南斗玄龙辇’,罗摩道友当不至于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为何阻拦?嘿嘿,本座自是心存不善。原本是为看看这辇车内藏着的,到底是何等样的人物,可如今又想,这次如能顺便将你玄夜除去,岂非是去了心头一患。”

    那罗摩衍那自负一笑,神情晦涩:“难得有此机会,我罗摩实不舍得错过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一沉,他实不知这罗摩衍那,与玄夜仙君之间,居然还有着一段不小的仇怨。能说出‘心头一患’四字,想必是牵连非小。

    而对面这位的刺骨杀机,亦毫不掩饰,使他心中微冷。罗摩衍那的实力远不如羲和,可元始级的强者,依然强过他不少。

    庄无道对此人,并无多少畏忌。可一旦交起手来,不可能不被对方窥出根底。

    好在如今,他已有了办法化解。换在更早的时间,这次必定要与这人拼命不可。

    一个闪身,庄无道以玄夜仙君的形象,现出在了辇车之外,神色冰冷无情,亦无半点怯意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若罗摩道友认为可在这北冥仙宫留住小道,那就尽管动手便是。”

    法力真元鼓荡,一片片的重明之羽,在庄无道身后凝聚,只须臾间就是一对庞大的羽翼形成。

    这是玄夜仙君特有的神通‘重明天翼’,庄无道以自身十七重天境界的重明阳神录及因果之术模仿,看来也是似模似样,朱/p>

    “胆气不小,看来之前的教训真不够——”

    那罗摩衍那似笑非笑,而后毫无预兆的,就已招出一片片黑色的死寂刃华,骤然在庄无道的身侧爆发,往他身躯所在绞击而至。

    庄无道早有所料,随手在身旁一拍,就有着一头虚幻的重明鸟真形,骤然在他侧旁现出。重明虚神之术,同样是玄夜仙君最擅长的术法之一。

    庄无道以这十七重天境重明阳神录的修为,将‘玄夜仙君’的神通大法,亦展现到了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而后庄无道又悄然间,将几滴取自离华仙尊的精血,弹入到那重明鸟真形之内。

    这头‘重明虚神’的气机,顿时就以惊人的速度,壮大充实了起来。片片火雨飞散,带着雷火之光,将那些黑色的死寂刃华,强行化解崩碎!干脆利落,就已将此术抵御。

    玄夜仙君的‘重明虚神’术,乃是推升至超品巅峰级的术法神通。

    这方面庄无道略有不如,只有配合那‘雷火仙元’之术施展,才能与那玄夜比较,甚至更有超越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他不能施展带有先天战魂特性的术法神通,‘雷火仙元’更无法施展,法力修为亦差了数个层次,所以只能借用离华仙君的精血,来提升此术威能。

    “多年不见,看来仙君的重明一脉术法,又有了精进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罗摩衍那的目中也确是现出了几分讶色。而后随手一招,立时就有一口燃烧着黑色火焰的长枪,落在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之前二人交手,都只是以试探居多,并未全力以赴。直到此时,罗摩衍那才有了几分认真之意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再沉,不过此刻却是不能露怯。一把由重明鸟的羽毛织成的羽扇,在瞬时现于身前。

    玄夜的成名法宝,是取一劫时代,一位重明妖圣遗下的三十片羽翼,炼制而成的‘离尘仙扇’。

    庄无道手中自无此物,只能以幻法与因果之法模拟。可这件‘仙宝’,能在这罗摩衍那的面前瞒到几时,他也是心中无甚把握、反正是时时刻刻、都要做好被拆穿的准备就是。

    不过也就在这时,庄无道的身后处,却毫无预兆的传来了一声冷哼:“换而言之,你们元始魔渊,是欲再与我离尘做上一场?”

    随着这话音,一波宏大之至,强横犀利几乎不逊色于羲和元君的剑意,顿时覆盖此间。

    一位碧蓝色道袍的修士,蓦然从庄无道的后方处,踱步走出。容颜如玉,眼神轻蔑,目望罗摩。

    “本王只恐你罗摩,再无机会返回罗刹魔渊。”

    罗摩衍那乃是元始魔主麾下十九柱神魔之二,可平时却并非居于元始魔渊内,而是常年作镇执掌罗刹魔渊,同时也是罗刹一族之主。

    就如同之前这位罗刹魔主的杀心毕露,此时现身的这位蓝袍修士,也同样是毫不掩对罗摩的怒火杀机。

    “玄碧!”

    罗摩衍那的眼微微一眯,而后就一声失笑,将那黑焰长枪随手收起,颇为遗憾道:“真是可惜,你若再晚来片刻,说不定只能为这玄夜收尸,只能说他运气不错。”

    眼前这位,并非是玄碧仙王的本体,而只是玄碧借助此间某件‘真形符’之类的法器,以强横法力干涉,在此处投影显化出来的分神。

    不过这位仙王既然已经能投影至此,那么想必真身也已不远。面对大罗,他罗摩衍那不能不慎重思量,收敛一二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固然有着元始魔主为后盾。然而这离尘宗,可亦是玄门中被称为小祖庭的存在。

    加上一个三劫积累的绝尘子,门内四位大罗级的战力,强者如云,可谓是独步天下。甚至较那三大道门祖庭,也只略有不如。

    在天仙界中,离尘绝不会畏惧元始魔主。今日他若在这里对这玄夜下杀手。那么就如这玄碧所言,离尘也绝不会容他安然离开天仙界。

    见那玄碧仙王的剑眉依然紧凝,眼中的寒意,亦如万古不化的玄冰般,不见半点舒缓。罗摩衍那便又语锋一转:“放心,魔渊与你们玄门血战之期未至,本座还能忍耐得住。今次出手,只是试试看你家这位师弟的法力如何而已。我主座下残骨神魔,近日在北冥仙宫之陨落。本座奉魔主之命前来,查明真相。职责所在,不得不然。今次就到此为止,不过,本座希望你家这玄夜仙君,与残骨神魔之死真无关联,否则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顿住,罗摩衍那冷冷的一哂,而后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这人来的快极,去的时候,也同样迅捷。直接化作了一到红光冲空而起,仍是全不在乎这仙宫中的诸般禁法,声势滔天,肆无忌惮的横空掠过,然后一眨眼就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待得这人远远离去,庄无道才觉心中轻松了下来,转身朝着那玄碧仙王一礼:“幸亏师叔即使赶来,否则弟子凶多吉少!”

    这次可谓是险而又险,若非是玄碧仙王及时以法力投影现身在此,估计再有三个呼吸时光,就要被这位罗摩衍那,试探出真知的根底。

    “你这次实在过于冒险。”

    玄碧仙王也转过头,眉头紧皱:“以元始魔主之能,迟早会查得真相。说来我也奇怪,以无道你的性情,绝非是会轻易惹是生非之人。到底是为何事,定要斩杀那残骨神魔不可。”

    其实不止是庄无道,那残骨的行事风格他也略知一二,是元始魔主的臂助之一,同样罕有主动招惹事非之举。

    这二人见面,最大的可能就是两不相干,擦身而过,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却笑了笑,并不答话,只静静将那‘子午两仪梭‘招出,然而浮于身前处。

    “为此物如何?”

    “子午两仪梭?”

    玄碧仙王的瞳孔一凝,而后就哑然失笑,眉目间显出了刚强凌厉,言语间则更仿佛是轻蔑一切的霸道:“既是遇到了这样的道缘,那就难怪了。敢阻我道者,必斩不饶!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