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一九章 子午两仪
    “只是如此一来,只怕你我仍需再韬光养晦一段时日不?,”

    庄无道轻声叹息之后,又自嘲一哂:“本以为从此可再不受约束,结果却还是得老老实实,再做一段日子的无法道人。”

    从今日开始,他就需再一次遮掩住自己真实的修为战力,以免被那人怀疑。

    至少在他成就太上境之前,必须得躲在那位元始魔主的视线之外。否则哪怕是离尘宗,也未必就能护得住自己。

    在离尘宗内自然可以无事,可他庄无道总不可能几万年如一日的,躲在离尘总山?

    那残骨神魔乃是元始座下的十九柱神魔之一,在元始魔主眼中,未必有多看重。然而部属被杀,元始魔主身为此域中,至强的存在之一,不可能不做反应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次残骨进入北冥仙宫,分明是身负着元始魔主的某种使命,却在仙宫莫名被他袭杀,那元始岂会善罢甘休?

    很简单的道理,若庄无道有着足够自保之能,有着能使元始魔主也要为之忌惮的实力,那么这位魔主,多半是要谨慎思量,三思后行的。最后这件事多半是要应付居多,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毕竟玄门与魔渊之间征战厮杀已达数个劫期,彼此之间的仇怨,已经是牵扯不清。离尘与元始魔渊之间,亦曾有过数场大战,彼此都有太上境的仙君魔主死伤,一个残骨魔尊,实不值得元始费太多心力。这样的人物,元始魔主要多少就能有多少。

    不过若他无法,在那元始魔主眼中,是只需弹指就可诛灭的对象,那么这位魔渊至尊,多半不吝出手,借他庄无道的性命立威,来警示世人。

    只有太上!只有大罗!越过了太上之境,他才能有对抗元始魔主的资本;进入到了大罗之门,他才有让元始魔主慎重以待的本钱。

    不过既要韬光养晦,几人在这北冥仙宫之内,最好是莫要再与人碰面为佳。可这根本没可能做到——

    而庄无道紧接着,又心中微动,转而把目光往无理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无理先是微一愣神,随即就若有所悟,朝着庄无道等人一笑:“无理明白了,之后有得罪仙君与元君处,还望几位见谅!”

    这次北冥仙宫之行,他们不与人朝面不太可能。这里虽有二十万里方圆,可真正能有所收获的区域却不多。凡能够进入这主宫之人,实力也不可能太弱。

    他们太张扬了固然会吸引到那元始魔主的视线,可若是太过低调,也同样会使人怀疑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等人,却可伪装成他无理的护卫。以五元斋少东主的身份,身旁有些绝顶强者护持,也是理所当然之事。

    这一次无理遇险,离尘宗遣门中高人前来救援,更不会使人生疑。

    “师弟原来真非蠢人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一笑,眼现赞赏之色。无理却是一阵无语,忖道自己在这位师兄眼中,难道一直就是一个白痴蠢货的形象?

    而此时他胸中更是阵阵波澜起伏,久久不能平息。庄无道杀人夺宝时的霸道果决,心狠手辣,让他至今都觉寒毛悚立。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庆幸,自己是这魔头的同门,而非是其他。若非是顾忌着同宗的情面,以他无理之前的所作所为,只怕早就已被这位挫骨扬灰,神魂俱灭了。

    又为那洛轻云的默认而暗自心惊,之前他口中的‘元君’,指的正是皇天剑圣的道号玉皇元君。

    可这位却毫无否认之意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却并无再关注那无理的兴趣,此刻略一思忖之后,就又从自己的小乾坤戒中取出一张符箓。展开之后,立时化作点点灵光,散入到了自己的身躯内。

    而后他一身气息,顿时彻底收敛,看起来与普通人别无两样。

    原本在他想来,把自己伪装成太上境仙君,才最是妥当。不过此时他正在服用那太一混元丹,一身气元正在内炼之中,气息黯弱,所以再怎么伪装都不像。所以干脆反其道而后行,让人看不清究竟深浅。

    又取出?一面银色锦帕,罩在了自己的身上,摇身一边,就变化为一位黄面长须的中年修士。

    离尘宗有一位名唤‘玄夜’的太上仙君,正是这般模样。平时这位,最喜的就是收敛气元,在天仙界行走。

    他这位师叔,近年正好在离尘宗内闭关修行。离尘总山有绝尘子与摩天大仙在镇压气运,旁人难以推算到‘玄夜’的行踪。所以庄无道这次伪装此人之后,只需在返回宗门之后,请动绝尘子又或摩天大仙为他收拾一番手尾,就可做到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至于之前,他进入这北冥仙宫的一切痕迹,都已经由羲和元君代为扫除,所以无需担心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为何能有自信,瞒过那元始魔主的最大依仗。那位要想追查,必定绕不开羲和与那头天命之龙。

    此时洛轻云等人,亦各自变幻了摸样。都变化不大,只是把自身伪装成五元斋的供奉女仙而已。一身气元法力,都与之前并无二致。

    庄无道幻化‘玄夜’的法器,从从无理的乾坤戒中取得,是一件达到先天中品,名为‘幻元砂’的至宝。

    此物别无他用,然而那幻化之能,却可比肩最顶尖的幻法宗师。

    几人都无这样的宝物在手,自然不敢做出太大的变化,以免被人识穿。

    不过当见到庄无道变幻的形象时,离华仙君还是微一凝眉:“记得在入宫之时,主上曾经与那位大乘佛主,碧天青,还有清虚神宗那人有过接触。少主这身份,怕是难以掩饰——”

    “此事无妨!”洛轻云却并不在意:“别忘了师弟他,自始至终都在车龙辇内未曾露面,那几人从未见过师弟真身。为何就不能是玄夜仙君,伪装成无法师弟?且仙君以为,哪怕我等真做到天衣无缝,又能瞒过那元始魔主多久?”

    其实从来就没指望过,他们能一直将那元始魔主瞒在鼓中。

    她能够看得出来,庄无道其实已有了足够自信,成就太上境,最多就在这二三十年间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也微一颔首:“聊尽人事而已,实在瞒不过去,那也就只好兵来将挡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庄无道就看向了之前被他擒摄在袖中隐藏的青蓝光华,眼中现出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他没想道,这次本来是不情不愿的北冥仙宫之行,竟然还能有这样的收获。

    “子午两仪梭,当年北冥手中的至宝之一,此物遁速傲绝天下,曾经使北冥数次逃脱大难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的眸内,亦是闪现着喜色与疑惑:“这样的东西,他都舍得抛出来,真不知这北冥,到底是打得什么主意——”

    难道说,这次北冥仙宫现世,真的只是意外?北冥算计有误,所以使仙宫暴露,一身遗宝传承,也将为他人所得?

    洛轻云心中不愿相信,然而眼前的事实,却又让她心生疑虑。

    这乃是先天极品的灵宝,世间不超百件,独一无二。失去之后,那北冥大仙取回此物的可能,可谓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暂无心思理会这些,把玩着这件‘子午两仪梭‘,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他正愁手中,没有合适的飞遁之宝,可转眼就有了‘子午两仪梭‘这样的神物到手,也算是心想事成了。看来最近他虽走了霉运,麻烦不断,厄运不绝,接连遭遇险情,可运势却并未就此衰落,依然是鸿运齐天。

    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,若非是之前遭遇的那一连串的变故,他又哪里有可能得到这样的好宝贝?

    ——这不但是已经被祭炼到了八十重仙禁,已经踏入神宝层次的先天器物,更是以太阴太阳之力催动的至宝!

    子午两仪,白日为阳,午夜为阴,此物的遁速,只会更凌驾于那羲和元君的子午宙光盘之上。无论白日黑夜,都不会受到限制。

    且不似那子午宙光盘一般,只能用于遁行。这‘子午两仪梭‘的斗战只能,同样不弱!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此物对庄无道而言,最大的作用还是斗战方面。

    ‘子午两仪梭‘在手,庄无道的太阴太阳双翼,还有那齐集七十二大外接玄窍的神通‘大阴阳混洞神光’,更可一举冲到鸿蒙的境界!可以曾为他现在,掌握的第四门鸿蒙级的神通!

    正常的情形下,只需他越过太上之壁,‘大阴阳混洞神光’就可衍化鸿蒙大道。成为与乾坤无量,混沌变,阴阳劫同一等级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在那之后,这‘子午两仪梭‘一样可助他神通极化。使这‘大阴阳混洞神光’,再提升至少大半个阶位,达到鸿蒙上品,成为他手中,掌握的最强大法!

    这也是庄无道,为何会不管不顾,悍然暴起杀人之因。

    为了这件至宝,哪怕是将那残骨魔尊,再斩杀个十回八回,他也绝不会后悔!哪怕是直面元始,他也敢争以争

    错过了此宝,他必定会后悔。

    北冥大仙已死,此物已成无主之物,不过要想将之炼化收服,仍非是一时半刻之功。这‘子午两仪梭‘同样有着器灵,且灵性不在云青依之下,此时虽被他强行以摘星手擒拿,却依然在他手中跳动不止,意欲挣脱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已迫不及待,却依然是强压着性子。待得几人一起乘坐那‘南斗玄龙辇’,又遁飞出数万里,远远离开那传法殿的范围,避开那些强横大能的神念之后,庄无道才在辇车之外,另外布置了一套离尘宗的阵盘。一切妥当之后,不惧这‘子午两仪梭‘的气息泄露之后,才将此宝取出。

    他并未选择强行炼化的方式,而是直接催动太阴太阳之力,灌入到那‘子午两仪梭‘内。

    有着阴阳之力催化,立时有一个女童身影,在梭上显出。身上穿着一身黑白二色的道袍,五官精致绝伦,粉雕玉琢,气质清新可人,与庄墨灵不相上下。此刻却面含戒备,眼神疑惑惊惧的注目着庄无道等人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