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一七章 鸿蒙鸿蒙
    “在下无法,见过残骨魔君!惊才绝艳四字,在下可绝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笑着一礼,不亢不卑,说完之后,就带着无理等人,径自往魂等殿外行去。

    有了几枚命牌在手,不但无理等人恢复了法力,庄无道与洛轻云两个,也同样可以忽视掉此间绝大部分的阵法禁制。

    尽管仍无法自如飞遁,可庄无道已经不用时时将那太极阴阳鱼气场张开,对抗那仙宫禁阵。行走时也已经是之前十倍之速,只转眼间就走出了这间魂灯殿。

    “无法么”

    也就在庄无道等人,在殿门前消失之时,那残骨神魔口中一声呢喃,而后别有意味一声的轻笑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,倒是一个极有意思的家伙!离尘宗什么时候,居然冒出了这样的人物?半点声消息都无,仿佛是从石头里蹦出来,那绝尘子把藏得真够深的。”

    旁边几位元魔境,却都是皱起了眉头:“魔君,此人修为虽只金仙,实力却是深不可测。还有他旁边那女修,气机凌厉,应当是剑仙无疑。”

    众所周知,离尘宗不出剑仙则已,一旦有剑仙现世,那实力必定是惊世骇俗,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前有伏天大仙明我尘,后有玄碧仙王,都是如此,以剑道横绝一方,近乎无敌。

    伏天大仙三劫时排名第十二位,玄碧仙王则依靠前人积累,更胜一筹,大罗中排位第四。一些场合中,甚至可抗衡混元。

    离尘宗的道门小祖庭之称,就是始于玄碧仙王证道大罗之后。只因这家东土大宗,终于能直起腰杆,与三大玄门祖庭对话。

    “其余三人,亦不可小觑。那无理当是无元斋少主,有着百宝仙尊的名号,一身法宝层出不穷。还有那另两位女子,当是神兽化形无疑,定是妖王级的人物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那四位护法神尊所穿之甲,似是那传言中的重明道甲,也可算是金仙战力。这几人,必定为我等劲敌”

    “无妨,看此子情形,倒不像是为北冥大仙的道统传承而来,与那件事也无甚牵扯。我等与他,当是殊途陌路,两不相干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残骨神魔就取出了一枚血珠,口中祷告真言。不过片刻时光,就赫然有五枚血色命牌,在他手中成形。

    庄无道解析命牌奥秘的速度,也比他快了半日。可炼制命牌的手段,他这里却又比那‘无法’高明不知多少,须臾之间就已成就。

    将命牌分发给了身后四人,残骨神魔亦率先走出了这间殿堂。知晓接下来的瞬间,此处会是群修云集,

    不过数日,就会有更多的修士赶至此间,寻找命牌炼制之法,

    可惜的是此间三十万命牌,都被这仙宫法阵护持。亦他残骨的法力,并不是不能毁掉,而是要花费不少气力。两日夜的时间,都未必能够将之全数取下摧毁,哪怕是与那几人联手,也无法办到。

    付出与回报,完全不成比例,他也就懒得费这个功夫。

    踏出门时,可见前方那‘无法’几人仍未走远。这北冥仙宫的传法殿附近一千里,不允遁术遁法,亦不允飞行器物。

    哪怕是强如无法与他,都只能老老实实的在此间步行。

    看着那无法的背影,残骨神魔却是陷入到了沉思。想起之前,此人抗拒仙宫法阵的神通。能够对抗那吞纳之力,一身法力真元圆融自守,不泄分毫。

    他依稀感觉,这门术法有些熟悉,只是一时之间,他仍想不出自己,到底在何处见过。

    不过却可确定一点,此人的根底,绝不仅只是一介离尘弟子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有着四大护法神将随身,这位的身份,在离尘宗内决然不定,说不定就是离尘宗这一代的离尘道种。

    “我看此人的这门神通,倒是与那传说中的第三十九魔狱之主,倒有几分神似”

    身后一位元魔的话语,让残骨神魔顿时如梦初醒,脑海中正想起一个人名之时,他却忽的心中一惊,看向了左侧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是距他们三千里外处,一道猛然冲霄而起的青光。在两道正激斗中的浩瀚元气笼罩下,往云空中冲飞而起,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之后,就又继续化光疾遁,似电似光,完全不受仙宫禁法之困,一息之间十万余里,恰好是往这传法殿的方向飞来。

    远远观望,可见那正争斗中的二人,莫不都是法力强横霸绝,皆是太上境中的佼佼者。而那团青光中的事物,更是让残骨神魔眯起了双眼。

    庄无道亦是同时惊觉,向那方向看去。不过他的重明观世瞳,目力却要远强过残骨魔尊。

    此时只是略望一眼,就已透过那重重禁法,将那道青光内的东西,映照在自己目中。

    竟是此物

    庄无道一阵失神,而后瞬时就惊醒了过来。眼看着那青光疾遁,在瞬息之间横掠三千里之遥,从他们二人头顶之上飞掠而过。庄无道毫不犹豫,第一时间就施展出了大摘星手,往上空处遥遥抓摄。

    近乎八阶的道力,强行使那物在虚空一顿,而后飞坠落下。

    不过同时之间,庄无道也能感应到另一股几乎不下于己的吸扯之力,同样在全力抓摄着那团青光。

    略一凝眉,庄无道往侧旁不远处望去,而后就见那残骨神魔,也同样眉头紧凝,目中凶光凝然的望向了这边。二人对视,顿时元气狂涌,杀意暗凝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冷意森然,面上则是风轻云淡的一笑:“此物在下势在必得,残骨魔君,是定要与在下争抢么?如能大度相让,无法必感激不禁。”

    “苍茫魔主言重了!”

    那残骨神魔也是冷声一笑,一身法力气元涌动,杀意如刀:“此等无主至宝,谁能不为之动心?我残骨亦不例外!让你绝不可能,倒是魔主今日如能退避三舍,残骨必有厚报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魔君已猜知本座真实身份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意外,神情平静如故:“可魔君既知是本座,那就该知趣退避三舍才是,一定要不早知好歹,与本座争抢,这是要寻死么?”

    无理闻言,顿时是倒吸了一口寒气,浑身寒毛直竖。忖道这才是真正的‘无法’么?居然是如此的霸气!

    苍茫魔主,无量玄应王原来无法师兄的真身,竟然是这一位。

    那是自‘七劫’之后,这一劫期中,最引人注目的一位魔主。不但信徒广布亿万世界,而且质量极高。据说此域中,有无数的真仙元仙,都拜在了这位魔主座下。

    便是他们五元斋内,都有十几位供奉,乃是这苍茫魔主的信徒。只为求取那位魔主的神通玄术,每年都会绞尽脑汁的收集供品。

    传说中的‘九玄重明平等玄应通冥大帝’,因继承了平等神位,神体速成之固,留有隐患未除,这六千年来一直都是屈居于元魔魔主之境。

    然而谁都无法否认这位魔主的潜力,无论是信徒的数量,魔名的传播,此时的无量玄应王,都不逊色昔年的阿鼻平等王,论到质量,更有胜之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域中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,只需再给那位一些时间,那无量玄应王证就太上,甚至元始,大罗,都是理所当然之事,

    而除此之外,这位无量玄应王,还有一个身份曾经在六千年前,斩杀劫果之人!

    原来无法师兄,就是那无量玄应王,怪不得能身拥三门开天神通,怪不得敢以金仙之身,就敢这般对残骨神魔说话。

    无法师兄他,也的确有着这个资格!

    只是对面亦是一位纵横此域达四十余万年的太上人物,元始魔主坐下九天十地,十九柱魔神之一,只怕不会这么轻易退让。

    那残骨神魔也是一楞神,为这‘无法’的强势而吃惊,而下一瞬也如无理所料般目透嘲意:“这六千年来,你无量玄应王确是名震诸界,所向披靡。然而本尊这里,却还没有忌惮你苍茫的理由。寻死之眼,何从谈起?倒是你玄应王,既然是定要与我元始魔渊为敌,怕是生机渺茫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‘九玄重明平等玄应通冥大帝’,哪怕声势再强,也不过只是一位元魔阶位的魔主而已。既然有着斩劫的经历,可他残骨亦为太上阶中的佼佼者,更强过对方一个境界!

    本身就已强敌环伺,此刻得罪元始魔主,更是和等不智?

    “明白了,也就是说你我之间,只有一战,决定此物归属。既如此,那么多言无益。”

    就在庄无道话音落下的瞬间,洛轻云就已突兀至极的,出现在了残骨魔君的身后。

    一剑削出,立时就有两位元仙的头颅断落,血光喷洒。残骨神魔亦是猝不及防,不过他一身法力修为,终究是高过洛轻云不少,倾尽全力挪移开了身影,才将那凌厉无匹的剑锋避开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刻,庄无道的苍茫剑意,也将他的身影气机,牢牢锁定。

    混沌灭劫剑阵张开,第一剑斩出,就是混沌变这世开天之剑。剑气浩大恢宏,操弄万物,将世间的一切,都置于轻云剑的剑锋之下。

    五灵化剑,逆转倒冲,残骨魔君身躯亦一阵僵滞,动弹不能。他却不慌不忙,发出了一声冷哼。顿时无数的骨刺,从他体内展出,刺向了四面八方,

    而天地之间,亦有无数的骨刺生成,从各个方向,往庄无道所在攒击而去。是这片天地,都化成了血骨世界。

    能够与鸿蒙神通对抗的,就只有鸿蒙神通。他残骨之所以能如此自信,正因自身掌握的这一式‘血骨死狱’。这一式神通,最强的并非是那锋锐不逊色任何先天上品剑器的骨刺,而是那附于骨刺之上的湮灭之力!任何事物,触之则灭,出自鸿蒙法则,哪怕是混元道祖,亦难例外!

    以鸿蒙对鸿蒙!这个苍茫魔主任山河,或者也可说是离尘无法,在他的面前,并无自傲的本钱!

    能斩杀劫果又如何?鸿蒙开天,并非这‘无法’独此一家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