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一六章 残骨神魔
    “这位北冥大仙,一向是老谋深算,不可能容自家)统真正断绝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亦往那三盏魂灯看了一眼,眼中亦略含诧色。

    他对这北冥倒真是有几分佩服,说来轻云一脉的凰劫与洛轻云,成就都超越于被北冥之上。其余两位剑主,亦有接近绝代仙王的实力。

    可若论到立身存世之道,轻云一脉,却又远不如这北冥大仙。

    这固然是因剑修一脉,不擅谋身,不晓命数之因。可这位北冥大仙的智慧,却也着实了得。

    ——居然在陨落几十万年后,北冥一系仍有三脉传承在世,延续气运,让人不得不佩服这位大仙的布局深远。

    “三位太上仙君么?而且实力不弱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望之后,就已能判断出三盏魂灯主人的大致境界。可惜的是这魂灯内的魂力印记,并不足以使人拘束这三人元魂。

    且内设禁法,只需外人稍稍碰撞,那魂火就会自然散去熄灭,不会给人半点利用的可能。

    想来那位北冥大仙,可能早就已预想到了,会有今日之幕,所以提前就有了安排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暗忧,北冥仙宫出世,这三位北冥大仙的弟子门人,只怕不会坐观。

    相较于他们这些外来者,这三人身为北冥门人,有着太多的优势。别的也还罢了,庄无道并无贪意,可那两张浩劫天图,他是必欲到手不可——

    “师弟你说有没有可能,此间北冥仙宫内发生的一切,都是与这三人有关?”

    洛轻云看着那魂灯,若有所思道:“此间种种怪像,实在太过奇怪,让人难解。看来也非是死去的北冥能够办到。”

    “猜不透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沉思了刹那,接着就又果断的一摇头。还是那句话,他只为那浩劫天图而来。此间北冥主宫发生的一切,都与他无关,即便他能把其中的关节想透,堪破这些人的谋算又能如何?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“我只知此间乱局,似才初显而已,你我几人在这北冥仙宫内多呆一刻,都是危险。”

    所以当务之急,还是尽早将藏于仙宫内的那张截运定元紫气神图取到手,然后尽早离开。

    随手一招,庄无道将那几枚雕饰最精美的命牌招在手中,而后又取出了陆续在途中收取的几枚命牌副本,互相比对。

    此时在分辨这命牌奥义的,也不只是庄无道一人。洛轻云也同样在静心参研,以图破解其中玄奥。

    而其余三人,除了离华仙尊之外,都帮不上忙,只能是神情无聊的在旁枯坐修士,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一刻时光之后,那残骨五人亦陆续赶至。同样是神情惊奇的,先看了那三盏仍旧在燃烧的魂灯一眼,这才选了对面的一个角落静坐。接着也如庄无道等人一般,全力参研着这命牌中的奥义。

    庄无道仍是领先一步,早就有了成果。有外人在场,言语不便,他便直接将心中所思,以神念转法给了洛轻云。

    “那北冥大仙临去之前,似已对这北冥仙宫的大阵,做了一番改动,至少有二十七处,与这命牌中记录不同。我等如照本宣科,只会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改动虽大,然而形式相近,不难破解。不过这些命牌,怕是毁不掉了,哪怕联手那残骨,也仍是时间不足,”

    洛轻云微微一笑,事实是她已解析的差不多。以她与庄无道的合力,想要为自己等人,炼制出类似这命牌之器,实是再简单不过。

    这应是北冥大仙留下的陷阱,以那位的智慧,又岂会想不得,将此间数十万命牌,尽数摧毁?

    可这北冥却偏是将这些命牌留了下来,还装模作样,更改了大阵禁法。欲盖弥彰,虚虚实实,让人捉摸不透那位真正的意图所在。

    不过这都无关紧要,庄无道只是为浩劫天图来此。对其余北冥大仙遗留下来的诸般遗宝,大道传承,都并无渴求之意。

    所以无论那北冥大仙抱着什么样的目的,对他们都不会有太多的影响。

    须臾之后,庄无道就开始尝试炼制新的‘命牌’。自然不可能将庄墨灵等人的性命,也拘入到这牌中,而只是滴入精血,借用‘命牌’中的禁法,达到隐瞒仙宫大阵的效果。

    使得这座‘北冥玄鲸大阵’,将他们几个视做自己人,默认为北冥仙宫的一部分,从而规避这宫内重重禁法,在这仙宫之内行走自如。

    材料则是就就地取材,直接将这里的命牌拆卸了,而后再重新炼制。

    此处没有地焰,炼器房更远在万里之外,庄无道只能以自身的太霄重明离火与正逆混元五行天火,将这些命牌熔炼。

    花了庄无道不少时间,好在过程还算顺利,只大约半日之后,就有九枚崭新的‘命牌’,就浮现在了庄无道的身前虚空,

    由他们与无理五人均分,再加上太黄君,普天君四位护法神将,也是一人一面。

    无理才刚将此物炼化了,就面现喜色,轻吁了一口气道:“无法师兄大能,小弟佩服之至,如今总算不用做师兄累赘了。这几日中那浑身无力,举步维艰之感,实在令人讨厌透了。”

    竟是自然而然的就已改过口来,直接称呼庄无道做师兄。他入门的时间,虽在庄无道之前。可一身修为,却弱了庄无道太多,实在没什么脸皮,自居师兄之位。

    且庄无道,既然为这一代的离尘道种,那么也就是他们这一代无字辈事实上的‘大师兄’,是整个宗派的首席弟子。他现在这么称呼,也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那庄墨灵闻言,却又冷冷扫了他一眼:“尔等人族所言的‘前倨后恭’四字,便是指的你这种么?”

    那短短的两句,使无理顿觉尴尬不已,不过他一向面皮甚厚,脸上毫不显异样。

    云青依亦唯恐天下不乱的跑了出来,咯咯笑道:“这不叫前倨后恭,这叫溜须拍马是也。”

    无理依然是面不改色道:“这岂非是理所当然?若不知师兄身份也还罢了,可如今我无理既知师兄乃我离尘道种,又岂敢不敬待命?更不能失礼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哑然失笑,神情无奈的并指在庄墨灵与云青依的头顶一敲。前者顿时手抱着头,发出‘哎哟’一声痛呼。剑灵亦是一声哀鸣,缩回到剑器之内。

    这边的动静,那边残骨神魔等人也望在眼中,初时未在意。五人都在全神贯注,解析那命牌构造,直到发觉庄无道这边,赫然已完成了命牌的炼制,这才眼现讶色,一阵愣神。

    那残骨神魔此时,亦不禁为之动容,此时亦目光森然的往庄无道看了过去:“不知是离尘宗的哪位道友,恕本君眼拙,孤陋寡闻,此前从未听说过离尘宗,有道友这般惊才绝艳的人物?”

    在他眼中的庄无道,只是金仙境的修为,却能不惧这仙宫大阵的吞灵之能。维持半日时间的太霄重明离火,也不见这位的元气,有多少损耗,

    只此一点,就不能不使人侧目。

    更何况除此之外,这人居然能够早他半日时间,破解这命牌禁法,这就更是使他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双方修为差距一境,残骨神魔也自问一身道果根基不逊于人,可进度却被这人远远的甩开了半日之久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