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一五章 魂灯殿内
    “这里是何所在?那边似乎有人?”

    洛轻云也察觉到了那一方的异动,冷目远眺,而后眼神微凝。

    那是一位太上魔君,连同四头元魔境的修士,步足在远处的一条长廊之内。

    看来进入这北冥仙宫的太上境,远不止是那离宏道君与妖师宫碧天青二人而已。

    与他们这边的情形相同,除了那位为首的太上魔君之外,后面的四位元魔修士,情形也同样是不堪之至。

    不过这四位,却另有方法,维持着自身部分法力。四人的身前,竟然各有一枚血色骨珠,不但强行定住了这四位元魔修士的部分法力,更在源源不断,为四人提供着元力。

    一望就可知,那必是魔渊中的‘血舍利’无疑,只有金刚境以上的强横佛修,才能够留下。

    本质是与血气元晶一类之物,不过却更高等的多。且炼制的材料也有不同,一个只需普通生灵就可,‘血舍利’却需要搜集金刚,菩萨,天王,甚至太上圣佛的肉身,以魔门秘法提炼。

    且那四枚‘血舍利’,似乎又经历过某种秘法强化了封禁,可以对抗这北冥仙宫的吞纳之力。

    “此处应是昔年北冥大仙的开坛讲道之所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此时亦收起了那辆‘南斗玄龙辇’,这处地域,禁止遁飞之法。所有的遁空法门,都被大阵强行封禁,所以只能布行。

    没有辇车禁阵的加护,无理与庄墨灵三人都不禁微一凝眉,感觉更是吃力。

    此间已不止是在吞纳元灵,更是弥漫着玄寒之气。此时他们三人,都在庄无道法力护持范围内,还不觉什么。不过当离华仙君,试着将一片羽毛弹出时,结果才外飞不到三尺距离,这片赤红火羽就被那寒气冻结。

    这使无理的眼神骇然,重明神鸟勉强也可算是火系神禽,哪怕是身上的一片羽毛,也一样同携雷火之力。离华仙君,更是身具太上道果。

    然而当这一片火羽,离开庄无道法力覆盖的范围,居然仅仅只是须臾间,就已被冻结。

    无理实在不敢想象,一旦庄无道需分心他顾,或者有什么意外之时,自己在这北冥仙宫内能撑上多久?

    二十个呼吸?或者是不到十个?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,显然是有着应对之策。此时微一拂袖,就有四枚神像,出现了他的身侧。

    那辆车龙辇虽已被迫毁弃,可这四尊神像,却被他保留了下来,一直笼在自己的袖中。

    此时随着庄无道的一个意念,顿时就有四尊护法神将,陆续在他身侧现出了身影。

    不用吩咐,庄无道只念头感招,那四位护法神将就都已各自会意。分出了三人,在离华仙君,庄墨灵与无理三位中,各自选了一人,以神力护持。

    只有四大护法神将之首普天君,依然停留在庄无道身侧,负责掌总支援,防止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神灵信愿之力,亦会被此间的吞纳之力吸收。不过大阵吞吸神力的速度,要远远小于修士的法力真元。

    且有离尘宗那边,无穷无尽的为这四位神将灌输神力,完全不惧损耗,所以四大护法神将都仍是在全盛状态,也有着足够的余力护得三人安然无恙,

    无理也终于把悬着的心稍稍放下,不过却又眼神怪异的,再次看了庄无道一眼。

    护法神将,重明道甲——他现在愈发能肯定,这位无法师弟,身为离尘道种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就不知为何,宗门师长会秘而不宣?只让无理师弟,以一个普通元仙境的实力示人。

    “北冥开坛讲道之所?”

    洛轻云略一挑眉,尽管她有着混元道果,可毕竟身限于金仙之境,更没有庄无道那高达十七重的重明观世瞳。此时只能勉强观照到前方情景而已,并不能知那边的究竟。所以此刻,她仍不知庄无道来此处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似乎那北冥的尸骨,并不在此?这里也非是禁阵中枢所在?”

    洛轻云也曾猜测庄无道,是欲利用北冥的残骸遗骨,解决庄墨灵等人元气被吞噬之患。可方才她并未发觉此处,有那北冥遗蜕的痕迹,这条可能也被排除。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,之所以先来此地,是因这处附近,有着一座魂灯殿。”

    语声一顿,庄无道又追加了一句:“不止是魂灯,还有命牌。这北冥仙宫内,所有奴仆的命牌,都在这魂灯殿内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初时仍不知庄无道的用意,直到听得‘命牌’二字,才恍然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魂灯命牌么?原来如此。这座北冥仙宫的法阵,不可能也将北冥宫内之人的真元法力,也一并吞吸掉。

    那些北冥宫弟子与奴仆,之所以能在这宫中安然无恙,是因这些人身上,都带有命牌,以及特殊的印记。

    不过她方才一路就见过,那些奴仆的尸骸身上所携的命牌,都只是副本。她与庄无道,都并不能窥其奥秘。

    所以需到此间一行,看看那魂灯殿中,那些真正的命牌正本。只需破解其妙,就能使庄墨灵等人,摆脱吞灵之苦。

    这也不止是为三人解决法力不足之患,更是为破解这座仙宫大阵。只要能取得那些命牌的奥秘,诸人就可自如的在这北冥主宫内行走,无需似现在这般忌惮重重,一步三望,生恐触动了禁制。

    有四位护法神将的护持,法理与庄墨灵离华三人,虽仍是法力不足,只能维持平常时的半成,可因无需对抗此间玄寒之气之故,总算是能在这里正常行走。

    一路前行,经过两重大殿,庄无道又顺手从那些奴仆遗蜕身上,收取了几枚命牌副本。之后大约走过二十里路途。庄无道等人就已能望见,前方那位太上魔君的身影。

    此时那边五人,也同样发现了这边庄无道等人的存在,纷纷转目望来。

    彼此间都深深互视了一眼,而后都偏过了头继续前行,默契的互不理会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重瞳,大约能窥得这五人的身份来历,不过他与对面,并无什么利益冲突。只需这五位魔头没有敌意,他自不愿多生枝节。

    而想必那位太上魔君,也是这般的打算。重明观世瞳的特征及其明显,庄无道猜测对方,哪怕是认出了他们离尘门人的身份,也没可能窥破他与洛轻云的深浅。在实力相当,又没有必要的情形下,这位也不会刻意来寻他们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那是元始魔主麾下的残骨神魔?”

    无理亦认出了这五人的身份来历,面色怪异道:“怎的元始魔渊,也要来插上一手?难道那位魔主,也能看得上北冥的传承?”

    元始魔主掌握第一层魔渊,可以说是魔渊中的至尊。不过那位的势力,很少会触展到外界,对外界漠不关心。部属一向也都只盘踞在第一层魔渊内,平时并不外出。乃是所有魔渊魔主中,扩张欲望最弱的一位。平时元始魔渊有什么动作,也通常都是这位的部下,自行其事。

    只因这元始魔主,并无此需求。身证半步混元,这天地间自有其一席之地,也可不受魔渊意志影响。所以无论是天仙界,还是魔渊魔狱,都很少见这位魔主的踪迹……

    除了那天地间还从未有人证就过的混元大道,再无其他事物能吸引这位。

    他们眼前的残骨神魔,正是元始魔主座下十九柱魔神之一。

    ——不修魔主之道,却能证得太上境界的魔头,世间绝不超过二十位。这残骨神魔,正是其中之一!

    无理之所以认为这残骨,是领受元始魔主之命前来,而非是自行其是。是因他在这残骨的身上,感觉到了元始魔主的神念痕迹。

    在进入北冥主宫之前,那位魔主的神念,分明是时时关注着残骨、

    “他们如何,与你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淡淡的应了一句,就又继续前行。他们与那位残骨神魔,确实是两不相干。

    二者间各有目的,庄无不觉得这元始魔主,会对浩劫天图有什么兴趣。那残骨至此,应该是另有所谋。

    北冥大仙的传法殿,规模宏伟。四壁之上,都绘有着鲲鹏图影。可见这些壁画,都是以一道道灵纹构成,使得整个图画就像是活了过来。从一只幼鲲慢慢长大,捕食狩猎,吞吸天地之精,直到身化飞鹏,跃飞九霄。整个过程,都记录在图上,也将鲲鹏一脉的诸般本命神通,都活灵活现,显化于这壁画之中。

    庄无道看了一眼,只惊叹了一番那北冥大仙的手段,就不去在意。直接就转过身,继续往那魂灯殿的所在行去。

    让他吃惊又不觉意外的是,那残骨神魔五人行走的方向,赫然也同样是那做魂灯殿。

    看来是英雄所见略同,都知他们要想在这北冥仙宫内行走自如,此间的魂灯殿乃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等人的的速度,却要远比那残骨神魔五人快得多。后发而先至,提前了一刻时间,那魂灯殿就已遥遥在望……

    他有着高达十七重的重明观世瞳,只需有足够的时间,就可破解世间一切秘法玄理,加上又有着九曜玄元圭这件土遁至宝在手。在这禁法森严之地,速度自是比那残骨等人快得多,超出近三倍有余。

    进入到了魂灯殿,只见此处的气氛,略显阴森。总数三千七百盏的魂灯,整整齐齐的摆放了在这殿堂内。

    其中绝大多数,都已经熄灭,只有最内层处有三盏,依然有魂火残存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这大殿两壁,还有数以十万计的紫色木牌,望之似如灵牌一般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而此时洛轻云的第一眼,就是望向那依然残存的三盏魂灯。

    “不意这北冥座下,居然仍有弟子残存于世——”

    北冥陨落之时,还在洛轻云斩劫之后。然而此刻的玉皇元君,却是面现惊诧之色,

    这是因知她还在世的那个时代,北冥大仙座?的弟子门人,就已基本死绝。

    即便还有弟子留存,可北冥生前大敌无数,又有北方妖师宫这个血仇,剩余那些人的下场,可想而知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