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一四章 原虚开路
    无理每当想起自己这几千年来,几次在庄无道面前?的那些言语,就羞愧到无地自容,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。

    不自量力,正是说的他这等人。身旁这位的身份权势,不知要强过自己多少。哪怕是五元斋主,对于离尘宗的道种,也需礼敬有加。若一定要在自己与庄无道之间做个抉择,估计斋主他绝不会犹豫,会先将自己一脚踹死。

    几天来无理有心装成鸵鸟,恨不得别人将自己给忘了。然而离华仙君的目光,庄墨灵有意无意的为难,却在不断的提醒他此事,让他浑身上下都是不自在,

    “太清破虚符?你手里还有这东西?”

    庄无道目光微凝,转手就一枚玉质符箓,从无理的小乾坤界中取出。

    这是一枚仙阶七品符箓,庄无道暗暗咋舌,这五元斋的关系真可通天。连清虚天尊亲手制成的符宝,都可以弄来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随即又微一摇头,这太清破虚符确实不错,可以破开一方虚空,可以使人在转瞬之间,最远挪移十个由旬之地。可用在此处,却是太过勉强了些。

    “这冰障,师弟若到了太上之境,随手就可破除。可如今,除非是动用阴阳劫与混沌变这样的鸿蒙神通——”

    洛轻云亦现出苦笑之色:“可如此一来,却必定要惊动附近其他修士不可,也会将那羲和引来。”

    动用鸿蒙神通,必定会引发浩大的气元波动。在外围那些地广人稀的地域,庄无道只需小心掩饰就无关系。可在这主殿附近,却不知有多少金仙,甚至可能还有着太上仙君存在,都在为如何进入主宫而头疼。

    一旦使用,必定会引动各方注目。关键是那羲和,多半会循迹追至。甚至那头上古巨凶,也有被惊动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或可用离思剑试试看,配合这张太清破虚符,应有七成可能,在这冰障之上,割开一线缝隙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正苦思着膨胀之法,却忽有感应。只见那原虚忽然凌空非起,龙虚飘忽,双目中现出紫金瞳光。无比威严的气势,顺时笼罩蔓延了整个辇车之内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那‘南斗玄龙辇’的前方,忽然有一道黑色的缝隙破开,直通那冰壁对面的北冥主宫。

    庄无道眼神一亮,毫不犹豫的就将手中的太清破虚符打出,稳住了这洞隙之后,就驾驭辇车,强行冲入到了黑缝之内。

    这冰层其实并未被破开,依然是连体为一。被原虚强行以法力打穿的,只是一道虚空裂隙而已。破开了仙宫禁阵,直通主宫内层。

    仅仅须臾,那‘南斗玄龙辇’就已从那虚空裂隙中穿出。果然是已到了冰层之后,眼前就是北冥主宫。

    原来这家伙,还真有点用处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再次瞥了那天命之龙原虚一眼,只见后者竟又萎靡了下来,依然是俯扒着,似乎已陷入了沉睡。

    毕竟是混元级的存在,此时一出手,就已解决了他最为难之事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,并未就因此生出感激之心。这位天命之龙,不会做任何超出命运轨迹之外的事情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位天命之龙出手,多半其本身就是在既定的命运之中,

    所以自己与其感谢这位,倒不如去谢天道。

    进入到了主宫内庭,庄无道就又再次睁开了重瞳,往这仙宫内的深层扫望。

    十七重的重明观世瞳,虽无法将这仙宫内的结构禁法,尽数照彻,却能将外层的部分,尽数解析。

    不过到了此处时,无理离华仙君三人的情形,是益发的不堪。甚至那辆‘南斗玄龙辇’,也都无法正常的御使。

    无论望车内的法阵,填入多少仙石仙玉进去,都会被这里的大阵吞噬。而这辆辇车的遁速,此时哪怕庄无道全力催发,也不超过十分之一个由旬。一日时间,都走不过三千里。

    好在这是北冥主宫,禁法森严,他们的遁速本就快不起来。一日夜三千里遁速的飞辇,其实已经足使用了。

    且无理等人,已经等于是废人一般,在这北冥主宫之内,战力微乎其微,甚至都无法施展遁法。只有在这‘南斗玄龙辇’内,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,也能借助辇车正常行动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是损耗的仙石再多,也需维持住这飞辇的禁法。

    “结果我等,不但没帮上忙,倒成主上的累赘了——”

    离华仙君一声自嘲,颇为惭愧:“我看这辇车的损耗,实在太大,主上或可让我三人,藏入到那‘太霄神虚塔’内,”

    她并没说出要让庄无道暂时将他们抛下,独自入宫这样的话出来,一来是深知庄无道的性情,二来知此法不靠谱,只会更连累庄无道。

    “无需如此,你三人的法力,其实也不是没办法解决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重明观世瞳,已经定格在某处。而后毫不犹豫,就驾驭着飞辇,往他之前目视的放行疾行而去。

    北冥仙宫的主宫,与其说是宫殿,倒不如是一个完整的世界,可谓是表里河山,比之那外围的面积,也不遑多让。气势磅礴浩大,内外二十层,有着无数巍峨雄伟的宫殿群。一座主宫,就已绵延二三十万里方圆。

    传说中的北冥大仙,早年间极是好大喜功。这位的性情只从那些毫无必要的建筑,就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在北冥大仙全盛之时,外围的小仙宫,都是居住着北冥大仙的徒子徒孙。而这主宫之内,除了北冥自身之外,还有无数的奴仆,

    总数亦有百万之巨,生活在这北冥大仙的主宫之内。在北冥大仙转生之时,这些人大多都被活生生的祭杀。所以当庄无道的辇车一路前行世,可以见得无数的尸骸陈列。

    可能是事前都已得自身的命运,皆盘膝而坐,神情平和。

    那位北冥大仙也留了一线,并未把事情做绝。依然给了他们转生轮回的机会,只是借助轮回之力,洗去了所有奴仆对北冥宫内的记忆。所以整个主宫范围内,并无太多的怨戾之气。

    不过此间仙宫,除了玄天鲸裂神光,玄寒九阴神雷这些禁法之外,还有数千尊实力强横霸道的傀儡,守护四方。

    皆是北冥大仙身前,抽取那些大敌的神魂血肉,以秘法炼制而成。莫不是法力强横无边之辈,最弱的也有金仙之境。灵智受控,只知守护这一方宫殿,战起来悍不畏死,一旦被惊动,就会蜂拥而来。哪怕是时隔百万年,这些傀儡元灵,亦未被天道磨灭。

    好在庄无道,有着重瞳秘术观望,可以先一步窥知到这些傀儡的方位。那些禁法,也能提前洞察窥破。

    此刻也终于显出他将无理带上的好处,阵内许多地方,禁法严密无比,他即便明知其结构虚实,可仍无法在短时间内破解。

    可当庄无道手中有了九曜玄元圭之后,就可直接以土遁之术,将之绕过。

    北冥一脉的神通玄术,大多源自水系,而土克水。九曜玄元圭则是更是土元灵物中的至宝。

    借助此物之力,庄无道等人可以轻轻松松,就绕开绝大多数的禁制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他进入这主宫之内不到第二日,庄无道就已一声惊疑,眼现异色的看向了虚空某处。

    此时进入主宫之内,果然并不止他一人——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