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一三章 仙宫冰障
    庄无道亦有命运神域,然而对命运之法的利用,远及那位天梼妖圣。

    几次大战,命运神域看似作用微小。可这是因他面对的对手,实力都强过自己太多之故。无论是劫果,还是那位羲和元君,他都无法自如的去操纵这两位的命运之痕。命运神域不是无用,而是用处有限。

    且庄无道也心知杜明,自己几次能从绝境中脱险,击败劫世尘那样势均力敌的对手,这看似不起眼‘命运神域’,其实居功至伟。

    ——若能再有两张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,那么他就可借助这件至宝之力,将这门神通推升到准鸿蒙的层次。便是羲和这样的人物,在他面前,也难尽展全力。

    说来他也是因首限于自身法力修为不足之故,否则的话倒是可以成为那天梼妖圣的克星。

    无论是厄运也好,时序也罢,都很难对他起到作用。

    望见羲和元君撤离,洛轻云也明显松了口气,不过神情依旧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庄无道猜测她仍在为羲和元君心忧之事,那天梼妖圣是为寻驻世之基,根本就没可能这么简单的放过羲和元君。

    这次羲和从天梼的眼前逃遁,只是暂时安全而已。除非是羲和肯退出北冥仙宫,否则那位凶兽之首迟早还是要寻到她,直到将后者擒杀为止。

    除非是这期间,天命之龙暴露了踪迹,又或者是有了另一个更有价值的目标出现。

    说来这二人也奇怪,明明是已成死敌,可洛轻云依旧在为羲和元君担忧。而后者方才,也在战后为洛轻云扫除着一切痕迹,不愿任何人得知皇天剑圣仍存于世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仅只是单纯的不愿洛轻云,死在其他人的手中么?

    思及此处,庄无道微微一叹:“师姐你若是实在放心不下,大不了把条龙踢出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——反正这家伙对他无半分益处,反而要分出法力为它镇压命数天机。

    那天命之龙闻言后只是抬了抬眼皮,接着就再无动静。

    洛轻云则一声失笑:“还是算了,若没了这条龙在,那时序长河中,还不知会有多少类似天梼妖圣般的怪物,要跳出来兴风作浪。我这不是在担心羲和,她若能这点风浪都应付不了,那就活该死在这里。真正让我担心的,是那施法将天梼妖圣引至这一时段之人,到底目的为何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洛轻云一边斜目望向原虚。要想得知前后究竟,询问天命之龙这个事主,自是最便捷的途径。

    只是让她失望的是,那原虚毫无动容,并未有开口之意。

    庄无道唇角微抽,有心要一脚把这原虚从这辆‘南斗玄龙辇’上踹下去,可一来自己,其实并无此等能耐,二来洛轻云说的,其实也是他心中所忧。所以到底还是没有动作,也发作不得,只能任之由之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庄无道此时也终于有了闲暇,去顾及那无理:“不知无理师兄现在是准备自行出宫?还是随我等一起,去闯一闯那北冥主宫?以我之意,师兄还是暂时与我等同行为佳,否则必定祸不旋踵。”

    无理本是看着那条窗栏上的银白小虫一阵愣神,之前他完全未曾注意,方才听庄无道等人的交谈,才知条小虫,居然1就是天命之龙原虚!

    他心中已经哀嚎,这无法师弟,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?怎么又与天命之龙原虚有了关系?

    这位半步混元级的遮天大能,怎会像条爬虫似的,趴在这辆车上?

    还有那位剑侍打扮的女子,真是洛轻云,百万年前的皇天剑圣?

    直到听得庄无道的询问声,无理才勉强回过神,面色难看的一笑:“自然是与师弟同行,只要师弟不嫌我无理累赘就好。”

    知道这无法看似在客气的询问他,可其实自己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。无道心知肚明,现在的他已经卷入到这漩涡内,暂无脱身的可能。

    一旦单独离开,没有庄无道为他镇压命数天机,自己最多走不到千里,就有九成的可能要挴那羲和元君追上。

    即便没有了羲和,也有那天梼妖圣。此时便是傻子都能看出来,这原虚的伤势,必定与天梼妖圣有关。

    任何与原虚有过接触之人,都是天梼妖圣的目标

    此处除了这无法师弟的身边,就再没可能有其他安全的所在了。

    “如此最好!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颔首,就再无什么,此时的情形,也是无奈。他其实更愿独行,有些事情他仍不愿旁人知晓,不过若这刻将无理赶走,那无疑是将这位师弟逼至死地。

    且那九曜玄元圭,对他他这次的北冥主宫之行,可能大有用处。让无理跟在身边,他也可心安理得的借用此物。

    接下庄无道却并未立时动身,而是先修复那‘南斗玄龙辇’。庄无道也顺便将强抢来的五行云烟障,强行炼化,抹去了宏离道尊的残念,重新祭炼了一次。

    此物远比那‘太霄神虚塔’更适合他,乃是五行之宝,不但正适合他的乾坤挪移大法与无量终始之道,也与自身的正反混沌重明元胎相合。

    这虽只是一件先天上品的灵宝,可在他的手中,却要远比先天极品的灵宝更好用得多。与他的霸体金身,可谓是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有了此物,哪怕是太上仙君一级的人物,也只能是使用超品顶峰级别的神通玄术,才能伤到他的肉身。

    所以庄无道刻意多花了几天时间,将这‘五行云烟障’祭炼到圆融如意,近乎完满的程度,这才继续动身。

    那辆‘南斗玄龙辇’,此时也已修复的差不多,不过诸人中,并未有苏云坠那样的器道宗师在,没可能使之完全恢复如初。这辆辇车,如今也只是勉强能用的程度而已。

    好在还有那九曜玄元圭,以此物加持,仍使这辇车能勉强达到九百由旬的遁速。

    两日之后,‘南斗玄龙辇’终于抵达那主宫所在,这已是整个北冥仙宫禁法最为森严之所。

    外围处虽因天命之龙的冲击,以及诸多修士的侵蚀,早已变得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可在这主宫范围内,却仍是严密之至,几无半点破绽可循。

    庄无道发觉许多修士,都被堵在了这主宫之外,不得其门而入。他也同样如此,在外围处绕了一整圈,都是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按说以他掌握的诸般神通大道,天下间任何的禁阵,在他面前都形同虚设才对。

    可这北冥仙宫中的大阵不同,这座阵法最难缠的地方不是在防,而是在‘吞’。

    不但是在无限度的吞纳天地元气,使此地成为灵绝之所,也在不段的吞噬修士的真元法力。

    此间汇聚的修士越多,那么这座仙宫大阵也就越强。

    庄无道虽有乾坤无量之术对抗,体内亦有五大内天地,不假外求,可在这北冥主宫之内,依然是感觉吃不住劲,

    ——他庄无道尚且如此,就更不用说其他人。无理已经是一身法力尽去,在这里完全似一个普通人一般,甚至更为不堪,不但动用不了任何术法灵宝,甚至本身连走动都觉困难。

    其余离华仙君与庄墨灵,也同样是脸色煞白。二人皆为金仙果位,情形要比无理稍好些,可也只是强出一线而已,实在有限得很。

    可以说只这阵法的吞灵之能,就已经淘汰;了绝大多数的仙修,真仙以下,连靠近这主宫都是困难。

    而若只是吞灵,自然还不足以阻拦庄无道。在这主宫之外,还有层厚实无比的冰壁,那是极致的冰寒,可以将时序虚空之法,都完全冻绝的寒力。

    这就使得任何形势的遁术,都难以突破这层壁障。而若是强行轰击,也必会遭来这整个仙宫大阵的轰击。

    庄无道在外绕了一圈,突破之法未曾寻得,倒是对那浩劫天图的感应,越来越强,也越来越是清晰。

    “不是一张,而是两张以上?而且不是同一方位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若有所思的看着周围,两张浩劫天图的其中之一,自是在那仙宫之内。

    可另一张,却是位置不定。对方似也掌握有镇压自身气运的法门,使庄无道难以感应到此人的准确踪迹。

    多半被那‘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’间的因果牵系,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就不知掌握了另两张浩劫天图的太古魔主,是否也会被吸引过来,出现在这北冥仙宫之内?

    “无法师弟,我那小虚空内,还有一枚的太清破虚符,或能突破这层冰障,”

    无理的面色青白,此时他就连说话都觉苦难之至。

    若有其他选择,他是半点都不愿随庄无道,一起进入这北冥主宫,那必定是凶险重重,可如今已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不过更让他难受不自在的,是这几日中,旁边那小丫头有意无意的针对,还有离火仙君投过来的怪异目光。

    无理怎能不知缘由?多半是因这六千年内,他将庄无道得罪太过。这位无法师弟可以大度不计较,那庄墨灵身为无法的本命灵宠,却明显已是将他恨上了。

    还有那离华仙君,此时无理也已能猜知到这位的身份。昔年绝尘子的至交道友,乃是离尘宗立教那段年月,避不开的人物之一。

    这位看他时,大多时候都是饶有兴致,还带着几分戏谑与好奇。

    无理感觉自己,在这位的眼中,多半是个傻瓜无疑,这使他无比的窘迫,也分外的难受。

    虽说他也自认自己,确实是个愚蠢透顶之人没错,而且是个蠢到在六千年中,连续挑衅无法师弟这等恐怖人物的白痴!

    自己居然能一直安然无恙,实在是幸运——

    这估计也是离华仙君好奇的来由,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居然敢招惹无法师弟这般的存在?

    且无法师弟他,只怕是这一代的离尘道种吧?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