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一一章 天梼妖圣
    阵中雷火力士的数量其实不多,较之玄寒水宫时那总?数万的数量,其实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然而这是庄无道,在成就正反混沌重明元胎之后,招出的雷火力士。羲和元君明显感觉到了这些力士,已经发生了质变。品阶即便没有达到最高层次的神元力士,可也是相差不远了。尤其是那最核心的几十尊力士,无论是法域还是内天地,都已超过许多金仙境一截,在金仙层次中的战力,已经是属于万中无一!

    而这万尊雷火力士,还只是外围而已。借助此间的一方小仙宫,在不触动整个北冥大阵的情形下,稍加改造而成。

    不知用了多少的灵石灵玉,使此阵密布百里方圆,加上那万尊雷火力士,赫然已将这阵,推升到了七阶!居然是在这北冥仙宫中,强行挤占了一方空间,布置出了七阶仙阵!

    阵法不伦不类,完全是拼凑而成,全无章法。又需避开仙宫大阵的排斥,故而破绽无数,可这确确实实,是仙品七阶大阵之威!

    也就是说,自己上当了——

    羲和元君目生薄怒,神色阴翳异常。已经知晓这洛轻云,还有那庄无道的灵宠,其实自始至终都不在那辇车之内。而是在这里,提前布置了阵法,应对她的尾随追杀,接应庄无道。

    问题是之前,自己半点都未觉异常,明明感应到了洛轻云的气息,就在那车龙辇内。

    这是幻术?倒是忘了,这位离尘高徒精擅命运之法,镇压命数天机之能,甚至已超过了许多大罗仙王——

    藏在那车龙辇内,无需太高明的幻术,就可以使她察觉不到丝毫的异常。

    唯一使她不解的,是这庄无道怎么可能知晓她的道理。

    不过随即又一个念头,出现在羲和意识海内。

    摩天大仙!绝尘子!再无其他的可能!

    离尘宗已经插手了么?如此说来,她眼前的这人,果然是离尘道种无疑!

    就如她不惜对无理下手,也要取了这庄无道的性命,离尘宗为此子,也同样不惜一切,哪怕介入她与洛轻云的恩怨。

    是自己天真了,也是她之前小看了此子。魏墟一战时,根本就未曾想到,此子居然身握三门鸿蒙级的神通,其中居然还有两门是真正鸿蒙大道——

    意念闪动间,洛轻云的剑,就已经冲凌而至!借助一座阵法之威,剑势鼎盛,霸道蛮狠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羲和元君的杀意同样已至极限,此时却只能暂时弃开了那辆已经残破无比,摇摇欲坠的‘南斗玄龙辇’。

    淡金色的剑影,带着无穷无尽的太阴之力,坠斩落下。两股剑势,皆是浩瀚庞大到了无以复加!交锋的刹那,周围千里的一切物质,都在顷刻间化成了齑粉,不断的湮灭。

    那羲和元君,是直接就被这庞大无比的力量,击得倒飞数百里。此时的庄墨灵与离华仙君,亦是紧随而至。

    一枚血色玉钩,还有整整二十四道太霄重明离合神光,几乎在同时间凌身。便是强如羲和,也不禁是一阵色变。

    “这是生死无常?”

    那转轮天钩之上,赫然附带着一整座的轮回之渊,正在拉扯她的灵魂入内。

    还有那太霄重明离合神光,出自离华仙君这位纯血重明神鸟之身,虽无摩天大仙准鸿蒙级的神威。可亦是在天生神通的强化之下,达到了超品之巅。以离华太上道果,大阵推升出的,近乎元始实力的重明虚神,同样已经有了伤到羲和元君的资格。

    百忙间羲和元君回剑斩击,勉力将那血色玉钩迫退。同时一道符箓挥出,剑气爆发,将二十四道太霄重明离合神光尽数打散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一来,羲和已是来不及将一身承受的剑力化解,整个人如一道流星般往远处地面坠落,激起了漫天烟尘。

    只是洛轻云那边的情形,却更是不堪,手中的那口紫氤剑当场崩裂,面上血色褪尽,元气衰歇,身影亦如同陨星般的飞坠。恐怖的反震之力,使她的一双枔,皆震为肉糜。

    好在庄无道早有准备,那太极阴阳鱼气场全力张开,以乾坤无量一层层的化解那羲和剑力,终使得洛轻云安然稳立在了虚空之中,并未被羲和元君那瞬间达到了九阶道力之剑,轰碎成渣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狗胆,竟敢再算计本宫!”

    漫天的赤焰之中,羲和元君双目喷火,猛然再拔空而起,声音凄厉。赤红的身影,紧随在庄无道的等人之后,猛然撞入到了那座雷火漫卷的大阵之内。

    犀利的剑光,破灭一切。这座拼凑而成的大阵,阻拦不了她半息时间。

    淡金色的剑光,须臾间就已突破到了阵法核心处。

    只是她才刚至此,就又发觉不对,这座阵内,竟是早就没有了庄无道等人的气息踪影。留下的,都是幻影残痕,反而是着周围的元力,暴乱异常。

    羲和元君楞了楞,而后毫不犹豫就将身后的披风舞动,化作赤红色的云障天幕,将自己身躯牢牢护住。

    同时那鎏金剑,亦转攻为守,幻作了一层厚实无比的剑幕,护持在外。

    然而当这覆盖百里的大阵爆裂之时,她却仍是狼狈之至。外层的剑幕,须臾间就被震散。而那层赤红云障,也在那雷火电光的冲击下,不断的坍塌萎缩,

    浩大的元气波动,使得整个北冥仙宫,都是天崩地裂般的震颤。引动周围十万里方圆,无数的目光,无数的神念,往此方眺望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那些意念,才刚至此,就被一道紧随其后冲天而起的太阴剑气横扫斩灭。气势蛮横霸绝,凶厉无匹!

    使所有好奇窥伺此间的修士,都为之一阵惊慌失措,纷纷仓惶而退,以免被那完全不讲道理,不给颜面的暴戾剑意斩伤。

    能够有能力远隔数千里,甚至数万里地域窥望此间者,无不都是金仙太上之流,都可在天仙界中雄踞一方,称尊道祖,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此处,以太阴剑意涤荡一切者,却是大罗仙王!世间混元道祖之下,最顶尖的四十九位存在之一。

    而就在所有的意念,所有的目光,都被迫退之后。那羲和元君,终从漫天雷火中行处。

    一身衣物如新,哪怕面临如此陷阱,一整座七阶仙阵。也并未能伤到她半点毫发。

    可此时此刻,她原本意念中锁定中的身影,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,

    羲和元君先是目光如刀般的,扫视着这一方虚空,试图寻觅着那几人的踪迹,却全无所得。那几人离去时,已经将所有一切的气机痕迹全数掩盖,剩余的部分,也在那剧烈的元力爆乱冲刷下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有那位‘苍茫魔君’在,她也难以感应到那几位的踪迹动向。

    “洛轻云,苍茫魔君!不对,该说是无法仙尊才是——”

    本是十拿九稳的猎物,再一次被逃走,羲和元君却是不怒反笑。而后猛然又一道剑光挥出,将此间所有一切的战斗残痕,都尽数挥灭。

    其实也无需沮丧,尽管她再感应不到这几人的踪迹,却可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无论是那位无法仙尊,还是洛轻云,都并无就此离开这北冥仙宫之意。只要还在这仙宫之内,就迟早会被她再次寻得了。

    且即便这二人此刻离开了,也难逃过她的追击。麾下的羲和神宫,早就已在外围布下天罗地网。她现在所需做的,就是尽量在在那位玄碧仙王赶来之前,将这二人解决。

    足踏虚空,羲和淡定自如的往前迈步,不过也就在这时,她心中忽生警兆,看向了身侧。

    那是一头身躯十万丈的洪荒巨兽,形状似虎,却有着人面,一口似锯齿般的白牙,浑身则都是赤红毛发。也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,凶横绝厉的意念,已经将羲和元君,死死的锁住,似要将后者活生生的吞噬。

    而羲和的眼神,也渐显凝重。

    ——是天梼妖圣!怎么会是这个怪物?上古二劫时就已经死去的存在,怎就忽然出现在此?

    那头镇压着时序命运长河的天命之龙,难道已死去了不成?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居然是羲和元君?她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距离那处元力暴乱所在大约七万里外,神风子微微凝眉,眼神中略含忧色的远远眺望。

    究竟怎么回事?这北冥仙宫,没将北面的鲲天老祖引来,没把那几位窥伺北冥道统的大能招至。却首先来了一位,本该是毫不搭界的个羲和元君——

    还有那边的元力暴乱,到底是怎么回事?这位大罗仙王,到底是在与谁交手?

    究竟又是哪一位,能将羲和元君逼到那样的程度?

    “不止是羲和,还有那天梼妖圣!”

    身后处,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,那是风韵悠悠,林籁泉韵般的语音,语气却是威严肃穆,

    “不意北冥仙宫的主体,仍未真正现世。这一方虚空就已经混乱至此。”

    “天梼妖圣?”

    那神风子不禁再一愣神,他之前探过去的念头,早被羲和斩灭,所以并不知那边后续之事。

    “可这位,不是已经死在二劫之时?”

    “那天梼妖圣有无数化身,在过去未来,怎可能这么容易死去?有天命之龙镇压,那位自然是死的,再不能跨越时序长河。可若在天命之龙虚弱,甚至干脆陨落之时,那位却仍能存在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解释,语声匪夷所思:“不过也需付出不小代价就是了,天梼妖圣本身应该并无此等神通伟力。可若是现世之中,有人为他构建时空桥梁,当又另当别论。我猜应是借用了那北冥大仙的遗蜕尸骸,才能使那天梼妖圣突破天道之限,驻留在此世。换而言之,很可能是已有人,更先一步进入这座仙宫,寻得了北冥大仙的部分遗物。至少是那北冥的遗蜕,已被其所得。不过,也有可能是另一件大罗金仙的遗骨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神风子却若有所思:“北冥大仙的遗蜕尸骸?那么是否也有可能,这本就是那位北冥大仙自家的手笔?“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