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零九章 真正鸿蒙
    PS:我开微信公众号了,大家可以关注,添加作者开荒即可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当这‘阴阳劫剑’施展,万物阴阳逆冲,与‘混沌变剑’乃是异曲同工。使这片天地之间,所有一切都陷入到了停滞状态。

    哪怕是那同为鸿蒙的‘太阴无极’之剑亦不例外,甚至那羲和元君本身,亦不能免劫,身躯停在了半空之中,竟是短时间内无法行动。

    同样是鸿蒙开天级的剑道神通,可也有三六九等的差距。羲和元君需借助器物之助,才可达至鸿蒙开天之境,是为伪鸿蒙。而庄无道阴阳劫,却已经是完整的状态。甚至已经在这基础上,再做突破!

    若那鸿蒙开天,也分段位品阶,那么他的这一剑,必定是中段无疑!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却知自己的这一剑,最多能将此女固锁上二十分之一息而已。

    若是轻云剑,已经恢复到神宝阶位,若是他手里,有着一件完整的鸿蒙至宝。那么他会尝试继续轰击,看看能否伤到这羲和元君,可是眼下,哪怕给他一千个胆子,也不敢冒险一试。

    甩手就将那无理丢入到了车龙辇内,庄无道随后今日,接着全力以赴,疯狂的催展开这辆车龙辇内的禁法,极速遁行。

    配合他的因果之法,在短短瞬息之间,就使得这车龙辇远航千里,远远避开那式‘太阴无极’笼罩的范围。

    仅仅不到一个弹指的时间,那处虚空就已恢复到了正常,不过那阴阳逆冲,元灵暴乱,万千剑气依然在不断的爆发,且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当羲和元君挣扎脱身,口中竟亦是一口鲜血吐出,眉心处更被庄无道残留的剑意,斩出了一条细长的血痕。

    “呵呵!果然呢,你既已完成了大悲九剑,那么这阴阳劫剑,又怎可能没达到真正的鸿蒙开天?前次魏墟那一战,居然还在本座面前,隐藏了法力——”

    羲和元君毫不意外,脚下踩着的‘子午宙光盘’竟是早就准备就绪,带着她的身影,只一个瞬息,就追到了车龙辇的后方。

    “早就料到了,你以为本宫,会让你在我面前,逃掉第二次?”

    鎏金剑所化的淡金剑影,瞬时如浪潮一般,从辇车的后方处潮涌而来。太阴天轮,须臾间就将此方光阴岁月,时序太虚,都圈入到了剑影只内。

    整个车龙辇的后半段,都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腐朽衰歇。车龙辇的遁速,也在急剧的下降着。之前还有六百由旬的遁速,可此刻却只剩下了四百由旬出头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暗叹,头一次感觉自己,怕是很有必要在近期只内,弄一件类似‘子午宙光盘’的宝物。打是打不过,可总需能够逃得掉。否则日后再遇到羲和元君这样的存在,自己的处境,不会比今日好上多少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还有辆‘南斗玄龙辇’在,遁速五百六十由旬。”

    无理此时终于回过神,目光复杂异常的看着身前的庄无道:“还有这件九曜玄元圭,应该也有些用处,此外我那小乾坤内,还有数枚仙品六阶,专用于逃遁用的符宝。”

    一直到现在,他胸中都有种虚幻不真实的感觉。尤其是方才,庄无道与羲和元君之间的那场大战,让他几疑自己是在梦中——

    那可是羲和元君!天下间仅有的四十九位大罗仙王之一,且是位列第十,世间屈指可数的大能者!这一域最绝顶的人物。

    可他眼前这位,不但能与羲和元君一战,甚至能够有实力,伤到后者!

    这真是他那位只有元仙修为的无法师弟?尽管无理早有猜测,他这位师弟,绝不是表面看来这般简单。可真到他见识到了真相时,才发现自己所有的推测,都太过低估了这位师弟。这个真相,简直就让他无法接受!

    一年之前,他还将这位师弟视作自己可随时搓捏的蝼蚁,伸颗手指头就可将对方碾死。可到头来他却发现,自己一直面对的,其实是一头洪荒凶兽!

    这哪里是元仙?哪怕太上仙君,也不过如此了吧?这位因当还只是金仙修为,可一身战力,却是确确实实的太上级无疑!甚至一般的太上仙君,都未必是这位的对手——

    还有刚才,那是鸿蒙神通?他没看错?那是能够不借外力,可以压制住羲和元君‘太阴无极’的鸿蒙神通?

    无理是忽然间明白了过来,为何自己从这位无法师弟身上,总能感觉到那种轻蔑不屑。

    为何这几千年中,这位无法师弟对自己明里暗里的手段,都是视如无睹。

    那不是在忍耐,而是懒得理会,不屑计较!

    可能自始至终,自己在这位师弟的眼中,都是如小丑一般——

    再有之前,那些布局伏杀他的那些人,只怕多半也是被这位,全数解决了吧?

    那些神秘人将他几乎逼到了绝境,可面对无法师弟这般实力比肩太上,且又掌握鸿蒙的强者,却是螳臂当车!都是弹指之间,就可灭杀的存在。

    怪不得,绝尘子祖师会命无法师弟来救,想来也对。玄碧仙王等人被阻截,那么这中土之地,也就唯有这位能够有实力,救自己安然脱困了。

    可笑自己先前,居然还以为这位是另有所图。

    庄无道本是将‘太霄神虚塔’悬于那辇车上方,极力的掌开虚空之壁,然而在羲和元君的狂攻猛打中,却是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此时闻得无法之言,不禁是眼神微亮:“九曜玄元圭?”

    既然无理都这么说了,他自然也不会与这位客气。

    直接探手一招,将那九曜玄元圭与无理随身之物,都取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他这辆车龙辇,确实已撑不了多久,且庄无道虽身价丰厚,可资源大多都在魔道一侧,似无理手中的那些仙家符宝,他却是至今都没什么渠道取得。

    就比如无理正在使用的符宝‘七宝浑天塔’,就对他与羲和元君这一战,大有裨益。

    内中甚至还有几件先天之宝,其他的也还罢了。可其中一件神玄界图,与那九曜玄元圭,都是先天上品,此时都能够用得上的至宝。

    乾坤置换,只一瞬之间,二人的身影,就已落到了那辆‘南斗玄龙辇’内,

    这飞辇的遁速,较之他原本的车龙辇稍有不如,可也能达到一日五百多由旬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紧随其后,又将那九曜玄元圭施展开来,天地间顿时有大片的磁场生成,推动着这辆‘南斗玄龙辇’,在一瞬间又增速三倍以上,达到一日一千二百由旬!

    九曜玄元圭亦是先天上品,不逊色于‘子午宙光盘’的遁法至宝,这本是有主之物,不过当无理放开了限制之后,庄无道亦可勉强运用。

    不过两方的修为,毕竟是差了两个层次。庄无道哪怕全力催发此物,也依然比不得那羲和的子午宙光盘。

    那一千里的距离,仍是转眼之间,就被追击到只有咫尺只遥。而这辆全新的‘南斗玄龙辇’,也在以惊人的速度,开始老化腐朽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是镇定自如,先是将无理那张七宝浑天塔的符宝,以秘法摄住,而后随手就丢往了辇车之外。

    顿时间罡气爆震,以这符宝破碎为代价,终于换得羲和元君的‘太阴天轮’的势衰力歇。又有那神玄界图张开,内藏一界,护住了辇车,终于转危为安。

    庄无道这时才有了余暇,转头回望无理:“到底怎么回事?为何又想到要转回来?那些人对无理你势在必得,哪怕有这七宝浑天塔的符宝与九曜玄元圭,也未必能保得你万全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想着离尘宗的规矩,一向都是共患难,同生死,不离不弃。既然猜知师弟你,可能是遇到了麻烦,怎还可能心安理得,独自离开?这岂非是抛弃同门,见死不救?就不知刚才,可曾妨碍了师弟?”

    最后几句,无理的语气苦涩,支支吾吾。清楚自己,今日是又做了一件蠢事。这次他无理,是真正成了这位师弟的累赘。

    且听方才那羲和元君之言,这无法师弟竟似将她当成了磨刀之石,以求突破太上之壁。

    显然这一战,对于庄无道而言,可谓是至关重要。可今日却被自己打扰,不得不提前撤离。

    若遇上心胸狭窄些的,这已可算是阻道之仇了。

    “无妨的,原本就没指望这一战就能有所突破。跨越太上境的法门,其实我已寻得,只是时间早晚而已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着头,倒似并不以为意一般,对于无理,也并未有指责之意。

    其实也怪不得无理,是自己料算又误,没想到这家伙会赶回。

    且能有这么一位能重视同门情谊,不顾生死的师兄弟,他该感觉高兴才是。

    离尘宗门风仍在,哪怕是无理这样的身份,也肯为同门舍生忘死,这还有什么可指责的?

    无理仔细看着庄无道的表情,见后者确无什么恼色,才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随后就又想到了自身的处境,面色苍白:“师弟怎的就与这羲和元君战了起来?”

    离尘宗与北方羲和神宫,一向都是井水不犯河水。三位大罗与这位,也还算是有些交情。

    无理实在不明白,这位元君对庄无道的杀意,为何会炽烈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还有洛轻云——自己似乎听到了些什么不得了的东西?

    也不知他们二人,能否从这位元君的剑下逃生。

    “是私人恩怨,与宗门无关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着头,神情平静:“放心,至少在这北冥仙宫内,她还奈何不得我等。胜不可能,却至少可性命无忧。”

    若非有着几分把握,他如何敢放手与这位大罗仙王一战?没有逃生之法,也如何能将那羲和元君作为自己的磨刀之石?那岂非是嫌自己死得还不够快——

    无理却不甚乐观,猜测着庄无道的语意,难道是要利用这北冥仙宫的大阵?

    可这谈何容易?除非是庄无道,将这整仙宫禁阵的控制权彻底窃夺在手,才有几分可能。

    且羲和元君与那北冥大仙,都为绝代仙王。二者的实力当在伯仲之间,北冥大仙全盛之时,大约能稍胜羲和一筹,可也强不了太多,是排名第五与第十的区别。

    那位北冥大仙布下的阵法,可未必就能难得住羲和元君。

    正这般想着,无理就又悚然一惊。瞳孔急剧收缩,面含惊意的看向了辇车之外。

    那个羲和,又再次追上了——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