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零七章 绝世剑战
    长达六百丈的辇车,飞踏在夜空之中。因幻法遮蔽,‘南斗玄龙辇’所经之处,未留下半点的形迹。

    无理一路都再未感觉有人窥伺,之前那些出手围杀他们的修士,也似真的已经放弃消失了,一路都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远处那北冥仙宫的出口,已经遥遥在望。只要离开了此间,诸人就将再次归入到离尘宗几位大罗仙王的护翼之下。

    那时任何人对他们出手,都可能会被摩天大仙感应得知,从而追查到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这并不能使诸人摆脱危险,可多少会使对方顾忌一二。且离尘宗在中土之地,也有着不少同道盟友在。无论是避难还是请援,都远比在北冥仙宫内方便得多。

    正当辇车之内,所有人都是为此轻舒了口气的时候。无理却是眉头不展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少主无需忧心,我看那无法,绝非是寻常人物。能够安然至我等所在,自然也就能平平安安走会回,”

    玄用仙尊深知其性情,一望就能知无理所思,心有犹意的劝慰:“我看那位,若不是与那些人有勾脸,就是本身法力高绝,超乎你我之想象。想要从这北冥仙宫脱身,轻而易举。”

    “仙尊你亦如此觉得?”

    无理微觉讶然,而后现出苦恼之色:“我也觉得那位,似乎深不可测,我无理恐怕是看走了眼。”

    语声微顿,无理又迟疑着道:“不过我看方才的情形,似有些不对。尤其是最后,那无法师弟神情举止,都有异常。似是恨不得我们,都快点滚蛋一般。我担心,那边怕是会出事——”

    此时他越想越是不解,越来越觉疑惑。忖道当时,莫非是发生了什么他感应不到的变故?

    无法神情有异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玄用仙尊先是一声失笑,旋即就见无理的脸色认真异常,不由语声一窒,沉吟着道:“可若真有什么变故,那么在那位眼中,你我等人多半都是累赘,否则也不至于要驱赶你我等人离开。他既然要一力承担,那么少主你也无需为此在意介怀。”

    “累赘?”

    无理只觉荒唐,可当他仔细回思当时情景之后,发觉还真是有这么点意思,不由一阵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这位无法师弟,还真有些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少主,不必为那无法担忧。此人神秘莫测,我等不知根底,最好是避而远之为上。”

    那李求道也摇着头道:“再说少主这些年来,与他关系一向欠佳。记得之前少主不还恨不得,要拿掉此子苗裔秘传的身份?真若有什么变故——”

    语声未落,李求道却见无理那阴冷的目光,向他瞪视了过来。遍是其余修士,看向他的神情,也是怪异之至。

    顿时心中一惊,连忙顿住了言语,神情一时间尴尬无比。

    “李仙尊非是我离尘宗门人,所以不知我离尘宗的规矩。离尘三万秘传,同生共死,这可不是我离尘宗门人口中说说而已。我与他之间虽有龃龉,可要让我明知他有危险在身,却仍旧坐视旁边,却是实在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无理轻声一叹,而后目光渐渐坚定了起来:“我想回去看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?那无法师弟,又究竟是否遇险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都是吃了一惊,纷纷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“少主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那玄用仙尊首先就急急开口劝道:“若此事是那无法有意为之,诱导少主如此猜测,那又该如何是好?毕竟那位是否可信,仍在两可之间。且即便少主要回去,我等也需从长计议,仔细谋划。”

    此时仍不能确证,这是否那无法刻意布置的陷阱。且那人若真如他们猜度中的深不可测,那么能值得此人那般郑重其事对待的大敌,又岂同寻凡?

    无理却并不听劝,直接长身立起道:“我意已决,无需劝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也不等诸人反应过来。无理就已经取出了一张道符,催发之后,顿时化了一道金色宝塔,灵光垂下,笼罩住了无理周身上下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,无理又是一件黑色玉圭取出,只一个跨步,就踏出到了‘南斗玄龙辇’外,遁速居然快捷之至,只一瞬间,就已不见了踪影。让辇车之内的诸人,完全不能察觉到其形迹。

    “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玄用仙尊远远看着无理离去的方向,眼神却是惊异无比。

    “是凌仙子的七宝浑天塔?还有九曜玄元圭,五元斋主,居然把这两样东西给了他?”

    那自然不可能是真的七宝浑天塔,而只是封印了那件功德神宝部分神通威能的符宝而已,可一样是价值连城,旷世难求。

    还有那九曜玄元圭,亦是一件至宝,虽无斗战之能,可却号称土遁之术,天下无双。本是五元斋主随身之物,却不意这斋主,已经将此物赐给了无理。

    李求道也同样是一阵错愕,他本是因之前无理的训斥,而心有不满。可是此刻,那些不平之气,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一直楞了许久,才自嘲的一声苦笑:“五元斋后继有人,有少主这样的人物继承五元斋,是我等之幸。”

    有七宝浑天塔的符宝与九曜玄元圭在手,无理本可把所有人甩下,独自孤身逃离。可这位少主却一直坚持到了现在,是因他不欲抛弃部属,对他们做到了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仍是那片小虚空之内,无数的剑气罡力四下冲击扩散,横扫一切,将所有的物质,都打为齑粉尘埃。

    二人之间,仅仅是第一次交手,就已经将这小片虚空世界粉碎。而后又波及道了虚空之外,这片小型的仙宫,都被二人的力量,生生的夷平。尤其是那羲和元君的狂暴剑罡,使周边千里地域,都陷入到了寂灭状态。

    庄无道口中溢着血丝,本是有些振奋的心情,又再次跌落到谷底深处。

    那羲和元君只一剑之后,就恢复到了常态,眼神平静,似乎才那一极,已经宣泄掉了他所有的怒气。

    “原本还以为师弟你是一个老实人,可方才之言,可真让本宫心寒。”

    羲和元君的心绪虽已恢复了正常,然而那杀机却又更森冷数分:“就为刻意激怒本宫,所以要在本宫的伤口里撒盐么?”

    “元君难道认为在下做得不对?”

    庄无道并无半点愧色,对于这等生死大敌,自是无所不用其极。却这羲和元君,也无资格来指责他。

    魏墟中以言辞动摇洛轻云道心,那玄寒水宫之内,这位又以同样的方法,欲干扰他成就正反混沌重明元胎。

    说到言枪舌剑,羲和元君,正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,所以是大哥不笑二哥,彼此彼此而已。一定要说有错,那也是羲和有错在先。

    “不过说到元君与轻云师姐,庄某倒是真心实意,希望你二位能够和解。元君疑师姐斩杀劫果,是为自身成道,然而你二人所处的位置不同,看到的事物,自也有不同之处。”

    那羲和元君目中再生暴怒,可随即又按捺了下来,只能庄无道话音落下,才又一声冷笑:“你可说完了?看来师弟你这些言语,倒确有几分真心实意,是真的想要我二人和好,维护那贱人。我倒真不知,她除了剑道高绝之外,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,能将你这样的人杰,迷到神魂颠倒。不过,无所谓了——”

    淡金色的剑光分化,深层的悲意,弥漫此方虚空。

    “魏墟之战,是洛轻云接我三剑,可惜她还是那老一套。这百万年中,修为未得寸进,没什么惊喜可言。倒是师弟你,本宫倒是很想看看,修成正反混沌重明元胎的师弟,到底能把那大悲七剑,推升到何等样的地步?”

    这一剑出,正是伤别离,凄冷凌厉之至——

    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,冷落清秋节!

    庄无道一言不发,同样一剑挥出,却是剑光凝聚如一,分割此法太虚世界。

    是离思剑,以别离对别离!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使来,却是并无半点悲意。另增变化,少了几分伤悲,却多了不少磅礴大气。仿佛有着将天地世界,都握在手中的恢宏伟力。

    当一金一蓝两道刺目剑光,在虚空之中交锋,顿时又是一片寂灭罡力,弥漫千里。说过之处,皆无声无息,似激不起任何回声。

    万千道劫气,云聚而至——

    这是因这天仙界的天道意志,已经察觉到了二人,对此方天道法理的撼动。

    然而无论是庄无道还是羲和元君,却都毫不在乎,两道恢宏剑光,仍在全力攻杀。前者是不依不饶,不死不休,后者则是不得不战,不得不全力以赴,只为求生。

    离思剑只将对面的别离剑斩灭小半,就已溃散开来,无论是修为法力,好是剑道造诣,庄无道都差了对方不止一筹。

    同样超品阶位的剑道神通,在这巨大的差距下,岂有不败之理?

    然而仅仅一瞬之后,又是一道青色剑光生成。与斩裂虚空的离思剑不同,这一剑却是将破碎分裂的虚空世界,再次聚合。

    一正一逆,两门截然不同的离思剑,终于将羲和元君的’伤离别‘的,全数消除化解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法力虽是不足,然而正反混沌重明元胎,却使他有了抗衡羲和的底气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些名堂——”

    羲和元君眼中异泽浮现,战意盎然,别人可能只会看到庄无道的道体,可以同时施展一正一逆两门神通玄术的强大。

    她却看到了,这正反混沌重明元胎,对庄无道那重明一脉秘术的增幅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