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零六章 再见羲和
    无理的神念,已经把庄无道打来的那枚小乾坤戒,扫荡了三遍之多。里面的一百五十枚仙玉确实是未曾被使用过,灵力充盈,也并未被动过什么手脚。确确实实,是一百六十枚可以使用的完整仙玉无误,至少他无理是看不出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实在难以想象,一位才到元仙境的小修,出手竟是如此大方——

    不止是无理惊异莫名,其余玄用仙尊与李求道等人,也同样是再次生出了惊意。要知他二人一身的积蓄,也不过才三百左右,且这次大半都未带在身上,而是珍藏于洞府中蕴养,也免失了灵性、

    这位却是随随便便的就拿了出来,连眼睛都不眨一眨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看出了几人的惊疑,不过他却已无心思再理会几人,眼神中略显凝重的,看向了远处某个方位,而后漫不经心了随手摆了摆袖。

    “诸位要想离开,那就请尽快。若是因耽搁太久之故,被那些人再次盯上,只怕就再走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时,庄无道又微含哂意的一笑:“可能这是一个陷阱,不过也是诸位唯一的逃生机会。若然错过,必定会后悔终生。”

    无理气息一窒,知晓这是庄无道语中嘲讽的,正是他们心中所疑。

    心中依然是满肚子的疑惑,不过他也再无话可说,更说不出继续邀请庄无道同行的话来。

    已经虚情假意不下去,也不愿继续这么拖泥带水,与玄用仙尊等人陆续飞入到那‘南斗玄龙辇’内。

    而随着这辆辇车驰空而去,庄无道的面色也转为了阴冷,继续看向了远方。周身剑意积聚,气元暗涌,已经是蓄势已成,勃然待发。

    也就在无理等人,彻底脱离开他的神念感应范围之后,庄无道才蓦然一挑眉。

    “在下要多谢元君,未将我宗同门,卷入到你我之间的争斗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那虚空远处,就也传来了一声银铃般的轻笑。

    “与本宫有恩怨的,只有师弟你与那洛轻云而已。那绝尘子与摩天大仙颇为了得,本宫再怎么狂妄自大,也暂不敢有与整个离尘宗为敌之意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笑声,一个身材娇小窈窕的女子,就这么突兀的,现于庄无道的眼前。

    就在庄无道身前,不到十里处。就仿佛是这位,本来就是站在那里,从未动过,而羲和元君那绝美的脸上,则是满含欣然笑意:“不久前听说你们五元斋无理这蠢货,被困在了北冥仙宫,那时候本宫就在猜,你与洛轻云会不会前来救人。原本是没抱太多希望,想着你与洛轻云应该不会这么蠢,结果还真是被本宫等到了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阵无语,他方才之所以打消了一路护送无理等人出宫的念头,就是因感应到羲和元君的杀意。

    这位居然就在悄无声息中,接近到了咫尺处,然而无理等人,却是全无所觉。

    他也是感应到了羲和元君紧锁着他的杀意战念,才惊觉到了这位的到来。

    也亏得是对方没有立时动手之意,否则一旦他与羲和元君战起,只怕无理等人在这极距离中,必要要被二人的剑气波及。无理与玄用仙尊,李求道这二人还好,可那身受重伤的两位金仙,还有一众的真仙元仙,只怕一多半难以生还。

    再次面对羲和元君,依然是处于被压倒性的劣势,无论是剑意交锋还是剑势碰撞,都是被羲和元君碾压。

    哪怕是修成了正反混沌重明元胎,也并未能使他的处境被改善多少。

    好在临来之前,他就已经想到过,可能会出现这种最恶劣的状况。

    意念微引,轻云剑就在一声轻鸣中,落在了他的手内。同时庄无道藏在袖中的左手,亦是一连串的法决引动,悄无声息间,就已将无理留下的那座‘天元无量都天阵’掌控在手,而后又重新催发,

    同是离尘一脉的法阵,他只需稍稍用点手段,就可将这座阵,纳入他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且自发觉这位到来之时,庄无道就已在为这一战做着准备,此时自是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肯说话,还是无言以对?”

    羲和元君笑眯着眼,然后又看向那辆车龙辇内:“那贱人也不愿出来?连见我一面都不敢,还是在为逃遁做准备?莫非以为尔等这次,还能够从本宫手中逃掉不成?”

    言语间好整以暇,仿佛是狮子在调戏猎物,猫戏老鼠般的姿态。

    可就在下一瞬,蓦然又一道剑光从羲和袖中飞斩而出,将庄无道才刚刚掌控住的‘天元无量都天阵’,强行劈散了灵光。那被刺魔宗与太素天朝之人。攻打数日都完好无损的的阵盘,仅仅只这一剑,就被羲和元君斩出了一道深刻创痕。

    不过也由此可见,对于庄无道,羲和元君并不如表面那般的轻松。

    不敢有丝毫的轻忽大意,前者的任何的异动举止,都在她的法眼观照之中。

    之前被这人走脱一次,羲和就已后悔已极,绝不愿这种事情,第二次在的她面前发生。

    法阵被毁,庄无道不禁暗暗一叹,知晓自己的谋算已经落空。此时再无任何外力可借,只能抛开一切侥幸,全力与这位一搏。

    轻云剑同样一道剑光幻化,突兀的斩向了身后。就在同时间,他后方二百丈处,另一个羲和现出了身影。

    这位的眉目中,顿时满是扫兴之色,身影在瞬息间数十次闪动,直到后退道数十余里外时,这才一个拂袖,就将那已经衰落的剑气,强行拍碎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这正反混沌重明元胎修成之后,果然是有些不同。”

    看着自己被斩出了一条白痕的红袖,羲和元君的唇角满含嘲意:“不止是这剑力,强过之前数倍,便是这灵觉感应,也远超前次魏墟一战。看来已经是八阶道力?许多太上仙君,都难及得上你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已入了八阶,不过只是蛮力而已,元君你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动容,这也确实没有什么好自傲的。他只?单纯的把力量,推升到了八阶的程度,且是是借助了自身正反混沌重明元胎这门道体之能。

    可其余太上仙君,虽说在力量肉身上未必能及得上他,然而在其余道法上的造诣,却无不都有着八阶道力的程度。不如此,不能打破太上之壁。

    便是之前,被他擒拿的宏离道君,在五行大道上,也同样达到了八阶层次。若非是这位的神通术法,恰好被他克制住了,之前在他面前,绝不会表现出那般的不堪。

    “说来元君与师姐当年之事,我已知悉了一二。师姐可是因无涯子身殒之故,而与师姐反目成仇?可其实当年,师姐她也有苦衷——”

    “给我住口!”

    羲和元君似被庄无道这句话触到了逆鳞,杏眼生威,脸上也再没有了笑意:“她能有什么苦衷?还有无涯子这名字,也是你能提的?”

    那剑意如洪涛般的爆发,神意攻杀,那杀伐之气如洪涛般的潮卷而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再次感觉背脊发凉,不过此时他去是不惊反喜。之前说那么多话,可不是因他真就天真到,以为洛轻云与羲和的这段恩怨可以化解,而只是为扰乱羲和元君的心绪而已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