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零五章 疑神疑鬼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无理的声音,也同时在*内响起,满含着不可思议:“无法你是如何进来的?”

    语声惊讶诧异之至,而紧随其后,这座‘天元无量都天阵’就对庄无道彻底敞开。

    庄无道先是看到了无理,然后就望见了阵内诸人。看来损失不大,除了有几位真仙战死之外,其余都并无太多折损。尤其五元斋的四位金仙全都健在,只是都状况不佳。

    这使他略为心安,要知这无理的部属,虽都是五元斋的供奉。可其中有至少一半,乃是出身离尘。尤其是那四位金仙,有三人都是离尘的二代弟子与客卿出身。

    这四位金仙有两人身负重伤,在不远处盘膝静坐,入定疗伤。哪怕是庄无道到来,也未能使他们惊醒。还有另二人玄用仙尊与李求道,都伤势较轻,不过一身道衣,已经是残破不堪,居然已经没有了备用的替换。

    至于无理本人,亦同样是狼狈无比,穿着一身破烂衣物。

    这让庄无道,对此人的感觉,又有了些好转。这位虽是骄纵,可对部属还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方才他以重明观世瞳,观照此间的术法残痕,看出此人是完全不惜损耗手中的灵宝符箓,全力以赴的,护住自己部下的性命。哪怕是几个小小元仙,也能舍得将一枚仙品六阶的符宝打出,更将自身备用的道衣分发给了他人。

    而此时分发给这些部属疗伤的,也是五元斋一些独有的顶尖伤丹,

    此人虽是骄纵,却还能知晓爱惜部下。只这一点,就值得五元斋那些供奉奴仆为其效死。

    “师弟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无理的眼神狐疑,怪异的看了一眼阵外:“怎么可能安然无恙?”

    这阵外杀机暗伏,他麾下数个真仙部属,都死了阵外。这人却是安安稳稳,一路安然无恙的走了进来,甚至没遇到任何阻拦。”

    若非是他不认为那暗中的敌人会这么愚蠢,把事情做得这么明显,此刻他几乎就怀疑,这个无法师弟是与那些人勾结合谋,同流合污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走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暗觉好笑,面色却是平静无波:“我方才仔细看过这阵外,还留有些许痕迹,不过已无其他人在,也没什么埋伏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在?这怎么可能”

    无理闻言半信半疑,开始怀疑这是无法与外人勾结,哄骗他出阵。不过那玄用仙尊却立时就一道符箓打出,灵光散化,笼罩住这一整片的小虚空。

    之后又觉不放心,随后玄用又是一张符宝打出。虚空中现出了一只重明鸟真形,一双重瞳目张开,四下扫望了一番。

    然后玄用的脸上,顿时满布错愕之色。这可是仙品五阶的符宝,封印着十七重的重明观世瞳。理论而言,哪怕是任何微小的元灵反应,都那逃过这符宝的观照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片虚空内外,确实已无其人在。”

    不过考虑到那些暗中之人近乎无影无踪的潜纵匿迹之能,使用幻法又是刻意针对重明观世瞳,玄用仍有保留,不能确定。

    接下来诸人又忙碌了一番,直到确定了阵外,确实已恢复了安全,这才停止了下来,

    那名为李求道的金仙,才无比奇怪的自言自语道:“也就是说,这次对少主出手之人,乃是刺魔宗的修士,可为何这些人,又仓惶退走?”

    正因退的太急,所以这方虚空中,才留下了不少线索,让他们辨识出了身份。

    可这根本就没有道理,明明是占尽了优势,这座天元无量都天阵也撑不了几天,为何对手会无端端来的就全数撤离?

    难道说,是离尘宗,已经遣人来援?

    思及此处。李求道不由斜目看了庄无道一眼,而后又微微一头。

    不可能是此子,只怕这天仙界中除离尘宗上下之外,其余就无人认得离尘宗‘无法’道人,到底是何等样的人物,绝无半点威名可言。

    且看此子一身上下,也无半点的争斗痕迹。他也不信这位,能以一人之力,就能将刺魔宗那些莲主级的人物,尽数驱走。

    那边无理却更干脆些,直接就问:“无法师弟,莫非是玄碧大仙已经到了?“

    “不曾,不止是玄碧大仙,门中赶来的几位太上仙君,也都被在半途拦住,至少还需三五日时间,才能到这北冥宫外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摇了摇头,而后时限继续在诸人身上一一扫过:“敢问师兄一事,你这次准备前来北冥仙宫之事,事前到底有些什么人知晓?”

    那无理本还是在皱眉,既是心惊又是在疑惑,心惊于对手布置周全,居然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拦截玄碧仙王之人。疑惑则是因那些刺魔宗的杀手,既然有这样的后手在,就更无撤走的理由。

    不过当听到庄无道最后一句时,无理又是心中一惊,而后脸色就阴沉了下来:“师兄这是何意,是怀疑我这里,有他们的内应的不成?此间部属,这几日都随我奋力死战,若真要将我无理出卖,那么我等诸人,早就没了性命?”

    此间其余诸人,亦是心生不满,朝着庄无道怒目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见状也不以为意,反而是暗暗点头。那五元斋主有儿孙十数,却独独选择这位来继承未来的五元斋,并非是无因,

    “师兄误会了,本人无有他意,只是感觉此事前后,颇有些蹊跷而已。难道无理师兄你,之前就不觉疑惑?”

    此事前后确实让人心疑,无理前来北冥仙宫乃是临时起意,并非是既定的行程。

    然而当他抵达之时,不但这里已经布置好了埋伏,对手更已请动了几位元始级的大能负责阻截玄碧大仙。

    眼见那无理面色变幻,阴晴不定,庄无道就知这位,其实一样已经生疑。能够被宗门属意,选为五元斋少主的人物,岂可能是真正的蠢人?

    且这件事,说来也是他问得唐突了,还是五元斋内部来处置,更为妥当些H根本就用不到他来提醒。

    “所谓夜长梦多,此处已多留无益。我看诸位,还是尽早离开为佳。不过那些人,应有锁定师兄你方位之法,在离去之前,最好是查查看诸位随身之物,是否被留下了什么印记?尤其是这辆‘南斗玄龙辇’,怕也要好生看看究竟,或者直接丢弃为佳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目光,已经定格在了那辆豪华异常的辇车之上。在他重明观世瞳的观照中,已经发觉这辇车之种,有着一种极其特异的印记。散发着一种哪怕金仙修士,也难以闻到的气味。

    估计也正是这印记,才使那宏离道君等人,能够准确的在仙宫中,寻到无理所在的方位。

    那李求道也诧异的看了庄无道一眼:“此事我等其实也有查过,有问题的确是这辆玄龙辇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奇怪这位,灵觉居然如此敏锐,这就看出了那辆南斗玄龙辇有问题?还是仅仅只是猜的?又或者,是从他们不知道的途径得知?

    他仍有些怀疑,这人是故意诓他们撤阵离开——

    这人虽是身为离尘宗苗裔秘传,却未必可信。

    “此间确实多留无益!”

    玄用仙尊却无这么多顾忌,眼含深意的看了庄无道一眼:“难得此时并无人盯梢窥伺,我等只需换过一辆飞辇,再以幻法掩饰住形迹。还是有很大几率,安然逃出这北冥仙宫。”

    那无理也极其干脆,大袖一拂,赫然就又是一辆装饰华丽,全不在之前那辆南斗玄龙辇之下的辇车,出现在了诸人眼前。

    他的想法也是简单,无论这无法的目的为何,其实都无所谓,真要是再遇伏杀,那么大不了就再放出一套‘天元无量都天阵’就是。反正备用的阵盘,他手里还有着两套之多,缺的只是维持阵法用的仙石仙玉。

    一道法力展出,将重伤的两位金仙,送回到那南斗玄龙辇内,然后无理又回望庄无道:“师弟可要随我等一同离开?”

    庄无道听出了对方的潜藏之意,也能看得出来,此间诸人,都对他有这警惕防范之心。

    原本是打算装作没听出来,护送着这群人,安然离开北冥仙宫再说。

    可瞬即之后,庄无道却忽的心生感应,又变了主意。或者可说这变数,其实他事前也有想到了,也在绝尘子的预知之中。

    心中无奈,庄无道只能摇了摇头:“我在这北冥仙宫之内,还有些事未曾办完,就不同师兄你一道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又从袖中掏出了一枚小乾坤戒,丢向了无理:“师兄你身家丰厚,不过这些天消耗的仙玉,想必不在少数。这袋中有仙玉一百六十,应可供诸位用上一阵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群人这一路出宫,他估计也没什么危险。无理是临时起意的出现,那宏离道君也是仓促间调遣的人力,否则没可能连一座天元无量都天阵,都连续数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而此时宏离道君,已经被他擒拿。刺魔宗也共有十四位莲主,陆续死在他手中。

    如今对方再想要调遣人手,必定还需一定时间。只需无理等人能小心隐藏形迹,不似之前那么张扬,那么多半是没什么凶险。

    且哪怕是再遇到伏击,这一百六十枚仙玉,也足可供无理的天元无量都天阵,再支撑数十日之久了,

    无理接过那乾坤戒,神情却是一阵错愕,这仙玉可不是一般之物。哪怕是离尘宗内,也只有真仙境以上,才有供应。哪怕是他这次出来,也不过只带了三百枚而已,

    然而这位无法,却是随手就拿出一百六十枚之多,眼前这位师弟,真的只是一位小小的元仙?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