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零三章 一正一逆
    此时宏离已经在穷尽一切方法在逃脱,可真正交手刻,他才觉辇车之内的这人法力之强横恐怖,先是一套剑阵,蓦然遥空罩下,将他锁在了中央处。紧随其后,又是一座宝塔,现于那辇车的上方,定住了这方虚空世界。连续动用四件至宝,在全力催发之后,这位却依然是法力恢宏,大有余裕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!本座有意相让,道友却是得寸进尺了。”

    那宏离道君目现杀机冷芒,一身太上仙君级的法力,在此刻亦是展露无遗。同时间三大法域叠加施展,须臾间就镇压住了此间千里方圆虚空。

    其中两门是一品巅峰,更有一门,赫然是超品之境!

    三大法域压下,就将庄无道那高涨的气焰,稍稍一镇。而紧随其后,是一团五色斑斓的烟雾散出,笼罩住了身周百丈。

    这件五行云烟障,亦是一件先天上品的灵宝,已被祭炼到了七十重仙禁,勉勉强强达到了仙宝的顶峰。

    那十二道混沌灭劫剑气斩入其内,只发出一阵阵的‘滋滋’声响,斩入烟雾不到一半,剑力就已经耗尽。

    ‘太霄神虚塔’固锁虚空无法伤人,宏离道君只手指尖处,炸出了一点五色光雷,就将那斩击而来的轻云剑,再次弹开。这是他威胁最大的事物,所以看似轻描淡写,可宏离却已必尽全力。

    在全力抵御过庄无道这一轮的攻袭之后,这宏离道君的脸色,已经镇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既然四处封锁,暂时已逃不过,那就不逃也罢。之前无非是做贼心虚,不愿暴露太多而已,而如今情形,已经容不得他退避。且他的对手,也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个强横。

    宏离道君干脆就立在了原地,神情平静异常的看着对面的车龙辇。二人这一番交手之后,宏离就已知对方的根底,一身法力的确是强横霸道,异常的纯净恢宏。可究其本质,却还只是金仙境而已。

    哪怕这位的一身战力,能够与太上仙君相较,可也最多只与他相当。想要将他宏离擒拿,真是笑话。

    “可笑,道友未免太过自信,你也不过只是一介金仙境而已,莫非还真想将本君擒杀不成?至于道友你一定以为,我等这些人的背后,是太素天朝,那也尽管由你便是。”

    口中嘲笑着,宏离道君蓦然一挥大袖,而后竟有漫天的五色光针,出现在了他的身后,

    密密麻麻,赫然生成到了十万八千之数,才停止了下来,而宏离的一身气机,此时也是膨胀到了极致,杀意凌厉。

    在一开始身份暴露的惶然慌乱之后,此刻的宏离,反而生出了杀机,

    对手也不过如此,相反在此间,才是车龙辇内这人的死地!根本就无需畏惧逃遁,只需将此人斩杀于次,那么一切都可恢复如常,所有的破绽与变数,也仍可掩盖压下。

    “正所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。道友今日,可谓是自投罗网了!”

    十万八千道五色光针,瞬时如蜂群般的,往那车龙辇冲涌而去。周围四面八方,这时更有六道气机出现,六道血红色的疾光,遥遥向车龙辇的禁法薄弱处打去。

    刺魔宗横行天仙界已有一个劫期,传承数百万年。虽无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这般的机关奇宝,可也有着自身专用的破阵之法。

    六枚血杀诛神刺,皆是收集修士的气血精元,再以秘法炼制而成。威能之浩大,几乎不逊色于地元阶的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,更兼有着后者所没有的凌厉与腐蚀之能。

    此时六人与宏离道君联手,暴起袭杀,那车龙辇外张开的禁法,几乎是触之即溃。

    只一个转瞬,那些五色针影,就已经突破到了车龙辇的周围,距离已不到咫尺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车龙辇中,却只是传出了一声轻嘲。

    “果与传言相似,道友用的是五行孔雀一脉的功法。如此说来,本座还真该庆幸才是。对了,你这件宝物不错,五行云烟障,正合本座之眼。”

    
    十万八千枚五色光针,先是凌空顿住,然后就这么化作了五色元气,消散在这太极阴阳鱼气场之中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乾坤无量之术,可凌驾于绝大多数的神通大法之上。可对于其他神兽以及衍生的神通功法,都只是能压制而已,可唯独对孔雀一脉的五行之术,却是完全的克制!

    孔雀之法,堪称是这世间最上乘,最玄奥的法门之一。可也需看这五行之术,到底是由谁来使用。

    也不止是那些五色光针,六道紧随而至的‘血杀诛神刺’,亦是一点波澜都没掀起,就直接就被这太极阴阳鱼气场,强行吞入了进去。

    也不止被庄无道转移去了何处,就从此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而紧随之后,三道气势更为浩大的法域,也从那车龙辇内扩展开来。

    只一瞬之间,就将宏离道君的超品‘五行神域’,冲击到七零八落,不成形状。至于其余两大一品法域,更是被完全镇压。使得宏离道君的一身法力,在这瞬间就被压下了太上之阶!

    原本是宏离不该是如此不堪,哪怕法域不敌,也可勉强支撑,使自身法力修为,不至于被打落太多。然而正如庄无道之言,那‘五行神域’,被他的量天法域,完全的克制,以至于宏离道君,都无有半点的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远处那六位刺魔宗莲主则更是不堪,皆是面色煞白的,在半空中显出了身影。

    之前这六人,还是自信满满,试图侵入车龙辇的禁阵之内,可此刻却连维持基本的匿形都做不到。一身真元,赫然直落三阶!此时竟连普通的天仙境都不如。

    同样是金仙境界,这辇车内的这位,对他们六人的压制,竟到了如斯境地!

    那宏离道君一阵愣神,完全不能理解,为何仅仅只一瞬之间,自己就落到了这般的危险境地?

    “胆敢冒犯我家道君,尔等是在寻死!”

    就在车龙辇的四方,赫然有四尊巨大的神躯现出。雪月君,紫元君,太黄君,普天君,俱以印法,聚结神力轰下。那六大刺魔宗的莲主,毫无反应的余地,就已被四大护法神将强行镇压。

    这六位莲主,亦有比拟金仙境的战力,可此刻被庄无道的法域压制,战力爆减至少七成,没被四大护法神将当场轰杀,就已很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护法神将,重明道甲?”

    宏离道君的瞳孔的一阵收缩,能够有这种等级的护法神将跟随。这车龙辇之人的身份,只怕绝不仅仅只是一位金仙——

    忽然似想到了什么,宏离道君面色再变:“你是苍茫魔君,任山河?”

    当年任山河与劫果一战,他已曾亲眼目睹。

    这超品的重明法域,以及另两种修界仍未知名的超品法域,在六千年前,苍茫魔君任山河斩劫之时都曾经施展!

    可谓是只此一家,别无分号!而这任山河,也正是出自于离尘宗!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一位可能自始至终,从未脱离过离尘宗。也意味着,他接下来将要面对的,正是那任山河曾经以之斩杀劫果的鸿蒙神通——混沌变!

    “猜对了一小半,可惜的是已为时太晚!”

    辇车之内,庄无道信手一挥,那混沌变剑,就已经施展出来。时隔六千年后,这门鸿蒙级的剑道神通再现人世,却已无六千年前的浩大声势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剑出,那扒在栅栏上的天命之龙原虚,却是悚然而惊。抬起头,仔细注目着那道混沌剑光。

    庄无道这一式,可将天地万物化为手中之剑,然而此时御使的‘剑’,却只有轻云剑一口而已。

    可却已是将天地万物,亿万之剑,化入到了轻云之内,所以剑势,亦达亿万均之重!

    六千年积累,六千年的参研,他已经将这‘混沌变’挥洒自如。而完成的正反混沌重明元胎,更已将这门‘混沌变’,推升到完美的程度!

    这已是接近于真正的鸿蒙开天!只差数步,就无需再借器物之力。

    而那宏离道君,此时已是连骇然色变都做不到,整个身躯僵滞在了原地,不能移动,不能言语,甚至连面部一丁点的表情都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随后就在一瞬之间,被轻云剑的剑光,打成了挥渣残烬!

    庄无道此时却并未半分喜色,反而是眼神凝冷,杀机依旧。

    “道君遁逃的本事,倒是不弱——”

    尽管是鸿蒙神通,然而这宏离毕竟高过了他一个境界。太上与金仙之间的鸿沟差距,甚至超越过灵仙之于等仙境。

    这宏离道君不敌他是理所当然,可若连半点反抗之力都没有,那就未免过于夸张了。

    此人见机极快,在他的‘混沌变’剑斩出之时,就已经开始全力逃脱。

    将浑身气血燃烧,护送元魂遁走。在原地留下的,仅只是空壳而已。

    换成一年前的庄无道,若不请身旁的洛轻云与任山河出手,可能是真的要被宏离仙尊逃脱,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然而那是在成就正反混沌重明元胎之前,而非是现在!

    随着庄无道的意念一动,轻云化成的剑光,就又开始了逆向的变化。

    羲和元君之所以第一次见得,就判断洛轻云让他修持正反混沌重明元胎,是为抗击劫果而准备。除了是因那混沌之力,可以融炼转化天道劫气之外,更因这正反混沌重明元胎,施展任何的神通术法,都可有着一正一逆,两种变化!

    正五行完成之后,便可转化为逆五行,混沌变剑,也可以随后变化为逆转的‘混沌变’。

    换成更简单直白一点的说法,那就是任何神通玄术,在庄无道展出之后,都等于是同时施展两次!一正一逆,威能半点不减,哪怕是混沌变这种鸿蒙级别的神通玄术,亦不例外!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