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零二章 跟脚惊人
    “那辇车中人,真有如此强悍?”

    衣玄士眉头紧皱,眼现出不可思议之色:“刺魔宗八位莲主合力,加上一门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,居然是全军覆没?”

    庄无道听不见这人的说话,却能通过重明观世瞳明辨解析,收集里面的一切的灵纹异动。知晓此人的语气,多半是充满着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刺魔宗八位莲主合力袭杀,一般的太上仙君在大意轻忽之下,确实很难逃过。

    那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轰击之前,也被阵法遮蔽。无有任何的预兆。若非是他动用了因果之法,也很难逃过。

    乾坤无量守御无双,可也挡不住这天元阶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的一次轰击。在他卸力化力之前,那碎魂炮就可将他整个人轰碎。

    拥有鸿蒙神通的他尚且如此,其余的太上仙君,也多半不能比他强到哪去。

    此人会感觉惊讶,自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“事实俱在,岂敢欺瞒道君?”

    那女子伤势极重,之前又以损耗元气的秘术逃遁,此时只能勉强睁开眼,眼神中依然残留骇意:“那人先以因果之遁,避开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,随后在一瞬之间,连续斩杀刺魔宗八位莲主接着又而远隔数百里虚空,将我重伤。当时妖师宫的碧天青亦在场,亲眼所见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

    那黑衣玄士似是倒吸了一口寒气,然而目光却是疑惑:“可这位人物,又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离尘宗的几十位太上仙君,行踪都是有数,皆不在这中土之地。那无冥几位法力强横的金仙,最近也未必步入太商天朝地域。此人是一直藏在车龙辇内,不见踪影么?”

    “确实不曾见过他形影,说来那车龙辇本身的禁法,至少也该是五阶以上,让人无法洞察内中形迹。”

    女子微摇着头:“还有此人的剑道,也是强得可怕。多半是离尘宗,又一位新近崛起的剑仙。”

    “剑仙?”

    黑衣玄士蓦然间取出了一面星楸,开始以法力演算着,不过明显效用不佳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这位就果断的放弃:“此人命数被大能镇压,难以推演。不知姓名为何,也不知其面相,难以知他跟底来历。这可就有些棘手了。如此说来,只能再等上几日,待后面的人手抵达之后再说。好在这位,似乎还不知那的方位所在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看得是哑然失笑,他可不是什么剑仙。这位的术算之能,或者是宗师水准,可要想演算他的命机,却还远不够资格。除非是元始级数,才有几分可能。

    其实他不在意这二人在说些什么。以离尘观世瞳观望,只是为辨识这二人的身份来历而已,

    也就在这位黑衣玄士以星盘推演的这一刹那,他就已经锁定住了对方的来历跟脚。

    结果实在让人吃惊,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目的已达,庄无道是再懒得隐藏形迹,先以术法录下这一幕,而后就开始填充着手中的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,价值连城的灵石灵玉,都毫不在乎的往内疯狂灌注着。

    待得这炮蓄力已足,庄无道便直接催使着车龙辇,往那小仙宫内飞速踏去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哪里来的鼠辈,却原来是你宏离道君?尔等太素天朝算计我离尘宗,杀戮我宗门人,是为何故?”

    一声怒哼,直传千里,震得这片虚空,一阵阵的晃荡不休,仿佛天崩地裂。

    那宫殿之内的金仙女修,顿时面色惨白。而那宏离道君,也是骇人失色,看向了宫殿之外。

    辇车踏来,首先就是一道光雷轰下,无数的银白的雷光,炸得这两仪四象阵一阵轻微震颤。

    比拟太上级超品神通的术法,哪怕是六阶仙阵,抗拒起来也颇为吃力。

    不过宏离道君真正在意的,还是自己,已经被对方是识穿了身份。这本该是这一次布局中,最该掩盖之事!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是他旁边这位金仙女修,经被对方,控住了精血!可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此时这宏离道君,已经是眼神愣怔懵懂。这次的谋划,实在出现了太多的意外。

    第一个意外是那无理随身携带的宝物,跟随的部属实在太强,强到他们一时之间无法将之解决。其实也不是没有意料,而是事起仓促,聚集不了多少实力人手。

    第二个意外,就是这辇车之内的这人,一尊天元阶的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,八位刺魔宗的莲主,却不但是不能伤及这位毫毛,更是全军覆没于其手,

    第三个意外,则是他身旁这位女仙,居然被人控住了自身精血,而他宏离却一直从头到尾,全无所觉。甚至这位女仙本身,也是完全无有异感。

    这个人,又到底是如何办到的?且不如说他宏离对天地命机,气运的敏感。他这同伴身为金仙仙尊,怎可能从未察觉到自己的部分精血,已经遗失?

    而紧随其后,当是漫天的雷霆才刚消散些许。宏离道君就通过外层燃起的层层烈焰,望见一个黑漆漆的炮口,遥遥将自己所在之处指住。顿时间面色再变,宏离是毫不犹豫,就已闪身离开了原地。

    至于那正疗伤之中,还未完全恢复过来的同伴,他已是无法顾顾及了。

    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霸道绝伦,他现在先顾住自己性命。

    而也就在下一刹那,一道刺目红光袭至。在一声碎人耳膜的轰鸣中,瞬间这片两仪四象阵,强行轰散。内中的一切,包括那金仙女修在内,都在一瞬间被炸成了齑粉。

    更有一片片犀利无比的剑气,追袭斩至,就如那女仙所言,强横绝厉,锐气无匹,非似剑仙,却与剑仙相仿。

    那宏离身形不断的闪烁着,试图躲避,可却完全无法摆脱这如影随形,似附骨之疽般的青蓝剑影。最后只能无奈的,将一片五色光华打出,居然也是孔雀一脉的神通术法,使那轻云剑灵光黯落只能倒卷而回。

    “道友好生霸道,见面就是如此凶厉手段,不觉过分?”

    “过分?总比尔等,无缘无故就拿这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轰人强些,且如今人证物证俱在,宏离道君难道还想推卸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哂笑,那‘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’,蓦然一道寒光照下,直指这宏离元魂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今次之事,你太素天朝,必须得给我离尘一个交代不可!”

    在确证这人身份之前,庄无道实难想象,在极短时间内动用这般的资源。甚至请动数位元始人物,阻拦玄碧仙王者,竟然是一直与离尘互为依靠的太素天朝。

    不过仔细想来,能够动用如此资源的势力,本就不多。而哪怕是与离尘宗有些冲突的几家,其实也无这样的动机。

    只是他现在,仍不知太素天朝的目的为何?两家之间虽有利益冲突,可明明是合则两利之事——

    此时庄无道仍无法断定,可只需将这宏离道君擒下,把此人元神锁回宗门,自然就可知一切究竟,

    那宏离道君的眼神阴冷,手中一点银针弹出,轻松破去了正反乾坤镜的境光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