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零一章 顺藤摸瓜
    庄无道可以确定的是,此刻的天命之龙,确实是虚异常。

    之前看那战场时,庄无道就已发觉,这位应该是被人以秘法,隔绝了与天道之间的联系,无法自如借用那时序长河之力,也无法动用天道威能。

    加上身负伤势,所以它与天梼妖圣一战时,这位几乎比肩半步混元的存在,反而是身居劣势。

    一个普通的元始仙王,与最绝顶的大罗境争杀,只会是被碾压的结果。

    好在那天命之龙,并非是自如的使用天道之力,而并非是无法使用。那天梼妖圣跨越时空而来,一身法力至少消减了两成,双方才能勉强势均力敌。

    双方应该是两败俱伤,天梼妖圣的伤势较轻,恢复应该更快些。

    这位天命之龙却是踏入了陷阱,分明已无再战之力。这原虚的对手,也远不止是天梼妖圣一人。

    可以说此刻,是这条天命之龙最虚弱的时候。

    要不要现在就取了这龙的性命?

    庄无道眯着眼,心内在抵抗着这一诱惑。没了这头龙的制约,他的命运之法,聂仙铃的无妄之体,时序之道,从此刻肆无忌惮,再难受限。

    可随即庄无道就又想到,毕竟这个世间,至少还有数十位比他更强大数十倍的存在。自己固然是没了制约,可那些混元道祖,那些同样掌握时序命运之法的存在,岂不同样是可再无顾忌?

    那时这片天地,到底会混乱到什么样的程度?只怕这天道劫力,会以更快的速度聚集。

    而无论天人二道,也不会容许这种乱象长久下去。天命之龙陨落之后不久,定会有另一个维护时序命运长河的存在产生——

    且终究还是冒险了些,这头龙尽管身受重伤,可本身仍是元始级的存在。

    杀念顿消,庄无道还是停下了对这天命之龙动手的打算,反而是以命运神域,助其镇压气机。

    这次帮了天命之龙一把,估计也不会得到这龙的感激,给他行些方便什么的。只因原虚是与天道相合的存在,傀儡之身,只会遵守天道之规,不偏不倚,视天地万物为刍狗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出手,是不愿这方天地,在自己证就绝代之前,被提前搅乱而已。

    洛轻云见状失笑:“它倒还算镇定。”

    这天命之龙应该能感知到庄无道的杀意,却是半点的反应都没有,似根本就不曾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庄墨灵那边,却忽有感伤,眼含脸面:“我倒是感觉它好可怜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由一阵无语,这可是天命之龙,世间独一无二的存在,天道庇佑下能够与半步混元比肩的至强者,哪里能谈得上‘可怜’二字?

    不过接着就听庄墨灵悠然道:“主人已逝,孑然一身,身不由己,感觉它死了比活着要更痛快。若换成是我,也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那原虚第二次抬动头颅,定定的看了那庄墨灵一眼,又再微一颔首示意。

    庄无道这次则是哑然无语,这原虚也曾是当年二劫时,那位混元大能的本命护驾,

    后者陨落前,将原虚融入了时序长河,避过了同生共死之灾,更助其得成大道,从此近乎不灭。

    然而这天命之龙,也从此一生受那天道之困,不得自由。

    很多人可能都梦寐以求,可在原虚看来,这可能未必就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“墨灵这句话,我记得了。他日你我如有这一天到来,那定是同生共死。”

    拍了拍墨灵的头,庄无道神情慎然,仍感觉由自己来同情这头上古之龙,简直就是蝼蚁在怜悯大象,毫无必要。

    真正使他动容的,还是庄墨灵的那番言语。

    “宁愿与主人同死,也不愿独活么?”

    看着脸色绯红一片的墨灵,洛轻云却没有半分取笑之色,而是陷入了沉吟,似在回思着什么。半晌之后,她才自嘲一笑:“其实我现在更好奇的是,到底是谁布下了这样的陷阱,要对天命之龙出手?是此间主人北冥,还是另有其人?”

    并未有询问那原虚之意,只因她知晓,即便此刻向这位天命之龙问了,对方也不会答复。

    后者与天道相融,一举一动,都秉承天意而行。一言一语,都携带有天道意志,所以原虚出现人前的时候,一向都是禁口不言,从不与人说话,也从不与人交流。

    “此事我倒是知晓一二内情,可能有关。”

    离华仙君忽然出言,语气却不甚确定:“我听说那天梼妖圣在二劫时代,正是死于原虚主人之手。正是为防这天梼妖圣复生,扰乱未来,才有天命之龙诞生。那位忒一将原虚融入时序长河,就是为镇压这四凶之首。不过二劫之时,我仍未成道,听到的只是传闻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次那天命之龙却没反应,静静的趴着,仿佛几人议论的事情,都与它无关。

    “此事不会有假,仙君你只是听传闻,我却曾亲耳听元皇天尊点评过二劫时代的大能。问题是被镇压的天梼妖圣,如何能跨越三个劫期,对天命之龙出手?是何人有这样的遮天大能?”

    洛轻云柳眉紧凝:“感觉这北冥仙府内的水,越来越深不可测。”

    若非是有浩劫天图,若非是那无理仍未被救出,她会劝庄无道,立时从这漩涡中脱身。

    那天梼妖圣的神通大能,可以说是集庄无道与聂仙铃二人之长。可能不如二人的专攻,造诣不能达到极致,可时序之法与命运之法结合,却有着庄聂二人,都无法比拟的神通伟力。

    而那上古四凶肆掠二劫之时,可谓是所向披靡,天下间无有抗手,可令所有的绝代仙王,都见而退避。

    只有几位半步混元人物,才能稳稳压过一头。

    然而在镇压住四凶之后,这天命之龙的主人,却也在二劫之末,道消身灭。

    洛轻云感觉此时,整个北冥仙府,已经暗潮汹涌,成为了混乱漩涡。针对无理与离尘宗的阴谋,未知人物对天?之龙的暗算,北冥大仙遗留的传承道统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进入宫内,什么事都没做,就已经悄然卷入到了这场风暴的核心。

    若论到招惹麻烦的能耐,她家这位师弟,可谓是顶流之选,世间无二。才刚一跑出来,就面临种种风波。

    思及此处,洛轻云不由又用灵目扫望了庄无道上下一眼,感觉依然是运势恢宏。

    不似六千年之前的鼎盛勃发,而是气运深藏,底蕴厚重,怎会就遭来如此劫数?

    “身不由己,如之奈何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一叹,又再狠狠地瞪了一眼那条白色爬虫一眼。

    不过他却心知,此时哪怕是他将这天命之龙赶走,也已无济于事。像天梼妖圣那样的存在,又岂会在意是否波及无辜?那幕后谋划之人,也未必就愿留下他这个活口。此时若因这原虚泄露的气息,将那头凶兽至尊招来,只会使自己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而旋即庄无道,又勉强振奋起了精神,目中锐意凌人:“无非是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若这是你我之劫,便该一剑斩之!”

    他虽非是剑修,却也同样有着顶尖剑修才能有的无上剑心,无畏无惧,坚信自己,必能斩灭一切碍难,扫却一切荆棘!

    不过眼下的当务之急,还是要尽快将那无理之事解决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多了一头天命之龙在辇车上,庄无道一路就更是小心翼翼。就仿佛身边多了随时就要炸裂开来的仙品九阶雷符,而且是符宝层次,随时可将他们炸到粉身碎骨那种,那种感觉,实在不足与外人道。

    好在那精血主人,已经停了来。跟随着灵念感应,不过片刻,庄无道就已经寻得了这位所在的具体方位。

    那是位于仙宫东侧的一座小型宫殿之内,庄无道没有贸然进入,而是在距离大约二三百里的所在,直接以重明观世瞳眺望。

    对手极其谨慎,除了这小型仙宫之内自有的禁法之外,内中更布有着着一座仙品六阶的阵盘。将这一片地域,都遮掩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,却并未怎么在意,探手一招,取出了一个银白色圆筒,而后就放在眼前,往内眺望。

    这是类似于洛轻云以前早点‘重明观界门’的宝物,名唤‘离尘照世镜’。不过却是离尘宗自家炼制而成,分发给弟子的宝物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手中这件,更是被祭炼到了七十二重法禁,已经达到了仙宝最顶峰的层次。

    是只有离尘道种,以及宗门内最核心的几十位太上仙君,才有分配,可以提升重明观世瞳至少两个境界。

    不过当庄无道把那离世绝尘二术,都修到了大乘境界时,此物对他的作用,就已是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不过此物却还另有一件好处,在他以重明观世瞳窥视禁法与人物之时,这‘离尘照世镜’可以遮蔽灵机,使对方难以察觉。

    之前使用重明观世瞳,庄无道都很随意,可这次却多了几分小心,把能够动用的资源,全数用上。

    目光穿透过那重重禁法,不过片刻庄无道就已将里面的情形,都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首先是那仙品六阶的阵盘,本身并没什么特点,只是一座最普及常见不过两仪四象阵。

    只是炼这阵盘之人,极其的高明。使这样式极普通的阵法,威能却与大宗派的阵盘相当。

    再之后就是不久前。那个被他远距打伤的金仙,这却是女性仙尊。胸口中鲜血淋漓,将衣袍染透,果然是至今都未曾愈合。此时正脸色苍白的盘膝而座,在全力疗伤,驱逐着庄无道打入她体内的剑气。

    庄无道目光只在此女身上,停留了片刻,就又把注意力,移向了她身旁之人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三旬左右的黑衣男子,浑身笼罩着清玄之气,竟是一位玄门中人。

    只是庄无道,暂时还不能猜知这位的身份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