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四零零章 天命之龙
    “该被见笑的是本座,原还在为道友你,结果却是本座多事了。”

    那蓝发男子眯起了眼,目内闪过了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无法?这又是谁?离尘宗内,有这么一号人物么?为何从未听起过?

    心中有些不信,这‘无法’多半是化名,车内应该是离尘宗一位有名有姓的大修。

    不过无论这位,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物,都已有足够的资格,让他慎重以待,铭记其名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蓝发男子又深深望了那车龙辇一眼:“离尘宗让你这般的人物过来,怕也是颇有深意?”

    对方如是为北冥大仙那件至宝而来,那么他们双方,就是对手了。

    此人法力之前,不在他之下。若真如此,那么这就是他此行最强助力,也是可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闻说北方妖师宫,最近有一新入的太上仙君,名为碧天青,乃是螭吻一脉,想必就就是道友了?”

    见蓝发男子默认了下来,庄无道便转而一笑:“我离尘宗对北冥传承并不感兴趣,此番进入仙宫是另有他事,与道友你无涉。”

    他的目的是浩劫天图,还有那无理。在此之外,实不愿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“如此自是最好不过!”

    那碧天青的面色稍稍缓和,不过却并未放下警惕戒备:“此间凶险,以碧某观之,那天命之龙与天梼妖圣这一战,还未结束。道友法力惊人,却仍需小心。碧某这里先走一步,望你我可在北冥主宫再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其身影就已跨出了这方破碎的虚空世界。

    而此人一走,那离华仙君就颇是疑惑道:“其实我颇为奇怪,螭吻一脉的族人,怎的就去了北方妖师宫?”

    螭吻又称鱼龙,身形似鱼似龙,被人族视为瑞兽。

    ——这什么神兽妖兽瑞兽凶兽,只是人族的一厢情愿而已,

    不过螭吻一族,也的确是甚少行凶,曾经数次帮助过人族。性情温和冷傲。与凶兽云集的北方妖师宫,可是一路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微微颔首:“看来似也不得妖师宫的信任,鲲天老祖与北冥大仙争斗百万年,岂能不知此间凶险。”

    倒似是故意把这碧天青派过来,送死探路似的,

    “此事与我等无关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并不在意,目光专注的看着庄无道:“可有收获?”

    她方才见得,那几道针光虽是将庄无道擒下的活口打灭。然而后者却早就已因果之术,将这几人的部分元魂,提前护下。

    将之搜魂摄魄,必定能有所得。

    “这几人是神机宗的弟子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果然手中拿出了几团残魂,不过却在迅速消散着:“所得不多,好在已知晓了无理他们的方位。这几人也是被雇佣过来,准备以这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,攻打无理布下的天元无量阵,不过在知我进入之后,他们的雇主却是改了主意,换在此处布下埋伏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让他稍觉轻松,也就是说,那暗中之人认为他这边,比之无理那边更容易对付。

    这位五元斋的少主,应仍是安然无恙,且至少这一两天内,都不会有什么凶险。

    那枚天元阶的‘太辛神霄碎魂炮’已被他缴获,短时间内,那些人应该是寻不到另一件,能够攻破天元无量都天阵的事物。

    这确是件好东西,庄无道还得了二十余枚神机宗炼成的特制的炮弹。有此物在手,一般的六阶仙阵,都要被此物一击轰破。

    而紧随其后,庄无道的手中,又多出了一点血液。

    离华仙君先是奇怪,可随即就醒悟了过来,目放异泽:“主上手中,可是那人的精血?”

    怪不得她这位主上,刚才会那么大方,有意无意的放纵那人逃走。

    原来是早就以因果之法,偷窃了这位的一滴精血。

    有了这东西,就可玩那顺藤摸瓜手段。不止是那人的行踪,便是其生死性命,都在庄无道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似那咒杀之法,离尘宗虽为玄门大教,却也有着几门传承。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庄无道笑了起来,眼现玩味之色:“不如就跟去看看究竟如何?我想知道,到底是何方人物,在算计我离尘宗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略一沉吟,就默然应允。此行危险是有些,不过还不足以危及到庄无道的性命。

    对方若有元始一级的人物在这仙宫之内,哪里还需如此麻烦?直接出手就是,无论是那无理还是庄无道,都难逃脱。

    这天地间的元始仙王一级人物,都是有数。任何一位的轻举妄动,都会扰动天地。

    若真是元始仙王级的人物要对无理出手,离尘宗早就已经惊觉,而不会等到现在。

    而元始以下,除了那有限的二十几位,有资格问鼎大罗境的太上仙君,很少有人会是他百合之敌。

    无人反对,庄无道就果断的将一门幻术打出。使这辇车换了一副模样,与清虚宗那人的天马飞车相似到了十分。

    接着才又催使着这辆‘天马飞车’,离开了此方破碎虚空。

    此处已无他人,庄无道的重明观世瞳扫荡数次,都再无发现任何的生灵与元气。所以才敢在此处,直接使用幻术,变幻车龙辇的模样。

    其实此刻,车龙辇的阵法禁制,也已经被他催发,进入潜行的状态。

    然而这辇车之阵,并非是真正的幻阵,作用有限,所以才需他以混杂因果之力的幻法掩盖。

    庄无道已经以秘法,锁定住了那精血主人的踪迹,可他的‘天马飞车’,却又在外数次绕路,变幻方位。直到他确证将周围所有的眼线,都全数甩开,才全力催动车龙辇,向那精血主人的方向,追寻过去。

    在这仙宫之内,往东大约三千里,感应就已越来越近。不过此时庄无道,却已无心思去关注那人的行踪动向。而是与洛轻云等人一起,面色苍白怪异的,看着一条位于辇车栅栏上的小虫。

    ——不注意看的话,那确实仿佛一条白色爬虫。可若仔细看的话,却有着独角,浑身银鳞,腹下更有着五爪。只是那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,将龙族的脸面丢尽

    也不知是何时进来的,就这么俯趴在那里,一动不动,把庄无道等人的视线,完全视如无睹。

    “是原虚?”

    也就是天命之龙!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波涛起伏,好半晌才回过神,转而问洛轻云;“师姐可知,它是何时进来的?”

    连一点预兆都无,这辇车内的五阶仙阵,根本就毫无反应。当他注意到的时候,这条白色爬虫,就已经在他的栅栏上。

    “我亦不知——”

    洛轻云亦是眼神茫然,可随即就又指了指那白色爬虫:“看来这一战,伤势的确不轻。我猜他是欲借师弟你镇压命数因果之能,以避开那天梼妖圣,借地养伤。”

    那天命之龙原虚这时才抬起头,看了洛轻云一眼之后,就轻点了点点头。

    就这个动作,似乎就已耗尽了天命之龙的力气,之后就再次恢复到死气沉沉的状态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