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九六章 回击挑衅
    稳住了辇车不够,庄无道更是紧随之后,又是一道太霄重明离合神光打出。往那元力的来处,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仍有保留,这一击只用了二成法力不到。

    “十四重的重明阳神录?居然还是离尘宗的苗裔弟子?”

    那人明显微觉意外,车龙辇只是离尘宗元仙境一级弟子的代步工具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庄无道打出的太霄重明离合神光,威能却是直追金仙境界!

    一点星寒光华坠落,与那太霄重明离合神光交冲,两者之间互相消融,巨大无比的元气波浪,蔓延百里。

    使周围那些欲出入北冥仙宫的散仙,都被波及。好在无人受伤,且在场大多都是散修,当猜知到二人的身份之后,都是敢怒不敢言。无论是离尘宗,还是清虚神宗,都是他们惹不起的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而哪怕是那些玄门正教的弟子,在自身无损的情形下,也不愿轻易招惹麻烦。

    也就在那话音遥空传至此时,一辆由十八匹金色天马拉拽的马车,也缓缓而至。

    里面人影未曾现出,只冷笑不已:“离尘宗是已无人了么?一个无理还不够,居然把你这样的小小元仙,也派过来送死?”

    却到底是未曾出手,之前只能说是有挑衅的嫌疑。可此时再要动手,那就是彻底翻脸相向了。

    而显然这位,也并未有攻破庄无道这辆车龙辇的把握。

    “我离尘宗之事,与道友你无关!想要动手与本道一战,就请直言,本道奉陪便是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语气生硬,同时睁开了重明观世瞳,看了那辆飞车之内一眼,顿时了然无疑。

    方才出手那位,是一身深紫道袍的青年。与此人略显狂狷的语气截然相反,本身的气质却是稳重内敛。

    一位清虚神尊的金仙而已,实力不值一哂。还有此人周围,居然亦有四位金仙护持在侧,不过相较这人,实力有更弱一线。

    对于庄无道这种,战力几可直追太上之人而言,?是弹指即可灭杀的存在。

    然而在这人的身后,却是供奉着一尊神像。除此之外,这人一身法力,也不算精纯,内中混杂了大量的神力残留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位真正的战力,是在神降之后。只有神临之后,一身法力才能让人忌惮。且真正的身份,多半是那位神尊的代走之身。

    怪不得这位以金仙之身,就敢独身前来这北冥仙宫。

    而那天马飞车周围的雕纹中,同样隐藏着四个顶盔掼甲的人物,类似太黄君,普天君这样护法神将。

    有意思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收起了瞳光,眼中现出几分凝重,此人不足为虑,可那位神明却非凡者。

    他的重明观世瞳,只要再继续观望个一个呼吸,估计就要被那位神尊察觉了。

    那时对方多半也能知推测他真正的实力,能把离世荡魔决与绝尘固山决修到第十七重境界。在此之前,包括绝尘子在内,都不会超过六位。

    且重明阳神录与离世绝尘二术,关系极深。离世绝尘十七重,那么重明阳神录也必然是十七重——

    那人的语气略窒,未想到庄无道的语气,竟然如此强硬。正欲再说话时,虚空中忽然又有一波寒力,突兀之极的侵袭而来,

    只一瞬之间,就使那天马飞车,以及庄无道的车龙辇外,结出了一层薄冰。

    庄无道吃了一惊,忙驾驭着车龙辇往侧旁避开。而仅仅下一刻,就有一颗冰色流星划空而至,带着无量的寒力,坠落在那北冥仙宫的缺口处。

    而这流星所过之处,所有一切,都尽数冻结。那位于缺口附近,一些运气的不好天仙散修,甚至元仙境,竟是直接就被冻在了冰层之内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随着此间虚空一阵晃动,那冰色流星中现出一个身影。却是一位冰蓝色长袍的男子,须发也俱皆是浅蓝色。五官棱角分明,目光凌厉绝伦的四下扫望了一眼,使所有在场修士,?感受到了那巨量的压迫。

    最后又往庄无道这寥寥几个并未被他法力波及之人的所在,定定注目了片刻,就直接大踏步走入到了那仙宫之内。

    “太上仙君,纯血螭吻,这位当是那位被北方妖师宫,新近收录的碧天青吧?”

    洛轻云看着这位的背影,眼中也透着了然的笑意:“果然只要是与那位北冥大仙有关,这妖师宫都不会错过。”

    妖师宫乃北方妖族势力,首领妖师乃是一头证就绝代仙王境的鲲鹏。

    纯血神兽之中,除了有限的几类,大多实力强横。不过血脉纯净,却并不意味着它们,能够证就绝代仙王,身入那四十九人之列。

    不过相应的,一旦这些纯血神兽中有人踏入绝代之列,那么其法力之强,亦可横绝当世。

    当世四十九位绝代仙王中,有十二位是出自妖族,且排名都在前二十五之列。

    而这北方妖师宫的鲲天老祖,就在前十二位。

    北冥大仙与鲲鹏一族恩怨极深,其自创的北冥大法,就是仿自鲲鹏一脉的功法。成道前后,曾经屠戮了不少有着鲲鹏血脉的妖兽,解析其体,窥鲲鹏一脉神通奥妙,以补其北冥大法之缺,

    传说那鲲鹏一族,也一直觊觎着北冥大仙手中的一件至宝。

    此时北冥仙宫出世,那北方妖师宫,有岂会错过?哪怕明知这是北冥大仙的陷阱,妖师宫也要派人过来闯一闯。

    估计这一位,还只是妖师宫的前哨。说不定这次,那位鲲天老祖都会亲自出手。

    “这碧天青乃纯血螭吻,也不知为何,居然入了妖师宫,不过这人倒是有些意思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好奇的看着那碧天青的背影,知晓方才上演的那一出,是这位碧仙君有意震慑。

    看似气势磅礴,蛮横霸道,可其实并未伤人,有此一事,那些蜂拥入内的散修,必定会三思而后行,在进入仙宫前后更小心谨慎得多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出插曲,天马飞车内的那人,似也失去了与庄无道继续僵持下去的兴趣。此时只发出了一声轻哼,就驾驭着那飞车,紧随在那位螭吻一族的太上仙君之后,驶入到了仙宫之内。

    “只望道友这次,还能够活着出来。我看是希望渺茫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唇角一哂,又如何听不出这人的色厉内荏?不过这人倒不是真惧了他,只是出于某种特殊的目的,要刻意把他作为目标,显出这张狂之态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他这边以元仙之身,回应居然如此的强硬,出乎这位的意料而已。

    之前已是骑虎难下之局,幸亏是这位北方妖师宫的太上仙君到来,强行迫开了二人,将一场即将爆发的战斗,消弭于未起之时。

    天马飞车的那人,自是知机而退,顺势下台。而庄无道这边,其实也不愿在这里,就与这清虚神教之人爆发争斗,自然也是见好就收,不为已甚。

    他首要的目的,还是救助任山河脱困。结果还未入仙宫就与人大战一场,这岂非是太亏?也不利于自己之后的行事。

    那人虽窥得他的实力不弱,可真正法力极限如何,仍未能知。绝不是几头虚空凶兽,就能试探得出来。

    辇车前行,方一进入这仙宫之内,庄无道就又眉头一挑,眸中现出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“好消息,这无理,应该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他的离尘玉诏,仍旧能够与无理的另一张玉诏联系。此物与其主人心神相系,物在人在,物灭人亡。也就是说,这位至少还留着一条性命,所以那离尘玉诏,依然完好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