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九五章 原虚留痕
    眼看着其余的虚空异兽,都仓惶逃遁,远远飞离H庄无道并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只是眼透杀机,看向了虚空深处。重明观世瞳已经在四下扫荡搜寻,可惜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人物。

    进入墟渊中的修士实在太多,这几人伪装的极好,藏身其内,让他一时无法辨明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离华仙君微觉奇怪,感觉到庄无道的杀机不同寻常:“主上可是在这附近,感应到了什么大敌?”

    庄墨灵也同样是三足冥鸦特有的‘幽冥死瞳’看向了远处,不过一样是毫无所得。

    “是因这几头虚空异兽,有被术法魅惑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代庄无道解释着:“能够以幻法驱使真仙级的凶兽,这人法力绝不同寻常。这次出手,当是为试探师弟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——”

    离华仙君微一愣神,而后目光也凝重了起来。说来此时他们几人,才刚进入这墟渊不久,就遭遇如此众多的虚空异兽,确是有些异常。

    不过她的重明观世瞳,已经相当于十五重境界,距离大乘只差一步,且本身就是重明神鸟,不受人躯之限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她居然都没法在第一时间,察觉到这幻术的存在!还需洛轻云的提醒,才能知晓究竟。

    ——能够瞒过专破天下幻术的观世瞳,这个人的法力,到底该有多强?只怕至少也是太上一级!

    庄无道也不禁微一摇头,只希望这人,不是冲着那无理过来。否则他真不看好这位师兄,能有多少从北冥仙宫中生还的可能。

    他这一路进入墟渊,都是极其的低调,并未展露半点法力。可这人居然仍如此的小心谨慎,亲自出手试探他的实力,使得庄无道现在,不得不暴露自己的真实修为。

    “师弟也无需太担忧,那五元斋财力惊人,是东陆商界霸主。无理身为五元斋的少主人,必有密宝相随。且看那符诏之言,这位的身边,还有至少四位金仙护持左右,应该没那么容易陨落。倒是我等,这次只怕是要万分小心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随口安慰着,没带什么诚心,其实她并不在意这无理的生死如何。

    此人的存亡,对她无损,对庄无道也同样无害。

    所以重点在最后那一句,能够一开始,就动用太上一级的存在,对方的实力岂同寻常?

    庄无道的面色也舒缓了下来:“希望如此。”

    这次过来,他本就是尽力而为,若实在办不到,那也就只有对不住这无理师兄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依然增快了些许车龙辇的遁速,这倒不是他有多在乎这无理的性命。而是怀疑这件事,已不止是补天道出手那么简单,很可能是一连串,针对离尘宗的阴谋。首先从五元斋下手,然后再波及整个离尘。

    没什么实质证据,然而修士心潮异动,元神中感应到的危机,就可作为佐证之一。哪里还需要什么实证?

    尤其是庄无道,身拥命运神域,这方面的能力,要远远强过于普通的仙修。感应凶危,预知凶吉之能,哪怕是那绝尘子,亦是远远不及,只能没办法准确的推演明白而已。

    之后庄无道一路都是小心防备,不过那人在出手试探之后,就再没什么动作。

    一直到庄无道踏过十数个世界碎片,寻觅到那北冥仙宫的所在时,也都无什么异常发生。

    而一当靠近这北冥仙宫,庄无道就不禁微一动容,定定的看着眼前,那藏在墟渊深处的辉煌宫宇。

    浩劫天图,居然是浩劫天图!

    这北冥仙宫之内,居然有着他这六千年来,百求不得的至宝!

    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这也是因果牵引么?他本不欲卷入这里的风波,可结果冥冥不可知的命运,还有这鸿蒙至宝之间的神秘联系,终究还是让另一张浩劫天图,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庄无道眯起了眼,然后毫不犹豫就猛力催发那前方的傀儡飞龙,一头楸入到那仙宫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此时他已是迫不及待,无论那位北冥大仙,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图谋,在这仙宫之内又到底布下了何等样的棋局。他都必要闯入进去,看看究竟不可。

    后方洛轻云三女,则都是面面相觑,不明白是到底何事,让庄无道失态至此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北冥仙宫相较于那些动不动就有二三由旬方圆的玄门正教本山,面积不大,可亦广达三四十万里方圆。

    就外围庄无道能够观望到的禁阵结构,可谓是法度严谨,几无任何破绽可循。

    而此间散修之所以能安然出入这北冥仙宫,是因仙宫南侧处,出现了一个缺口。

    那里似被一只洪荒巨兽啃噬过,甚至还有牙印残存。

    庄无道望一眼就觉熟悉,似乎是出自那天命之龙原虚的手笔,此第有着它的法力残留。

    果然是原虚,与之前听闻到的消息并无二致。不过这痕迹,看起来似模似样,似乎真是因原虚的突然出手侵袭,才使这北冥仙宫出现了破绽。只是北冥大仙精通算计名声之外,在诸教之首看来,这位大仙在算计身后事的时候,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出现这种疏漏才对。

    毕竟着北冥不是真正陨落,而是元魂转劫再生。情形类似于之前的苏云坠,是为重铸道基,才转生轮回。一旦成功,仍可取得前世记忆。

    以这位的性情,岂会容许这样的情况发生?

    所以必定是着什么样的谋算,甚至以这北冥大仙之能,要故意布置些什么东西,诱发那天命之龙原虚的攻击,也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此时庄无道,已经强压住胸中的躁动,使车龙辇驻足在原地,继续打量着这仙宫的虚实。

    “这确实是天命之龙原虚,并非是伪造。也不知是因何故,要冲击这北冥仙宫?”

    以重明观世瞳眺望推演,收集那蛛丝马迹,庄无道已可百分之百复原出当时的情形。<p>

    一头身躯庞大至亿万丈的银龙飞舞而来,先是一口火焰喷出,将此间的阵法禁制冲击压迫到了极致之时,又一口咬在了这仙宫一角,强行使之崩塌开来。

    且这天命之龙原虚的力量,似乎仍旧盘桓在此,并未消退。显然这原虚,还并未得偿心愿、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若有所思,难道说,这北冥大仙是真的出了什么疏漏?又或者是有人在仙宫之内,做了什么严重干扰命运时序长河之事,使天命之龙原虚暴怒至此?。

    扑朔迷离,让人难知究竟。

    “可莫要小看了那位北冥大仙——”

    洛轻云悠悠一叹,打断了庄无道的思绪:“此人陨灭已久,估计许多人都是遗忘了这位的威名与手段,也有些如你这般,从未领教过他能耐之人,才会有这般的侥幸之念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神微凛,看了身侧的洛轻云一眼,而后认真的微微颔首:“我会小心。对了,方才我在此间,感应到了浩劫天图。而且是两张!”

    洛轻云不禁微一愣神,忖道原来这才是使庄无道方才失态之因?

    若是为此物,倒是不算奇怪。毕竟这东西无论是对庄无道,还是对她而言,都实在太过重要。

    事涉命运神域,她知庄无道,有极大的希望,在突破太上之壁之前,将‘天命神域’这一神通推升到准鸿蒙之境。如能提前完成这一步,待得真正突破太上之后,‘天命神域’必定可得蜕变。

    而如今缺的,就只是两张浩劫天图——

    这东西对她而言,也同样益处无穷。若庄无道的‘天命神域’,真能达至准鸿蒙,必可进一步压制天道感应,使她能够更从容的恢复道体,取回全盛之时的法力。

    二人正默然相对无言,就忽听辇车之外,传来了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“离尘宗的小辈,既然不想进去,那就给我滚开!”

    一股磅礴的法力,蓦然挥展过来,排动着周边元气,将车龙辇强行往旁推开。

    庄无道思绪被干扰,不禁不悦的微一凝眉。这方虚空广阔无比,北冥仙宫的残缺入口,直达百里方圆。他这一辆车龙辇,又哪里可能真会拦住这人的道路?

    且此人不怀好意,将车龙辇推动的方向,正是一方极其危险的虚空乱流。

    “清虚神宗?”

    稍一感应这法力的性质,庄无道就已知对方的用意。

    清虚神宗,他与之颇有些渊源。之前那曾他一力覆灭的清虚道德宗,正是这清虚神宗的下界分院。

    道门四十九支,唯独这清虚神宗的性质最为独特,本身虽为玄门,可一门上下修士,却都是那几位大帝神尊的附庸而已。与那‘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’关系密切,灵感神尊欲建天庭,清虚神宗正是鼎力支持的势力之一。其门内几位神尊,都在这灵感神尊的天庭之内,担任有职司。天庭五方大帝中,就有着两位,出自清虚神教。

    此宗是唯一能在中天玄州之东,与离尘宗一较长短的势力,双方间彼此冲突不断。

    尤其了离尘宗一脉的神尊,在这百万年中,曾与清虚神教发生数次大战,争夺愿力信众。

    尽管如今,双方是暂时休战和睦,然而双方之间小规模的冲突,依然不绝。

    而此时这人,分明是含着挑衅之意,可谓无礼之至。

    庄无道脸色冷凝,他不喜在事情办成之前就招惹人注目,尤其是在这北冥仙宫的缺口处,人来人往,众目睽睽之下。

    可却知若这时候示弱,就无疑是明示他人,自家的柔弱可欺。这只会使更多的麻烦接踵而至,更会跌落了离尘宗的威名,让人耻笑。

    且暗中那人,已经在前次的试探中,窥知了他的部分虚实。此时即便他想要低调隐忍,也无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当下毫不犹豫,就已激发的辇车内的禁阵,一股同样恢宏的元力,从车内散出,瞬间就将那急涌而来的推力抵消化解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