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九三章 初至仙宫
    庄无道忍不住以重明观世瞳看,可见那方所在,至少有着十三朵金莲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那不是他猜测中的八位,而是十二位金仙法王。应该是出自大乘佛宗,佛力浩大,也并不似小乘那般的精纯。

    法王与金仙境等同,而佛门中的太上圣佛,则是与玄门中太上仙君并驾齐驱。

    “早年三劫时代,大乘佛门刚崛起时,曾有一件至宝,落在了北冥老祖的手中。可能是他们以为,这件宝物就藏在那北冥仙宫之内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清楚其中典故,并不惊奇:“别说是这大乘佛门,便是那小乘佛门,只怕也会赶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四方云动,加上之前一路被你我感知到的的金仙,就有四十余位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感慨:“怪不得那些真仙金仙,都喜欢呆在下界,如无必要,绝不愿飞升。”

    这真是真仙多如狗,金仙满地走。在下界称宗道祖,岂不更快活惬意?

    倒是天仙界中,随便撞见一位大能,都能将你弹指碾杀。

    “然而这天仙界能取得的资源,也同样非是下界能够比拟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摇着头道;“到底还是有许多人,并不愿困守一方。只需突破太上之壁,便可脱劫,享亿万年逍遥。哪怕劫期到来,也仍可不惧。不是金仙能够比拟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置可否,他正目光眺望那边动静时,却忽然见一到卐字佛光,遥空打来。

    顿时就知自己的窥看,已经被那边的佛尊察觉,当下一笑,同样一道太霄重明离合神光挥出,随手就将之打灭。

    对方只是警告而已,他这边自然也不会全力而为,庄无道只脸上微现诧色:“这位圣佛,看来法力不俗呢。”

    能够突破太上之壁者,无一不是凡者。然而能够感应到他那已经初步大成的重明观世瞳,那就更值得他认真对待。

    “这也算不得什么,那位虽是发觉主上的窥视,可看来对主上并不在意。应该是修持有一种特殊的功法,所以感应灵敏,可也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离华仙君一身冷笑,如真是佛力无边,那也该察觉到自家主上,是一位何等危险的人物。方才使用的秘术法门,更是世间绝巅。

    那位顶多只是察觉到了庄无道的窥视,却并不知他这主上,到底把他们窥看到了什么样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那也很是不凡了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摇了摇头,顺势收回了目光。既然已经遭了人的厌弃,就不好再去窥看这位的动静。其实只方才那一眼,他就已经大致能窥得对方的虚实,甚至这位修持的佛法,也能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不过大约那位太上圣佛,也已知道了他这边的来历。

    庄无道并未刻意隐瞒,有车龙辇在这里,谁人都能猜知到他离尘宗门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不过他依然尽力压制住了自身金仙境的法力,只以元仙境巅峰,接近真仙境的修为示人,装出了一副极其不堪,狼狈遁走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是未免吸引某些有心人的注意力,以免那无理遭遇不测。

    此时他已能与那位太上境界分庭抗礼,大可拿出强势的姿态,抗衡那位太上圣佛。

    可这种方式,必定会吸引那些别有用心者的目光。这不但无助于缓解无理那边的压力,且更有可能使那些人狗急跳墙,使无理陷入更凶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一旦展示出金仙境的法力,对那些别有用心者生成震慑。就等于是明告这一方地域的各家修士,离尘宗的人手,已经在陆续赶至。

    无论是那些对无理有所觊觎者,还是那些已经对无理动手之人,都很可能会为此加快步骤,提前下手。

    且他现在‘无法’的身份,也本就是一为元仙小修。

    与这位太上圣佛会过后,庄无道就开始以车龙辇,环绕着这墟渊飞行。仍旧是以重明观世瞳,窥看这内中的详情。

    这门瞳术,不但能远观亿万里世界,能够堪破一切幻术,解析所有大道玄理。更能Σ察太虚,勘察时序。

    在进入之前,他需得尽量多了解些这墟渊内的详细虚实。莽撞进入,非智者所为。

    十七重的重明观世瞳已入大乘,只需一眼掠过,就能将六阶以下的仙阵,完全解析破解,甚至对方都难感应。

    ——之前被那位大乘佛门的圣佛察觉,真的只是一次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结果却令他稍觉无奈,里面的虚空碎片,他是看了无数,也寻到了北冥仙宫的踪迹。

    可这仙宫,不愧是一位绝代仙王的遗府,以他大乘之后的重明观世瞳,在走马观花的情形下,只能看透外围处的一些禁法皮毛而已。

    那是一座至少八阶的仙阵,要想再进一步解析,需得更深入才可。

    不过随后庄无道,就已从附近两位离尘弟子的手中,得到了北冥仙宫的部分阵图。

    皇崇玄虽将离尘宗在附近的修士,提前撤离,却并不曾把耳目也一并撤走,更未放松对这北冥仙宫周围动静的监控。

    这两名离尘的真传弟子,俱都是真仙境界。实力不俗,却又不会太引人注目。正是离尘宗,放在这北冥仙宫附近的耳目。很早之前,就已在此处等候。

    庄无道手中这张阵图,就是这二人,从那些层出入北冥仙宫的散修手中,陆续收集到的。已经极其详细,整个仙宫的外围的阵法结构,都有收录。

    “这北冥仙宫的外围,看似安全,进入仙宫中的散修,大半都能安然退出,或是满载而归,或是暂时退出,补充丹药符箓之类。可其实据我师弟查探得知,这只是限于元仙境以下,修为过了元仙境,在仙宫之内就已极其危险。”

    两位真仙之中,其中年长的一位名唤萧听玄,乃是从上一劫存活至今,离尘门内仅有的三千八百位二代弟子之一。

    本非苗裔,可因年岁久远,得赐‘听玄’法号。

    此时这位一边说着,一边上下打量着庄无道。不止是他,便连旁边那位,眼中亦透着几分狐疑。

    忖道宗门只派了这么一位元仙境过来,岂非是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?

    哪怕只作为前哨,这位也未免太弱了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大约能猜知到这二人的念头,却也不好解释。他如今气机暗弱,与寻常的元仙境并没什么两样,甚至还略有不如,这是因服用了太一混元丹之故。

    赶来这北冥之前,庄无道按照洛轻云的药方,顺便练了一炉太一混元丹。

    此丹服用,时时烧灼体内四肢百骸,炼化元灵本质,对他的一身法力,并没什么太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然而表现在外,就是气元暗弱,比之正常的元仙境都不如,与那些所谓的‘药修’,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这时候,若对这二人解释说他就是这一代的离尘道种,估计都没人会相信,

    他手中倒是有着身为道种的信物,可若拿出此物,也未免太刻意太跌份了。

    且二人的所思所想,也正落他的下怀。无理赶来此间之后,定与这二人接触过,也从这二位拿到过关于那仙宫的结构与阵图。

    谁知这两位,到底可不可靠?无理身陷在那北冥仙宫内,又是否有这二人的因素?

    不过只从这阵图来看,倒是没什么异常。里面的禁法结构,与他以重明观世瞳看到的部分,勉强算是契合。有些差异的部分,也未必是这二人的缘故,问题很可能是出现在那散修身上,有些地方记错了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有了这图在手,他只需稍加推算,就可把这仙宫的外围禁法,推算个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“——正因这些散修出入无碍,并未有什么折损。此处附近十几家玄门正教,才敢大举进入。不过之后数十日,就陆续出现问题,几乎所有敢进入那仙宫内层的修士,大多都再无消息。且元仙境以上的修士只要入内,就再未能从这仙宫出来过。”

    萧听玄猜测自己宗派里的几位大仙,绝不会这么不靠谱,真的只派遣一位元仙境过来。

    想来对面,必定是用了什么收敛气机的法门。所以他虽有些怀疑,言辞间却还是尊重。

    “无理仙尊原本也以为无妨,以为跟随大流入宫后,只需在外围不深入仙宫就可。却不意才进入不久,就遭遇了凶险,被困在仙宫之中。就在十日之前,无理仙尊以离尘域诏传出了消息,说是身临陷阱,覆亡在旦夕之间。之后就断去了联系,再未有过音讯。”

    话道此处时,萧听玄又在猜测。莫非正因知晓真仙境以上不能贸然进入之故,所以宗门首先派过来的,只是一位元仙秘传?可这未免也太儿戏了。

    庄无道微一挑眉:“那么无理仙尊可曾在符诏提及,他现在是遭遇人祸,还是被那仙宫中的禁法所困?”

    “那消息极简短,并未可以提及。这仙宫中有禁法封锁,能传出消息就已极其艰难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摇着头,神色颇为难看:“不过若知他身为五元斋少主的身份,会有人想要对他下手,也是在情理之中。就我知道的,有可能在北冥仙宫对少主下手的势力,就有三家。那补天道,宝玄斋,正一教,都有着动机。尤其是前者,最近在向五元斋求取一件至宝,却因离尘宗庇佑,屡次不能得逞。宝玄斋最近则是与我五元斋争斗极力。至于那正一教,我家少主曾与正一教中某位太上仙君结下仇怨,有过杀子之仇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诧异的看了此人一眼,按照离尘玉诏内,绝尘子祖师给他的消息,这人应是道号离玄子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他已知这位更深层的身份,这离玄子,应该是与五元斋关系匪浅,且多半就是受五元斋‘资助’的修士之一。毕竟这些消息,不是一些普通的离尘弟子,就能得知的。

    五元斋起于三劫之时,年代甚至还在离尘宗之前。昔年五元斋的前任斋主,因看好离尘前景,从整个星玄界收集了诸多有天赋灵根的孩童,送入到离尘宗内修行。

    这些人修行有成之后,感五元斋之恩德,对五元斋多有照拂。甚至有些离尘弟子,直接就在五元斋担任供奉之职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