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九二章 蠢货无理
    庄无道一阵默然,忖道那羲和元君,只怕也是洛轻极力要回护之人中的一位。

    可惜斩劫之后,洛轻云迎来的却是众叛亲离。最看重的几个至交亲朋,也在之后的日子里陆续陨落。

    云青依浮于剑上,同样沉默着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而那离华仙君则是与庄墨灵二人,面面相觑,眼透惊色。

    “其实空劫之事,那几位混元道祖,未尝就没有丝毫感应。这些年中多半也在筹备应对空劫,然而这一劫中,只有唯一的证道混元之机,玄释魔三教互相扯着后退,反而一事无成。昔年几乎陨落,固然是因羲和反刃想想。可那时哪怕面对羲和,我亦能安然脱身。在我看来,那三教玄门,才是罪魁祸首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语声苦涩,又含无奈:“如今我证道的希望已经渺茫之至,即便日后能成功渡劫,恢复了道体,也就只能将希望,寄托在无道你身上。那正反混沌重明元胎,不但能够克制劫果,也是最易证道混元之身。当世之中,那些个半步混元,印证混元道果的希望,反而不如无道你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微一扬眉,也就说,自己可能会再次与那新的劫果一战?

    能够籍此印证混元么?这正是他期望之事。

    他相信洛轻云,绝不会再瞒他。一则是此事无法隐瞒,日后他印证太上元始时,自然就能知晓究竟。二则是二人间的信任与情分,洛轻云要么不与他说,既然说出来,则必不会虚言欺骗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斩劫,又不是没有做过。所以当务之急,就是使自己,再次成为此域应劫之人么?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此事与有百利而无一害,何乐而不为之——”

    “师弟听我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摇着头,神情平静异常:“这只是我几个月前的想法,然而魏墟一行,我却又突然想,哪怕这一域世界,真的遭遇了空劫有如何?与我何干?此身大可随波逐流,任天地变幻。本要彻底放下,可我之后思来想去,却原来这世间还有我在乎之人,不能让那人,也陨落在浩劫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师姐?”

    庄无道愣了愣,破天荒的,只觉那两腮发烧,心脏也似漏跳了一拍。

    不过当庄无道正要追问,想要确认一番洛轻云的心意时,他却忽又挑眉。赫然有一张符诏从他的袖中飞出,展现在了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这是离尘宗的离尘玉诏,几乎每位苗裔秘传,都有着这么一张。绝尘子与几位掌握教内大权的长辈若有吩咐,可以直接在玉诏上书写文字,传达给亿万里外的弟子。

    相应的,离尘弟子若是有什么信息,欲传达宗门,或者遇到危难时,也同样可书写在这玉诏之中。

    不过法力不同,这符诏中信息能传达的距离,也是不同。不过却可通过其他其他弟子的离尘玉诏中转接发,很是方便。哪怕远隔亿万里,亦能联系本宗、

    被羲和元君追击时,若非是心知这中土之地,距离离尘宗的距离实在太远,远水救不得近火,洛轻云也不愿离尘宗扯入她与羲和间的恩怨纠葛,庄无道之前都有些忍不住,想要向绝尘子等人求援。

    “是绝尘子祖师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先是眼透诧异之色,可之后当扫望了一眼诏书的内容之后,又不禁哂然一笑:“祖师之意,是要我去一趟那北冥仙宫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去那北冥仙宫?”洛轻云微觉奇怪:“去处那作甚,以你们绝尘子祖师之智,难道能看不出来,这是当年北冥大仙所布之局?难道说绝尘子他,另得了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祖师他倒是不会让自家弟子去蹚这趟浑水,可问题是有个家伙自己太笨,居然主动踩入了进去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了摇头,随手将那符诏收起:“也就是那位无理,五元斋的少主,这次就陷在了那北冥仙宫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?”

    离华仙君目中显露异色,她虽常年呆在紫云仙岛‘浴血神泉’内不出门,可对于这位让庄无道无可奈何的无理,也是久闻其名了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主上之意,是欲遵从绝尘子之令,前往那北冥仙宫一行?一定要如此么?北冥大仙精擅算计,既然留下了这后手,必定是凶险莫测。”

    “绝尘子祖师倒是无此要求,只说让我量力而为。只是此人的身份不同寻常,事涉离尘宗与五元斋,能救还是尽量救他出来。毕竟这安阳城附近三万由旬内,离尘宗都无太上一级的大仙在。”

    离尘为防有弟子,会卷入太商天朝这场大乱,事前就把所有的门人,提前撤离了中土这块风波恶土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这番苦心,并未起到效果。临到此时,想要救人都寻不到合适的人手。

    庄无道身为这一代的道种,实力比拟太上仙君的存在,又有洛轻云这些绝顶强者随在身边,已是唯一能够搭救无理等人脱难的人选。

    “总不能见死不救,再者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语音一顿,而后面上满含无奈:“说来此人之所以陷在了这北冥仙宫,与我还有几分关系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显然也是已想到了其中关节,不禁噗嗤一笑,目现戏谑之色。

    可随即又想起了一事,洛轻云又蹙起了眉头:“此事若被那羲和得知,多半是要追来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在意,这次北冥仙宫之行,并不只是他一人孤身独力。宗门那三位绝代仙王中必有一位赶至,只是距离较远,一时鞭长莫及而以。

    他要做的,就是保住那无理的性命,然后撑到玄碧仙王或者摩天大仙端木秀玄到来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哪怕是羲和元君来了,也一样拿他无可奈何、

    此时庄无道只定定看着洛轻云。看来在向他述说心事之后,他的这位皇天剑圣,心情明显好了许多,似已放下了心中重负。

    庄无道倒是有心想要继续向洛轻云求证,可此时气氛已经不对,洛轻云也有躲避之意,独自立于辇车之外的凭栏爨。

    使得他几次欲言又止,终究无法出口。只能暗暗一叹,暂时将此事放下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北冥仙宫的方位。其实还算是隐蔽,位在太商天朝皇京安阳之东一万三千二百由旬处,就藏在一处人迹罕至的墟渊之内。

    那个地方,是一处天地裂痕。上古一二劫之时,诸多元始混元级的强者大战,使得此域天地碎灭,分裂成无数个大小千世界。只有天仙界作为主体残存,不过这一界中,仍有不少天地创痕,仍旧残留。

    就似当年洛轻云与劫果大战,造成的那处死地。这墟渊也是类似的所在,不过在经历亿万年时光之后,这处庞大的墟渊已经渐复正常。只是那时序与太虚法则仍不稳定,那里就如一个小型的界域,无数的虚空碎片在里面飘流着,不断转换方位。

    而那北冥仙宫,就藏在这些虚空碎片之中,

    当庄无道驾驭车龙辇之时,光只是肉眼看,就能看到此处剑拔弩张的危险气息。

    数以百万计的修士汇聚在此,只为寻觅那一线迷茫的机缘。期冀能够进入北冥仙宫有所收获,甚至直接得到那北冥大仙的道统。彼此之间,都警惕防范至深,许多人身上,都携着血腥气息。

    想必在他看不到地方,必有杀人夺宝之类的事情发生

    不过能使庄无道在意的,还是那诸教玄门。不过他能发觉到玄门修士不多,要么是隐藏在暗中,要么是已经进入到了仙府之内。

    使他稍稍意外的,是在这处墟渊之外。他居然看到了不少佛门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连这释门,居然也有参与?”

    在车龙辇内,庄无道目光错愕的,看向那一片浩大的佛光。辉耀万里方圆世界,所在之处,即为清净佛土。那至少也是太上圣佛的修为,也能有这般的恢宏气象。且至少有八位以上的金仙,伴驾而行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