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三九一章 空劫预言
    车龙辇化光飞行了三千由旬,速度就已渐渐减缓了来。不过依然保持着高速,两个时辰之内,庄无道驾驭辇车一直又横越五千由旬虚空,才终于停止,恢复到了正常的遁速。

    到了这里,诸人才发觉他们,又回到了太商天朝的都城安阳附近。

    这是洛轻云刻意为之,此间人道鼎盛,弥漫红尘浊气。偏偏又有不少修士逗留此间,鱼龙混杂,哪怕强如羲和,亦难感知他们的气机。

    此时车龙辇已将那羲和元君,甩开了足足八千由旬之地。到这个距离之后,已经可以将羲和的神念遥锁,强行断开。

    按说此时诸人该感觉心安才是,可无论是庄无道还是洛轻云,都不敢有丝毫松懈。

    “我这遁阵之法,其实也是仿自那子午宙光盘。若有足够的太阳精华,那宙光盘同样可在一两个时辰内横越八千由旬虚空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不但未使车龙辇停下,反而继续催发,加快了遁速。庄无道则是负责除去这沿途中,车龙辇留下的所有气机痕迹,以及遁法残留。更要镇压命数天机,不使自身的位置,不被那羲和神宫的术算宗师算得。

    对于羲和,他同样不能放心。洛轻云与他肯舍得损耗那许多太阳精华,是为逃命。可以那羲和元君的疯狂,以羲和神宫的财力,未必就会在乎这点损失。

    十有八九,羲和仍会追击前来。所以留给他们的时间,确实不多。必须在这短短几个时辰之内,尽量远离,避开羲和元君神念感应的范围,才能保证安全。

    他现在唯一庆幸的是那羲和元君,走的是剑修之道。战力虽是强绝,可却难识天数,不知天意。

    这是剑修一脉,最大的弱点。便是身为混元道祖的洛轻云,在这方面的能耐,也要远远弱于其他的半步混元。

    今日若换成是其余那几十位绝代仙王中的任何一位,他庄无道都绝不可能,如此轻易的安然逃生。

    而也就在庄无道等人从此处离去,大约八个时辰之后。随着一道白色光盘现出,停顿在此,瞬即就有一男一女两个身影。

    “那遁法完结处,应该就是在此间。我看过那遁阵,遁速虽快,却难有变化,嗯——”

    那男子是一位仙风道骨的中年,一身白袍,潇洒出尘,此时正眼露出深思之色:“我已感知到了他们残留的气机,可惜了,来得太晚,已经很难再追索到他们的踪迹。不对,不是很难,而是再不可能寻到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羲和元君顿时眉头紧蹙:“你寒江子号称算尽苍生。乃是道祖以下,最接近当年识天君者。以你之能,莫非也算不到他们的形迹?这也未免太无能了,空负盛名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是你我来得实在太晚,便是元君你,只怕也是不报希望?所谓算尽苍生,不过是被他人抬爱,哪里能有识天君的本事?确实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那中年一笑,对羲和元君的激将,并不放在心上:“话说回来,道友要我寻觅的,到底是何人?总不能只凭这点气息残留,就让我去推演他们的行踪与过去未来。我也好奇,元君你的对手,只论算法或者不如我,可对命理天数的镇压,世间却是少有人能够企及。这样的人物,怕是至少也是位太上仙君。而能令羲和你兴师动众也要追拿之人,当世之中,更是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与你无关!”

    羲和一声轻哼,目光阴厉的扫望了四周一眼,试图追查那车龙辇的踪迹,最终全无所得,只能是懊悔气恨,蓦然一剑斩出,以宣泄自己胸中郁怒。

    那剑气横削,赫然将远处几座十万丈高山,都连续斩断。

    那寒江子见状一笑,淡然道;“好叫元君知晓,此处附近虽是人迹稀少。不过这几座山一旦崩塌下来,周围数千里方圆之内的生灵都要受灾。”

    这片山林确是人烟罕见,可周围几千里,却有着数十座大城,数亿人口。

    羲和元君一言不发,只脸色更为阴沉。在这?瞬之间,又有成千上道剑气陆续斩出。将这几座巍峨高山,都斩成了齑粉微尘为止。不过这也仅只是让郁恨心情,稍做宣泄而已。

    好在这次,虽被这几人逃脱。可正如她之前所言,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。

    往离尘宗那边寻这个任山河的麻烦,以她的实力,可能还有些不不足。然而那苍茫魔君,也就是新近崛起的无量玄应王,她却是能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此人虽有阿鼻平等王与天齐仁圣大帝照拂,然而这二位,绝不可能愿意在灵感神尊与太古魔主之外,再得罪她这样的强横大敌。

    羲和元君正陷入凝思,却忽听那寒江子突然笑出了声。羲和元君心中不悦扫望了过去,却见那寒江子手里正持着一张符盘,面透哂意。

    感知到了羲和的视线之后,寒江子才知不妥,忙解释道:“元君莫要误会,我这里非是要嘲笑羲和元君。而是笑那诸教玄门,以及这天下散修。明知是那人抛出来的狗骨头,下面就是那位的陷阱,偏还不肯放过,一定要踩入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羲和的眼中,闪过了一丝惑然,不过旋即就已醒悟:“寒江子你说的,可是那北冥仙宫?”

    她这些年,虽都是守在那魏墟之内。可对于外界之事,也并非是全不关心。

    知晓北冥仙宫近日出世,引得这中土之地,仙修云集,只为那北冥大仙的道统传承,还有这位手中的诸多至宝。

    哪怕这位的北冥大法,仍有着一些缺陷,也仍是可以证道绝代仙王的绝顶功法。

    “正是北冥仙宫,那其余宗派也就罢了,不意那离尘宗居然也参与了进来。以那绝尘子的睿智,居然也看不透。这果真是鸟为食亡,人为财死——”

    “离尘宗?”

    寒江子的话音未落,羲和元君就已经眯起了眼:“你说这次北冥仙宫出世,那离尘宗也有人参与?”

    “不止是参与,而且是身份不低,已经被困在了那北冥仙宫的外围。”

    寒江子随口答着,并未太过在意:“据说是五元斋的那位少主,在不久之前进入,好在这位身旁有四位金仙护持,才能勉强保住性命无忧。看来倒不似被仙宫禁法困住,而是有人刻意针对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个好消息,多谢了!”

    羲和元君却是双眼微眯,唇角处现出了几分笑意。而后也不等寒江子把话说完,身形就直接一个闪烁,消失在了原处,只顷刻间就已远扬数十万里。全力再催动起了子午宙光盘,直往那北冥仙宫出世的方向,急速遁去。

    她几乎可以断定,那位苍茫魔君,一定会出现在那里。身为离尘宗的道种,弟子有难,岂能不救?

    剩下寒江子,先是一阵错愕,接着又若有所思。难道说,这位羲和元君想要寻觅之人,恰与那离尘宗有关?

    什么样的人物,能令羲和元君这般执着不休?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就在羲和元君与寒江子正寻觅着法术残痕,追索而至的时候。大约四百个由旬之外,庄无道那凝冷的神色,终于轻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应该就到此为止了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目望虚空远处,自己离去时的方向:“那位元君追来的可能,已经极小。”

    四百由旬的距离,看似不多。然而这段路程,他却是真真正正,抹去了所有的痕迹。

    哪怕是混元道祖,也很难在这段路上看出什么。这时候也没必要画蛇添足的,再去布置幻术。他只需寻一隐秘的地域藏起来,就足以使羲和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此间红尘浊气千丈,又有人道龙气镇压,这是对他们最好的掩护。羲和神宫要在面积数千里由旬地域寻他们四人,无疑是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所以此时这辆车龙辇的遁速,已经在大幅度的减缓。这是为了减少元力波动,以面被那羲和感知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的神念间,也确实没感觉到什么凶险。

    “无道,我昔年刚入道时,曾得过识天君的部分遗物,也曾见过其遗留的神念。识天君除了告知那劫果灭世之外,也曾预言过我一生未来经历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目光诧异万分的,转望向了正端坐于车辕之上的洛轻云。目中顿时现出了一丝暖意,知晓这是洛轻云在对他述说当年之事。

    可以皇天剑圣的高傲,若非是看重二人的牵绊,又岂会这般的低声下气,向人解释究竟?

    “他说那灭世空劫之言,我本是不信。然而那位断定我一生所有诸事,结果却是无一不中,一一实现。我实在难以想象,这个世间居然还存在又术算之法如斯恐怖者。可即便如此,我也不敢轻信其言。直到证就半步混元之时,灵念感应,照彻未来,看得了一副画面。那确实是空劫,这一域毁灭,所有世界都不存在,一切生灵都归于寂灭,化为混沌。那等可怕的景象,无道你只怕难以想象。”

    而此时洛轻云的声音,也转为凝冷坚定:“我确要成就混元道祖,无论付出何等代价,哪怕是欺骗羲和,不择手段也无所谓。只有真正的混元之境,才能补那天道之缺,才能有化解空劫之法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阵楞神,而是若有所思:“空劫么?我还曾猜测师姐,你是被人道推动,为了天下苍生——”

    “身为修士,哪还能有这样的高尚情操。我曾为人皇,所以顾惜天下人族。可修者自私自利的性情,便是我也不能幸免,染上了他们的习性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自嘲一笑,眼露哂色:“只是覆巢之下,无有完卵而已。空劫降临,我亦生机渺茫。而百万年前,我亦有弟子门人,亦有亲近道友,更不愿这一生道果就此被空劫磨灭,且证道之机就在眼前,我也确忍不住混元之诱。羲和她,其实并未错看我。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